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面子】(上)


  zhāng扬的话让金斗罗的心神产生了微妙的波动,这微妙的波动即刻就反映在他的剑招之上,普通人大概看bú出这细微到了极致的变化,可是在zhāng大官人眼中,金斗罗的剑招却出现了极大的破绽,zhāng扬身形突变,从千万朵剑花的包围圈中成功突围

  金斗罗暗叫可惜,自己的心神终究还是遭到了影响,bú然zhāng扬根本bú可能从自己的这yī式大雨滂沱中逃出去金斗罗过于高看这套凄风苦雨剑法,却又低估了zhāng大官人的能量

  zhāng扬站在bú远处,摇了摇头道:“你这yī招使得还欠火候,招式是有了,可惜内功bú对路,你修行的内力过于刚猛,这剑法却偏于阴柔,好像是逼着yī个大汉去◎拿绣花针,就算绣出来东西,可总是难以成为精品”

  金斗罗毫bú动气,浅笑道:“那你就看看我这花绣得如何?”剑尖yī抖,剑招仿佛长江大河yī般滔滔bú绝的向zhāng扬延绵而去,招式变幻诡异莫测◇

  zhāng扬并bú急于反击,仍然是利用练功房的地形,围绕廊柱躲避金斗罗的进击,金斗罗手中剑锋笃笃笃刺入廊柱,将前方廊柱刺得好像蜂窝yī般

  zhāng扬看出金斗罗的凄风苦雨剑法并bú完整,看来金絔戊的剑法传承的过程中还是有bú少遗漏yī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zhāng大官人深谙比武对决中气势的把握,他先后折断金斗罗的两柄剑,逼迫他bú得bú拿出了压箱底的宝剑,也使出了最为隐蔽的剑招,可金斗罗的这些压箱底的存货,对zhāng大官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稀奇,凄风苦雨剑法他早就了然于胸,要说能够让他产生yī些兴趣的是金斗罗手中的这把古剑

  金斗罗道:“逃什么?堂堂正正打yī场就是”两人的心态明显发生了改变,现在变成了金斗罗对zhāng扬用激将法了

  zhāng扬道:“武功之道讲究攻守平衡,没有只攻bú守,也没有只守bú攻的道理,我现在采取守势,是为了耗费你的内力,▲等你内力衰退之时,就是我反守为攻的时候”这厮也够坦白,把自己的想法yī五yī十的告诉金斗罗

  金斗罗听在耳中,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小子实在是太狂妄了,bú过他的确有狂妄的理由

  金▲斗罗道:“那好,我就等你到反守为攻的时候”

  zhāng扬向后连退两步,他的手向yī旁伸出,悬挂在bú远处的yī柄竹剑脱鞘向他飞来,zhāng大官人握剑在手,浅笑道:“那好,来而bú往fēi礼也,你追着我打了这么久,我要是bú还手,岂bú是太窝囊了yī些,看剑”竹剑倏然向前递出,yī缕剑气先行刺破了虚空

  金斗罗手中饮血剑在面前织成yī面剑网,zhāng扬透出的剑气撞击在剑网之上,发出波地yī声闷响,金斗罗双臂剧震,气味为之yī窒,比起硬碰硬交锋带给他的压力,金斗罗心中的震骇大,zhāng扬看似用竹剑进击,但实际上发动攻击的却是有质无形的剑气,竹剑对他来说只bú过是yī件道具

  金斗罗心中bú由黯然,他自问剑法在当世之中已经少有人及,却仍然摆脱bú了用剑的境地,而zhāng扬在剑道方面的修为现实上已经过了他

  金斗罗怒喝yī声,凄风苦雨剑中最为玄妙的yī招使出,zhāng扬认得这yī招,正是凄风苦雨,而到了金斗罗这yī代,将这yī招赋予了yī个雅致的名字,寒雨连江夜入吴,剑势仿佛凄风苦雨,延绵bú绝

  zhāng扬手中竹剑也是yī抖,发出嗡地yī声低鸣,竟然以同样的招式向金斗罗手中的饮血剑迎去,双剑在虚空中bú停交错,噼啪之声bú绝余耳,饮血剑削铁如泥,和竹剑在空中短时间内碰撞了bú下百余次,可是竹剑竟然没有丝毫的损毁,这可bú是因为金斗罗手▲下留情,他恨bú能yī剑就把zhāng扬手中的竹剑给砍断,可是zhāng扬对竹剑的控制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每次兵器相交,都巧妙的避过饮血的锋芒,饮血虽然锋利fēi常,可是每次击中竹剑的都是剑身,◎★又怎能削断竹剑?金斗罗最强的yī招仍然无法将zhāng扬击退,让他震骇的是,zhāng扬竟然使出同样的剑招来应对自己的进攻,此时的金斗罗已经是心灰意懒,他也明白,如果zhāng扬真的要全力而为,自己早◆已落败,这yī式剑招使完,竟然兴bú起继续进击的心思,呆呆站在原地bú动

  看到金斗罗bú再攻击,zhāng扬也退出两步站在他的对面zhāng大官人虽然话说的很大,可是他在真正交手的时候还是给金斗罗留足了面子,这里终究是韩国,他bú想因为比武和金斗罗接下梁子,今天的输赢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金斗罗望着手中的那把饮血剑,剑名饮血,无血bú归,可今天看来却要破例,金斗罗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右手yī扬,手中饮血剑向上方横梁掷去

  饮血剑横梁之上,剑身颤抖bú已,发出嗡嗡地声响

  此时忽然听到yī个冷冷的声音道:“你自己学艺bú精,却迁怒于饮血剑,真是可笑”
  zhāng大官人听到这声音bú由得头疼bú已,虽然他听bú懂对方说的是什么,可是从声音已经判断出是文玲来了

  文玲站立于横梁之上,那柄饮血剑已经落入了她的手中,她刚才的那番话说的是韩语,金斗罗听得清清楚楚,zhāng大官人却是第yī次听到她说韩国话,反正他是听bú出什么毛病,感觉文玲说起韩国话来比韩国人还要标准

  金斗罗看到饮血剑落入这个陌生女人的手中,登时紧zhāng了起来,这柄饮血剑对他的意义fēi同小可,在某种层面上等于是掌门信物,他怒吼道:“还我”

  文玲冷哼yī声,身躯yī拧从空中飞掠而下,手中饮血剑yī抖,漫天剑雨向金斗罗倾泻而下

  zhāng扬暗叫bú妙,上前想要协助金斗罗时已经晚了,却见金斗罗的肩头手臂上已经多了十几道剑痕,鲜血从剑痕之中渗透出来,bú过幸亏没有伤及要害,看来文玲下手的时候已经有所留情

  zhāng扬挥动竹剑同样以凄风苦雨剑法向她攻击而去,面对这位武功和自己在伯仲之间的干姐姐,zhāng扬当然bú会手下留情,两人使用的都是凄风苦雨剑法,yī时间在练功房内,你来我往,激斗在了yī起

  金斗罗看到两人所使用的都是本门剑法,可是招式的精妙程度bú知要比自己强上多少,目睹如此场面,金斗罗面色难看到了极点,整个人灰心丧气,zhāng扬和文玲都是如此年轻,两人的武功已臻化境,正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金斗罗现在方●才明白zhāng扬刚才根本没有拿出他的真正实力

  激斗之中,忽然听到噌地yī声,zhāng扬手中的竹剑被文玲砍成了两段,与此同时,zhāng扬yī掌也击中了文玲的肩头

  文玲向后接连退○○了几步,她摇了摇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zhāng扬,难道你修炼了大乘决?”

  zhāng大官人习惯了装傻充愣:“都bú明白你在说什么?”

  文玲呵呵冷笑道:“今天这yī掌,我先记★◆下了”说完这句话,她腾空向后方的窗口撞去,撞开窗口,身躯仿佛大鸟yī般飞向剑阁远处的密林

  金斗罗怒吼道:“哪里走?”他是心疼自己的那把饮血剑等他追到窗前,向外望去,哪里还能找到文玲的影子抛开◎文玲的剑法bú言,单单是她的这身轻功也已经让他望尘莫及

  zhāng扬来到金斗罗的身边,向窗外看了看,低声道:“算了穷寇莫追”

  金斗罗怒道:“可她抢走了我的剑”

  zhāng大官人望着满身血痕的金斗罗,心中暗笑,这饮血剑果然名bú虚传,无血bú归,搞了半天是要吸金斗罗身上的血其实文玲刚才明显是手下留情,如果文玲想杀金斗罗,此时的金斗罗已经成为yī具死尸

  zhān●g扬道:“你的伤要bú要紧?”

  金斗罗摇了摇头,他所受的只是yī些皮外伤,并没有伤到筋骨,今天接连遭遇了两场挫败,对金斗罗来说身体的创伤还在其次,内心的挫败和沮丧是他有生以来最为巨大的
  zhāng扬从怀中取出yī个玉瓶,里面装着金创药,这厮早有准备,当然bú是准备给自己的,他对自己拥有着相当的自信,来此之前就知道,就算今天有人受伤,那个受伤的人也绝bú会是自己

  金斗罗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zhāng扬帮他将伤口处理了yī下,金斗罗换上了yī套的练功服,他的练功服款式都是yī模yī样,如果bú仔细看还真看bú出来

  金斗罗的yīzhāng老脸上写满了失意,本来他约zhāng扬来四层练功房单独比武是给外甥女崔贤珠面子,可现在想想得亏自己有先见之明,要bú然在众人面前比武,今天的脸可就丢大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