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六章【多一事】(上)


  张大官人心中明白,这jiàn事虽然水落石出,但是难保有人不会借着这jiàn事推波助澜,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种事儿他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为了稳妥起见,张扬先给楚嫣然打了一个电话,这倒不是此地无银○
  zhāngdàguānrénxīnzhōngmíngbái,zhèjiànshìsuīránshuǐluòshíchū,dànshìnánbǎoyǒurénbúhuìjièzhezhèjiànshìtuībōzhùlán,zhòngkǒushuòjīnjīhuǐxiāogǔ,zhèzhǒngshìértāyěbúshìdìyīcìjīnglì,wéilewěntuǒqǐjiàn,zhāngyángxiāngěichǔyānrándǎleyīgèdiànhuà,zhèdǎobúshìcǐdìwúyín三百两,张大官人是要她有个心理准备,千万别听这些风言风语

  楚嫣然在这方面倒是大度,不但对张扬表现出绝对de信任,还让他不用担心,父亲那里由她去注释

  张大官人知道这jiàn事肯定盖不住,一切果然不出他de所料,事情第二天就传得沸沸扬扬,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jiàn事,版本不同,有阴谋版,有香艳版,有暴力版,唯一de共同点就是,不变de男主角,一时间张大官人又出现在北港de风口浪尖○

  北港市委项诚也听说了这jiàn事,他知道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找人去证明,他没有间接wèn当事人,而是找到了县长许双奇,在这jiàn事上许双奇并不敢撒谎,把昨天发生de情况老老实实de复述了一◇遍,项诚搞清楚了这jiàn事de前前后后,也觉着挺好笑de,洪长青想方设法de陷害张扬,结果到最后自己把事情给供了出来,这事儿怎么想怎么奇怪,kě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懒得去深究

  北港市委陈岗也为了这jiàn事专程来见项诚,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项,滨海出大事了”

  项诚对陈岗de脾气摸得很清楚,他笑了笑道:“什么大事?”

  陈岗道:“还不是那个张扬,听说跟县委办公室主任洪长青de侄女不清不楚de,搞得滨海满城风雨”

  项诚道:“滨海de风雨这么快就刮到咱们北港来了”

  陈岗道:“当初在京城de时候我就看出他们两人之间有些不对,当时应该提示他们两句来着,年轻人在感情上把握不好,就是容易出wèn题”

  项诚道:“一个未婚,一个未嫁,无论他们之间什么关系,都轮不到我们去过wèn”

  陈岗诧异于项诚在这jiàn事上表现出de淡漠,他认为这应该是对付张扬de一个大好机会,kě是项诚竟然不懂得去把握,难道项诚和张扬之间de关系不仅仅是表面好转,而是本质上de改变?陈岗道:“这jiàn事影响很坏啊,张扬终究是县委,而且他是宋de未来女婿,这jiàn事要是传到宋de耳朵里,宋岂不是要雷霆震怒?”

  项诚道:“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不方便插手,现在宋都没有什么表示,咱们过wèn太多,岂不是有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之嫌?”

  陈岗尴尬道:“这……”

  项诚道:“如果确有其事,宋早晚都会追究,如果这jiàn事只是捕风捉影,我们表现de太过关注,你觉着宋怎么想?”

  陈岗道:“还是项考虑de周到”

  项诚道:“总而言之,这种事我们不方便插手,谁de事情,谁自己去处理好”

  陈岗跟着点了点头

  项诚又道:“滨海开发区de事情已经处理了,kě农业部还是对我们不依不饶,乔部长点名让我去农业部说明情况,近期我还得往京城走一趟”

  陈岗道:“最近de事情kě真不少啊”

  项诚道:“所以这种小事,我哪有时间去管,人家de感情事和我们无关,不过张扬de工作能力还是不错de,搅扰开发区de◎搬迁wèn题已经处理了”

  陈岗嗤之以鼻道:“运气好罢了”

  洪长青这两天不断都没在滨海行政中心出现过,她请了病假,虽然她知道这次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kě能躲一时是一时,她不敢去面○对张扬,洪长青到现在都想不通,自己究竟是中了哪门子邪,好端端de,怎么自己就把自己给卖了?如果她不说出真相,张扬肯定要百口莫辩洪长青认为,自己不kě能再回滨海了,即便是张扬不追究这jiàn事,滨海也没有她立足之地,是时候考虑自己换个单位de事情了

  张扬de心情并没有因为这jiàn事而遭到影响,因为这jiàn事,他对女人又多了一个心眼,这个世上好女人不少,kě阴险歹毒de女人也不少,张扬只是有些疑惑,像洪诗交这样de女孩子,没理由陷害自己?自己又没坑过她,非但如此,在京城还帮住她解围,洪诗交为什么要恩将仇报?

  张扬对这jiàn事de看法是,洪诗交必有所图,肯定是某种不为人知de诱惑打动了她,所以洪诗交才会甘心拿自己de声誉做赌注

  张扬决定不再想这个wèn题了,无论怎样,事情都已经过去,自己也不是无懈kě击,如果他de警惕性再高一点,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洪长青姑侄俩压根就不会找到任何de机会

  眼前最重要de事情就是落实滨海保税区de事情,他要前往东江一趟,亲身将保税区申请书递到宋怀明de手中,当然,张扬急于去东江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将近期发生de事情向宋怀明注释一下,借机也躲避一下谣言de风头

  张大官人这次没有开车,而是选择坐软卧前往,依着过去de规矩,县委出差都是要有几个陪同人员de,软卧de包厢会被他们包下来,以免有他人打搅领导de工作和休息,但是张大官人对此已经做了严格规定,领导出差没必要搞这么大de排场,他选择一个人前往东江,而且这jiàn事并没有做出声张,只是让周山虎把他送到火车站,他背着旅行袋,拿着火车票,走入了候车室

  张扬最近很享受这种融入人流de感觉,在火车站这种地方,没有人会注意到他,每个人都是过客,人容易对习惯厌倦,当他习惯于成为众人瞩目de中心之后,也产生了一种厌倦,反而觉着行走在川流不息de■人群中,充当一个普通de过客也是一种舒服de感觉

  kě张大官人注定无法扮演好一个普通de过客,他走向检票口de时候就听到有人叫他:“张”

  张扬一回头,看到了美女记者武意,她身上背着●□一个行李袋,手里还拉着一个大大de拉杆箱,右手还拿着塑料袋,额头上已经冒汗了

  张扬笑道:“这是去哪儿cǎi访啊?”

  武意道:“不是cǎi访,是去省台帮忙,一个月快,帮我拿行李,就快◇累死我了”

  张扬帮她把行李袋接了过来:“至于带这么多东西吗?”

  武意道:“你去哪儿?”

  张扬道:“东江”

  武意笑道:“巧了,咱俩同路,这下有人给我帮忙拿行李了”●

  张大官人有些无奈de笑了笑,和武意一前一后走出了检票口,武意看了看张扬de车票,她也是软卧,和张扬一节车厢,不过不在一个包厢,两人上了火车,武意跟着张扬来到他de车厢,跟张扬对面de那位换★

  zhāngdàguānrényǒuxiēwúnàidexiàolexiào,héwǔyìyīqiányīhòuzǒuchūlejiǎnpiàokǒu,wǔyìkànlekànzhāngyángdechēpiào,tāyěshìruǎnwò,hézhāngyángyījiēchēxiāng,búguòbúzàiyīgèbāoxiāng,liǎngrénshànglehuǒchē,wǔyìgēnzhezhāngyángláidàotādechēxiāng,gēnzhāngyángduìmiàndenàwèihuàn了车票

  大概是因为洪诗交de事情多少留下了一些心理阴影,张大官人今天话不多,把东西放好之后,自己脱鞋躺到了床上

  武意就在他de床边坐下了:“嗳,你怎么对我爱理不理de?”

  张大官人道:“我师父说了,这山下de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武意格格笑了起来,她从塑料袋中取出了两瓶饮料,拧开了一瓶递给张扬,张大官人喝了一口道:“天热,你别贴我这么近”

  武意瞪了他一眼道:“你当我巴结你啊”

  张扬道:“男女授受不亲,咱俩还是保持点距离de好”

  武意啐道:“你脑子坏掉了”她挪了挪屁股,并没有离开张扬deáng,而是靠近车窗,上半身把张扬de光线都给挡住了,身上de幽香一缕缕钻入了张扬de鼻子里

  张大官人心说老天爷啊,今年我是不是犯了桃花煞,越是想逃,越是遇到漂亮姑娘这厮拿出一本书,装着翻看

  武意道:“最近听说了你de不少闻啊”

  张扬道:“我这种人从来都不缺闻,你们当记者de不就是喜欢我这种闻人物吗?”

  武意笑着回过头来:“臭美你,对了,我听说一jiàn事,不知真de还是假de,都说你利用职权之便,调戏人家小姑娘”

  张大官人道:“你觉着kě能吗?”

  武意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种事谁知道呢”

  张扬道:“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你长得也算是有三分姿色,我调戏过你没?”

  武意抗议道:“什么叫三分姿色,我怎么也算得上一美女?”

  张扬道:“kě能我审美观苛刻了点,按照大众眼光,你勉勉强强也能算得上一美女”

  武意知道这厮故意气他,挥拳在他肩膀上捶了一记,起身回到自己de铺位上躺着,气鼓鼓望着张扬道:“不理你了,伤本姑娘自尊了”

  张扬道:“武大记者de心理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脆弱?今儿咋那么巧啊?你该不是特地过来跟踪cǎi访de?”

  武意道:“就你也配,在滨海一亩三分地还算个任务,离开滨海你算个屁”她也是个直性子,一向快人快语

  张大官人听她忍不住爆粗,自己却乐得哈哈大笑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