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佳偶天成】(下)


  丁琳看到那幅字,一双美眸不由得一亮,她轻声dào:“好字”

  张扬以为她也就是趁机夸赞liǎng句罢了,现在的年轻人懂书法的少之又少,不像大隋朝那会儿,谁要是不懂得秀liǎng笔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

  丁高山dào:“张书记,我这闺女是东江艺术学院毕业的,当时学得就是书法专业”说起女儿丁高山的脸上带着自豪

  张扬这才向丁琳看了一眼,发现丁琳的目光始终很专注地盯着自己●的那幅字张扬微笑dào:“这么说我倒是班门弄斧了”

  丁琳笑dào:“张书记太谦虚了,从您写得这幅字,我就能看出,您的书法水准绝对是一流境界,字里行间中流露出大家风范”

  张扬笑dào◆:“过奖了”

  郭瑞阳笑dào:“一点都不夸张,张书记的书法可是天池先生亲自指导的”郭瑞阳知dào张扬和天池先生的交情,所以才会这么说

  丁琳dào:“五年前我曾经有幸见过天池先生一次,本来也有拜先生为师的意思,可惜终究还是和先生无缘”

  张扬心说天池先生收徒弟哪有那么容易?可不是兜里有几个钱就能拜他为师的,丁琳有句话没说错,缘分没到

  丁高山dào:“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了一件事,我书房里还挂着一幅天池先生的墨宝”

  张扬一听来了兴致:“那咱men去看看”

  丁高山微笑dào:“小琳你去拿来给张书记看看”天池先生是书法界的泰斗级人物,自从离世之后,他的作品价格是扶摇直上这些附庸风雅的富豪都将能够拥有天池先生的墨宝视为一件颜面有光的事情

  他men几人接着喝酒,丁琳没多久就拿着那幅字走了下来,在茶几上展开,张扬只看了一眼马上就dào:“◎这幅字不是天池先生写的”

  所有人都是一怔,丁高山dào:“这幅字是我十多年前花了十万买来的,现在的市场价值应该已经过了百万,我让几位专业人士都鉴定过他men一致认为是天池先生的真迹”

  张扬微笑dào:“专家怎样说我不知dào,可在我看来这幅字应该是假的”他拿起那幅字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遍,摇了摇头dào:“写这幅字的人应该也是一位书法大家,从他的运笔之中应该得到了天池先生的七分神■髓,不得不说,此人临摹的水准足以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如果不是相当熟悉天池先生作品的人应该分辨不出真假”

  丁高山本来以为张扬看错了,可听他说得振振有辞,也不由得怀疑起来了,自己买来的这幅作品难■dào真的是假的不成?

  张扬又看了一遍这幅字所写的是李商隐的无题,张扬还是从部分笔意上看出了几分飘逸空灵的味dào,这和天池先生的古朴大气浑然天成相左,张扬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天池先生的弟子黄闲云,有些字的感觉和黄闲云的书法相似,难dào这赝品之作竟然是黄闲云所写?如果是真的,就不难理解天池先生后来为什么很少提及这位弟子甚至在他出国之后就和他断了联络

  丁高山是个极爱面子的人,听张扬说这幅字是假的感到脸上无光,换成别人他早就争论了可面对这位县太爷,他不好说什么

  丁琳dào:“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五年前我去见天池先生的时候,也带着这幅字,他看完只是笑了笑没说话,难dào他已经看出这幅字是假的?”

  丁高山dào:“既然是假的,留着也没什么用处,扔了算了”他这样说是为了捞回点颜面

  张扬微笑dào:“无论是真是假,这幅字都算写得不错,扔了未免太可惜了,还是收起来,就算是赝品,也是不可多得的赝品”

  丁琳收起dào:“让张书记见笑了”

  张扬点破这幅字是赝品,主要是因为他见不得别人打着天池先生的旗号招摇撞骗,揭穿这件事之后,他也有些后悔,看出丁高山的表情非常尴尬,自己来人家府上做客,丁高山原本是想拿出天池先生的作品炫耀一下,结果虚荣心没有满足,却被张扬当场给揭穿,脸上当然不会好看,张扬倒不是针对丁高山,他笑dào:“其实写这幅字的人,真正的水准在书法界也算得上一流了,却不知他为何要仿冒天池先生的作品”

  丁琳dào:“张书记,您看出是谁写的了?”

  张扬暗赞这妮子的头脑聪颖,仅仅从自己的话中就能够把握住自己的言外之意,他摇了摇头dào:“我可没这样的本事,只是就字论字”

  郭瑞阳为丁高山化解尴尬,拍了拍丁高山的肩膀dào:“怎么样?我就说张扬的书法水准一流,现在你相信了?”

  丁高山笑着点了点头,笑dào:“小琳,敬国,你men得多敬张书记liǎng杯,送给你men这么珍贵的礼物”

  丁琳和冯敬国赶紧端着酒杯又过来了,张扬接过他men敬来的酒dào:“写这幅字,是祝你men婚幸福,白头偕老”

  “谢谢张书记”冯敬国和丁琳同时dào

  张扬正准备喝酒的时候,忽然房门被人撞开了,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汉子,他头发有些蓬乱,脚步轻浮,显然有些喝多了走进来之后,一双眼睛就盯在了丁琳的脸上,他呵呵笑dào:“丁总……喝喜酒怎么不叫我一声……”

  丁高山不禁皱了皱眉头,丁琳的脸上却掠过一丝慌张

  张扬看得真切,马上琢磨到今晚可能有热闹要看了

  丁高山dào:“小强,你先出去,回头让小琳他men给你去敬酒,我这里领导在”来的这名汉子是他的干儿子潘强

  潘强呵呵笑了一声,他摇摇晃晃走了过来,从托盘上端起一杯酒,向张扬dào:“领导啊我敬这位领导”不等张扬说话,他已经仰脖就把酒给干了

  此时门外又进来一人,却是丁高山的弟弟丁高升,丁高山dào:“高升,小强喝多了,你带他出去”

  丁高升过去拉潘强,可潘强仍然执拗地站在那里,他握着空杯笑dào:“娘郎还没有给我敬酒呢,我喝完这杯喜酒就走”

  丁高山脸色铁青,可当着几位领导面前也不好发作,他向郭瑞阳挤出一丝笑容dào:“这是我干儿子潘强,总是喝多,今天他太高兴了,实在不好意识”

  郭瑞阳、蒋洪刚、张扬这三人都是见惯场面的角色,他men一打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奥妙,这个潘强应该不会平白无故地喝多,从他走进来的刹那,就发现丁琳的脸色变了,郎冯敬国☆的脸色也不好看

  张大官人心说,三角恋,百分百的三角恋

  冯敬国拿起酒瓶倒了杯酒,端到潘强面前:“强哥,我menliǎng口子敬你,谢谢你能来参加我men的婚礼”

  潘强点了点●deliǎnsèyěbúhǎokàn

  zhāngdàguānrénxīnshuō,sānjiǎoliàn,bǎifènbǎidesānjiǎoliàn

  féngjìngguónáqǐjiǔpíngdǎolebēijiǔ,duāndàopānqiángmiànqián:“qiánggē,wǒmenliǎngkǒuzǐjìngnǐ,xièxiènǐnéngláicānjiāwǒmendehūnlǐ”

  pānqiángdiǎnlediǎn头dào:“以后,你就是我妹夫了,好好对待我妹妹……”说到这里,内心忽然感觉到难以名状的酸楚,他接过那杯酒一口就喝了下去

  敬酒当然要成双,丁琳让人给他少倒了一些,潘强却不依不饶dào:“倒满喜酒不醉人”

  丁琳dào:“强哥,你喝多了”

  潘强dào:“我没喝多,我清醒得很给我满上”

  丁琳的表情非常犹豫,冯敬国拿起酒瓶又把酒杯给满上了

  潘强笑dào:“◎小琳,你不想我喝这杯喜酒啊?”

  丁琳下定决心,终于还是端起了那杯酒,轻声dào:“强哥,你随意”

  潘强端起那杯酒dào:“祝你men婚幸福,敬国,好好对待小琳,你要是敢欺负他,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听到这句话冯敬国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丁琳的眼圈却有些红了,潘强端起那杯酒,一仰脖子喝了个干干净净,以空杯示人,然后摇摇晃晃dào:“今天真开心,各位……领导……打扰了……”

  丁高山使了一个眼色,丁高升赶紧走过来扶住潘强

  潘强dào:“干爸小琳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你看不起我……”

  丁高山再也忍不住了:“高升,带他出去”

  潘强摆了摆手dào:“不用你赶我,我自己走”他摇摇晃晃的向门口走去,关上房门,近乎嘶吼的歌声却从外面传来:“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丁琳咬了咬樱唇,忽然身躯一软,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倒了下去

  冯敬国站在她身边居然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丁高山来到女儿身边,抱起她的身躯:“小琳,小琳,你怎么了?”

  张扬蹲下身去,伸手探了探丁琳的脉门,不觉皱了皱眉头,他伸出手指在丁琳身上点了几下,然后手指重搭在她的脉门之上,一股温和轻柔的真气送入她的经脉之中

  丁琳感觉内心震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睁开双目,看到周围一张张关切的面孔,她歉然笑dào:“对不起,我可能是太累了”

  冯敬国仍然站在一旁,仿佛晕倒的不是他的妻子一样,在他的目光中找不到任何的关切之情不知他是真不关心,还是被眼前的情景给弄懵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