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又是一坑】(下)


  秦清点了点头

  张扬的大手悄然抚摸着秦清柔圌滑的肩头,将自己今晚和宋怀明之间的谈话告诉了她

  秦清小声道:“这么说,宋书记再下一盘很大的棋”

  张扬道:“我本来以为这次调动会让他不高兴,却没有想到我又主动跳到坑里了”

  秦清温婉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北港的问题存在已久,这两年北港的走私越发猖獗,大家其实心里都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但是谁都不好处理”

  张扬道:“我听说北港市委书记项诚是薛家的人?”

  秦清道:“项诚救过薛老的命,其他我就不清楚了,这个人我见过几次,给我的感觉很正直,有什么说什么?北海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的问题,可能是他的管理上存在问题”

  张扬道:“通过今晚和宋书记谈话,我忽然感觉这次去滨海太平不了”

  秦清笑道:“你去哪里都太平不了”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张扬胸膛上画着圈儿,轻声道:“你和嫣然的事情定下来了没有?”

  张扬点了点头:“琢磨着去领证呢,可这小妮子比我还能沉得住气”

  秦清的手指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在他胸qián滑动:“张扬,答应我,好好对待嫣然”

  张扬道:“放心,我心里有数”

  秦清望着张扬,真真正正感觉到他就是毒圌品,自己已经深深厚溺其中不能自拔了,如果她能够做到再理智一点,她就应该完全斩断和张扬之间的情丝让他和楚嫣然幸福的shēng活,可是她做不到,就算她能够做到,张扬也改变不了他的**性子

  秦清想到这里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张扬,其实我挺不明白的,为什么你的心里能够装得下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事?”

  张扬笑道:“宰相肚里能撑船,我这样的人注定闲不住”

  秦清道:“感情上你是个极其自私的家伙”

  张扬并不否认,点了点头道:“感情永远都是自私的,谁的感情也做不到大公无私”

  秦清道:“嫣然呢?”

  张扬舒了口气,望向天窗外的明月,低声道:“其实我和普通人不一样我爱你,我一样爱她,我爱你们,发shēng在别人身上是一种花心,可发shēng在我身上很正常,我的确产shēng过负疚感,那是看到你们纠结落泪的时候,可是如果让我不爱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我做不到”张扬停顿了一下道:“所以我也觉着我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好东西”

  秦清道:“难得糊涂,我现在cái明白,原来感情上糊涂一点也是好事”

  这几天张扬呆在东江是为了逐个作别,gùyǔn知那里明显是他必须要去的

  gùyǔn知这个春节都是在西樵古镇渡过的,初七cái返回东江,家里只有他和女儿养养,儿子gù明健倒是在节qián来过一次,可gùyǔn知没见他gùyǔn知对上次江城制药厂的事情仍然耿耿于怀

  听说张扬的工作地点又有变动,gùyǔn知多少有些诧异,终究张扬在东江城区呆得时间并不长,短短的几个月,虽然在招商引资方面做出了些成绩,可是城区的建设cái只是刚刚开始,想不到他这么快就被调往他处

  张扬道:“因为滨海港口大火的事情县委书记昝世杰出来承担责任,省里考虑到没有其他的合适人选,就把我给派过去了”

  gùyǔn知淡然一笑,他很容易就猜到张扬这次qián往滨海有避嫌之意,宋怀明已经正式升任平海省委书记在岳父大人眼皮底下工作也不是那么自由的事情,想起宋怀明和张扬的关系,gùyǔn知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女儿来

  张扬几次冲口欲出,想把自己在韩国看到gù佳彤的事情告诉gùyǔn知,可话到唇边还是咽了回去,gùyǔn知已经接受了佳彤去世的现实,已经饱尝晚年丧女的痛苦,现在自己在没有找到佳彤之qián,如果给他这份希望,肯定会搅乱他业已平静的shēng活张扬决定,这件事在真正找到gù佳彤之后再告诉他,gùyǔn知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是他将gù佳彤带到他面qián的那天,这件事还是搁在自己内心深处的好,与其大家一起受煎熬,不如他自己一个人受煎熬

  gùyǔn知道:“你自己对这次的调动怎么看?”

  张扬道:“爸,我只知道北港是平海经济最为落后的城市,拖了整个平海省的后腿”

  gùyǔn知道:“平海的北部本来就比南部落后,这种发展上的不平衡是从我执政的年代就延续下来的,我本想在任期内做出一些改变,可惜最终还是没能完成这个愿望,一直引以为我执政期间最大的可惜”

  张扬笑道:“这些年平海北部的经济发展状况有所改变,江城发展的不错,慢慢凸出她平海北部经济核心的地位,不过这个北港一直不怎么样,过去是倒数第一,现在仍然是倒数第一”

  gùyǔn知道:“你去滨海究竟是你自己的愿望,还是上头的意思?”gùyǔn知的这句话问到了关键之处

  张扬想了想方cái回答道:“兼而有之”

  gùyǔn知道:“我虽然退下来了,可是这两年平海发shēng的事情还不断在关注着,北港的发展的确不尽如人意,相对来说北港的领导班子这些年倒是比较稳定,项诚这个人我比较清楚,原则性很强,做事认真负责,不过……”gùyǔn知指了指自己的头道:“这里欠缺灵活,当初把他放在北港并不合适,我原本想对他的位置做出调整的,可是后来……”gùyǔn知说到这里停住了说话,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提也罢”

  虽然gùyǔn知的话只说了半句,可张扬也从中悟到了什么,gùyǔn知一定是遭遇了某种不可抗拒的阻力,他想起了之qián听说的事情,项诚的背后是薛家,难道是薛家给gùyǔn知施加了压力?人在官圌场中绝没有宁折不弯的道理,否则你的下场就只有一个,gùyǔn知也不能免俗,他必须考虑到周围的环境,张扬低声道:“最初我只是想换一个环境,这件事我最早跟文副总圌理说了,qián两天周省长在京城见到我,是他提议我qián往滨海”

  gùyǔn知点了点头,周兴民的名字他早就听说过,但是他对这位年轻的干部缺少了解,gùyǔn知对周兴民和宋怀明的组合还是充满期待的,乔振梁接替他的位置之后,他和宋怀明之间并没有预想中的默契,乔振梁在政治上处处表现出独断独行,让宋怀明不得已选择了低调,gùyǔn知对此已经有了一个自己的评判,他认为乔宋的组合并不成功,以至还比不上当初他和宋怀明搭档的时候

  周兴民和宋怀明的年龄相仿,他的到来让平海的领导团队真正实现了年轻化,这在全国范畴内也是不多见的,宋怀明是一个改革派,周兴民同样是一个改革派,两个改革派遇到了一起,不知能够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gùyǔn知从不单纯的去看一件事的表面,张扬qián往滨海的背后一定有◇不少的故事虽然提出这件事的是张扬,可是文国权表现出如此的重视,绝不是因为他仅仅出于对这个干儿子的疼爱,gùyǔn知低声道:“北港走私猖獗,犯罪率居高不下,让你去滨海,可能是为了从此打开一个缺口”
  张扬道:“无所谓,我从来都不怕麻烦,事儿越多越好,我怕的是没事可做”

  gùyǔn知笑道:“我发觉你的运气很好”

  张扬疑惑的看着gùyǔn知:“爸,我今儿过来是想您指教我几句的”

  gùyǔn知摇了摇头道:“无需指教,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又有哪次按照我的话去办过,正如我刚cái所说,你吉星高照,一个人如果运气真的很好,那么无论他怎样做都不会吃亏,过去我不信,现在我相信了”

  张大官人眨了眨眼睛道:“您是说我运气好?”

  gùyǔn知带着浅笑点了点头

  此时gù养养回到了家里,看到张扬来了,她欣喜万分道:“张扬,我看到门口那车,就猜到是你的”她现在是完全不再称呼张扬姐夫了,对父亲那边的注释是,张扬现在已经和楚嫣然订婚了,自己再喊他姐夫有些不合适,其实这小妮子内心里有自己的盘算

  张扬也适应了她对自己的称呼,张扬就张扬,反正大家都是同龄人,张扬笑道:“gù董事长最近shēng意忙的怎么样?”

  gù养养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这个董事长是挂名的,具体的事情都是茵茹姐她在管,现在工厂的运营已经上了轨道,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去工厂里看看,年终的时候帮忙发个红包什么的”

  gùyǔn知呵呵笑道:“养养,也不用这么谦虚,其实你这段时间对药厂的业务也很上心,不是最近谈成了几笔shēng意吗?”

  后面还有,(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