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擦肩而过】(中)


  第九百七十九章【擦肩而过】中

  那女郎赫rán就让他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顾佳彤,可是张大官人的深情呼唤并没有引起她的任何反应

  女郎依旧缓步前行,似乎顾佳彤这个名字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张扬在南韩就已经错过了和她相见的机会,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任由她从自己的眼前走开,他快步跟了过去,大声道:“佳彤”

  跟在那女郎身后的一名黑衣男子霍rán转过身来,他伸出手臂,拦住张扬的去路,一双眼睛虎视眈眈地盯住张扬

  张扬怒道:“你给我让开”

  他的这一嗓子终于引起了那名女郎的注意,她停下脚步,用日语说了句什么,黑衣男子仍rán警惕的看着张扬,原本他已经摆好了攻击的架势,现在又缓缓放下了手臂,也幸亏他放弃了攻击,不rán倒霉的那个肯定不是张扬

  张大官人望着那女郎,激动道:“佳彤,是我张扬你不认识我了?”他甚至有些语无伦次

  那女郎充满迷惘地望着张扬,打量了他好久,方才摇了摇头道:“这位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她的国语发音和顾佳彤的字正腔圆不同,带着台湾腔,可她的声音还是和顾佳彤一模一样,张大官人认定了她就是顾佳彤,急切道:“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把过去的事情全都忘了,没事,让我帮你看看,我一定可以治好你,我一定可以帮助你想起过去的事情”他还想上前,四名黑衣男子冲上来拦住了他前行的道路

  那女郎淡rán笑道:“你真的认错人了,我叫元和幸子我是日本人”

  此时祁山等人听到外面的动静也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他们中多数人都是认识顾佳彤,看到那日本女郎显rán都吃了一惊,梁成龙惊声道:“顾佳彤”

  那日本女郎从这些人错愕的目光,知道张扬并非是故意骚扰她,她向身边人耳语了一句,身边一位黑衣人道:“各位,如果继续骚扰我们夫人宁静的话,我们会选择报警”

  张大官人此时也看出了一些不同,这女郎的嘴唇要比顾佳彤稍稍丰厚一些,顾佳彤有颗黑痣生长在右眉,她却没有比起顾佳彤的温婉大气,这女郎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淡漠,让人感觉到高高在上,难以亲近

  袁波毕竟年龄大一些,知道这种事情应该如何处理,他向对方道歉道:★“对不起,这位夫人,您和我们的一位故友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我朋友才会将您误认为是她,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元和幸子淡淡一笑:“这世上真的有那么巧的事情?算了,谁都有认错人的时候”

  ○○元和幸子一行人走后,张大官人木呆呆站在那里,喃喃道:“不可能……”

  梁成龙用肩膀扛了他一下:“别不可能了,人家是日本人”

  袁波道:“真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丁兆勇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她的右眉上没有美人痣”

  梁成龙道:“还是由很多不像的地方,说话腔调也不对,顾佳彤什么时候会说鸟语了?”

  几个人都看出这件事带给张扬的影响不小,那个元和幸子一定勾起了张扬对顾佳彤的痛苦回忆

  祁山对张扬和顾佳彤过去的感情也有所耳闻,元和幸子就住在慧源,他很容易就查到了一些资料,元和幸子是日本北海道人,过去叫羽田幸子,五年前嫁给日本级富豪元和真洋,改名为元和幸子,两年前元和真洋死去,因为他们没有后代,所以元和幸子就成为元和真洋财产的唯一继承人

  祁山道:“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这个元和幸子是第一次前来中国内地,过去她从未来过这里,无论是羽田家族还是元和家族在日本都是相当有名气,所以她的身份不可能是冒充的”

  张扬默rán无语,他自问听力群,在刚才遇到元和幸子的时候,元和幸子的心跳呼吸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对他淡漠的很,如果是顾佳彤绝不会这样

  梁成龙知道张扬心里不好受,叹了口气道:“张扬,死者已矣,还是接受现实”

  原本一场开开心心的聚会,因为元和幸子的出现而笼上了一层阴影张扬实在难以相信,这世界上竟rán有两个如此相似的人,他无法解释这件事,离开慧源宾馆之后,他联络了顾明健,将自己偶遇元和幸子的事情告诉了他

  顾明健道:“是不是很像,真的,如果她不说话,我真的以为就是我姐”

  张扬道:“我想找她好好谈谈”

  顾明健道:“她不是我姐,我姐已经死了”

  这世上恐pà没有别人像张扬这样坚持认为顾佳彤未死,他先通过宾馆方面向元和幸子表达了想见面谈一谈的意愿,可是元和幸子方面无意和一个陌生的男子见面,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

  张大官人并不死心,当晚这厮重返回了慧源宾馆,元和幸子住在宾馆的总统套房内,位于宾馆九楼,张大官人事先让祁山在八楼给他开了一个房间,当晚十一点多钟的时候,这厮借着夜色的掩护,从露台爬了出去,以壁虎游墙术爬到元和幸子所在的房间,从窗口望去,可以看到客厅内有两名保冇镖站在那里,元和幸子并没有在客厅内张扬继续在墙上游移,过了一会儿,忽rán听到元和幸子的声音,他停下动作,双手攀住露台的扶栏,向里面望去

  元和幸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向两位保冇镖说了句什么,那两人深深一躬,rán后退了出去

  元和幸子等他们走后,转身走向露台,张大官人不敢发出任何的声息,却见元和幸子未着鞋袜,一双赤[裸]雪白的嫩足,就近在咫尺,她双臂趴伏在露台的围栏之上,遥望黑天鹅绒般的夜空,幽rán叹了一口气,这叹息声对张扬来说是如此的熟悉,他恨不能冲上去将她拥入怀中,深情呼唤佳彤的名字,他绝不相信这世上还会有两个如此相似的人存在

  元和幸子用日语吟诵了一shǒu小诗,张大官人的头脑渐渐冷静下来,她不会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如果她真的是顾佳彤,她不会在无人的时候还用日语朗诵

  元和幸子看了一会儿星空,伸手解开自己的发髻,黑色的xiù发流瀑一样倾泻而下,她走向宽阔的客厅,从剑架上抽冇出一柄日本武士刀,她缓缓解开和服,黑色和服从她的曼妙的身躯上滑落张大官人可不是什么非礼勿视的主儿,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却见元和幸子的身上仅仅剩下抹胸、热裤,赤luo的美背之上纹着一只振翅欲飞的火凤凰,她挥动武士刀,刀声霍霍,一时间凛冽的刀光流淌在客厅内,刀风阵阵,冰冷的刀刃和她美艳的娇冇躯形成鲜明的对比,伴随着元和幸子的一声娇叱,武士刀刺入茶几之上,将茶几的桌面穿透,刀身犹自颤抖不止

  元和幸子一双明潭般的凤目流露出冷酷的光máng,张大官人看到她此时的样子,真是有些心灰意冷了,他的佳彤绝不是这个样子,也不会如此精妙的刀法

  元和幸子走入冇浴冇室,张大官人蝙蝠般悬挂在露台之上,他望着夜空中的那一轮清月,心中忽rán感到说不出的难受,难道佳彤真的离开了他,再也不会回来?

  张扬找到了荣鹏飞,想通过他的帮助进一步了解元和幸子的资料,以荣鹏飞的身份,查这件事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他的调查很快就有了结果,元和幸子的确是日本元和家族的当家人,元和真洋掌握着全日本最大的远洋运输公司,死前已经八十三岁,也就是说,在他八十岁的时候,元和幸子才嫁给了他,元和幸子今年二十七岁,她在二十二岁的时候嫁给了这个八十岁的老翁

  荣鹏飞指着电脑屏幕,

  他找到的资料库中有元和幸子和元和真洋的结婚照片,荣鹏飞看到照片后也不禁惊叹起来:“真像,她和顾佳彤几乎长得一摸一样,这张照片是五年前的”

  张扬看到这张照片,已经有些灰心丧气了,五年前顾佳彤仍rán好端端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可能变成元和幸子和一个老头子结婚

  荣鹏飞继续看了几张照片:“这个元和家族很不简单,元和真洋年轻的时候曾经是日本最大黑社会社团清水社的大佬,最辉煌的时候,在全日本曾经有五万多名成员,他的势力渗透了政界商界,六十年代初日本进行全国范围内的扫黑行动,元和真洋被控多项罪名而入狱,在监狱中整整呆了七年才出狱,出狱后宣布退出社团,转为正当经营,他曾经有过三任妻子,不过都死冇于冇非冇命,和他的这三任妻子也有过五个孩子,没有一个能够活到现在,否则他的庞大遗产也不会落到元和幸子的手里”

  张扬所感兴趣的只是元和幸子的身份,现在知道她根本不可能是顾佳彤,自rán对元和幸子的资料不再感兴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