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七品】


  张大官人不由得苦笑道:“您老想得还真是周到啊”

  薛老道:“你别苦笑,这么大一家子人,每个人都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tā们马上就会看出来

  张扬道:“薛老一定是位反特高手”心中明白薛老在这个家中的权威毋庸置疑,薛家之所以能够拥有现在的地位,和薛老的存在有关,如果薛老出了任何不测,那么薛家的声望和地位必然受到极大影响,在这一点上薛家和乔家是极其相似的

  富不过三代,其实官场上也存在这样的规律,至少在薛家来说,二代人物的成就没有一个可以过薛老,就不用说薛伟童这个第三代了

  薛老道:“现在说说你的诊疗方案,我希望不要太痛苦,治疗的过程尽量不要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

  张扬道:“西医之中对于你这种病的治疗方法,一是依靠手术和放化疗结hé,二是通过介入辅以放化疗,其实不外乎先杀死癌肿,然后利用放化疗的方法杀灭体内的癌细胞,这两种方法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不免要杀死你体内的正常细胞,想要不受影响几乎是不可能的”

  薛老点了点头

  张扬道:“我的方法道理是一样的,但是我是用内力来烧死你肝部的肿瘤,这一过程必须循序渐进,我首■先要用这种特制的金针,刺入您的肌肤之中,直达您的肝脏,深入肿瘤的中心,然后将内力传导到肿瘤中,利用高温将癌肿杀死“

  薛老道:“听起来好像是热疗嘛,医生跟我说起过”

  张扬道:“tā们○不可能像我掌握的那么精确”tā将装满金针的针盒拿出来打开,从中取出一根牛毛般纤细的长约十五厘米的金针

  薛老望着金针低声道:“你就是想用这根金针刺入我的肚子?”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薛老,您不会担心我加害你?”

  薛老微笑道:“你要是有这样的想法才是个傻子,任何人如果知道我活不过三个月,都不会做这种画蛇添足的傻事”

  张扬道:“您放心,行针的过程中我会制住你的xué道,而且不会很疼”

  薛老道:“可以开始了吗?”

  张扬点了点头

  薛老来到一旁供tā平时休息的逍遥椅旁,脱去上衣躺下,张扬先对行针的部位进行了常规消毒,然后运指如风点中了薛●老身上的多处xué道,这是为了防止在治疗的过程中薛老忍不住疼痛,身体下意识的动作影响到tā的治疗

  薛老闭上双目轻声道:“希望你能够再给我一年时间”

  张扬接着封住了薛老的哑xué,捻□起手中金针再次消毒之后,右手一动,金针一闪,已然刺入薛老的右上腹内,张扬进针的度奇快,韧性十足的金针被tā的内力贯入,刚性强了无数倍,尖锐的锋芒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滞就穿透薛老的腹部肌肤,穿透了肝脏深入到肿瘤内部

  因为金针刺入身体的度太快,薛老感到的疼痛并不是非常的剧烈,初始时的刺痛过后,感觉到右上腹部渐渐开始发热,随着之间的推移,金针刺入的地方越来越热,一种烧灼的痛感让薛老不禁皱起了眉◆头

  张扬控制着自身的内力源源不断地注入,循着金针进入薛老的体内,内息积聚在癌肿的位置,温度随着张扬运功的进程不断提升

  烧灼般的痛感不断增强,张扬从薛老的表情看出了tā的痛楚在不断加◎tóu

  zhāngyángkòngzhìzhezìshēndenèilìyuányuánbúduàndìzhùrù,xúnzhejīnzhēnjìnrùxuēlǎodetǐnèi,nèixījījùzàiáizhǒngdewèizhì,wēndùsuízhezhāngyángyùngōngdejìnchéngbúduàntíshēng

  shāozhuóbāndetònggǎnbúduànzēngqiáng,zhāngyángcóngxuēlǎodebiǎoqíngkànchūletādetòngchǔzàibúduànjiā深,又抽出一支金针分别刺入tā的胸前和肩头xué道,行针之后,薛老的痛感减轻了许多,这样的烧灼过程持续了十分钟左右

  张扬缓缓收回内息,让真气在体内流转一圈,驱散疲乏,补充内力之后,重开始tā的治疗,这次是用阴煞修罗掌的功夫,用极寒之力注入,冷热交替轮番杀灭薛老体内的癌肿

  为薛老治疗之后,张扬也是满头大汗,徐徐收回内力,解开薛老的xué道,薛老躺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儿,方才睁开双目舒了口气道:“好痛不过我还受得住”

  张扬笑道:“我就没见过比您坚强的人”这句话分明在拍薛老的马屁

  薛老笑了起来

  张扬让tā平卧十五分钟,在这一过程中,张扬去薛老的书案前写下了一行字,说是过来指点薛老的书法,总得留下点什么

  薛老休息十五分钟之后,缓缓坐起身来,感到右腹仍然隐隐作痛

  张扬道:“薛老,从今天起,酒是必须要戒除的,治疗过程应该维持一个月,我今天从癌肿的中心位置开始,过两天,会在其中形成一个空腔,随着我的治疗,这个空腔会不断扩大,到最后完全把癌肿给吞噬掉”

  薛老道:“需要治疗几次?”

  张扬道:“三天后我还会过来,估计要五◆次才能将这个癌肿彻底杀灭”

  薛老道:“也就是说我可以痊愈了?”

  张扬道:“没那么简单,就算一切顺利,你还需要吃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药,稳定一段时间之后,您老必须要去江城一趟,当然如果您▲不担心病情被别人知道的话也可以不去”

  薛老道:“去江城做什么?”

  张扬道:“我安排好医院,必须为您老进行换血,彻底清除隐患”

  薛老叹了口气道:“有些时候真的是很不想麻烦了■,早晚都要归去,闭上眼睛一了百了,可是我还有几件心愿未了,现在走,还是有些不甘心”

  张扬笑道:“您老就别想这么多了,总之您只需要摆正自己的心态,配hé我治疗,其tā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办”
  薛老道:“后天我会去做个检查”

  张扬道:“您只管去,只要不把我为您治疗的事情透露出去就行”

  张扬在薛老的房间内呆了一个多小时,来到楼下的时候,薛世纶和严峻强还在那里聊天,看到张扬出来,薛世纶微笑向tā招手,示意张扬过来身边坐

  张扬坐下后,保姆送上来一杯准备好的清茶,张扬的确有些渴了,端起茶喝了几口

  薛世纶并没有问tā和薛老在房间内究竟做了什么,和蔼道:“张扬,晚上一起去万福山庄吃饭”

  张扬道:“不了,我还有朋友在驻京办等着呢”

  严峻强道:“推掉,今天晚上我必须好好敬你几杯”

  万福山庄距离燕西一号并不远,开车不到十五分钟,山庄位于一座小山之上,这里林木茂盛,生态环境极好,汽车从遮天蔽日的绿树中穿行,沿着盘山公路来到了山庄的大门前,进入大门后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福字,在不锈钢立体字的后面是一组音乐喷泉,随着悠扬的交响乐喷泉变换着色彩

  tā们乘坐的奔驰车在喷泉旁的停车场停下,停车场内停放的车辆并不多,但是从车型和牌号来看,能够进入这座山庄的都不是普通人物

  张扬走在薛世纶身边不由自主地昂头挺胸,薛世纶比张扬高出不少,两人走在一起张大官人总觉着气势上比tā弱上一筹

  离开停车场之后马上有服务生开着电瓶车带着tā们前往吃饭的地方,薛世纶请吃饭的地方位于山庄的3号小院,这里地势较高,位于山庄的高处,电瓶车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前行,山庄这样设计的原因是避免汽车在内部行驶造成尾气污染

  道路两旁古迹众多,随处可见石人石马,在林荫小道中穿行八百米左右,来到了三号小院,这里之所以被称为小院是因为全都是老京城的四hé院建筑,三号小院大门上有四个门当,门前石狮蹲在石鼓之上,是为武将居住之所,门当数目代表着官员的品级,薛世纶看了看门当摇了摇头,低声道:“一家酒店居然也用起了这样的大门,如果是◆在过去,只能是四品以上的大员才能这么干,搞不好是要被砍头的”

  严峻强笑道:“三哥,你还有这么重的门户之见?”

  薛世纶道:“其实古代的品级制度并非一无可取,进入现代社会,虽然在表面上◎模糊了这种差别,但是在事实上仍然有这种差距”tā转向张扬道:“小张认为我说得对不对?”

  张扬道:“其实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没有绝对的公平可言,造成这种差距的不仅仅是社会制度,也和人的本性有关”▲

  薛世纶微笑道:“人之初性本善你的意思难道是说善是公平缺失的本源?”

  张扬摇了摇头道:“应该是恶”

  薛世纶哈哈笑道:“大是大非,大善大恶,都是一定条件下的概念,要不然怎么●会有好心办坏事的说法,矛盾的正反两面在一定的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换的,否则也不会有塞翁失马的故事”

  张扬道:“薛叔叔,你一点都不像个商人,感觉像是一位哲学家”

  薛世纶道:“我本来就是学哲学出身的,咱们还是进去聊”

  严峻强道:“我一听别人聊大道理就头疼,哪有喝酒来得快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