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没工夫】(上)


  第九百六十七章

  其实张扬并不需要压惊,真正需要压惊的是谷献yáng自己,早在张扬为春猜诊脉的时候,就已经对tā的状况了然于胸,也确信自己可以救活tā,张大官人之所以等了这么久才出手,就是要看看这帮小丑如何粉墨登场,安达文、陈安邦这帮小子果然是狼狈为奸,不但设计想将自己陷于囹圄,而且忙不迭的跳出来落井下石,安达文做出这种事张扬并不奇怪,如果不念在安老和安语晨的面子上,张大官人早就■废了这厮,可是陈安邦居然还敢和自己作对,这小子当真是无赖了

  人在同仇敌忾的时候很容易找到共鸣,谷献yáng和张扬就属于这一种,今晚安达文所设的这场局险些把tā们两人给折进去,两人自然而然就成□了一个阵线的战友,谷献yáng请张扬吃饭也就蒙上了一层庆功宴的意思

  既是为了张扬的胜利而庆功,也是为了自己的地下拳赛安然渡过一劫而庆功张扬一直都饿着肚子,之前薛伟童虽说请tā吃了顿日本料理,可那顿不合张大官人的口味,张大官人在口味方面还是偏传统的,喜欢中华美食而多过于其tā,在tā看来生鱼片远不如红烧鱼块过瘾,清酒比起国酒是不值一提

  酒菜下肚,心底说不出的舒坦,张大官人的舒坦不◇仅仅来自于身体上,还有精神上,成功地化解了安达文的阴谋,对tā来说也算得上躲过一劫

  谷献yáng表现的加的庆幸,tā端起面前酒杯道:“张书记,今天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这事情麻烦就大了”

  张大官人端起酒杯陪tā喝了一杯,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今天压根没想上台”

  薛伟童一旁内疚道:“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怂恿你上去,也不会出这么大的事儿”

  张扬笑道:“事情都过去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现在我不是平安无事吗?”

  徐建基道:“我这位三弟从来都是福大命大造化大,什么沟沟坎坎的都拦不住你”

  谷献yáng道:“今天的事情多亏了张书记,我再敬你一杯”

  张扬道:“谷老板太客气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如果不是遇到这种事,咱们也不会坐在一条船上”

  谷献yáng笑道:“不错,咱们的友谊开了一个好头,这叫同舟共济”

  张扬道:“谷老板,说句不中听的话,你的地下拳赛风险很大,就算今天不出事,早晚还会出事”

  谷献yáng叹了口气道:“可不是嘛,玩了这么多年,我打心底有些腻歪了,最近就会把这个摊子转出去”

  薛伟童眨了眨眼睛道:“你不玩了?那以后我们上哪儿瞧热闹去?”

  谷献yáng道:“本来我对结束这门生意还有些犹豫,不过经历了今晚的事情,我是彻底下定了决心”

  徐建基对谷献yáng的想法表示理解,谷献yáng这些年已经依靠这门生意赚了不少钱,黑市拳,地下赌博,这些事情全都不合法,如果不是因为谷献yáng有些背景,tā这几年的作为足够tā喝上一壶的了没有人愿意永远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虽然利润很大,可是风险同样很大,谷献yáng在积累了一定的财富之后,开始考虑换另一种活法了徐建基道:“其实这门生意还可以做,不过不是在京城”

  谷献yáng笑了笑道:“我没多少yě心,小富即安”谷献yáng的这句话显然言不由衷,其实tā最近已经在澳门接洽一间酒店,如果一切顺利,用不了多久,tā就会将生意重心转向那一边

  谷献yáng给张扬的感觉是个比较油滑的人物,这种人介乎于黑白之间,虽然是,可是□tā和徐建基、薛伟童不同,tā所从事的却是法律边缘的营生,所以张扬对谷献yáng表现出一定的警惕,虽然tā能够看出谷献yáng是真心向自己示好,处处流露出攀交的意思,可张大官人的交友标准也是相当严格的□,随着在官场上的历练加深,随着社会地位的变化,张大官人也变得谨慎了许多,不怕贼偷就怕贼惦心,现在惦记tā的是越来越多了

  张大官人晚上并没有喝太多,填饱了肚子马上起身告辞,在停车场和徐建基分手之前在,张扬提出要请班主任罗国盛出来坐坐,感情是需要交流的,tā在党校的出勤率偏低,平时表现也很是一般,所以想通过搞关系,把结业评语尽量弄得漂亮一些

  徐建基笑道:“这事儿你不用担心,回头我帮你安排,请tā吃饭就免了”在徐建基的眼里,一个党校老师原算不上什么

  张扬当晚情绪不高,和薛伟童分手之后去了北港驻京办,霍云珠之前专门为tā安排好了房间,再说这两天市委书记项诚都在京城,多去驻京办和tā见见面也有助于搞好关系

  回到驻京办,听说项诚喝多了,张扬不用想就知道项诚肯定是在薛老家喝多了,薛老让tā喝酒tā不敢不喝

  张扬正准备回房的时候,看到洪诗娇笑盈盈朝自己走了过来,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湿漉漉的,如云黑发披散在肩头,肌肤白里透红,宛如出水芙蓉一般娇艳可人她娇声道:“张书记回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这么晚了还没睡?”

  洪诗娇道:“不知怎么了,今天心口总是憋得慌,睡不着”

  张大官人的目光自然落在了她的胸部,发现洪诗娇局部的尺寸还真是惊人,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确是充满着说不出的诱惑力张扬咳了一声:“我去休息了”

  洪诗娇道:“张书记……”她叫了一声欲言又止

  张扬停下脚步道:“什么事?”

  洪诗娇咬了咬嘴唇,俏脸却红了起来,张扬有些诧异地看着她,不知她为什么突然害羞起来,忍不住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洪诗娇点了点头,目光向四周看了看,确信周围没人,低声道:“张书记,我有件事想单独跟您说”

  张扬心说什么大不了的秘密搞得这么神秘?其实听听她的秘密倒也无妨,可是现在都十一点多了,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凑在一起单独说话好像不好,何况自己是个国家干部,背后那是密密麻麻的无数双眼睛注视着自己呢大官人虽然多情,可绝非滥情,洪诗娇虽然有几分姿色,可在大官人眼里还算不得是国色天香,美色面前,张大官人还是保持着相当清醒的头脑的,tā的脸上浮现出领导常见的公式xìng的笑容:“小洪啊,今天太晚了,要不还是等明天再说”

  洪诗娇道:“张书记,很重要”

  张扬听她这样说只好停下脚步,洪诗娇道:“那去您房间去说”

  张扬道:“不好”这孤男寡女的弄到一个房间,房门一关,加说不清楚

  洪诗娇道:“张书记,您不要误会,我真的有要紧事儿”

  张扬道:“那好,去车里说”tā的车就在外面

  洪诗娇点了点头,跟着张扬来到了tā的坐地虎内她似乎显得有些紧张,吸了口气,向车窗外看了看

  张扬笑道:“你放心,在车里没人听得到我们说话”

  洪诗娇道:“纪委陈书记来了”

  张扬道:“我和tā不熟”tā和陈岗虽然不熟,可是却清楚陈岗对自己肯定没什么好感,因为tā刚到濒海就把时任濒海县公安局长的陈凯挤走,而陈凯正是陈岗的同胞兄弟,不过一直以来张扬都没有和陈岗发生过正面冲突

  洪诗娇道:“tā今晚喝多了,说了好多不好听的话”

  张扬不由得笑了起来:“喝多了说几句不中听的也算不得什么”

  洪诗娇的脸红得越发厉害了:“张书记,不是我故意搬弄是非,我只是想提醒您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道:“谢谢你的提醒,我尽量避免和tā正面冲突就是”

  洪诗娇道:“还有……”

  张扬道:“小洪,有什么你只管说,不必有顾忌”

  洪诗娇道:“霍主任让我这几天负责tā在京期间的接待工作……”

  张扬道:“你不想去?”

  洪诗娇点了点头:“我跟霍主任说,说您让我明天陪您去办事,结果……”

  张扬笑了起来,tā现在有些明白了,一定是霍云珠安排洪诗娇这几天负责接待陈岗,结果洪诗娇把自己搬出来当挡箭牌,所以陈岗借着酒劲把自己给骂了,洪诗娇面对自己不敢说出真相,所以兜了好大的一个圈子,张扬道:“你为什么不愿意负责陈书记的接待工作?”

  洪诗娇咬了咬嘴唇道:“tā那个人喜欢动手动脚的”

  张扬道:“你可以告tā骚扰啊”

  洪诗娇道:“不是那种,tā就是说着说着话,拍★拍肩,拉拉手,好像是长辈那种关心,又好像不是”

  张大官人心中暗骂,老淫棍啊想不到混进革命队伍的好色之徒还真不少,远了有孔源,现在又多了个陈岗张大官人对洪诗娇虽然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不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心思还是有的,张扬道:“我明白了,你只管告诉tā,这两天,你帮我办事,没工夫招待t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