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高谈阔论】(下)


  张扬笑道:“程教授,我真不是诚心骗nín,海龙说nín不想见我,所以我们才想起了这个主意,nín大人大量,千万别跟我们俩晚辈一般见识”

  程润生道:“你这话一说我就算想跟你们一般见识也不好意思了,你可够滑头的啊”   cháng海龙道:“程老师,你别看张扬长得滑头,可这人绝对是我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儿子,听话着呢,乖巧着呢”

  张扬笑着道:“去,别说得跟悼词似的”

  程润生道:“听不听话我不清楚,不guò乖巧倒是挺乖巧的,眼皮儿够活,昨天鱼竿断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反应guò来跳到河里去了,换成一般人还真没他这种反应,平时在领导面前是不是这么表现习惯了?”

  张扬笑道:“是,guò去跟我们省委顾[书]记钓鱼的时候也有guò一次这样的经历,我也是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不guò他钓得鱼不如nín的大”

  程润生笑道:“我就说你有这方面的经验嘛”
◇   张扬喝了口茶,回到了主题,他这次guò来的目的是请程润生为滨海县设计城市绿化其实之前cháng海龙已经向程润生说guò这件事,当时就被程润生拒绝了,现在等于是旧事重提

  程润生道:“小张☆★啊,咱们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我也能够看出你是个爽快的年轻人,既然如此,我也不妨把话对你明说,近十五年来,我所承接的设计都是地市级以上的”

  张扬笑道:“程教授是嫌我们滨海的庙太小?”
□   程润生道:“倒不是说你们滨海的庙小,对一个做设计的人来说,不可能总是设计大项目,可是之前我有guò不快的先例,我辛苦做出来的设计方案,等到了落实的时候,却因为对方资金不足,搞得面目全非,最后还要☆到处去说是我的设计作品,小张,你应该明白,到了我这种年纪,在乎的不是报酬,而是我的设计能不能够按照我预想中完成,绿化设计说起来简单,很多人认为无非是挖几条小河,堆几处假山,栽种一些植被,可是真正的设计是最贴近自然的艺术,是在最大限度维护地域风貌的基础上挖掘出自然之美,绿化设计搞好了可以提升一座城市的品味,会让这座城市上升一个档次”

  张扬道:“程教授,我请nín出山的目的就在于此,我不瞒nín说,滨海现在正在申请撤县改市,这件事已经基本上定下来了”

  程润生道:“定下来了你还那么急于搞绿化?”程润生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接触guò这方面的事情也不少,一dǎ眼就看出来张扬所谓的撤县改市还没有确定,所以才急于提升城市绿化的档次,为他的撤县改市计划创建有利条件

  张扬道:“我对滨海的定位就是一个园林城市,未来的滨海必然dǎ造成为一座绿色之城,既然要做,就要做国内同类城市中最高标zhǔn的,想做好这件事,国内也只有nín才有这个能力”

  程润生道:“你别急着给我戴高帽子,自从海龙提guò你的事情,我就翻看了一下你们滨海的资料,我不认为一个年财政收入还不到一个亿的★县有能力把我的绿化方案做好”

  张扬道:“钱的事不用nín操心,只要nín能设计出来,我就能贯彻执行好”这厮最不缺少的就是信心

  程润生道:“我手头还有两个设计,目前都在扫尾,如果开始□xiànyǒunénglìbǎwǒdelǜhuàfāngànzuòhǎo”

  zhāngyángdào:“qiándeshìbúyòngníncāoxīn,zhīyàonínnéngshèjìchūlái,wǒjiùnéngguànchèzhíhánghǎo”zhèsīzuìbúquēshǎodejiùshìxìnxīn

  chéngrùnshēngdào:“wǒshǒutóuháiyǒuliǎnggèshèjì,mùqiándōuzàisǎowěi,rúguǒkāishǐ工作必须要到下个月了”

  张扬道:“我等nín多久都等”

  程润生道:“我听说你还要请澳大利亚的杜瓦尔帮你搞规划?”

  张扬道:“有这回事儿,滨海在城市规划方面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我身为滨海的县委书记,当然想彻底改变滨海的面貌,要么不搞,搞就要搞出名堂来

  程润生点了点头道:“有机会安排我和杜瓦尔见个面,你的这个设计我接下了” 张大官人听说程润生终于吐口答应为滨海做城▲市绿化设计,不由得笑逐颜开,看来自己昨天没白往河里跳

  程润生道:“你不要高兴得太早,咱们丑话说到前头,你要是后期施工跟不上,我马上拍屁股走人,以后再跟你没有半点瓜葛”

  张扬道:“程教授放心,我有信心把滨海绿化工程dǎ造成nín最得意的设计作品” 张大官人频繁的社交活动必然造成他无法专心上课,还好有孙东强帮他每天签到,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并不是每一位同学对张扬都像孙东强这么好,★不知哪个存心使坏的家伙跑到上头把张扬给告了

  因为这件事,张大官人再次被班主任罗国胜召到了他的办公室里,罗国胜这次的脸色很不好看,他的手上拿着从开学到现在的出勤表

  张大官人还是嬉皮笑□脸的走了进来:“罗老师好”不得不承认他的嘴巴还是很甜的 罗国胜道:“最近学习情况怎么样?”

  张扬道:“获益匪浅,通guò这次的学习,我对形势下党的工作又有了深刻地认识,对未来的经济……”

  罗国胜毫不客气地dǎ断他道:“你先dǎ住,你来上课也有一个多星期了,到底听了几堂课?”

  张扬道:“基本上都听了啊,国家花钱让我们这些年轻干部接受再教育,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我当然不舍得错guò,错guò也太可惜了,罗老师,nín说是不是啊?”

  罗国胜道:“我早就听说你张扬这张嘴能把死的说活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还真是不一般啊,口才真好”

  张扬道:“我guò去口才也不怎么样,来到中央党校之后在党的光辉思想指导下,在各位老师的栽培下,这口才不知不觉就变好了”

  罗国胜道:“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我刚刚看guò你的考勤,真不错啊,一次迟到旷课都没有”

  张扬道:“身为一个党员干部应该有这种自觉性,其实这也是我的本分,不用表扬”

  罗国胜把手中的考勤本扔在了桌面上:“表扬你?你这张脸皮也忒厚了,我的课你听guò一次,我一共上了五堂课了,◆其他四堂课都没见guò你的影子”

  张扬道:“那是因为我坐在角落里,听课这么多人,nín也不可能每个人都注意到”

  罗国胜道:“你跟我编,我都查得清清楚楚,你从开学到现在听的课加起来都不到三节,其他时间都不在学校,学校规定你们这些学员要在学校住校,你几乎没在学校住guò,还有,你的考勤上是满勤,可事实上你让孙东强和沙普源轮流帮你dǎ考勤,我有没有说错?”

  张大官人被罗国胜彻底揭穿,当然也不好继续编织他的谎言,嘿嘿笑了起来

  罗国胜怒视他道:“你还好意思笑信不信我把你的事情报上去,我可告诉你,中央党校不像你们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旷了这么多节课,已经违反了校规校纪,随时都可以把你赶出党校,不但如此,还得给你处分”

  张扬道:“罗老师,是不是有人dǎ我的小报告啊?”

  罗国胜道:“你自己违反纪律,还怕别人说啊?”

  张扬道:“罗老师,nín先别生气,我承认我旷课不对,可是nín想想啊,我刚来京城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有些朋友是必须要应酬的,周兴国啊、徐建基啊、薛伟童啊,这些都是我结拜兄弟,我总不能拂了他们的面子长辈那里要去问候的,咱们★中国是礼仪之邦,我们这些年轻干部应该以身作则,我干爹干妈那里得去,薛老那边叫我探讨书法,我也得去,这不,我下午还得去乔老家里陪他说话,我要是留下来听课,乔老会多失望?”

  罗国胜焉能听不出来,■人家这是拿这帮人压他呢,可罗国胜心里清楚,这小子绝不是个省油的灯,他是文副总理干儿子的事情人尽皆知,他和那帮京城太龘子爷结拜的事情也传的沸沸扬扬,至于他和乔老、薛老的关系就不清楚了,不guò应该**不离十,罗国胜刚才的话并没有恐吓张扬,以他旷课的次数来说,的确够得上扫地出门的标zhǔn了,但是罗国胜虽然这么说了,却从一开始就没dǎ算把这件事给报上去,中央党校是什么地方?这帮代课老师都是什么出身,什么事情没见guò?谁还真会把这帮官员当成学生对待啊,对于没背景的学生大可以坚持原则,可是对张扬这种角色,罗国胜是没必要得罪他的,如果真的把他违纪的事情报上去,自有人guò来说情,搞到最后张扬很可能没事,臭头却让自己给落下了,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罗国胜不会干

  罗国胜叹了口气道:“张扬啊,不是我说你,你就算有事情也得跟我请假嘛,不然别人会怎么说?这个世界上,喜欢在背后诋毁别人的太多了,党校也是一样,你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如果不是我把这件事压下来,如果有心人直接报到学校领导那里,事情不就搞大了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