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面子】(下)


  现实证明,景德宫前的惊鸿一瞥只是一次偶然,调查的结果并不理想,虽然金敏儿发动了一切可能的手段,可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关于顾佳彤的消息

  zhāng扬不可能永远在汉城留下去,即便顾佳彤很可能就在汉城

  以金家在韩国的势力,协助zhāng扬返回国内只是举手之劳,大年初十,金尚元乘坐私人飞机前往中国谈生意,zhāng扬也同机返回了京城

  抵达京城之后,zhāng扬首先联系了乔梦媛,他走出机场的时候,乔梦媛开着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轿车已经在机场外等了很久,这两天西伯利亚的寒流让整个京城的温度突然下降,望着大步走来的zhāng扬,乔梦媛的美眸不觉有些湿润了,zhāng扬离去的●这段时间,她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两人相处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没有完全看清自己的感情世界,可是当zhāng扬一旦离开,她才发觉,这厮在自己的心中原来已经刻下了如此之深的印记,她永远无法将之忘记

  z□zhèduànshíjiān,tāwúshíwúkèbúzàidānxīn,liǎngrénxiàngchùzàiyīqǐdeshíhòu,tāháiméiyǒuwánquánkànqīngzìjǐdegǎnqíngshìjiè,kěshìdāngzhāngyángyīdànlíkāi,tācáifājiào,zhèsīzàizìjǐdexīnzhōngyuánláiyǐjīngkèxiàlerúcǐzhīshēndeyìnjì,tāyǒngyuǎnwúfǎjiāngzhīwàngjì

  zhāng扬找到了乔梦媛的那辆车,辨认了一下车牌号码,然后趴在车窗上看了看里面,当他看到乔梦媛的俏脸的时候,悄然笑了笑,嘴巴撅起,很无耻的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

  乔梦媛把脸扭了过去,只当没看到他的**

  zhāng扬打开后备箱,将黑色的箱子放了进去然后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到温暖的车内,搓了搓手道:“外面还真冷”

  乔梦媛道:“北方来了冷空气,气温突然下降了十几度”

  zhāng扬的大手探了过去,很自然的将她的纤手握住,乔梦媛咬了咬**,她感觉到zhāng扬的掌心温暖,根本没有任何冷的迹象,这厮永远都改不了占便宜的毛病

  乔梦媛本想挣脱,可是又觉着被他握住的感觉真的很好,舒服而踏实,这种温暖的感觉不断传送到她的内心深处,她又不舍得挣脱,小声道:“外面好多人”

  zhāng扬笑了笑:“那我们就找个没人的地方”

  乔梦媛又羞又气的摔开他的手掌

  zhāng大官人嬉皮笑脸道:“我是shuō找个没人的地方咱们好好聊聊,没别的意思”

  乔梦媛道:“我还不了解你”

  zhāng扬道:“了解我什么?你知道我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一双虎目充满侵略性的看着乔梦媛

  乔梦媛被他看得面红心跳,小声道:“总之没什么好事”她放开手刹,踩下油门,汽车慢慢向前方驶去

  zhāng扬把座椅调到了一个很舒服的仰卧位,双手枕在脑后,闭上眼睛,低声道:“梦媛,谢谢你”

  “谢我什么?”“谢谢你不断想着我”

  乔梦媛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打破沉默道:“这次北韩之行有什么收获?”

  zhāng扬道:“险些把命丢在那儿,高龘丽棒子没良心啊”现在他回来了,自然不再有什么顾忌,谈起这件事,语气轻描淡写,可是乔梦媛能够猜想的到,这些天zhāng扬在北韩肯定经历了一番惊心动魄的时光看到zhāng扬真实而鲜的躺在自己的身边,乔梦媛一颗心终究落地,平安就好,无论这些天发生了什么,只需他平安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就好,在乔梦媛的心中,zhāng扬是那种天生属于冒险的人物,任何人都无法将之改变

  zhāng扬闭目小憩了一会儿,将座椅重调好,警惕的看着反光镜,看看身后有没有车辆跟踪

  乔梦媛看到他谨小慎微的样子不yóu得笑了起来:“你干什么?害怕有人跟踪你吗?”

  zhāng扬道:“习惯了,在北韩的时候无时无刻不提心吊胆的,回到咱们的和谐社会,一时半会儿还真适应不过来,我这叫危机意识

  “饿不饿?”

  zhāng扬点了点头道:“饿cǎn了,韩国饭菜不合胃口,对了,这次我带了不少的韩国泡菜和化妆品回来,等会儿你挑选几件”

  乔梦媛道:“我在御心园订了位置,随便吃点”shuō话间车辆已经来到御心园茶餐厅前方,zhāng扬跟着她来到包间内,服务生很快送菜上来,乔梦媛特地为zhāng扬准备了一瓶茅台酒

  zhāng扬这次竟然没喝,嬉皮笑脸道:“酒能乱性,我还是在你面前保持点优良形象”

  乔梦媛俏脸绯红道:“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很难改变了”

  “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代表着我在你心中无可替代的重要地位?”

  乔梦媛撅起嘴唇:“讨厌”薄怒轻嗔的样子格外引人心动,zhāng大官人拧开茅台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咕嘟一口灌了下去

  “怎么又喝了?”乔梦媛问道

  “酒壮英雄胆,喝点酒我才敢色胆包天”

  乔梦媛拿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轻声道:“你这个年假休得时间可够长的”

  zhāng扬点了点头道:“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刚刚下飞机之后我给领导还特地打了电话,又特地请了一周病假”

  乔梦媛上下打量着他横竖看这厮也不像有病的样子

  zhāng扬道:“我发觉我这个人真的闲不下来,没完没了的事情围着我转,可能我就是个劳碌命”

  乔梦媛道:“丽芙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其实从zhāng扬愉快的情绪上她已经看出这件事处理的很好

  zhāng扬道:“她消失了,彻完全底的消失了以后咱们别提这件事儿”

  乔梦媛何其聪颖,马上明白zhāng扬想yǐn瞒这一事件,她点了点头道:“我听shuō李银日将军的儿子李昌普被人枪杀了,这件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zhāng扬笑道:“你越来越像一国龘安局干部”

  乔梦媛道:“我才懒得管你”

  zhāng大官人道:“这件事shuō来话长,总之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对了,你爸最近怎样?”

  乔梦媛表情淡然道:“已经开始上班了”

  这对zhāng扬来shuō是个颇为不测的消息,前两天离开京城的时候还没有听到任何的消息,怎么回来之后乔振梁已经上班了?zhāng扬很小心的问道:“去哪儿了?”心中嘀咕着老乔该不是去◆了政协之类的地方,从此弄个闲差蒙混度日,要是那样,岂不意味着他的政治生涯从此走到了尽头,老乔同志还年轻啊,不过五十出头,因为乔鹏举的缘故这次的教训不可谓不cǎn重,乔鹏举这小子真是捅了个大漏子,坑爹啊☆

  乔梦媛道:“农业部,上头让他出任农业部部长,农业部党组书记”

  zhāng大官人瞪大了双眼,短短的时间内,乔振梁从平海省委书记摇身一变成为了农业部部长,这一转变在行政级别上算不上太☆大,可要知道乔振梁从平海离职是因为遭到了儿子的影响,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不仅仅是zhāng扬,多数人都认为乔振梁会因而而沉寂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可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乔振梁在经历短时间的低潮后重走上了领导岗位,而且他担任的是农业部部长,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部部长这个位置的重要性显而易见

  zhāng扬在仕途上早已非昔日吴下阿蒙,透过这件事,他能够推断出高层背后的博弈,yóu此也证明,乔老的影响力仍在

  乔梦媛看到zhāng扬这么久没shuō话,小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zhāng扬笑道:“我在想是不是现在就打电话向乔书记表示祝贺”

  乔梦媛淡然道:“这两天恭贺的人很多,我爸未必能够记住每个人的名字,可是在他生病的时候,前往探望他的人他会记得很清楚”这句话很委婉的道出,乔家不会忘了zhāng扬的好处

  zhāng大官人发觉做人重感情◎不是什么坏事,如果自己也学着别人干出人一走茶就凉的事儿,乔家对自己肯定不会这么好,乔梦媛也不会和自己如此亲近乔振梁出任农业部部长肯定是大好事,意味着乔鹏举的事情告一段落,乔家已经完全化解了这次的政治危◆

  zhāng扬道:“乔书记的执政能力这么强,中龘央领导们肯定看得清楚”

  乔梦媛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呀,有没有发觉自己一shuō话不yóu自主就喜欢打官腔?当官都当出毛病来了”

  zhāng大官人叫苦不及道:“我算个毛官啊处级干部,别shuō是京城里,在东江也是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跑腿干活有我,喝茶指挥从没我的份儿,也就你shuō我是个官,我出门都不好意思跟别人shuō自己的职位,丢人啊放在古代,我顶天也就是个九品”

  乔梦媛笑道:“shuō小了,县处级干部,在古代也是一七品鉴令”

  zhāng扬道:“得,就如你所shuō,七品县令,也就是一芝麻大小☆的官儿,而且县令好歹还是一方大员呢,我只是东江城的一个小跟班儿”

  乔梦媛道:“一提起职位,你就往外倒苦水,我还就是看不懂你这一点,你应该是挺能看开的一个人,怎么到了官场上就有点执迷不悔呢?”◇

  “啥?”zhāng大官人zhāng大了嘴

  “我shuō你是个官迷,官迷心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