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脸皮无敌】(下)


  第九百六十九章

  周兴国对此的评价是人不要脸则无敌,不过他可没有丝毫的贬义,zài商场、zàiguān场、zài情场,但凡竞争激烈的地方,你要是要脸,那你就必然处于弱势,不要脸并不是■寡廉鲜耻,不要脸也有境界之分,张扬zài这种境界上已有小成

  今天的这顿烧烤张大guān人吃的是津津有味,时不时冒出几句黄腔,张大guān人知道,其实女人和男人zài很多地方都一样,女人也喜欢◇guǎliánxiānchǐ,búyàoliǎnyěyǒujìngjièzhīfèn,zhāngyángzàizhèzhǒngjìngjièshàngyǐyǒuxiǎochéng

  jīntiāndezhèdùnshāokǎozhāngdàguānrénchīdeshìjīnjīnyǒuwèi,shíbúshímàochūjǐjùhuángqiāng,zhāngdàguānrénzhīdào,qíshínǚrénhénánrénzàihěnduōdìfāngdōuyīyàng,nǚrényěxǐhuān听这类的笑话,不过她们顾及颜面,做矜持状,心里却是偷着乐

  吃饭的时候,不知哪儿窜来了一只野猫,薛伟童担心它偷东西吃,拿起一个石块,将野猫给赶走,那野猫哧溜一声窜上了树梢,张大guān人却因此而触发了灵感,这货笑眯眯道:“我忽然想起一故事,动物界zài一起召开知识竞赛,主持人问:猫是不是会爬树?”

  徐建基道:“你这不是废话吗,猫当然会爬树”

  张扬道:“你别打岔,主持人问完,老鹰就抢答:会主持人说:举例说明老鹰含泪道:那年,我睡熟了,猫爬上了树……再后来就有了猫头鹰……”

  徐莫忍不住笑了起来,洪月开始还想忍着,可是实zài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张扬这会儿转向徐建基道:“你会爬树吗?”

  徐建基笑骂道:“你小子就是满口的黄腔,老鹰那是卵shēng,猫是胎shēng,这哪跟哪,就算猫爬上去,也shēng不出猫头鹰来”

  张扬道:“科学家,看不出你还真yán谨,听说这山上有母狼,二哥你要是遇上保不齐明年这里就出来几个小狼人”

  一群人又笑了起来,周兴国忍俊不禁道:“张扬,你小子也顾忌点,有女士zài场”

  张扬道:“三位女士,你们可都要留点神,尤其是遇到会爬树的男人”

  周兴国道:“你不是挺会爬树的吗?”

  徐建基指着远处的树枝道:“那儿有只鹰,张扬,你赶紧爬上去”他的话又引来一阵笑声

  薛伟童叹了口气道:“我算看出来了,你们三个都不是好人,连猫头鹰都不放过”

  薛伟童不是听不懂这些故事,她只是有些不理解,张扬为什么要说这些成人笑话呢?她心里存不住事儿,回去的路上就问张扬:“三哥,人家徐莫可是大学讲师,你当着人家的面大讲黄色小笑话,不太好”

  张扬道:“怎么不好?你看不到她听得那么开心?”

  薛伟童想了想徐莫刚才的确笑得很开心

  张扬道:“大家都绷着,场面就会相当的虚伪,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个人出来牺牲自己,调节气氛,我这人格调从来就不高,我说点儿黄段子,有助于他们尽快的深入感情”

  薛伟童道:“够坏的你,尽不教人往好处想”

  张扬笑眯眯道:“都老大不小的了,成年人谁不想这些事儿”

  薛伟童听到这句话,面孔忽然有些发热,她慌忙把头扭向车窗外却听张大guān人得意唱道:“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可是你却并不zài意……”

  张扬驾车离开京城经过平津的时候接到了乔梦媛的电话,乔梦媛返回京城了,张大guān人顿时有种阴差阳错的感觉,自己前脚走,乔梦媛后脚就到了,这厮甚至都有种掉头返回京城的冲动

  乔梦媛道:“你走了?”

  张扬道:“刚到平津,你要是不想我走,我可以现zài就回去”

  乔梦媛笑了一声:“工作要紧,我下周会去江城,可能抽时间去滨海看看”

  张扬道:“别跟我说可能,你一定得过来,这么久没见了,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乔梦媛道:“说,电话里也能说”

  张扬道:“电话中总不如面对面才能说得声情并茂”

  乔梦媛忍不住笑了起来:“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多的条件,不说了啊,你专心开车”

  虽然没有见到乔梦媛,可是从她愉快的声音可以听出,她的心情应该有所好转,张扬对此也是颇为欣慰,他笑道:“你答应我一定过来,我就专心开车,不然,我现zài就掉头去京城找你”

  乔梦媛道:“你这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烦,好了,我答应你就是”

  张大guān人这才乐呵呵挂上了电话,女人说你烦的时候,并不代表着真的讨厌你,往往都是反义词,正如女人说你真坏,你讨■厌,同样的词语代表着不同的意义

  张大guān人回到滨海后mǎ上着手开发区的迁址工作,把土地还给老百姓并不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但是zài和开发区已经落户的两个企业谈判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些麻烦

  两家企业规模都不大,自从落户开发区之后,效益也始终不好,其中最为麻烦的是阿尔法海洋shēng物制品厂,说是中法合资企业,可事实上法方也是个华人,名叫李市明,法国名字叫里德尔,他zài这家企业前前后后一共投资了五百多万,不过企业的shēng产经营不景气,从建成到现zài始终处于亏损状态如果没有迁址这件事儿,里德尔也早就准备撤资了,可听说滨海要让他们把工厂迁走,这厮mǎ上就来了精神,不但不准备走了,而且狮子大开口,一张口就是八千万,要求滨海方面赔偿八千万他才肯走理由是迁址会对他的企业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县里派出多位人员跟他谈过,可这厮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什么好话都说尽了,就是说不通,到最后,县长许双奇拍板定案,提出赔偿他投资的五百万,可里德尔放话出来,低于八千万免谈

  里德尔的态度显然影响到了另外一家企业,那家企业也跟着叫唤起来了,要求县里赔偿五千万

  张扬回到滨海的第一场常委会就围绕这件事进行

  县长许双奇把这件事简单说了一遍,他叹了口气道:“总之这件事很麻烦,现zài开发区企业的对抗情绪很yán重,他们认为当初是我们好话说尽把他们招商过来的,可现zài已经投产了,我们又要把他们赶走,道理上说不过去”

  张扬道:“谁要赶他们了?我是要给他们另选一个地方,zài的开发区配套设施完成之前,不会让他们提前入住,基本上属于无缝对接,对他们的shēng产经营造不成太大的影响,这也是从全市的整体规划考虑,你们把这件事解释清楚”

  常务副县长董玉武道:“张书记,我什么好话都说尽了,可是人家就只有两个字——不搬除非我们用现金方式做出补偿”

  张扬道:“不是说给他们政策上的优惠了吗?”

  董玉武道:“这两家企业经营情况都不景气,说实话,如果没有搬迁这件事,用不了多久他们自己都要撤资走人,可现zài有了这件事,他们就抓住了机会,不但想把过去的损失都捞回去,还想趁机大赚一笔,拿阿尔法来说,他们一开口就要八千万,而且决不让步”

  张大guān人双眼一瞪,凶神恶煞般道:“八千万,银行里有,让他去抢”

  所有常委都不说话了,张扬看到现场陷入沉默之中,忍不住道:“你们大家倒是说话啊,都说群策群力,都得帮忙想想主意”

  许双奇道:“我是想不出什么主意,阿尔法shēng物制品厂是中法合资,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是要产shēng国际影响的,我总不能派人强行勒令他搬迁”

  董玉武道:“其实这个李市明就是中国人,不过他现zài弄了个法国籍,所以事情不好办了”

  张扬道:“法国籍怎么着?还当是八国联军那时候,我还就不信这邪了,他要是不搬,就给我从这片土地上滚蛋”

  所有人又静了下去,这种话也只有从这位县委书记嘴里能够说出来

  张扬话锋一转道:“我这次去京城学习,顺便跟进了一下咱们撤县改市的事情,近期国务院会派专员下来考察,为了应对上级考察,也是为了好的整顿滨海的城市面貌,我决定zài滨海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市容市貌全面整顿”

  许双奇道:“张书记,咱们不是刚刚整顿过,怎么又要整顿?”

  张扬道:“只要我zài滨海,看到不合理的地方就要整顿,一直整顿到合理为止”

  许双奇道:“可表面文章解决不了滨海真正的问题”他已经忍无可忍,当着这么多常委的面公然和张扬唱起了反调

  张扬道:“许县长,那你告诉我滨海真正的问题是什么?”

  许双奇被他的反问给将住了,嘴巴动了动没说话

  张扬道:“想改变一个城市的落后面貌,并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滨海搞成现zài这幅模样,是长期积累下来的问题,我不想追究谁的责任,我只想从现zài做起,从我们做起,让滨海zài我们的手上重焕发出属于她自身的光彩”

  张大guān人说完了◇,自认为慷慨激昂的一番话居然无人喝彩,张扬的目光不由得落zài董玉武身上,董玉武明白这是要掌声呢,要自己带头,这货赶紧鼓掌,董玉武这么一鼓掌,其他人也跟着鼓起掌来,县长许双奇虽然跟着鼓了两下,可这货出工不出力,两只手掌根本没有碰zài一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