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又是一坑】(上)


  楚嫣rán道:“我想去神庙岛结婚,那边的一期工程全部完工要等到明年五月”她伸出手去放在zhāng扬的大圌腿上晃了晃,明显在征求zhāng扬的意思

  zhāng扬道:“我没问题,全都听你的”其实他感觉十一也仓促了一点,自己马上就要前往滨海上任,那边的一切都是未知数,的确没有太多时间去圌操办婚礼他这么一说,却又留意到楚嫣rán的表情闪过一丝失落,这厮的脑筋是非常的灵活,楚嫣rán心中▲肯定是非常纠结和矛盾的,她并不是觉着时间上仓促,而是心理上还没有完全准备好zhāng扬心中一动,向宋怀明道:“宋叔叔,我想和嫣rán先把证领了”

  楚嫣rán俏圌脸绯红道:“你问过我没有?” ◆
  玛格丽特抚掌笑道:“好啊,好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用问你”老太太心明眼亮,嫣rán一颗芳心早已交给了zhāng扬,除了这小子之外是不可能看上其他人了

  zhāng扬道:“咱俩在京城不是说好了吗?”

  楚嫣rán道:“我不记得了”心中却是开心不已其实她并不在乎领不领证,那一纸文书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zhāng扬主动提出来,证明他心中一直最在乎的还是自己

  宋怀明笑道:“这种事不用问我,你是嫣rán选的,同样,你想选择嫣rán做你的妻子,你们相互就要承担起责任,要有对相互好一辈子的准备,什么时候感觉准备充分了,感到自己的肩膀足以承担这样的责任,你们就去领证●,我个人没有任何的意见”

  晚饭之后,宋怀明把zhāng扬叫到了书房,有话单独对他说宋怀明所说的并不是zhāng扬和女儿的婚姻问题,他是个开明的父亲,也对zhāng扬和女儿的感情看得很清楚,两○□人的感情的确应该到了结果的时候,宋怀明真正关怀的还是滨海的问题

  宋怀明道:“zhāng扬,你对北港的情况有没有做过了解?”

  zhāng扬摇了摇头,虽rán即将前往滨海上任,可是他对◇réndegǎnqíngdequèyīnggāidàolejiéguǒdeshíhòu,sònghuáimíngzhēnzhèngguānhuáideháishìbīnhǎidewèntí

  sònghuáimíngdào:“zhāngyáng,nǐduìběigǎngdeqíngkuàngyǒuméiyǒuzuòguòlejiě?”

  zhāngyángyáoleyáotóu,suīránjíjiāngqiánwǎngbīnhǎishàngrèn,kěshìtāduì北港的政局却一点都不了解

  宋怀明道:“我对北港的状况不断都很不满意”在zhāng扬面前他并不掩饰内心中的真实喜好在宋怀明看来,以北港得天独厚的条件,不应该成为平海省内最落后的城市成为拖整个平海后腿的一环,rán而现实却正是如此

  zhāng扬道:“宋叔叔,我去的是滨海”

  宋怀明笑了:“滨海是北港最重要的县,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用不了多久滨海就要成为县级市了,你这个县委书记◎,很快就要成为市委书记”

  zhāng大官人一双眼睛灼灼生光,这货的虚荣心被宋怀明一句话就成功的勾起来了,不过这厮从来都是个贪心不足蛇吞象的主儿,压低声音道:“要是那样市委书记还是处级?”

  宋怀明语重心长道:“可能吗?”他对这个未来女婿算得上是相当的了解,不给他点甜头,这小子是不会出力,必须让他看到目标,他才可能全力以赴

  zhāng扬也不是傻圌子,政治上没那么多人情可讲,岳父明显是在给他上眼药呢,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岳父给出这么多的优厚条件,无非是想利用他达到某种政治目的,虽rán这种利用是善意的,是一种良性导向,但本质还是利用啊

  宋怀明道:“早在我来到平海的时候,就知道北港的很多问题这次的火灾虽rán是偶发事件,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是必rán的”

  zhāng扬听不懂什么偶rán必rán,他低声道:“宋叔叔,您是对北港的领导层不满意?”

  宋怀明浅笑不语,既ránzhāng扬已经悟到了,自己就没必要做进一步的说明他低声道:“北港存在很多的问题,其中最严峻的就是走私,虽rán省里针对北港走势猖獗的现象进行了特地整治可惜收效甚微因为走私也引发了一系列的犯罪现象,进而影响到北港市的社会治安,在全省来说,北港不仅仅是经济上最为落后的城市,也是犯罪率最高的城市”

  zhāng扬道:“北港问题这么多看来要换的不是滨海县委书记,应●该换市委书记才对,宋叔叔,要不您给我提两级得了”

  宋怀明笑道:“做人不能好高骛远,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滨海是北港最乱的地方,想获得提升,想在政治上上一层楼,就必须先证明你的能力”

  ◎zhāng扬道:“我的能力还用证明吗?”

  “小子,蛮自信啊?”

  zhāng扬道:“您要是真觉着我没那个本事,也不会把我放到滨海去”

  宋怀明呵呵笑道:“是你自己要去的”

  zhāng扬叹了口气道:“宋叔叔,说真的,我现在感觉自己主动往坑里跳”

  楚嫣rán把zhāng扬送到了门外,虽rán她很想陪在zhāng扬身边,可住在父亲这里,终究要有所顾忌,两人手拉手在车前站着,zhāng扬道:“丫头,那啥……要不咱……”

  楚嫣rán摇了摇头道:“明天你过来jiē我”

  zhāng扬点了点头:“成,那我走了明儿别忘了把手续准备好了,咱俩领证去”

  “不要了,还是等我下次回来,想领证,怎么也要正儿八经的向我求婚,要不我多没面子”楚嫣rán俏圌脸红了红,忽rán踮起脚尖飞快的在zhāng扬脸上亲了一下,rán后迅向家里逃去

  □zhāng大官人摸着被楚嫣rán吻过的地方,笑着摇了摇头楚嫣rán最让他心动的地方就是对他的真情,虽rán她已经贵为贝宁财团的总裁,可是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是当初那个羞涩的小丫头

  离开省委家属□院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zhāng扬给秦清打了一个电话,秦清知道他今天回来,不断都在家里等着他呢,让zhāng扬间jiē把车开到小区附近

  zhāng扬来到约定的地点,看到秦清身穿灰色羊绒大衣,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等着,秦清明显没有认出这辆越野车,目光还向远处zhāng望着,zhāng扬把车停到她的身边,推开车门笑道:“秦书记,请上车”

  秦清这才看到里面的zhāng扬,她笑了笑,进入□车内坐下,zhāng扬道:“等很久了?”

  秦清一双明眸凝望zhāng扬道:“无所谓等多久,反正已经做好了等你一辈子的准备”

  这句话登时将zhāng大官人内心的情火点燃了起来,秦清从◆他的眼神就意识到了什么,小声道:“别胡闹,这儿是宿舍门口”

  zhāng扬压住内心的情火,把想将清美人就地正法的念头硬生生压了下去

  汽车驶入干道之后,秦清向zhāng扬靠拢了一些,螓首偎依在他的肩头,小声道:“带我去青龙湖”

  zhāng扬不知秦清为什么忽rán想去青龙湖,不过他对伊人的请求自rán遵从,开车离开了东江市区,直奔城区工地现场

  虽rán城区多处已经开工,可是整个城区还是显得非常空阔,zhāng扬将越野车驶到了青龙湖西北野无人,整个天地间仿佛就剩下了他们两个

  zhāng扬停下车,侧过身,将秦清的娇圌躯拥入自己的怀中,俯身吻住她的柔圌唇,在zhāng大官人的调圌教下,清美人的吻技也日趋娴熟

  zhāng扬的大手探入秦清的衣襟内,揉搓圌着那对嫩白的乳鸽,秦清的呼吸因为他的骚扰而急促起来,悄rán推了推他道:“我叫你来可不是为了这个”

  zhāng扬笑道:“为什么?”

  秦清道:“就是想和你一起看看城区工地,看看我们共同创业的地方,你要走了,我想你牢牢记住这里”

  zhāng扬再度吻住她的唇:“我们的事业应该在这里”

  车内的空气变得暧昧起来,秦清在不知不觉中被zhāng扬将衣衫剥得精光,在坐地虎大的车内空间里体验了一次别样的

  月光透过坐地虎的天窗透射圌进来,zhāng扬拥着秦清的娇圌躯,躺在平坦的后排

  秦清的手指揉搓圌着zhāng扬冒出胡茬的下颌,zhāng扬抓圌住她的手指悄rán圌咬了一口,低声道:“怎么一股骚圌味儿?”

  秦清笑了起来:“你自己的味道”

  zhāng大官人一脸痛苦状:“我这叫自圌渎吗?”

  秦清笑得越发开心,一双细长的美圌腿常春藤一般缠绕住了zhāng扬的大圌腿,吻了吻zhāng扬的唇:“我喜欢”她的娇圌躯在zhāng扬健美的身躯上悄rán摩挲着,不多时zhāng大官人的内火再度燃烧了起来,秦清压住了他的身体,双手扶着他的肩头,很小心的坐在他的身上,用温热的身体将他包容在内

  在野外缠圌绵,有种别样的刺圌激,从来矜持的秦清今晚表现的也是格外放纵,当rán,她的这一面永远只对zhāng扬一个人直到她感觉到筋疲力尽,方才顺从地躺倒在zhāng扬的怀中,轻声道:“你不是人”

  zhāng扬笑道:“吃饱了打厨子,就算你是党员干部,也不能这样啊”

  秦清格格笑了起来,搂紧了zhāng扬,俏圌脸紧贴着zhāng扬的面颊,充满感伤道:“我不想你走”

  zhāng扬道:“我也不想走,可这次是不走不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