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过界】(下)


  第九百九十八章【过界】下

  张大官人充满嘲讽道:“苏局,你这是要抢功吗?”

  苏荣添为之气结,我tā「冇」妈这是抢功?老「冇」子这是为了争一口气,你先踩过界,还搞得一副占尽道理的样子,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蛮横人物?苏荣添道:“张书记,公「冇」安系统的事情还轮不到您插手”

  张大官人乜起双眼,不屑地环视苏荣添那边全副武装的百余名警「冇」察,淡然道:“想要把人带走,也不是不可以,前提是你们从我的身上跨过去”

  苏荣添气得五官都扭曲了:“你……”

  张大官人向前跨出一步,逼迫得苏荣添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苏荣添纯粹是下意识的后退,感觉张扬的身上一股强大的气场几乎要压迫的tā喘不过气来

  张扬冷冷道:“让开”tā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力量,苏荣添的内心为之一颤,人在很多时候都会相当的无奈,此时的苏荣添就是这样,tā虽然感受到张扬强大的压力,但是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tā必须要顶住,苏荣添挺直了腰杆,tā的目光和张扬无畏的对视着:“张书记,你不要逼我”

  张扬哈哈大笑:“逼你又能怎样?”

  苏荣添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抿成了一条细线,tā的内心在激烈交战着,眼前的冲突无可避免,但是tā所能做的只是阻拦,虽然tā们全副武装,可是tā们绝不可能掏出武器将枪口对准张扬这群人,苏荣添的内心纠结到了极点,tā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远处终于传来急促的警笛声,苏荣添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

  张大官人又向前走了一步,苏荣添继续后退,但是tā挥了挥手,一百名港警「冇」察将张扬带来的二十多人全都包围在中心

 ◆ 远端散开了一颗缺口,一辆蓝白相间的警用丰田越野车在外圈停下,北港市政法委副书记,公「冇」安局张袁孝工在两名部下的陪伴下快步走向圈内,人还没有走到中心,tā愤怒的声音就已经响起:“搞什么?自己人打自己人?传出去岂不是让别人笑掉大牙?”

  袁孝工的及时出现让苏荣添打心底松了一口气,今天的这场僵局必须要由一个权力大的人出来破局,袁孝工无疑是最为合适的一个,tā是北港最高治安长官,自己和程焱东都属于tā的直接领导,即便是张扬,本身的级别也比不上袁孝工,tā应该会给袁孝工一个面子

  苏荣添心中的这个应该是因为tā还充满了不确定性,本来tā以为张扬会给自己一些面子,可是通过刚才的交锋才知道,这厮压根就是一六亲不认的主儿,这种人很难轻易让步

  袁孝工和张扬虽有过数面之缘,但是tā们两人之间少有交流,袁孝工一出现就摆出了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的架势,先冲着苏荣添道:“苏荣添,你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要打群架吗?”

  苏荣添低声道:“袁局,您听我解释……”

  袁孝工粗暴的打断了tā的话:“我不听,我也没兴趣听你废话”tā又怒视程焱东道:“程焱东,你看清楚这里是在哪里?是不是你的辖区?你以为自己是国际公「冇」安吗?”

  程焱东在顶头上司的面前必须要有所收敛,tā看出来了,袁孝工此来绝不是为自己解围的,tā表面上看似各打五十大板,实际上肯定是偏袒苏荣添

  程焱东不方便说话,张大官人却不能不说,程焱东是tā带过来的,袁孝工呵斥程焱东就等于呵斥自己,张扬道:“袁局,我让tā们来的,你有话冲我说”

  袁孝工不满地看了张扬一眼:“张扬同志,你什么时候调来北港了?”

  张扬道:“我要是说凑巧路过,你相信吗?”

  袁孝工道:“张扬同志,这是我们系统内部的事情,赶紧忙你的去,这事儿我们自行处理”tā毫不客气的下起了逐客令

  张扬道:“那可不行,我们的人追查了半天才找到了一些线索,现在交给你们岂不是之前的功夫全都白费了?”

  袁孝工道:“张扬同志,职权上的事情不需要我提醒你?”袁孝工发现这小子真的很难对付,自己怎么说都是北港市公「冇」安局长,可是张扬竟然没给tā一丝一毫的面子

  张扬笑道:“袁局,职权上的事情我清楚,可咱们还有个规避制度你应该听说过?”

  袁孝工冷冷望着张扬,不知这厮究竟想说什么

  张扬居然伸手拍了拍袁孝工的肩头,如果是袁孝工这么对tā,在众人眼中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可现在tā一个处级干部对袁孝工这位副厅做这样的动作,就显得有些不敬了

  袁孝工皱了皱眉头,有些厌恶地抖了一下肩头,虽然两人都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却被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张扬的动作传递给所有人一个信号,这厮要越级挑战,而袁孝工的动作证明tā对张扬那是相当的不爽

  张扬道:“袁局,咱们借步说话” ◎
  张大官人率先走向远处,袁孝工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如果把场面闹得太僵,tā这个公「冇」安局长的面子也不好看,袁孝工保持克制的原因和苏荣添如出一辙,tā们都清楚张扬的背景▲,这样一位难缠人物,就算无法成为朋友,谁也不想多一个这样的敌人

  两人来到岸边,袁孝工的语气居然缓和了一些:“张书记,你让我很难做啊大家虽然都是自己同志,但是有些规则是必须要奉行的,滨海公「冇」安跑到北港港区来办案,事先却不通知港区分局的同志进行配合,这样肯定会产生矛盾,张书记,你把这件事交给我,我来亲自处理,你觉着怎么样?”袁孝工明显在让步

  张扬笑了笑道:“袁局,其实我把这群人带走正是为了你好”

  袁孝工道:“你什么意思?”

  张扬道:“我刚才说到规避制度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根据我们目前的了解,很多船员指认这船货物是属于袁学农的,这个人你应该不陌生?”

  袁孝工脸色一凛:“张扬同志,你在说我二弟和这件事情有关?”tā的双目中迸射「冇」出愤怒的火星

  张大官人一脸轻松笑道:“不是我说得,是船员中的有些人说得”

  袁孝工怒道:“一派胡言”这句话不仅是冲着那帮水手,也冲着张扬

  张大官人却没有动怒,依然是没心没肺的笑:“袁局,我也觉着这事儿不靠谱,可咱们毕竟有规避制度在那儿摆着,要是真把人都交给你,即便是你公平无私的处理这件事,也难保不会有人胡说八道,我把这帮人带走,仔仔细细的盘问清楚,可以避免不良的影响,袁局,我可是为你着想,再说了,你袁局清清白白坦坦荡荡,有什么好怕?”

  袁孝工看着张扬的目光阴冷可怕,tā恨不能一口将这厮给吃了,张扬是那句话戳人心窝子,偏挑那句话说,不过这样一来反倒让袁孝工感到棘手了,如果坚持不让tā把人带走,张扬势必会说自己徇私,如果让tā带走,自己的颜面肯定受损

  袁孝工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害怕别人的风言风语就不会当这个公「冇」安局长”

  张扬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袁局难道不清楚舆论的力量是巨大的?很多时候舆论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黑的能够变成白的,白的也会变成黑的”

  袁孝工道:“如果这件事真的和我二弟有任何关系,我第一个把tā送进监狱”

  张扬道:“又没什么确实的证据,还不到大义灭亲的时候,袁局要是相信我,就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袁孝工道:“张书记,刑侦办案恐怕不是你份内的事情?”

  张扬笑道:“袁局,这样的小事咱们商量一下就能做主,不必向省厅进行请示?”这厮看到袁孝工坚持不让步,只能把省厅抬了出来,这叫曲线救国,你袁孝工级别比我高不假,但是我一样能够找到一个级别高于你的来压你,跟老「冇」子玩背景,我不压死你跟你姓

  袁孝工何其老道,tā想了想方才道:“人你不能带走,案子可以交给你们审问,但是必须要在港区内进行,港区公「冇」安分局联合审理”这已经是袁孝工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

  张扬道:“袁局真是深明大义,也就是说,这件案子你准备交给程焱东负责了?”

  袁孝工道:“希望tā不会让我们◎失望”tā说完这句话,看都不看张扬,转身就向苏荣添和程焱东走去

  应该说袁孝工和张扬都做出了一些让步,张扬终于同意不把这帮船员带回滨海,而袁孝工则同意将这件案子交给程焱东负责,事实上袁孝工的让◎◎步大一些

  在袁孝工宣布这一决定之后,感到最委屈的是港区分局局长苏荣添,tā跟随袁孝工来到一边,满脸愤然道:“袁局,这件案子为什么要交给程焱东?”(未完待续
◎步大一些

  在袁孝工宣布这一决定之后,感到最委屈的是港区分局局长苏荣添,tā跟随袁孝工来到一边,满脸愤然道:“袁局,这件案子为什么要交给程焱东?bùdàyīxiē

  zàiyuánxiàogōngxuānbùzhèyījuédìngzhīhòu,gǎndàozuìwěiqūdeshìgǎngqūfènjújúzhǎngsūróngtiān,tāgēnsuíyuánxiàogōngláidàoyībiān,mǎnliǎnfènrándào:“yuánjú,zhèjiànànzǐwéishímeyàojiāogěichéngyàndōng?”(wèiwándàixù
: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