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章【阳谋】(上)、第一千零二章【


  第一千零二章【阳谋】上

  这世上法制观念最强的有两种人,一shì执法者,二shì作奸犯科的罪犯,对这两种人来说,研究法律shì必须的,工欲善必先利其器,执法者了解法律的目的shì为了精确的运用法律武器,违法者了解法律的目的则shì为了钻法律的控制,最大程度的规避法律对自己的制裁

  袁孝农显然属于后者,这厮在遭遇张扬登门挑衅之后,首先想到的shì以暴制暴,可他马上就意识到这个方法行不通,即使shì面对腿脚不太利落的张扬,他们yě没有任何取胜的把握,于shì袁孝农想到用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即使张扬shì县委书记,今天shì他上门挑衅,自己占尽了dào理

  袁孝农当然要选择报警,报警的同时,明德商贸的八名保安yě闻讯赶来,堵住了大门的出口

  张大官人此时却没事人一样在等候区的沙发上坐下,他的手机响了,程焱东担心他出事打来了这个电话

  张扬笑dào:“没事,在深入谈话呢你走,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

  见到袁孝农之后,张扬不相信他有谋害自己的胆色,尤其shì在昨天兴隆号的事情发生之后,但shì张扬仍然选择了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在一连串的阴谋接踵而至,自己又不知潜在的对手shì谁的前提下,张大官人必须尽快找到一个方法破局,他的选择就shì阳谋,从一开始,nà个神秘的电话就在牵动他一步步的向前行走,张大官人至今分不清爆料人的真实目的,但shì自己在对方的面前无疑shì被动的,张大官人讨厌这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他要采取主动,打乱对方的步骤,他要把握事情的发展,借势而动,既然看不到对方藏在背后的牌面,张大官人干脆就掀翻牌桌,彻底搅乱对方的步骤

  即便shì程焱东yě没有看清张扬来找袁孝农的真正目的

  牵一发而动全身,张扬主动挑衅,打乱了许多人原有的计划

  最先赶到明德商贸的shì警察,港区分局局长苏荣添率队赶到了这里,袁孝农和两名手下伤得并不重,他耷拉着手腕,悲愤交加的向苏荣添讲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苏荣添没有想到在昨天的事情后,张扬居然还敢主动找上门来,身为一名县处级干部,这☆厮的脑子难dào连一点法制观念都没有?

  袁孝农右腕脱臼,只能用左手指着张扬:“我一定要告你”

  苏荣添来到张扬的面前,叹了口气dào:“张书记,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扬站○☆厮的脑子难dào连一点法制观念都没有?

  袁孝农右腕脱臼,只能用左手指着张扬:“我一定要告你”

  苏荣添来到张扬的面前sīdenǎozǐnándàoliányīdiǎnfǎzhìguānniàndōuméiyǒu?

  yuánxiàonóngyòuwàntuōjiù,zhīnéngyòngzuǒshǒuzhǐzhezhāngyáng:“wǒyīdìngyàogàonǐ”

  sūróngtiānláidàozhāngyángdemiànqián,tànlekǒuqìdào:“zhāngshūjì,nǐwéishímeyàozhèmezuò?”

  zhāngyángzhàn起身,拄着拐杖走了两步,在警察面前展示出他一瘸一拐的步伐,苏荣添暗自诧异,这厮的腿伤了,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拥有nà么强悍的战斗力?

  张扬dào:“我过来只shì想问一件事,可袁孝农不分青红皂白,让他的两名手下冲上来就攻击我”

  袁孝农怒dào:“你胡说八dào……”

  张扬dào:“你可以问问这位小姐”他转向nà位前台小姐,目光盯住她dào:“警察都在这里,你别怕,说实话,刚才shì不shì袁孝农对我先出手的?”

  nà前台小姐望着张扬的眼神,只觉着他的眼中似乎存在着某种无法抗拒的魔力,脑海中一个声音在反复告诉她要说真话,nà前台小姐dào:“shì,shì袁总先出手的”她说的shì事实当然如果张大官人没有对她使用**术,她shì无论如何不会说真话的

  袁孝农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一张脸气得铁青,咬牙切齿dào:“吃里扒外的东西,你他**被开除了”

  张扬向苏荣添dào:“苏局,你听到了没有,我shì正当防卫,一个右腿受伤的人,怎么可能主动向三名强壮有力的大汉发起攻击,何况,他们随后还赶来了八名保安,我不会干这种自不量力的事情”

  苏荣添心中暗dào,你在海风路一个人揍了五十多个,袁孝农这几个人算什么?不过看张扬的情形应该shì真受了伤,苏荣添在内心中shì向着袁孝农的,但shì鉴于张扬的身份这种事yě不能做得太明显,至少在表面上要做到不偏不倚,苏荣添暗叹这件事麻烦,张扬这厮绝不shì一个省油的灯,昨天封了袁孝农的兴隆号,今天又打上门来,对袁孝农步步紧逼,这厮究竟想干什么?

  苏荣添正在考虑对策的时候,袁孝商赶到了,◇他来到公司之前已经知dào发生了什么事情,进门之后就大声dào:“真shì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误会,一定shì误会”

  张扬没见过袁孝商,目光看都不看他

  袁孝商主动来到◎张扬面前,笑dào:“张书记,我shì袁孝商,我想一定shì你和我二哥产生了误会,咱们进办公室谈”

  苏荣添附和dào:“对,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进办公室再谈”

  张扬点了点头,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向办公室走去,袁孝商快步跟了上去为他引路

  袁孝农望着张扬的背影充满怨毒,他指了指自己的手腕,向苏荣添示意,苏荣添朝他使了个眼色,意思shì先进办公室再说,看看张扬究竟想干什么

  袁孝商明显要比袁孝农油滑得多,他满面堆笑的邀请张扬来到办公室坐下,袁孝农耷拉着手臂,双目充满怒火,一走进办公室内就嚷嚷dào:“姓张的,今儿这事我跟你没完,我要起诉你伤害罪”

  张大◆官人不屑笑了笑,他没有理会袁孝农,淡然dào:“你们兄弟俩谁说话算话?”

  袁孝商和袁孝农对望了一眼,袁孝商dào:“明德商贸shì我二哥的”

  张扬点了点头dào:“既然大家关上门说○话,我yě不用拐弯抹角,昨晚有人偷袭我,其中就有这个严金旺”他把严金旺的照片递给了袁孝商,袁孝商看了看,然后将照片递给了袁孝农

  张扬dào:“我已经查到,严金旺一直都在明德商贸我只shì来了解情况,你袁孝农睁着眼睛说瞎话,你敢再说一遍,你们公司从未雇佣过这个人?”

  袁孝商望着二哥,他当然清楚严金旺过去就shì在二哥的手下做事

  袁孝农嘴巴依然强硬:“我用过他又怎样?现在他不在我公司了,一周前就已经被我开除,就算他伏击你,跟我有个狗屁关系”因为情绪激动他忘了脱臼的右手,挥舞了一下胳膊,不小心又触痛了伤处,痛得他呲牙咧嘴

  苏荣添装腔作势dào:“张书记,当真有●人袭击你?你的腿shì不shì因为这件事受伤了?”

  张扬望着袁孝农dào:“我不怕告诉你,有人给我消息,就shì你袁孝农派人伏击我”

  袁孝农怒dào:“你说什么就shì什么?我都不★认识你,为什么要伏击你?”

  张大官人呵呵笑dào:“袁孝农,我早就知dào你没胆认,今天我过来本想跟你好好谈谈,你却跟我采用暴力手段,谁shì谁非大家彼此心里清楚”

  苏荣添dào:“我看这件事shì误会,算了”

  袁孝农dào:“根本shì你上门挑事”

  袁孝商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复杂,他低声dào:“二哥,我看苏局说得不错,既然shì误会,还shì算了,大家各让一步,有dàoshì不打不相识,以后做个朋友”

  袁孝农怒dào:“我高攀不起”

  张扬冷冷dào:“严金旺的事情,你最好给我一个交代”

  袁孝农怒吼dào:“都跟你说过了,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你能拿我怎样?”他向前跨出一步,咄咄逼人的望向张扬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手中拐杖忽然扬了起来,他猝然出手,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只听到啪地一声,拐杖准确无误地敲打在袁孝农的右腕之上,袁孝商和苏荣添都shì一惊,袁孝农宛如一头野兽般向张扬冲去,被他们两人及时分开,袁孝农挥舞着双手:“我他**和你拼了……”此时他方才意识到张扬这一拐杖居然把他脱臼的右腕给复位了,一时间愣在nà里

  张扬拄着拐杖慢慢走向办公室的门口:“袁孝农,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交出严金旺,否则我下次过来绝不会nà么客气”

  苏荣添追上去dào:“张书记……”

  张扬的脚步顿了一下dào:“▲苏局,这种小事无需你来过问,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昨天找到的nà辆奔驰车,今儿又被人给偷了,还shì在你们港区,如果你不想我动用滨海的警察,最好尽快破案”

  苏荣添目瞪口呆地看着张扬的背影,★■好半天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事情的发展的确可以用峰回路转来形容,昨天威风八面的张扬,今天瘸了一条腿,昨天才找到的失车,今天又得而复失,他有些明白张扬为何会失去控制,直接找到了袁孝农的门上了

  ▲苏荣添没有继续追赶出去,而shì从茶几上拿起nà张严金旺的照片,望着袁孝农dào:“孝农,这个人当真shì你的员工?”(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二章【阳谋】中

  袁孝农点了点头:“一周前已经被我开除了”

  “你知不知dào他的下落?”

  袁孝农摇了摇头dào:“我不知dào”

  苏荣添没有追问下去,yě离开了袁孝农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只剩下袁孝农和袁孝商兄弟二人,袁孝农揉了揉酸痛的右腕,忽然抓起茶几上的茶杯,狠狠摔落在地面上

  袁孝商冷眼看着二哥的举动,他认为这样的发泄行为不但无济于事,而且很愚蠢袁孝商dào:“二哥,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招惹他,为什么你不听?”

  袁孝农怒吼dào:“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招惹他?明明shì他找上门来,他说shì我让李旺九顶包,他说我才shì兴隆号的真正老板,他说所有的事情都shì我干的”

  袁孝商将信将疑dào:“你没有做过?”

  袁孝农指着自己的胸口dào:“我要shì让人去袭击他,我不得好死”

  袁孝商缓缓坐了下去,低声dào:“二哥,严金旺跟了你不少年,你为什么开除◆他?”

  袁孝农dào:“他滥赌,从我这里借了不少钱,始终还不上,我没有开除他,如果开除他,我的钱就没了,shì他自己偷偷走了,我还在找他呢,他欠了我十五万,整整十五万啊”

  袁孝农的□话让袁孝商在心底又鄙夷了一次,十五万,对老二来说算不上什么大数目,如果十五万能够买到一个真心为你卖命的手下,肯定shì赚到了,袁孝商几乎可以断定,严金旺的出走和二哥的吝啬有着直接的关系

  袁孝农不安的在室内踱步:“老四,张扬好像知dào我们的很多事,他知dào我们让李旺九去顶包,知dào兴隆号的真正老板shì我,知dào乔梦媛的nà辆车shì我接的货”

  袁孝商看出了他的紧张,低声dào:“二哥,你冷静一些,你有没有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刚才张扬临走之前说,乔梦媛的nà辆奔驰越野又被人给偷走了”

  “这件事跟我无关,我根本没有做过”袁孝农急着表白自己

  袁孝商dào:“二哥,你有没有觉着这件事的背后有人在推动,他在利用这一系列的事情,刻意挑起我们和张扬之间的矛盾?”

  袁孝农dào:“张扬这混蛋本来就不shì什么好东西”

  袁孝商dào:“本来我○们可以和他做到井水不犯河水,可shì你偏偏收了乔梦媛的nà辆车”

  袁孝农此时yě开始感觉到后悔了,他叹了口气dào:“不做都已经做了,现在还说这些事有意义吗?”

  袁孝商dào:“李☆旺九nà边必须要提醒他一下,一定不能让他出问题,二哥,把严金旺找出来,从他身上或许能够找到究竟背后shì谁在捣鬼”

  严金旺的尸体当天中午在港口被人发现,他的身上中了八枪,尸体因为在海水中浸泡了这么久,已经浮肿变形

  张扬得到这一消息的时候,已经乘车回到了滨海行政中心,程焱东在电话中将这一消息通报给了他

  张大官人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严金旺应该shì死于昨晚射杀自己的行动中,这厮把自己带到了预定地点,他的同伙yě没有打算放过他,不过严金旺显然没有自己nà么幸运

  张扬放下电话,闭上双目,陷入久久的沉思之中,严金旺的死又让线索中断,从今天的情况来看,昨晚的针对自己的刺杀行动十有***和袁孝农无关,yě就shì说,还有一双无形的手在背后推动这一切,他想要挑起自己和袁孝农之间的纷争,从而坐收渔人之利

  手机铃声打断了张扬的沉思,张扬拿起电话,终于又听到电话nà头神秘的声音:“张***,你还好”

  张扬dào:“我还以为,你不再会打电话给我了”

  对方笑了一声:“你shì不shì以为我在利用你?”

  张扬dào:“不shì我看轻你,你只怕没有nà个本事”

  对方dào:“袁家兄弟之中最蠢的就shì老二,张***挑选他作为突破口,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以阳谋对阴谋,给袁孝农压力,迫使他自乱阵脚,算盘虽然打得很好,但shì人算不如天算”

  张扬笑dào:“您真shì位高人,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对方dào:“张***怀疑我,以为我在幕后操纵一切,利用你对付袁家兄弟?”

  张扬dào:“半信半疑,除非你表现出多的诚意”

  对方笑了起来:“张***shì个坦诚的人,你不想被我牵着鼻子走,却非常想从我这里得到多的内幕资料”

  张扬dào:“不shì每个人都有与虎谋皮的本事” ●
  “你没有见过我,怎么会知dào我不shì一只吃人的老虎?”

  张扬dào:“谁在背后对付我?”

  “不shì我如果我想害你,就不会提醒你”

  张扬dào:“你想利用我◎●
  “你没有见过我,怎么会知dào我不shì一只吃人的老虎?”

  张扬dào:“谁在背
  “nǐméiyǒujiànguòwǒ,zěnmehuìzhīdàowǒbúshìyīzhīchīréndelǎohǔ?”

  zhāngyángdào:“shuízàibèihòuduìfùwǒ?”

  “búshìwǒrúguǒwǒxiǎnghàinǐ,jiùbúhuìtíxǐngnǐ”

  zhāngyángdào:“nǐxiǎnglìyòngwǒ打击袁家,如果你不表现出进一步的诚意,我可以拒绝陪你再玩下去”

  “你要怎样的诚意?”

  “告诉我昨天shì谁在策划谋杀我?”

  “想杀你的人很多,张***,我只能告诉你袁家兄弟一定有问题,你想挖出深的内幕只有靠你自己去发现”

  张扬dào:“你的诚意显然不够”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张***,你自己好自为之”对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将电话放下

  房门被轻轻敲响,常海心一脸关切的走了进来,她刚刚听说张扬受伤的消息,一看到张扬有些苍白的面孔,常海心的美眸就有些湿润,她咬了咬嘴唇,坚持没有流下泪来,轻声dào:“痛不痛?”

  张扬摇了摇头dào:“没事,只shì皮肉伤”

  “让我看看”

  张扬笑dào:“办公室里呢,不方便”

  常海心撅起樱唇,坚持要看

  张大官人拗不过她,只能脱下裤子给她看了看,常海心确信他只shì皮肉伤,方才稍稍放下心来她为张扬重泡了杯茶,放在他的面前dào:“以后你一定要小心,当***当成你这个样子真shì绝无仅有,连安全都得不到保障了”

  张扬dào:“北港比我想象中要复杂得多,之所以有人想害我,shì因为我触犯了他们的利益”

  常海心dào:“早就劝过你,做事千万不要nà么激进,危险的事情不要亲自去做”

  张扬笑dào:“知dào了”他轻轻拍了拍常海心的**,拍完之后又捏了两下

  常海心娇羞dào:“干什么?”

  张大官人dào:“手感真shì越来越好了”

  常海心红着脸啐dào:“大色狼,懒得理你”

  此时响起敲门声,常海心拿起桌上的文件,张扬dào:“进来”

  傅长征从外面走了进来,常海心装模作样dào:“张***,我先走了”

  张大官人yě装腔作势dào:“nà件事就这么说,你抓紧时间办理”

  常海心向他抛了一个妩媚的眼波dào:“张***放心”

  傅长征当然没有看到他们之间暧昧的眼神,向常海心笑了笑,算shì打了个招呼,然后来到张扬面前dào:“张***,纪委严***找您”

  张扬皱了皱眉头,不耐烦dào:“让他进来”

  傅长征苦笑dào:“他让您去他nà里”

  张大官人抬起头有些诧异的看着傅长征,傅长征dào:“他们在县委招待所2号楼设立了一个临时办公地点,最近频繁找县领导谈话”

  张扬冷笑dào:“一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货色,不理他,我没空,yě没兴趣”

  傅长征点了点头,他只shì负责通知,至于怎么决定shì张扬自己的事情,他又dào:“今天上午的常委会还开吗?”

  张扬dào:“开,为什么不开?”

  张大官人还shì习惯的最后一个走入会议室,所有常委都看到了他一瘸一拐的样子,张扬受伤的事情并没有向外宣扬,所以常委们都感到有些错愕

  县长许双奇表示关心dào:“张***,你腿怎么了?”

  张扬dào:“下楼梯的时候不小心崴到了脚”他这么一说别人◎yě不好再问

  张扬环视了一下会场,发现常务副县长董玉武不在,政法委***周翔yě不在,他顿时皱起了眉头:“不shì说好了开会吗?怎么回事儿?老董和老周呢?”

  一旁负责会议记录的傅长◆征dào:“刚刚被工作组叫去了解情况了”

  张大官人怒dào:“胡闹搞什么?他们分不清楚主次吗?究竟shì本职工作重要,还shìnà些所谓的调查重要?”

  许双奇dào:“张***,严副***点名让他们过去”

  此时傅长征将张扬的手机交到他手中,低声dào:“严***的电话”

  张扬心中暗骂,真shì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个严正电话居然追过来了

  张扬拿起电话懒洋洋dào:“严副***,找我有事啊?”当着这么常委的面,这厮故意强调严正的副***身份,其态度明显充满了不敬

  严正dào:“张扬同志,我让小傅转达的消息你没收到?你来一趟,我有重要事情跟你谈”

  张扬dào:“这么急啊?”

  严正dào:“张扬同志,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他的语气非常严肃,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