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章【雀啄眼】(下)


  那男子怒发冲冠,摆出一副冲上来就要和张扬拼命de架势从他刚才de那声怒吼来看,他应该就是洪诗交de亲爹

  张大官人却没有丝毫慌张,想放开洪诗交,可洪诗交仍然搂着他de脖子,大有咬定青山不放松de架势

  洪长青拦住她哥哥洪长河,道:“究竟怎么回事儿?”

  张扬道:“你别问我,你问她”心中却暗自冷笑,洪长青啊洪长青,你竟然用这样de伎俩来对付我,当我三岁小孩子吗?看不出来?还是会中了你de圈套但是他也明白,现在de形势对自己不利,洪长青兄妹两人明显有备而来,否则不会上来就演出一场踹门de好戏

  洪长青道:“诗交,到底怎么回事儿?”

  别看洪诗交刚才挺利索,这会儿不说话了,只是哭,女人哭de时候往往是因为伤心冤枉,哭是把自己定义为弱者de最简单方式,很容易引起别人de怜悯此时无声胜有声,这样de表演让别人浮想联翩

  洪长河怒吼道:“还用问吗?这个王八蛋欺负了我de女儿,我今儿非得活劈了她”

  张扬伸出手指不留踪迹de在洪诗交身上一按,洪诗交只觉着身体一麻,**倒了下去,张大官人虽然恼她设圈套陷害自己,可他也没有做绝,而是抓住她de手臂悄然将她放在沙发上不得不承认,洪诗交de身材还真是不错

  洪长青脱下自己de外套给闺女盖上,海洋花园并不大,他de吼叫声自然吸引了不少人de注意,保安来了,周围de邻居也来了,其中不乏县长许双奇、县委副刘建设这样de实权人物

  洪诗交躺在沙发上,上身盖着一件夹克,可是一双雪白**de长腿还裸露在外,刘建设只是瞥了一眼,目光就变得有些直了

  洪长青这会儿充分发挥了她de表演天赋,眼圈儿也红了,声泪俱下道:“张……诗交把你当成朋友,她……她还没结婚呢”

  围观者根据这句话马上做出了判断,目光中充满了愤怒,鄙视,唾弃de神情

  张大官人从容不迫道:“我不想注释,我对她也没做任何事,事情de结果怎么样,等她明天qīng醒之后,你们问她,现在你们都能够走了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我能够告诉你们,你们想错了,洪大姐,这事儿,肯定会有一个结果,你满意了吗?”

  洪长青还没说话,她哥哥洪长河已经从人群中跳了起来,怒吼道:“别人怕你,我他妈不怕你,县委咋地,欺负我闺女我一样揍你”一拳照着张扬de鼻梁上问候了过去

  张大官人伸手悄然一格,然后巧妙地○扣住了洪长河de手腕,顺势一送,洪长河魁梧de身躯腾云跨风般飞了起来,不断飞出大门外,扑tōng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

  其中自有多事之人,有人拿湿毛巾去给洪诗交擦脸,有人围着洪长青七嘴八舌de问□,大有非要把这件事打破沙锅问到底de势头

  看到眼前情景,许双奇和刘建设之流心底乐开了花,心说你张扬也有今天,早就听说你**成性,怎么?这下玩出火了?想潜规则洪长青de侄女,结果被人家逮了个正着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就算你有一百张嘴也说不qīng楚这件事要是传到宋怀明de耳朵里,足够你喝一壶de了

  许双奇假惺惺道:“究竟怎么回事?这件事是不是有误会?”

  洪长青望向张扬,张大官人de表情依如古井不波,这厮在官场中混了这些年也不是白白修炼de,临危不乱是一个官员应有de最少素质张扬盯住洪长青de眼睛,说来奇怪,洪长青感觉他de一双眼睛变化莫测,深邃而不可捉摸,看到最后仿佛好像坠入星河漩涡一般洪长青在霎时忽然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忘记了身边还有什么人

  耳边听到一个不紧不慢de声音道:“洪大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长青道:“是你自找de”

  所有人听到洪长青de这句话都不由得一怔,却见洪长青de目光盯住张扬道:“你以为自己能够一手遮天,以为自己能够为所欲为,我当上县委办公室主任,付出了多少辛苦多少努力,现在你一句话就把我给撤了,还不是为了给傅■长征让路?你毁了我这么多年de辛苦和努力,你知道我为此付出了多少吗?”

  许双奇和刘建设面面相觑,两人都想不透洪长青究竟是哪根筋不对?连这种话也当众说了出来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在针对你,所以你恨我?”

  洪长青道:“不错,我恨你我就是要你身败名裂,我就是要你无地自容”

  张扬道:“今晚本来说好你陪同洪诗交一起过来吃饭,你推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只是故意不来?”

  洪长青道:“是”

  张扬道:“洪诗交喝酒装醉也是你de计划之一?”

  洪长青点了点头道:“不错”

  现场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有人已经猜到了这场荒唐闹剧de始末,这会儿洪诗交似乎qīng醒了过来,她de目光充满了惊愕和羞愧,她想开口阻止,可惜却说不出话来

  张扬道:“我送她回家de时候,看到你家里亮着一盏灯,你当时是不是就在家里,只是故意不开门?”

  洪长青竟然又点了点头道:“是”

  周围传来窃窃私语,洪长青这个女人为了报复张扬,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张扬道:“我把洪诗交带到家里,她吐得四周都是,想来都是表演了,然后,她借故去盥洗室qīng洗,如果我没猜错,她去盥洗室de时候,还悄然给你们打了电话,让你们过来破门而入,而她,就在这个时候脱去衣服,装出惊慌失措de样子从里面跑出来,将我抱住,这样de场面被你们抓住,我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qīng楚”

  洪长青道:“都让你猜中了,我就是要毁掉你de名声,我要告你非礼我侄女,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许双奇不得不感叹洪长青de计划之精妙,也由此感叹最毒fù人心,这样de伎俩自己是无论如何都干不出来de

  张扬道:“洪长青,你做这件事de过程中有没有想过自己侄女de名节?有没有想过她以后该如何去面对周围人?”

  洪长青道:“值得”

  张扬叹了一口气,来到洪诗交身边在她身上轻点了一记,洪诗交发出一声悲míng,裹着衣服,推开众人逃也似de离开了张扬de别墅

  洪长青此时仿若如梦初醒一般舒了口气,她瞪大了眼睛,从周围人鄙夷de目光中她意识到了什么,双手下意识地捂着脑袋,自己怎么会什么都说出来?洪长青焉能想到,张大官人对她用了,在洪长青迷失神智de情况下,让她把事情de真相说得qīngqīng楚楚明明白白

  张大官人并没有接着往下问,只需证明自己deqīng白就已经足够了,洪长青这家人可谓是极品,竟然不惜牺牲洪诗交de名声来陷害自己,好在自己还有办法让她说出实话

  许双奇一张面孔阴沉de可怕,他冷冷哼了一声,怒视洪长青道:“洪长青同志,你太过分了,竟然利用这么龌龊de方法去设想张,一定要追究你de责任”

  县委副刘建设附和道:“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一定要汇报给上级”

  洪长青完全懵了,她不知道自己刚才吃错了什么药,把一个自认为天衣无缝de计划弄得功败垂成,她无法在周围人de议论中抬起头来,低着头,转身逃走

  知道了事情de真相,一帮看客也觉着尴尬起来,原本都是抱着过来看张扬笑话de心思,可没想到却亲眼见证了他de无辜很多人灰溜溜de溜走,但是许双奇和刘建设这种人是不可能默不作声de离去de

  许双奇来到张扬面前道:“张,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完全调查,并对洪长青de行为做出严肃处理”

  张大官人却笑道:“算了,这件事大家明白就好,我不准备追究,你们也不要张扬出去,洪诗交终究是个没结婚de女孩子,可能是被有心人利用了洪长青同志de表现不断都是不错de,可能在她工作de问题上,我考虑不周,所以才会导致她产生了这样de怨恨情绪”

  刘建设愤愤不平道:“可是她de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过份了,如果不严肃处理,以后还不知有多少人敢这么干”他向许双奇道:“许县◇长,你说是不是?”许双奇跟着点了点头,倒不是他们想帮着张扬,而是他们想洗刷自己前来看热闹幸灾乐祸de嫌疑

  张大官人冷笑道:“建设同志以为我好欺负吗?”

  刘建设被他问de一愣,慌忙摇◇头道:“我没这个意思,我真没这个意思”

  张扬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谁敢保证自己这辈子不会犯错误?这件事大家只当没有发生过,算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