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八章【犯贱】(中)


  张扬顿时紧张起来了:“多少人?”

  桑bèibèi道:“三个,我现在刚刚下班,他们一直跟着我”

  张扬道:“huì不huì有危险?”

  桑bèibèi道:“他们有危险才对,我现在已经取到了我的摩托车,我打算引开他们”

  张扬道:“你小心一些,实在不行就报警,一定要注意zì己的安全”

  桑bèibèi道:“诱敌深入你懂不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张扬道:“你别冒险,我这就过去”

  桑bèibèi道:“知道了,你放心,有情况我再给你电话”说完她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向程焱东招了招手,程焱东道:“什么事?□

  张扬道:“走,跟我去北港走一趟”

  程焱东愕然道:“这么晚了,怎么突然想起去北港?”

  张扬道:“有个朋友遇到了点麻烦,你别管这么多,跟我去就是”

  程焱东取了车,和张扬一起往北港驶去,没多久桑bèibèi就又打来了电话:“张扬,两辆车跟着我,我看是来找我麻烦的,现在我在碧波路附近,我身上带着追踪器,上次给你的那个装置可以在三公里范围内找到我的位置”

  张扬焦急道:“你千万别冒险”

  桑bèibèi道:“放心,这帮人奈何不了我”

  一辆汽车迎面向桑bèibèi驶来,桑bèibèi不得已改变了方向后面的两辆车加向前冲来,三辆车将桑bèibèi逼住,桑bèibèi的小摩托车停了下来,她望着前方其中一辆车内下来了三个彪形大汉,正中的一人剃着圆寸,额头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他来到距离桑bèibèi一米的dì方停下,上下打量着桑bèibèi

  桑bèibèi佯装惶恐道:“你干什么?”

  那男子冷冷道:“我大哥想跟你好好谈谈”

  桑bèibèi怒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走?你们最好赶紧离开,不然我报警了”她拿出手机,却被那男子一把抓住手臂:“敬酒不吃吃罚酒”

  桑bèibèi张嘴想要尖叫,被那男子一把蒙住了嘴巴剩余的两个人也过来帮忙将桑bèibèi推到了那辆汽车内

  桑bèibèi装出拼命挣扎,那剃着圆寸的男子扬手给了她一记耳光,低吼道:“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听话,不然我让我的这帮弟兄将你先奸后杀”

  桑bèibèi似乎被吓住了:“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   程焱东加快了车他充满迷惑dì问道:“张书记,谁出事了?需不需要通知当dì警方?”

  张扬摇了摇头道:“赶紧开车,我担心我们去晚了,她huì大开杀戒”

  汽车来到碧波路附近,张扬打★开了追踪仪在汽车来到碧波路25号的时候,追踪仪上显示出了一个闪烁的小红点程焱东认识张扬这么久,仍然不敢说了解这位性格鲜明的上司,张扬做事的手法很难以常理而论可能这就是张扬与众不同的dì方,程焱东对张扬的这个追踪仪非常的好奇:“张书记你怎么huì有这种东西?”

  张扬道:“朋友送给我玩的”

  程焱东笑了笑,他才不huì相信张扬的说辞按照追踪仪上的指引,他们来到了北港春明货运公司,张扬★锁定了桑bèibèi现在的dì点,让程焱东在外面等他,程焱东道:“需不需要报警?”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在外面等我就行,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来到围墙边缘,腾空一跃抓住了围☆墙的上缘,然后一个鹞子翻身,倏然飞了上去,转瞬之间就消失在夜色之中,程焱东看得瞠目结舌,这位张书记的身手真是群,他只有zì叹弗如的份儿

  张扬根据追踪仪来到了3号货仓,利用壁虎游墙术爬了上去,透过积满灰尘的玻璃向里面望去,只见里面亮着灯,桑bèibèi被人捆绑在一张椅子上,眼睛被蒙上了黑布,周围四名彪形大汉围着她

  从桑bèibèi的外表来看,她应该没有受到伤害,桑bèibèi道:“你们最好把我放了”

  张扬看到那名剃着圆寸的男子走向桑bèibèi,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恶狠狠道:“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桑bèibèi尖叫道:“放开我,我根本不认识你们……放开我……”

  张大官人一看就知道这丫头是做戏,以桑bèibèi的能力,寻常四五名男子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桑bèibèi是故意被抓,想把幕后的主使引出来

  张扬耐住性子,桑bèibèi这是再玩苦肉计,zì己要是现在冲出去救她,肯定前功尽弃

  此时外面响起汽车的声音,货仓的大门打开,一辆黑色皇冠车径直驶入货仓,汽车在桑bèibèi面前停下,车门打开,两名男子走了下去,走在前面的是一位身穿黑色风衣带着墨镜的男子,那男子来到桑bèibèi的面前,伸手托起她的下颌,然后一拳击打在她的腹部

  桑bèibèi被这一拳打得连人带椅子摔倒在dì上,然后两名男子走过来扶起了她,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抬脚又踹在她的腹部

  张大官人看得有些不忍心,正准备冲出去英雄救美,却看到那男子又是一脚踢向桑bèibèi的胸膛

  桑bèibèi的身体忽然挣脱了绳索,她飞起一脚,抢在那名男子踢中zì己之前,一脚踹在那黑衣男子的下阴之上,桑bèibèi的腿功可不是盖得,黑丝美腿上下飞舞,转瞬之间围在她身边的两名大汉被她击倒在dì

  里面的打斗声惊动了外面,从货仓外面涌入了十多名汉子,桑bèibèi咬牙切齿道:“来得正好”

  此时一个身影从天而降,一脚将冲在最前方的汉子踹飞却是张大官人及时出现了,张扬道:“你专心对付那几个,这边的都交给我”张大官人宛如猛虎出闸,冲入敌方的队伍之中,拳打脚踢,只听到惨呼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在张大官人的面前,根本没有一合之将

  那名剃着圆寸的男子缓缓跳跃,看得出他的步法不错,应该是搏击好手

  桑bèibèi摇了摇头,示意他不是zì己的对手,那男子怪叫一声,抬脚向桑bèibèi踢去,桑bèibèi一个后仰躲过他的攻击,然后一拳攻向他的腹部,对方一把抓住桑bèibèi的手腕,绕到她的身后,扼住她的脖子,桑bèibèi抬起右腿,一记漂亮的反踢,足尖踢在那男子的眼睛之上,顿时把他踢了个乌眼青

  张大官人已经把那十多名汉子尽数击倒在dì,抱着胳膊若无其事的旁观着桑bèibèi的打斗,桑bèibèi后踢腿的刹那,这厮的目光◎明显一热,桑bèibèi顿时意识到了,zì己踢腿的时候走光了,这厮肯定把zì己裙内的春光看了个一清二楚

  桑bèibèi又羞又怒瞪了张扬一眼,嘴里骂道:“流氓”屈起手肘狠狠捣在对手的软肋之上,◎◆伴随着对方的一声惨呼,魁梧的身躯弯曲了下去,桑bèibèi反手抓住他的裆部用力一捏目光却盯着张扬,刻意拿捏出的凶狠表情分明在向张扬示威,那男子惨叫着跪倒在dì上,捂着裆部痛得差点没死过去桑bèibèi◆却没有住手的意思,扬起纤手,狠狠在对方的脸上来回扇了十多个耳光,这是为了报刚才他押zì己上车时候打她耳光的一箭之仇

  张大官人乐呵呵走了过去,向桑bèibèi竖起拇指道:“你牛,下手够黑的啊”

  桑bèibèi道:“你再晚来一huì儿,我恐怕就被这帮人给分尸了”

  张扬道:“不至于,就凭你的能耐,他们能奈何了你?”望着倒在dì上的那几名男子,张大官人乐呵呵道:“bèibèi,撩阴手够厉害的”

  桑bèibèi意味深长道:“对付某些臭流氓下手就一定要狠”她抬脚照着那名最先被她击倒的黑衣男子就是一脚,那男子发出一声惨叫,身体蜷曲的像个大虾米

  张大官人蹲下身,伸手将那名男子脸上的墨镜给取了下来,灯光下,露出一张惶恐的面孔,却是港口开发区公安局副局长陈凯

  张大官人啧啧有声:“原来是你啊”

  陈凯吓得面色惨白,颤声道:“误huì……误huì……”

  张大官人扬起手一个大耳刮子就抽了过去:“误huì你妈”看到桑bèibèi大耳刮子抽人,这厮的瘾也被勾起来了

  陈凯被这一个耳光抽得眼冒金星,zì从那晚在天街吃了桑bèibèi的一记耳光,陈凯就记恨在心,密谋报复,谁能想到桑bèibèi居然这么厉害,被他的人抓住只是假象,目的就是引出他这个幕后指使者现在陈凯被张扬抓了个现形,知道zì己完了,单单是劫持这件事就能把他打入dì狱◇永世不得翻身

  张扬道:“陈凯啊陈凯,你身为公安人员知法犯法,是不是罪加一等?”

  陈凯耷拉着脑袋,低声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是他想硬气,而是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这种dì步,由不得他不◆◇硬气,伸脖子一刀,缩脖子还是一刀

  张扬道:“杀了你不是太便宜你?我不怕告诉你,今晚的事情我已经用摄像机全程记录下来了,你就等着坐牢”(未完待续)

  
yìngqì,shēnbózǐyīdāo,suōbózǐháishìyīdāo

  zhāngyángdào:“shālenǐbúshìtàibiànyínǐ?wǒbúpàgàosùnǐ,jīnwǎndeshìqíngwǒyǐjīngyòngshèxiàngjīquánchéngjìlùxiàláile,nǐjiùděngzhezuòláo”(wèiwándàixù)

  
y: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