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哥要逃】(下)


  张大官人去和顾允知打了个招呼,这厮甚至连饭都没敢留下来吃,借口家里有事,必须要马上赶回去

  除了顾养养之外,其他人都猜想不到张扬离开的真正原因,离开温泉山庄,张扬并没有返回春阳xiàn城的家中,母亲身在东江,这个家对他而言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他忽然想起了陈崇山和老道士李信义,说起来自己也有很久没去山上看看了,决定去青云峻看看两位前辈

  现在的清台山游客比☆起过去多了很多,在本龙瀑附近还修建了度假村,张扬前往青云峻的路上遇到不少下山的游人,直到青云峻下,看到前方竖起道路施工游客止步的牌子,张扬越过拦住小路的绳索继续向前,没走几步被人叫住:“喂干啥的?” ☆
  张扬抬起头看到一名老者抽zhe旱烟朝他走了过来,竟然是上清河村的老支书刘传魁

  刘传魁也没有想到会是张扬,惊喜万分道:“张扬”

  张扬笑道:“老支书,您老怎么在这儿啊“他记得通过自己的介绍,刘传魁去了温泉度假村当了保安顾问,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刘传魁笑道:“温泉村那边俺不干了,又不干啥活,整天白拿人家的工钱,俺这心里不安稳,回村诅织了个施工队,带zhe几个小伙子承包了景区道路维护工程,这不,前两天下大雨,把通往青云峰的多处山路给冲坏了这不我带zhe他们过来维修,顺便看护这条路以免有游客上山遇到危险你这是—小—”

  张扬将他想要前往青云些探望陈崇山的目的说了,刘传魁道:“道路不好走,过去那条路断了,得绕行,要不还是我带你过去”

  张扬本不想麻烦他,可是看到刘传魁如此热情也不好意思拒绝,当下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刘支书了”

  刘传魁向手下工人交代了一声,管zhe张扬往青云峪而来,走了没多远果然在狼跳涧看到桥梁中断了,也幸亏张扬遇到了刘传魁不然他真不知怎样绕行到青云峰去,刘传魁带zhe他多绕了三里山路,老支书一边走途中一边采摘了不□少的蘑菇,这边都称之为山蛾子,采摘蘑菇的同时,老支书也不忘记顺手拾起地上的纸屑和塑料瓶,他感叹道:“自从清台山开发之后,村民的收入是比过去提高了,可是这山水总感觉不如过去那般明秀,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回到过去的那和时候”

  张扬从老支书的感叹中悟到了什么,他随手帮忙捡起一个饮料瓶刘传魁随身带zhe两个口袋,一个用来采摘蘑菇,一个用来收拾垃圾,张扬道:“旅游市场发展起来了,游客的素质良莠不齐,在初始阶段有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也是难免的”

  走进青云峻,这边还没有完全对外开放,加上最近道路冲毁的缘故,游人很少来到这里,垃圾自然少了很多

  刘传魁直起身子指zhe远处的影视基地道:“影视基地那边也停了快一年了”

  张扬道:“怎么会?不是一直都很红火ma?”

  刘传魁道:“前两年的确红火了一阵子,可听说后来港台那边不流行武侠剧了,这些仿古布景自然派不上用场,作孽啊●,这么多钱投在里面,现在成了一座空城空荡荡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张大官人有些尴尬,毕竟这座影视基地还是当年他牵头建毁起来的张扬去青云竹海拜祭安志远老先生的时候顺便去影视基地的大门前看了看,◎●,这么多钱投在里面,现在成了一座空城空荡荡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张大官人有些尴尬,毕竟这座影视基地还是当年他牵头建毁起来的张扬去青云竹海拜祭,zhèmeduōqiántóuzàilǐmiàn,xiànzàichéngleyīzuòkōngchéngkōngdàngdàngde,liángèguǐyǐngzǐdōuméiyǒu”

  zhāngdàguānrényǒuxiēgāngà,bìjìngzhèzuòyǐngshìjīdìháishìdāngniántāqiāntóujiànhuǐqǐláidezhāngyángqùqīngyúnzhúhǎibàijìānzhìyuǎnlǎoxiānshēngdeshíhòushùnbiànqùyǐngshìjīdìdedàménqiánkànlekàn,房门紧闭,里面果然一个人影子都没有

  刘传魁道:“xiàn里说明年会把这里开发成旅游度假村,呵呵,俺是不看好过去没搞旅游那会儿,谁也不知道什么叫旅游度假村现在搞起了旅游,几乎每个村子都在建设旅游度假村,别的不说,从上清河村到青云峻这一路,大大小小的度假村农家乐得有四十多个开始的时候,我觉zhe是好事儿,可现在看,钱是赚到了,可是把祖宗留给我们的这份家业给糟践了,每次看到好好的山坡上建起了那么多的房子,我气得就想骂娘,看到有人满处扔垃圾,我他妈恨不能拾起来塞到他们嘴里去,有到人家做客还满地丢垃圾的ma?”

  从刘传魁的这番牢骚张扬就能知道,清台山旅游开发的进展虽然不慢,可是在旅游管理上很不规范,这就造成了很多的弊端和缺陷,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清台山人,刘传魁看到眼前的现状自然感到心痛,他对大山是有感情的,在清台山开发之初,他的确因为旅游开发带来的经济效嚣而狂喜过,可是短暂的喜悦国后,他开始发现自己的故土在不断改变zhe,自己的家园正在被一些不文明的旅游者践踏zhe,刘传魁的悲哀和愤怒代表zhe清台山一部分老人的心理,现在的年轻人很少这样想

  刘传魁说起了他的儿子刘大柱,刘大柱在江城开羊肉馆发了一笔小财,如今也回到清台山开起了农家乐,因为他的厨艺很好,现在枯起了刘氏全羊宴的牌子,生意火爆,已经成了清台山民俗饮食的一块金字招牌提起儿子,刘传魁忍不住骂道:“这混账东西现在有钱了,得瑟了,都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

  张扬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刘传魁过去是上清河村党支书,在任之时说一不二,他儿子刘大柱对这位老爹那是敬畏如虎,现在刘传魁退了下来,刘大柱又有钱了,自然说话比原来底气要足

  刘传魁看他笑自己,板zhe脸道:“你笑个毛啊?”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刘支书,不服老不行,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

  刘传魁笑骂道:“屁我还没老到不能动,知道你们在后面推,也可不能把我们这些老家伙当真拍死在沙滩上?”

  两人边走边聊,来到紫霞观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晚霞将整个青云峪染得金光灿烂,修蔫一的紫霞观显得会碧辉煌,途径紫霞观,当然要去拜访一下老道士李信义,两人走入紫霞观,方才听道童说李信义生病了

  张扬跟zhe道童来到后院,闻到厨房内飘来一股浓重的草药味,张扬知道李信义也懂些医术,这些草药想必是他自己开得方子

  道童引zhe他们来到李信义的房间前,敲了敲房门,前来开门的是陈崇山,听说老友生病,他这两天一直都在紫霞观中照顾,张扬来之前,他正劝说李信义下山去xiàn医院看病呢看到张扬,陈崇山真是又惊又喜,他对张扬的医术还是深有了解的激动道:“你来了就太好了”

  张扬顾不上和陈崇山寒暄,来到床头,却见李信义躺在床上,面如金纸,一段时间不见,他整个人瘦了一圈

  李信义生性乐观虽然病得严重,可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张扬来“……陈老头,赶紧让人准备酒菜,咱们晚上好好喝一场“……

  陈崇山无桑笑道:“还喝,你不要这条性命了?”

  张扬早就知道李信义是安志远同父异母的弟弟,是安语晨的叔爷爷,▲也就是自己的叔爷爷,看到他病得如此严重,也不禁有些担心,他来到床边坐下,抓住李信义的脉门,为他能了诊脉,过了一会儿方才放开李信义的双手,他低声道:“你吃得什么药?”

  李信义将自己配药的方子给张扬说了一遍,他感叹道:“上了年纪,那天我去后山练功,受了些风寒,结果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风邪入侵啊”

  张扬摇了摇头道:“道长,你并非是风邪入侵,你是中毒之兆”

  李信义道:,“中么?我并未被什么毒物咬伤,平时在观里吃饭也是和几个小道士一起,我要是中毒何以他们会没事?”

  张扬想了想道:“酒,是不是只有你一人喝酒?”

  李信义道:“酒不会有事,是我亲自酿出来的,已经喝了几十年,要中毒早就中毒了”

  张扬让一名道童将李信义平时喝得自酿酒拿来,他观察了一下酒色,又品了品,感觉到这酒应该没什么问题陈崇山跟zhe道:“这半坛酒是他生病后开始喝得,之前的都已经喝光了”

  张扬道:“其余的酒坛呢?”

  小道士道:“全都送回藏酒洞了”

  张扬道:“藏酒洞在哪里?你带我去看看”他仍然怀疑问题出在酒上

  跟zhe小道士来到紫霞观后方的藏●酒洞,这是一座北向的山洞,距离地面约有十多米,石壁隆峭近乎chuí直,上方凿有石窝,既便如此,普通人也不可能扛zhe酒坛进入藏酒洞内,一直都是李信义自己亲力亲为,小道士指了指上方的洞口道:“就在那里”☆这么陡峭的地方,他可不敢上去

  张扬点了点头,他沿zhe绝壁攀爬而上,虽然没有施展轻功,可是张大官人灵猿般轻巧的身法和飞快的攀爬度仍然让小道士叹为观止,感觉张扬比起他师父加的厉害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