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求提拔】(下)


  第九百八十一章

  下

  刘宝全道:“我女儿希婷今年暑假jiù毕业了,她学的shì电子商务,本来我打算让她在东江工作,可shì她一心想去滨海和虎子一起

  ”

  ○张扬笑道:“这还不shì一句话的事儿,刘主任,等她毕业,你让她过来找我,工作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刘宝全一高兴又跟张扬连喝了两杯,常凌峰整晚都很沉默,他本来jiù不喜欢出席这样的场合,张扬主动○找到他喝了一杯酒,诚心求教道:“凌峰,搞免税区我还shì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这方面你得帮我出出主意”

  常凌峰笑道:“你可别谦虚,这个世界上jiùméi有能难住你的事情”

  秦清道:“请教归请教,可不许从我这里挖人啊”

  张扬呵呵笑道:“凌峰这种大才真要shì到了滨海那种小地方实在太冤wǎng了,我怎么舍得耽搁他的前程”

  常凌峰道:“张书记求贤若渴,我倒shì能帮你推荐两个人才”常凌峰已经做好了出国的准备,京城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已经不打算在国内常呆,准备在城建设进入轨道之后离开,章睿融的留学申请已经通过,再过半年他们jiù离开

  张扬道:“现在滨海最缺的jiùshì人才,多多益善”

  常凌峰道:“两个都shì我的大学同学,他们一个在珠江一个在沪海,两人都shì大学老师,也都shì抱负得不到施展,现在滨海成立保税区正shì用人之际,你能够把他们请过去”

  张扬道:“你推荐的人一准儿méi错,要不要我特地去请一趟?”

  常凌峰笑道:“那倒不用,我给他们联系一下,看看他们有méi有兴趣,如果他们感兴趣的话,我能够抽时间联络他们,陪他们去滨海一趟”

  张扬道:“凌峰,你把这件事给我办成了,我一定重重谢你”张大官人现在的心情的确shì求贤若渴,他身边虽然有了王志刚这样的高手,可shì随着城市建设的开始和保税区的确立,真正可用的人还shì太少,滨海过去的那帮县领导,多数都méi什么能力,搞搞权力斗争还马马虎虎,真说要干正事儿,只怕méi几个能派上用场

  晚宴的气氛很好,张扬发觉只需跳出官场的范畴来看这群人,还都算不错,可官场jiùshì这么奇怪,一旦你深入其中,一旦和别人有了政治利益上的关系,那么人jiù会迷失本性,当晚张扬和秦清独处的时候,他将这通感慨告诉了秦清

  秦清笑道:“权力让人迷失,任何人都跳脱不出这个规律,权力会让人得到一种无法言语的满足感,很多人享受权力,而忽略了和权力同在的责任,正shì为了追求这份满足感,官场中人才会为此争得不可开交,朋友反目,兄弟阋墙,这样的事儿并不少见”

  张扬道:“我享受权力,但shì我也清楚自己的责任,清姐,你说我这种人算不算的上一个好官?”

  秦清点了点头道:“在我心中你shì个好官,你还shì个与众不同的官员,我有时候都不明白,为□●
  张扬道:“我享受权力,但shì我也清楚自己的责任,清姐,你说我这种人算不算的上一个好官?”

  秦清点了点头道:“在我心中你shì个好官,
  zhāngyángdào:“wǒxiǎngshòuquánlì,dànshìwǒyěqīngchǔzìjǐdezérèn,qīngjiě,nǐshuōwǒzhèzhǒngrénsuànbúsuàndeshàngyīgèhǎoguān?”

  qínqīngdiǎnlediǎntóudào:“zàiwǒxīnzhōngnǐshìgèhǎoguān,nǐháishìgèyǔzhòngbútóngdeguānyuán,wǒyǒushíhòudōubúmíngbái,wéi什么你会对官场如此热衷?”

  张扬道:“现在已经不像过去那样投入太多的热情了,过去我一心只想着升官,可能你说得对,权力越大,责任越大,我现在多的在想怎样才能做好事,而不shì去升官”

  秦清道:“你在处理和上级领导的关系上有所欠缺,保税区的事情虽然shì好事,可shì你已经不shì第一次绕过北港方面,这会让你的上级领导难堪,感到他们的权威遭到挑战和蔑视,对你未来的工作开展不利”

  张扬笑道:“如果我不绕开他们,让北港的那帮领导掺和进来,那么这次保税区jiù算申请成功,十有**也不会落户滨海,北港现在政策向港倾斜,自从港兴建之后,我们这边的福隆港jiù处于被市领导放弃的状◇态,我去滨海的时间虽然不长,可shì也看出这帮领导整体管理水平偏低,在北港的治理上出了不少的昏招,而且这帮人格局太低,自从我申请滨海撤县改市之后,在他们心里jiù把滨海从北港分离了出去,政策上对其他县□都比滨海好得多”

  秦清道:“你个人能力太强,而且权力欲也很盛,当你的上级领导感觉到他们的权力和地位遭到要挟的时候,冷落你以至反感你也属于正常”

  张扬道:“我真shì搞不懂这帮人,有◎那些精力去搞内部斗争,为什么不切实地去关怀一下民生?为什么不把精力放在管理上,北港目前在平海经济收入水平倒数第一,难道还不值得他们去反思自己的工作吗?”

  秦清搂住张扬的肩膀,俏脸贴在他的面庞○上:“其实以你的性格并不适合官场,如果不shì你自己够强,恐怕早jiù被打落尘埃了”

  张扬笑道:“乔书记曾经说过,我jiùshì一根官场搅屎棍,走到哪儿搅到哪儿”

  秦清笑道:“他的这个比喻倒shì相当贴切,不过你这次要做要心理准备,保税区shì一块féi肉,所有人都盯着,滨海成立保税区,必将成为众所瞩目的中心,我看滨海最近会有一个膨胀性的发展,你一定要把握好自己,一定要摆正心态,掌控政局shì一门很大的学问,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你处理不当,很可能会形成错误”

  张扬搂住秦清的纤腰,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膝之上,大手探入她的睡袍,把玩着她的前胸

  秦清胸前的两点在他的**下很快jiù产生了变化,秦清撅起**道:“好好说话”

  张扬了她一记道:“其实我发觉还shì给你当副手好,如果你当北港市委书记,我当滨海的县委书记那该有多好”他只shì说说,有了东江城的事▲情之后,这样的组合当然méi有任何的可能

  秦清道:“你现在翅膀硬了,我可掌控不了你”

  张扬笑道:“在你面前翅膀硬不起来,要硬也shì那啥……”

  秦清的丰tún在他身体上挪◎动了一下,有意识的摩擦了一下他变硬的地方,笑道:“你啊,真shì精力旺盛”

  张扬道:“méi点精气神怎么能好的为秦书记服务”

  秦清道:“说着说着jiù下道了”

  张大官人抓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已顶成一个帐篷的部位:“求秦书记提拔”

  秦清抛给他一个颠倒众生的媚眼儿,伸出手指导中张扬的肩头让他平躺下去,柔声道:“那我jiù好好提拔提拔你”

  秦书记尽心尽力的提拔让张大官人精神抖擞,温柔乡虽好,却仍然要提高警惕,张大官人清晨溜出了秦书记的家门,这厮现在对藏匿行迹已经轻车熟路,上午去党校那边拿了一些进修资料,张大官人已经shì研究生在读了,在官场上魂,méi有学历那shì寸步难行

  回到省政府招待所,去前台拿了他们帮忙订好的返程车票,在东江还有一天时间,他准备去母亲那边看看的时候,却收到了刘艳红的电话,刘艳红的语气充满了责备:“张扬,怎么来东江都不到我这里来见个面?”

  张大官人笑道:“刘厅长,您那儿shì监察厅,您shì纪委书记,我méi犯错误,méi事往您哪儿跑不shì找晦气吗?”

  刘艳红道:“你还shì来一趟,我有重要事情找你”

  在张扬心中不断都把刘艳红当成老大姐看待,刘艳红对他一直都很照顾,对于刘艳红的召见,大官人shì不能坐视不理的,他乖乖去了刘艳红的办公室

  刘艳红已经准备好了茶

  张扬一进门jiù道:“哟嗬,刘姐,您可又年轻了,不得了,这样下去真不得了,您越活越年轻,下次我见您jiù得叫妹妹了”

  刘艳红被他逗得眉开眼笑,啐道:“魂小子,méi大méi小,给我坐下,下次不许叫我刘姐,叫我阿姨”

  张大官人道:“我还méi糊涂啊,我总不能冲着一未婚女青年叫阿姨?”

  刘艳红道:“给我放老实点,坐下”

  张扬去沙发上坐了,看到茶几上有茶有瓜子,抓了一把瓜子嗑了起来:“糖衣炮弹,刘厅长,您今儿又在打什么主意”

  刘艳红把一沓举报材料扔在茶几上,张大官人扫了一眼道:“又来了,你说你们整天jiù忙这些,不遭人妒shì庸才啊,我要shì真犯了错误,您要shì落实了证据,只管把我给铐走,双规我,问题shì我啥都méi干,下次遇到这些捕风捉影的东西,您赶紧帮我烧了,实在不行卖废纸也成啊”

  刘艳红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要shì什么事都能做得利利索索的,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告你的黑状”

  张扬道:“这次告状的有什么创意méi有?”

  刘艳红道:“你在北港领导中的口碑也不怎么样”

  张扬道:“这事儿归组织部管?”

  刘艳红道:“你啊,我把你叫来不shì给你上课的,我jiùshì提示你,别得罪这么多人,当官也讲究一个天时地利人和,要和同事搞好关系”

  张扬道:“shì不shì有滨海的干部告我黑状?”

  刘艳红道:“你和洪诗娇的事情怎么这么快jiù捅到我这里来了?”

  张扬咬牙切齿道:“王八蛋,回头我jiù去找他们几个算账”

  刘艳红道:“又来了,你这个臭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

  “我要shì真改了,那还shì我吗?”

  第一送上,今天还有三,大家可否送出一张月票,让周日不休的章鱼增添一些动力?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