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罢手也难】(中)


  第九百六十八章

  张扬笑了起来,薛伟童说得不错

  薛伟童道:“今晚别安排什么事情,我组织一下京城的几个哥们给你送行”

  张扬道:“免了,别搞得那么盛大,大家平时都挺忙的,你就别瞎折腾了”

  “怎么叫瞎折腾,你是我结拜三哥,你要走了,我当然要送”

  张扬道:“刚跟你爷爷说了,他下个月要去北港看看,一转眼咱们又见面了,再说了,我今儿又不走,还得在京城呆到zhōu末,走之前咱们哥几个找个地方吃顿涮肉就成”

  薛伟童道:“那好,就听你的”

  张扬是真有事,最近香山别院在罗慧宁的张罗下维修,已经接近尾声了,张扬因为诸事繁忙不断都没有去过,今天刚好抽时间过去看看

  来到香山别院,看到院墙已经修葺一,大门yě重油漆过,整个别院焕然一,院子里地面上破损的青砖yě重换,工人已经完成工作走了,陈雪顶着一方黄色手帕结成的帽子正在回廊内打扫卫生,阳光暖暖照在她的身上,她清丽绝伦的俏脸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色彩,俏脸上的两抹嫣红如此生动如此**,张扬站在远处不由得看得有些呆了

  陈雪察觉到身边的动静,抬起美眸,如水秋波在张扬的脸上扫了一眼,轻声道:“你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来了”

  陈雪指了指院中的两个大水缸道:“你帮忙把那两个水缸搬到东南角去”

  张大官人走了过去,按照她的吩咐将水缸搬了过去,摆放好位置之后,正准备询问干妈的下落,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张扬掏出手机,接通之后,听筒中传来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张先生吗?”

  张扬道:“是我你是哪位?”

  那女子的中文显得有些生涩:“你好,我是春猜的朋友,你还记得他吗?就是一zhōu前曾经你交手的那个”

  张扬道:“记得”他当然记得春猜,上次因为春猜险些中了安达文的圈套,不过事后他将春猜救起,还告诉春猜三天内要来找zì己治病,☆可是从那次之后春猜就得到了消息,没有按照他所说的时间过来复诊

  那女子在电话那头抽泣起来:“张先生,求求你救救他……他的情况很差,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张扬道:“你别急,你们在哪里?■

  那女子将所在的地方说了一遍,张扬一听就在西城的某家旅馆内,他并不担心春猜会再设圈套陷害zì己,当初春猜服用那种兴奋剂就对身体形成了相当严峻的后果,他之所以让春猜三天内过来找他,原因是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春猜就会留下相当严峻的后遗zhèng

  张扬向陈雪说了一声之后,马上驱车前往了那里,来到春猜所住的那家旅馆,张扬才发觉这里的环境非常简陋,每天的房费yě就是五十,春猜住在307房间,张扬敲响房门之后,开门的是一个挽着发髻的泰国女人,皮肤稍黑,不过容貌还算得上娟秀,确定张扬的身份之后,她的眼圈红了起来,引着张扬来到房内,看到床上春猜躺在那里,脸色蜡黄,那女人颤声道:“前两天还◎好好的,可今天清晨起来突然就是这个样子了,我让他去医院,他不肯,只说要找你”

  张扬望着春猜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厮既然要找zì己为什么不早点过来,这都过去四天了,他总算把zì己想起来了
  春猜目光呆滞地看着张扬,嘴角歪了歪,有气无力道:“我以为……zì己没事了……”

  张扬道:“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是不是?如果四天前找我,你肯定没事,现在……”他摇了摇头,来到床边,拉起春猜◎的手腕,方才发觉春猜的手臂上满是伤痕,有些诧异道:“你受伤了?”

  春猜道:“他们欠我一百万,我去找他要钱,结果被他的四名手下围殴……我的右腿yě被打断了……”

  张扬这才知道春猜因何★没有及时找到zì己,他啧啧有声道:“以你的身手,按理说不会伤成这个样子”

  春猜道:“他们有枪,我只有挨打的份儿”

  张扬拉开被子,看到春猜的腿上绑着绷带,解开绷带,发觉春猜的右腿红肿◆,骨折的地方到现在都没有正确复位张扬道:“没去医院?”

  春猜一脸窘迫道:“我的钱和护照都被人偷了,正应了你们中国人的那句老话”

  张扬笑道:“屋漏偏逢连夜雨是不是?”

  春猜▲道:“我本不好意思找你,可是今天感觉到胸口又开始疼痛,浑身麻痹,我担心是服用强若龙的后遗zhèng,我不怕死,可是我死了,梅因就没有人照顾……”梅因就是他的未婚妻,那个黑皮肤的泰国姑娘

  梅因站在一旁已经泣不成声

  张扬道:“你还有救,不过那种兴奋剂的后遗zhèng多少会遗留一些,照我看,以后你的神经系统会遭到一些影响”他先协助春猜将右腿的骨折复位,然后道:“这里并不适合长住,我给你安排一个地方”

  张扬把春猜和梅因带到了平海驻京办,让洪卫东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房间,终究春猜和梅因的护照都已经丢了,身上yě没有什么钱,住在这里不失为最好的选择,又给春猜开了几付中药,让梅因拿去熬好给春猜服下,做完这一切已经是中午了这才想起需要给罗慧宁打个电话,那边罗慧宁yě已经回到了香山别院,听说张扬刚来就走了yě颇为诧异,张扬在电话中将发生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罗慧宁对他乐善好施的行为大加赞扬

  春猜安顿好之后,张扬又过来看他,对张扬的热心援助,春猜感动的眼圈发红,握住张扬的手道:“张先生,您的大恩大德,春猜绝不会忘记,以后只需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只需您说一句,我春猜万死不辞”

  张扬笑道:“我帮你可不是为了图什么报答,我是觉得你是条汉子,就这么废了实在太可惜”

  春猜满面羞惭道:“张先生,当初不是我诚心跟您作对,是安达文给我钱让我这样做”

  张扬笑道:“你不说我yě知道,他和我过去有些私怨,不过他假手于人实在太不厚道”

  春猜道:“张先生武功高强,我根本不是您的对手”

  张扬道:“他让你上台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让你战胜我,在你上台前,他给你注射了兴奋剂,依我看,注射量很大,他对拳台上有可能发生的后果早有预见,yě就是说,他早就估计到你可能会因而而送命”

  春猜道:“我后来才明白这个道理,如果不是您救我,我可能早就死了”

  张扬笑道:“你要是死了,我的麻烦yě就大了”

  春猜虽然智商平平,现在yě已经知道zì己从头到尾只是被安达文利用的一颗棋子,他惭愧道:“对不起,张先生,我给您添麻烦了”

  张扬道:“你身手不错,完全能够凭仗zì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天地,没必要去冒这么大的风险打黑市拳”

  春猜连连点头

  张扬道:“你们暂时在这里安心住下,费用方面不用你们心,至于护照的事情,我会让人帮你们补办”

  春猜蒙受张扬如此大恩一时间激动地不知如何是好

  张扬协助春猜,只是觉着他被安达文利用的可怜,倒没有想他报答的意思,他安慰了春猜几句,转身离开了春猜的房间,梅因不断将他送出门外

  张扬正准备去和洪卫东去打个招待的时候,听到身后一个温柔的女声道:“张书记在京城很忙啊”

  张大官人闻言内心怦然一动,他转过身去,却见秦清身穿灰色长裙,双手负在身后,笑盈盈望着zì己,张扬压根yě没想到秦清会在这里出现,他笑道:“秦书记,您何时来得京城?”

  公众场合,不时有熟人经过,两人虽然心里对对方都想念的不得了,可表情上还要装出平淡无奇的样子,说的话yě是公式之极

  秦清道:“上午刚到”

  张扬道:“办事还是开会?”

  秦清道:“开会”目光中却已经抑制不住对张扬的想念

  秦清住在319房间,张扬跟着她来到了房间内,一走入房间内,张大官人伸手扯住秦清的手臂,就将她软欲温香的娇躯抱了个满怀,秦清嘤地一声投入到张扬的怀抱中,花瓣般的柔唇被张扬**蜂般捉住,用力地吸啜起来

  秦清媚眼如丝一边挣脱一边指着窗帘,张扬着她贴着墙根向窗口移动,秦清伸手去拉窗帘,窗帘刚刚拉上,室内的光线登时黯淡下来,却感觉到长裙内倏然一凉,已经被这厮扯成了真空

  清美人被张扬压倒在大床之上,一手掩住张扬凑过来的大嘴,却发觉下方已经失守,张大官人早已挥军深入

  秦清搂住张扬的身体,附在他耳边,娇嘘喘喘道:“我好想你……”

  二连求保底月票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