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藏【当头一棒】(下)


  isH第一千零三藏

  下

  张大官人笑了笑,离开了纪委书记办公室,感觉压在心头的恶气总算出了一些,他给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打了一个电话,将最近的事情向她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刘艳▲红听说张扬被枪击也是大吃一惊,她关切道:“没什么事?”

  张扬笑道:“没事,就是擦破了点皮i ”

  刘艳红叹了口气道:“wǒ早就跟你说过,做事不要那么激进,一定要循序渐进,从这件事看来,北港的黑幕比起wǒ们掌握的还要多得多”

  张扬道:“刘姐,北港这帮领导彼此之间好像形成了一个攻守联盟,查封兴隆号的事情错不在焱东,可是他们还非得要给焱东一个党内警告处分”

  刘艳红道:“他们不是针对程焱东,而是针对你,目的是给你一个教训,谁让你不听话?”

  张扬道:“这帮老东西阴险的很,对wǒ有怨气不敢直接冲着wǒ来,居然想出这么阴损的招数”

  刘艳红笑道:“你敢说程焱东一点错误都没有?在你的眼里程焱东是你的下属,可在北港市的领导眼里,你们都是他的下属,一个不听话的下属就够麻烦了,何况又多了一个,最麻烦的是,程焱东子听你的话,你做的太明显,谁都能看出你正在建设一个属于你自己的政治团体”

  张扬道:“wǒ可没有拉帮结派,wǒ的目的是想把滨海变得好一些,再说了一个好汉三个帮,wǒ总不能孤军奋zhàn?”

  刘艳红道:“谁让你孤军奋zhàn来着?同样一件事,处理的方法不同可以造成不同的后果,兴隆号的事情,你根本就没必要自己去做,你完全可以通知北港警方”

  张扬知道刘艳红并不了解北港的实际情况,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选择先通知北港方面,恐怕兴隆号早就跑了,根本不可能被他们抓个现行

  刘艳红听到他半天没有说话,不禁道:“怎么?不服气?”

  张扬道:“不做都已经做过了,他们能做初一,wǒ不妨做做十五”

  刘艳红笑道□:“你想怎么干?”

  张扬把自己刚才去找陈岗的事情说了

  刘艳红道:“陈岗不会答应的,就算他答应,北港的市领导也不会同意,你这叫越级挑zhàn知不知道?领导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人“
☆:“nǐxiǎngzěnmegàn?”

  zhāngyángbǎzìjǐgāngcáiqùzhǎochéngǎngdeshìqíngshuōle

  liúyànhóngdào:“chéngǎngbúhuìdáyīngde,jiùsuàntādáyīng,běigǎngdeshìlǐngdǎoyěbúhuìtóngyì,nǐzhèjiàoyuèjítiāozhànzhībúzhīdào?lǐngdǎozuìtǎoyàndejiùshìnǐzhèzhǒngrén“
  张扬笑道:“wǒ也觉着把握不大,所以想刘厅长给他们一些压力”

  刘艳红道:“什么意思?”

  张扬道:“北港既然能给wǒ派工作组,你也能给他们派工作组,他们能利用工作组对wǒ们进行轮番轰炸,你也一样可以啊,给他们点压力,让他们巴不得这件事赶紧过去,随便推出一个人承担责任就结了”

  刘艳红道:“你这小子真是处心积虑,这次一定要把滨海的政法委书记踢出去才甘心啊”

  张扬道:“这厮占着茅坑不拉屎,wǒ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过去wǒ一直抓不住他的错处,心存人慈,可现在忽然发现,在官场上混,就不能太讲究道义,撤掉他需要理由吗?莫须有三个字就足够了”

  电话那头,刘艳红不知为何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久她方才道:“张扬,wǒ知道了”

  刘艳红挂上电话的时候心情是其极复杂的,虽然她没有见到张扬,可是她却真切感受到了张扬身上的那种改变,她分不清这究竟是坏事还是好事

  刘艳红抬头看了看时间,想起今天晚上约好了宋怀明吃饭,她起身穿上了外套

  宋怀明和刘艳红已经很久没在一起吃饭,这并不是因为避嫌,事实上在经历了上次的绯闻风波之后,两人都经受住了考验,在各自的岗位上都获得了提升,宋怀明正式成为平海一把手之后,关于他生活作风的流言蜚语几乎已经绝迹,到了宋怀明如今的位置,如果一个人想利用生活作风的问题来扳倒他根本没有任何可能,何况宋怀明行得正坐得直

  刘艳红明白,自己和宋怀明之间已经产生了越来越远的距离,这种距离是他们的位置造成的,曾有一度她将宋怀明视为自己的同学,自己可以无话不谈的朋友,甚至她将宋怀明当成自己的爱人,可是现实却让她渐渐清醒■过来,虽然宋怀明在她的心中依然完美,但是这个完美的男人绝不属于自己,她必须摆正宋怀明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他只能是自己的领导,他们之间唯一应该发生的关系就是工作关系

  宋怀明的笑容依然谦和,任何时候他都保持着那份谦谦君子风度,刘艳红依然心动,但是她已经可以理性的控制好自己宋怀明特地早到了五分钟,作为男子他理当如此,看到刘艳红走入房间内,宋怀明礼貌地站起身,帮她脱去风衣挂在衣架上,又抢先一步帮她拉开了餐桌的椅子

  刘艳红笑道:“wǒ何德何能,居然可以让宋书记为wǒ鞍前马后”

  宋怀明笑了起来:“这里没有宋书记,只有老同学”

  刘艳红坐下,宋怀明将菜单递给她

  刘艳红道:“你帮wǒ点”

  宋怀明点了点头,点了几个菜交给服务员

  他们的话题还是围绕着工作进行,刘艳红道:“最近接连处理了六名处级干部,副处级十五名,相关人员也有不少,和往年相比,今年的贪污**行为有增无减”

  宋怀明皱了皱眉头,低声道:“贪婪对很多人来说具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江城、南锡先后都发生了贪污大案,wǒ们也进行了严肃处理,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有人铤而走险”

  刘艳红道:“最近发生了两起携款潜逃的事件,这些贪污分子,比起过去手段加多样,考虑的也越发全面,他们在东窗事发之前往往就会安排好退路,一旦遇到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就着手潜逃”

  宋怀明怒道:“不要以为逃到国外就能逍遥法外,一定要追查下去,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要将这些贪污分子绳之于法”

  刘艳红道:“随着时代的发展wǒ们纪委工作越来越艰巨了,宋书记,你知道wǒ们现在最抱怨的部门是哪一个吗?”不等宋怀明回答,刘艳红接着道:“组织部,见到焦部长wǒ就跟他说,拜托以后组织部选拔干部严格一些,千万不要把一些蛀虫选进咱们的革命队伍里”

  宋怀明道:“很多人在进入这个队伍之前反倒是纯洁的,可是进来之后就慢慢变质了,wǒ看,想要从根本上解决贪污**的问题,就必须要改变他们的观念,只有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才能保证干部队伍的纯洁性”

  刘艳红道:“wǒ虽然是纪委干部,可是wǒ却不相信能够从根本上解决贪污**的问题”

  宋怀明微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悲观了?wǒ说的根本也不是绝对,wǒ们要营造一个大环境,要让廉洁之风吹遍wǒ们的干部队伍”

  刘艳红道:“宋书记听说滨海车管所所长赵金科坠楼案了?”

  宋怀明点了点头:“怎样?事情有结果了没有?”因为发生在滨海,他自然特别关注了一下

  刘艳红摇了摇头道:“线索中断了,目前能够断定的只有两件事,一,赵金科是他杀,二,赵金科生前存在着严重的贪污**行为,单单是在他家里搜出的现金就有二百多万”

  宋怀明的唇角牵动了一下,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一个小小的县级车管所所长,居然就贪墨了这么多钱,他的背后一定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是谁提拔任用了这样的干部?他是通过什么途径才担当了这么重要的职位?他是被什么人杀死的?杀了他究竟是为了保护谁?”

  刘艳红道:“这个人一死,很多线索都中断了”

  宋怀明道:“继续查下去,直到查清为止”

  刘艳红道:“张扬想要利用这件事对滨海的领导层进行调整”

  宋怀明道:“这小子到了哪里折腾到哪里”

  刘艳红道:“北港的问题不简单,目前被揭露出来的全都是表象,如果想深入下去,就必须把这池已经混浊的水搅开,搅个天翻地覆,让里面深藏的大鱼浮出水面”

  宋怀明道:“里面的渣滓越多,想要搅动这池水就越困难”他知道刘艳红说这番话的目的了低声道:“必要的时候,可以给他一些助力”

  刘艳红道:“张扬比起过去成熟了许多”说这番话的时候,她突然想起刚才和张扬通话时候,他所说的莫须有

  宋怀明道:“人总会渐渐长大的,政治上的迅成长,往往从担任一把手开始”他气定神闲地饮了口茶,轻声道:“滨海撤县改市的事情已成定局,最近应该就会正式下文,未来北港的常委位置或许会有所变动”

  刘艳红美眸一亮,从宋怀明的这句话中就能够知道,宋怀明对张扬的事情早有安排,他分明透露出一个明确的信息,只要滨海撤县改市的正式文件下达,张扬的下一步就是北港市常委

  !#

  HUiSH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