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 【卖人情】(下)


  张扬欲言又止,薛老显得yǒu些不耐烦了,皱了皱眉头道:“你这小子真是不爽快yǒu话快说”

  张扬又看了看周围,方才低声道:“薛老,您不应该喝酒啊,您的肝部yǒu问题”

  薛老此时已经隐藏不住脸上的惊奇了,他充满诧异地望着张扬道:“你怎么zhī道?”可马上他又想到,这小子究竟是不是猜得?自己一生好酒,酒精伤肝是众所周之的道理,张扬这么说并不奇怪,自己在政坛纵横这么多年,想不到险些中了这个年轻人的圈套4∴8065薛老道:“喝了一辈子酒,我这肝脏或多或少还是yǒu些毛病的,不guò没什么大问题”

  张扬道:“薛老,您最近是不是经常感觉到炎热,口中气味明显,掌心脚心时常出汗?”

  薛老此时已经信了三分,他嘴上却不肯承认,呵呵笑道:“我身体好的很,哪yǒu你说的毛病,小张,你别吓我啊”

  张扬道:“不对,您的右腹是不是经常疼痛?而且这种疼痛的发作会越◎来越屡次?”

  薛老道:“没yǒu,我好的很”

  张扬道:“薛老,大概我能够帮您,但是您得对我说实话”

  薛老抿了抿嘴唇,此时他方才真正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的很不简单,如果□他只是瞎蒙,绝不可能把自己的症状说得如此清楚,薛老打量着张扬好半天都没yǒu说话

  张扬zhī道这位老人性情多疑,自己所说的病症并没yǒu半点夸张之处,不guò他和薛老是第一次见面,这位老人对◎他明显并不信任

  guò了好一会儿,薛老忽然低声道:“照你看,我还能活多久?”如果这句话让外人听到,肯定要惊讶万分,但是张扬却没yǒu感觉到一丝一毫的错愕和惊奇,他轻声道:“薛老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薛老道:“自然是真话”

  张扬伸出三根手指道:“不会guò三个月”

  薛老的脸上流显露一丝失落,他叹了口气道:“看来我终究是见不到我的外孙子了”薛老的这句话证明他对自己的病情非常的清楚只不guò这件事不断都瞒住了家人,薛老很好的守住了这个秘密即便和他整天生活在一起的家人对此都毫不zhī情15

  此时保姆guò来续水张扬道:“薛老,这里说话并不方便咱们是不是换个地方?”

  薛老点了点头:“去我卧室说话”

  张大官人和薛老之间只不guò刚刚认识薛老今天不但请他吃了晚饭,而且又邀请他前往卧室,对其他人只说是让张扬帮他按摩,现实上薛老却yǒu件极大地秘密要告诉张扬

  来到薛老的房间内,薛老打开套间书房内的办公桌,从中取出自己的病历,他并没yǒu马上递给张扬,低声道:“关于我的病情你了解多少?”

  张扬道:“我刚刚为薛老诊脉,发觉薛老肝部血脉郁结不通你的肝部应该长了一颗瘤”

  薛老的表情非常镇定,他的目光充满了惊奇之色,虽然刚才张扬就已经道出了他的病症所在,可终究没yǒu说得那么细致,张扬仅凭着诊脉就能把他的病症☆说得如此精准,这让薛老对张扬的医术多了几分信服,他低声道:“一周之前我在做体检的时候,发觉肝部yǒu一颗瘤,根据检查我的这颗瘤应该是恶停顿了一下,声音低沉道:“我得了肝癌”

  张扬对此早yǒu■了心理准备,他向前走了几步,从薛老的手中接guò他的病历,细致将资料看了一遍

  薛老道:“医生给我一个建议,尽早手术,然hòu进行放射治疗,不guò他们也没yǒu瞒我,根据我现在的情况,做手术的风险很大,没yǒu人敢保证术hòu不会出现转移”

  张扬没说话,静静将薛老的病历放在桌上,他今天来薛家本意是请薛老为江城酒厂题字,可想不到先遇到了薛英红不慎摔倒,然hòu又在无意中发觉薛老重病的秘密,看来上天注定他要和薛家yǒu些联系,逃也逃不掉

  薛老道:“这件事我没yǒu告诉他们,我已经八十多岁了,该做的事都做guò了,我非常犹豫,我能够接受死在战场上,死在工作岗位上,以至死在家里,但是我唯独接受不了死在手术台上”

  张扬道:“情况未必像您想得那么坏”

  薛老道:“刚才你说的症状非常贴切,自从确诊之hòu,不zhī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的右腹疼痛变得越来越屡次○了,只yǒu喝酒才能缓解一些疼痛”他苦笑道:“我喝了一辈子的酒,高低是喝出毛病来了”

  张扬伸出手去,再度放在薛老的脉门上,他将自身的一缕真气送入薛老的经脉,沿着薛老的经脉游走一周,薛老感觉一▲○股温和的气流渗入了自己的体内,仿佛yǒu一条小蛇在体内行走,guò了估计五分钟左右,张扬重放开薛老的手腕

  薛老道:“你既然看出了我的病情,我也就不瞒你,不guò,我希望你帮我保守这个秘密,我○不想家人为我担心”

  张扬道:“薛老,您应该积极治疗啊,yǒu没yǒu考虑清楚?”

  薛老摇了摇头道:“针对我的病情他们和国际上第一流的医学专家进行了会诊,我的情况并不乐观,手术成功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十,按照你刚才的说法,我最多还yǒu三个月的生命可活,如果我选择开刀,恐怕还熬不到三个月”

  张扬道:“我说您最多还yǒu三个月的生命,那是不积极治疗的前提下”

  薛老道:“你建议我开刀?”

  张扬摇了摇头道:“您的情况并不适合开刀,而且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您的身体恐怕不仅仅肝脏存在问题”

  薛老道:“这么说,我唯yǒu死路一条了?”他并不怕死,这些天已经充分考虑到了最坏的结果看来他yǒu必要把儿女们召集到身边,向他们交代hòu事了

  张扬道:“恕我直言,如果您没yǒu遇到我的确如此,可是现在您遇到了我”

  薛老盯住张扬的双目,不zhī这小子接下来会说出什么?

  张扬道:“我能救您,让您健健康康的再活三十年我不敢说,不guò三年五年的应该没问题”

  薛老对张扬的这番话将信将疑,他低声道:“真的?你不是哄我开心?”

  “骗谁我也不敢骗您呐”

  薛老道:“我也不想什么三年五年,只需一年就够了,让我能够看到我的外孙降生,让我能够亲眼看到香港回归”

  张扬笑道:“仅仅是看到香港回归怎么够?至少还得看到澳门回归,薛老,您觉着我这人靠谱不?”

  薛老笑道:“我不了解你,咱们才是第一次见面不guò,既然我孙女儿都愿意和你结拜,足以证明你的人品不错”

  张大官人对薛老给自己的评价很是满意,他向薛老道:“我这段时间都在党校进修,刚好yǒu时间帮您治病”

  薛老道:“你yǒu几分把握?”

  张扬道:“我要是没把握就不帮您治了”这厮从来都是自信心强,看到他这么yǒu信心,连薛老也燃起了些许的希望,他轻声道:“总之我还是很抗拒手术的,你权且死马当作活马医”

  张扬道:“我可不敢这么比喻您,您是牛,革命的老黄牛”

  薛老禁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道:“我帮您治病能够,不guò您得先答应我几个条件”

  薛老道:“什么条件?违反原则的事情我可不干”

  张扬笑道:“您放心,违反原则的事情我也不敢跟您说,第一,治病期间,您得严格按照我◇说得去做,首先就得把酒戒了,然hòu要按照我给您制订的作息计划来生活,第二,您得帮我保守秘密,我帮您治病的事儿,只能天zhī地zhī你zhī我zhī,第三个人都不能让他zhī道,包括您宝贝孙女儿”

  薛老点了点头道:“我也正想说这件事,想让你帮我保守秘密呢,看来咱们俩想到一处去了”

  张扬道:“我帮您治病不可能一次成功,所以这段时间可能会经常来您家里,咱们得想个法子,不能让别人产生疑心”

  薛老道:“你年轻,脑子活,你想办法”

  张扬道:“这样,您就说看我的书法特别好,所以向我讨教,让我当您的书法老师”

  薛老道:“什么?你给我当书法老师?我写毛笔字那会儿你只怕还没生出来呢”薛老对自己的书法水平还是相当自信的,当了一辈子的官,题了一辈子的字,到哪儿写字身hòu不是一片奉承之声啊,想不到这小子竟然要给自己当书法老师,真是大言不惭

  张扬道:“这不是借口嘛只需别人相信就行”

  薛老道:“你说的这几件事我都记住了,还yǒu其他条件没yǒu?”

  张扬道:“还yǒu一个条件,我要是帮您老把病给治好了,您是不是能破例一回,帮我写一幅□大明春啊?”

  薛老呵呵笑了起来,他语重心长道:“只需我还yǒu机会喝几年酒,给你写三十字又yǒu何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