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章【不如不见】(上)


  张扬道:“早知道搞保税区那么麻烦,当初还不如主动让贤”tā这话说得不大不小,刚巧落入了项诚de耳朵里,项诚皱了皱眉头,心中明白这小子分明是说给自己听de泡-书_)项诚意识到这次de庆典活动绝不会风平浪静de渡过,还不知道张扬会搞出什么花样?

  在龚奇伟听来,张扬是得了便宜卖乖,tā笑道:“行啊,只要你们愿意,我们不介意把保税区移植到南锡去”

  顾允知见到省长周兴民和省委秘书长阎国涛两人来访,也是颇为高兴,虽然顾允知看淡名利,可是当一个人退下来之后,在心底还是渴望别人尊重和认同de,即使是顾允知也不能免俗

  严格地说起来,无论周兴民还是阎国涛都算不上顾允知de老下属,tā们都是顾允知离任之后才来到de平海,周兴民和阎国涛一左一右坐在顾允知身边,很恭敬de嘘寒问暖

  顾允知也问候了周兴民de爷爷周老,对周兴民这位政坛明星顾允知还是有些了解de,但是都是◇通过间接,两人并没有什么深层de接触,看得出周兴民为人低调谦虚,tāde身上没有任何de娇娇之气但是周兴民de温和只是表面现象,从周兴民de谈吐中能够感觉到这个人很有主见

  周兴民道:“顾书记★,我来平海de时间不长,对平海de了解还远远不够,以后在管理方面还要时常向您请教,希望顾书记要不吝赐教”

  顾允知笑道:“周省长太客气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是永恒不变de,管理也是这样,随着时代de发展,过去de那套管理模式早就无法适应于现在周省长想了解de情况,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管理方面,我de那一套早就落伍了”顾允知de低调和洒脱,平海体制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事实上能做到像tā那◎样离休之后就彻彻底底退下来de人真没有几个

  周兴民笑道:“顾书记太谦虚了”

  顾允知道:“不是谦虚,是在说事实,过去像张扬这种张牙舞爪de年轻干部我在任用tāde时候肯定会犹豫,可以●◇说体制中几乎找不到这种管理风格de干部,但是随着时代de发展,这种年轻干部不但可以存在**泡!书*而且还可以得到你们de重用,足以证明在知人善任方面,你们已经比我高出了一筹”姜是老de辣,顾允知这句话★明明在夸奖张扬,也成功de将话题转到了张扬de身上

  周兴民呵呵笑道:“当初推荐tā来到滨海独当一面de是我事实证明这小子de确很有能耐,短时间内接连干成了两件大事”

  阎国涛心中暗想,张扬最早de伯乐可不是你,是顾允知才对张扬和顾允知女儿de那段感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直到现在张扬还一口一个爸de叫着想到这里阎国涛不禁又联想到了省委书记宋怀明张扬这小子那是真有本事,居然能把两位省委书记de女儿都弄得服服帖帖阎国涛de联想力一直都是相当丰富de,不知为何tā又想到了乔梦媛,好像乔梦媛跟张扬之间关系和非同寻常,这小子真是个人才啊

  顾允知道:“滨海de底子太báo,想要发展起来,需要大刀阔斧改革de决心和勇气”

  周兴民道:“国家和省里对滨海保税区都相当de重视,一共准备向滨海拨出七十个亿,用于保税区建shè”

  顾允知道:“扶植力度真是不小,如果真de能够将规划一一实现,未来滨海de发展将无可限量”

  阎国涛看了看时间,今晚北港市委市政府、滨海市委市政府联合在滨海市委招待所举办晚宴,宴请各方前来de宾客,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阎国涛小声提醒了一下周兴民

  周兴民邀请顾允知同去,顾允知却笑道:“这种官方晚宴我就不去了,我现在就是闲云野鹤,真要是到了那里,我会觉得不自在”顾允知之所以不去是因为当晚出席晚宴de老下属很多,如果tā过去,多少会分báo周兴民de光环,吸引不少人de注意力,tā不想喧宾夺主

  周兴民看到顾允知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勉强,和阎国涛告辞离去

  两人离开没有多久,又有人过来拜访顾允知,这次前来de是薛世纶

  顾允知笑着将薛世纶迎入客厅内,薛世纶先拿了两盒上好de茶叶给tā

  顾允知道:“惭愧,我可什么都没有准备”

  薛世纶道:“允知兄,你是官,我是商,天底下只有商人给官员送礼de道理,谁见过官员倒过来给商人送礼de?”

  顾允知故意板起面孔道:“那你还是把东西拿回去,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官员”

  薛世纶哈哈笑道:“允知兄莫怪,开个玩笑”

  顾允知也笑道:“我现在是无官一身轻,你送什么我都敢收”

  两人落座之后,薛世纶道:“允知兄,这次我请你过来主要是想老朋友聚一聚,对了,你还记得萧国成吗?”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当然记得,tā●这次也要来?”

  薛世纶道:“已经在北港了”

  顾允知道:“说起来我已有十多年没有见过tā了”

  薛世纶道:“tā很少在国内”

  顾允知道:“上次见tā还是tā去东江找○●我谈开发de事情”

  薛世纶笑道:“结果你没同意”

  顾允知叹了口气道:“当时tā方方面面de条件不够出众”

  “允知兄一直都是一个公正无私de人,我父亲也一直对你赞赏有加”薛★★世纶微笑道

  顾允知望着薛世纶,双目中流露出极其复杂de神情,过了一会儿,tā低声道:“世纶,当年de事情你怪不怪我?”

  薛世纶笑道:“什么事情?你突然这么一说搞得我有点糊涂了”

  顾允知深邃de目光透过薛世纶de双目试图一直看到tāde内心,但是顾允知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是徒劳de,薛世纶de笑容阳光灿烂,可是在灿烂之后却藏着浓重de迷雾,迷雾之下又是深不可测de大海,顾允知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薛世纶产生这样de感觉,但是这种感觉是真实存在de

  薛世纶望着顾允知,顾允知de目光让tā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薛世纶不喜欢这种目光,一点都不,tā不喜欢自己暴露于人前,不喜欢被别人了解在顾允知面前装糊涂显然是没有必要de,薛世纶笑了笑:“允知兄,你在说当年我放弃仕途选择从商de事情?”

  顾允知道:“我始终认为,你de仕途断送在我de手上”

  薛世纶淡然笑道:“是我自己de选择,当初如果不是我头脑过于狂热,也不会做错事”

  顾允知道:“主要de责任应该我来承担,可是……”

  薛世纶微笑摇头道:“允知兄,本来就是我份内de工作,再说经★过那件事之后,我对仕途已经心灰意冷,是我自己主动向老爷子提出不干了,怨不得别人”

  顾允知感慨道:“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你在官场上de前程不可限量,肯定要比我走得要远得多”

  薛世纶道▲:“我现在已经很好,无官一身轻,只有离开官场,才知道为官者de压力有多大”

  顾允知望着薛世纶,总觉着tāde话有些言不由衷

  薛世纶明显不想提起往事,tā站起身笑道:“允知兄,咱们去海边走走”

  顾允知微笑点头,两人离开了别墅,从海洋花园de后门沿着山坡走下,一直来到沙滩之上

  薛世纶在沙滩上站定,指着正北de方向:“国成在那边买下了五百亩地,现在泰鸿de赵永福想从tā手里卖下来,张扬找我,想我帮忙说服国成放弃这个想法”

  顾允知道:“这小子终于懂得曲线救国了”

  薛世纶哈哈大笑:“tā一直都知道,不过这次晚了一步,国成已经答应了老赵,国成这个○人你知道de,一言九鼎,说过de话很少改”

  顾允知道:“我刚才抽空看了保税区de规划,de确是相当de不错”

  薛世纶道:“允知兄,我欠张扬一份人情,tā又是我女儿de义兄,这件事我★帮不上tā,总觉得过意不去”

  顾允知淡然笑道:“世纶,其实你不必太在意,事情de关键并不在这块地”

  薛世纶饶有兴趣道:“请恕兄弟愚昧,允知兄可否说得再明白一些?”

  顾允知道:“国家de利益高于一切,想知道最后de胜者是谁,就要看谁站在国家利益de一边”

  薛世纶微笑提醒道:“泰鸿也是大型国企”

  顾允知意味深长道:“国企什么时候也成了国家权力机构了?”

  薛世纶没有说话,顾允知de这番话分明是在说,泰鸿在蔺家角地块de争夺上没有任何de胜算,一个企业再厉害,终究无法和权力机构抗争,难道顾允知认为张扬赢定了?薛世纶马上就想到,tā可能从周兴民那里得到了某种暗示,如果省长周兴民旗帜鲜明de支持张扬,那么即便是赵永福也无能为力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