第八百九十五章【剑阁】(上)


  张扬微笑道:“没事,你去床龘上睡,我在你身边,不用怕”

  张扬盘膝坐在金敏儿身边,默默调息,他要抓紧时间以大乘诀修复体龘内损耗的功龘力,文玲在汉城的出现实在太过突然,她应该不是冲着自●己而来,此行可能hái有其他的目的,张扬想起文玲刚才的话似乎她认定了逆转乾坤hái有其他的秘密,而且她以为自己掌握了这个秘密,文玲这个女人阴魂不散的料缠,实在让张扬感到头疼,张大官人甚至产生过要对她痛☆下杀手的想法,可想到干妈罗慧宁,他又不得不按捺下这个念头,文玲不人,但是他不能不义,在文国权和罗慧宁的眼中,文玲始终都是他们的女儿再说了,好歹他们两人也都算一起从大隋朝那会儿过来的,勉勉强强算得上老乡◇,就算做不到老乡见老乡俩眼泪汪汪,也不能干老乡老乡背hòu一枪的事儿

  有张扬在身边守护,金敏儿原本惶恐的内心渐渐安定下来,望着闭目调息的张扬,她不敢打扰,就这样静静看着他,不知为何,俏龘脸不●知不觉又红了起来,她终于意识到张扬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无可取代,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春雪晴,想起文玲怪异的举动,和刚才那句奇怪的话,京师第一名妓显然不是什么好词儿,金敏儿对中国文化极其了解,这样的说话◎●知不觉又红了起来,她终于意识到张扬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无可取代,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春雪晴,想起文玲怪异的举动,和刚才那句奇怪的话,京zhībújiàoyòuhóngleqǐlái,tāzhōngyúyìshídàozhāngyángzàizìjǐxīnmùzhōngdedìwèiyǐjīngwúkěqǔdài,búyóuzìzhǔdeyòuxiǎngqǐlechūnxuěqíng,xiǎngqǐwénlíngguàiyìdejǔdòng,hégāngcáinàjùqíguàidehuà,jīngshīdìyīmíngjìxiǎnránbúshìshímehǎocíér,jīnmǐnérduìzhōngguówénhuàjíqílejiě,zhèyàngdeshuōhuà方式绝不适用于现代社龘会,文玲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怪异的味道春雪晴这个张扬昔日的恋人究竟是做什么的?金敏儿不由得对她产生了深深地好奇

  黎明时分,张扬睁开双眼,看到金敏儿仍然坐在自己的对面静静望着自己,他不由得笑了起来:“敏儿,你居煞一夜没睡?”

  金敏儿点了点头,忽然意识到自己就这样痴痴看了张扬一夜,俏龘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小声道:“我怕她会去而复返,不敢睡”

  张扬道:“没什么好怕,她的头脑有些不太正常”

  “你认识她?”

  张扬点了点头,微笑道:“她是我龘干妈龘的女儿,总幻想着自己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武林高手,我也搞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把我视为仇敌,每次和我见面几乎都要大打出手”

  金敏儿道:“她好厉害,说的话也很奇怪,认为我是春雪晴,hái说我是京师第一名……”下面的话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来

  张扬笑道:“她过去生过一场大病,在床龘上躺了十多年,醒来hòu就变成了现在这幅疯疯癫癫的样子,她说的疯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金敏儿道:“我听你的”

  张大官人听出她话里温柔的含义,心中不由得一热,想起昨晚为她疗伤肌肤相亲的情景,一颗心顿时又变得不安分起来

  金敏儿从他的目光中敏锐地觉察到了什么,有些慌张的站起身来:“我去让人准备早餐” 昨晚文玲的闯入并没有惊动其他人,由此证明,蓝星宫的安防措施存在着相当大的漏洞,真正的武林高手来到这里仍然可以做到如入无人之境

  早餐的时候,金尚元关注的是即将到来的这场决战,对于昨晚已经发生过的恶战浑然未觉,张扬和金敏儿已经商量过,这件事hái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的好,◆就算告诉金尚元,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是多了一个人担心罢了

  因为张扬是金尚元的客人,所以他特地推开了上午的一切事务专程陪张扬前往剑阁走一趟

  金敏儿一早就给小妈崔贤珠打了电龘话,让她帮●忙向金斗罗说情,当然这件事并没有让张扬知道

  张扬安静了许多,距离和金斗罗的决战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昨晚文玲的出现,损耗了他很大的内力,虽然大乘诀玄妙无比,让他的体力在短时间内得以恢复,可是比◎起他的巅峰状态仍然要打上一些折扣对即将到来的这场决战张扬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真正让他困扰的是,文玲究竟会不会出现?

  金尚元和金敏儿陪同张扬来到剑阁,张扬走下汽车,看到前方一座五层的古建筑,想◎来就是韩国的刻阁了,虽然剑阁没有巴蜀剑阁之险,但是牌匾上刷阁两个大字却写的苍劲有力,神采飞扬,张扬留意到牌匾上的落款,竟然是金絔戍,张大官人开始觉着这件事变得有趣了,看来金斗罗和金祈戌一定有着某种联龘系,否则隔了一千多年,金絔戊的字不会平白无故的跑到这里来,两人都姓金,难道金斗罗是金絔戊的hòu代?

  张扬首先看到的是李道济,当初在箭扣长城之上,张扬曾经击败了他和日本高手服部一叶的联手进攻,打得他们两个颜面无存

  时过境迁,这次相见已经换成了李道济的主场,张扬微笑道:“李先生,别来无恙?” 李道济向张扬点了点头,表示打过了招呼,然hòu做芋个邀请的手势

  金家作为南韩的望族,多数人都认识他们,李道济对金尚元和金敏儿表现的颇为客气,金尚元来此观战也没有表明立场,毕竟表面上看是中韩高手之战,带着一些国龘家荣誉的味道,金尚元如果太过支持张扬,肯定会遭到己方国人的反感,可张扬又是他的客人,如果今天金斗罗把他打得太惨,金尚元的面子上也不好看,金尚元在内心中已经认定了张扬必败无疑

  金敏儿的立场明显是站在张扬的一边,见到张秉全的时候,她忍不住狠狠瞪了张秉全两眼,她认定今天这件事就是张秉全透露了消息,是他挑龘起了这场决战,心中拿定了主意,等这件事过去之hòu一定要好好教币,一下这家伙

  张秉全的表情有些尴尬,走过来叫了声小龘姐,可金敏儿根本没有理会他,由此可见对他的反感到了何种地步

  李道济将众人请到一楼大厅喝龘茶,向张扬道:“我师龘兄在四层练龘功房等你” 张扬点了点头,这才知道今天的比试金斗罗并没有准备公开,是要和自己单独进行,这样的安排正切◎合张扬的心意,他起身准备上楼,金敏儿拉住他的手臂,丁嘱道:“你要小心”

  张扬笑道:“放心,我不会有事”

  金敏儿压低声音道:“真要是打不过他,你就认输”

  张大官人有些哭笑不◆得,这hái没有开打呢,难道所有人就已经认定自己会输?金斗罗究竟是何方神圣,他的武功真的有那么厉害?

  张扬缓步走上楼梯,他倒要亲眼见识一下,这位在韩国武术界神一样存在的金斗罗到底有什么本事?

  来到四层,推开练龘功房的大门,却见这间长宽各有二十米的练龘功房内,只有一位身穿灰色练龘功服的中年男子坐在那里,他身材中等,面貌清瘠,表面上看去像是一个读书人,平静如水的目光落在张扬的身上,从张扬走入练龘功房的那一洌就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遍,金斗罗道:“你是张扬?”

  张扬在距离金斗罗两丈左右的地方停下脚步,微笑看着金斗罗道:“是我”

  金斗罗道:“你在箭扣长城击败了我的师龘弟,武功不错”

  张扬道:“其实是击败了你师龘弟和服部一叶两人的联手进攻,怎么?他没跟你说清楚?”张扬故意在激起金斗罗的怒气

  可是金斗罗的面部表情一如从前那般镇定,目光宛如古井不波,丝毫没有因为张扬挑衅性的话而生气,金斗罗道:“能够击败他们两人的联手进攻不错,已经有资格和我一战”

  张扬道:“其实我这人一直都爱好和平,最不喜欢的就是打打杀杀的事儿”

  金斗罗淡然道:“你不用害怕,我出手会点到为止,不会伤你,但是你若落败,就必须要公开在报章上登载启示,声龘明自己落败”

  张扬笑道:“hái没有比试,你怎么知道落败的一定会是我?你如果败了呢?”

  金斗罗淡然笑道:“你以为可以击败我吗?”说话的时候,他的发龘丝一根根村立而起,周龘身的衣物也随之暴龘涨起来,张扬暗自称奇,从金斗罗的表现来看,他的内力已经修龘炼到收放自如的境界,比起李道济不知要强出多少,看来金斗罗绝非浪得虚名之辈,对付他不可轻敌

  金斗罗望着眼前的年轻人,看到张扬笑眯眯站在那里,看似随意,仿佛无处不是破绽,可仔细一看又找不到任何的破绽,金斗罗的双目中流露龘出欣赏之光,如此年轻就拥有如此气度,在金斗罗的人生之中hái是第一次遇到,难怪师龘弟和服部一叶联手都会败在他的手里

  张扬环视周围,发现四周悬挂着几百把刻,轻声道:“剑阁原来是因此而得名” 金斗罗道:“这刻阁之中藏有千年以内历朝历代的古剑剑阁两个字乃是当年高丽剑圣金絔戊亲笔所写”

  张扬微笑道:“什么人才当得起剑圣之名?中华武林纵横数千年历龘史,也无人敢自称剑圣”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