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章【不如不见】(下)


  夕阳渐渐坠入远方de海面,顾允知望着橘色de夕阳,天际间de晚霞模糊了天和海之间de界限,远处一男一女迎着他们走了过来,顾允知感觉到那身影yǒu些熟悉,他眯起双目,可很快他就睁大了眼睛,他de双目中充满了难以名状de震骇,他看到了女儿佳彤泡*书*(

  顾允知de人生历经无数de大风大浪,在任何事情上他都能够保持足够de冷静,即使在这样de情形下,顾允知仍然迅冷静了下来,望着那渐渐走近de女孩子,顾允知感觉到自己de鼻腔内yǒu些发酸,他深吸了一口气,试图排遣掉这种感觉,可是这种感觉却随着他de呼吸一直深入他de肺腑,他de内心

  薛世纶留意到了顾允知de微妙变化,他顺着顾允知de目光望去,yǒu些惊奇道:“那女孩子是佳彤吗?”他de表情同样充满着错愕和震惊,顾佳彤死于美国尼亚加拉河已经是众所周之de事实,一个死去de人怎么可能再度出现在滨海de沙滩上

  顾允知凝望着那女孩,他de目光极其复杂,yǒu悲怆yǒu怜爱他从女孩de脸上找到了不同,她de右眉上没yǒu佳彤de那颗痣,她de嘴唇稍嫌丰厚了一些,可是顾允知仍然无法相信,这世上会人长得如此相似

  顾允知de目光引起了那女郎de注意,她也朝顾允知望去,身边男子很警惕地走到她身前

  那女郎低声说了句什么,那男子慌忙躬身让开

  顾允知听出那女郎是用日语说得让开

  薛世纶看了顾允知一眼发现顾允知此时de表情又已经恢复到古井不波de状态,他不禁暗暗佩服,多年de官场历练早已让顾允知de心态人一等

  顾允知微笑向那女郎点了点头,轻声道:“你好”

  女郎de◇脸上也带着淡淡de笑容但是她很理性,绝没yǒu亲人相见de激动,轻声道:“您好,我们之前yǒu没yǒu见过面?”她显然注意到了顾允知看到自己惊奇而诧异de表情

  顾允知道:“你长得很像我de女▲儿”

  女郎微微一怔,她yǒu些诧异道:“您所说de莫不是顾佳彤?”

  顾允知缓缓点了点头,他yǒu些惊奇,这女郎怎么会一口就叫出佳彤de名字

  女郎笑道:“我叫元和幸子,过去也曾经yǒu人把我错认成顾佳彤{///书友上传}可我是日本人,我看过顾佳彤de照片,她和我de确很像”

  顾允知低声道:“你在哪里看到过她de照片?”

  元和幸子道:“张扬您想必认识,他给我看了顾小姐de照片”

  顾允知抿了抿嘴唇一旁薛世纶道:“这位小姐,你是元和家族de人?”

  元和幸子向薛世纶笑道:“是先生是……”

  薛世纶微笑道:“我是顾书记de朋友”■薛世纶这么说显然是不想暴露自己de身份

  元和幸子淡然一笑,她向两人打了声招呼,继续向前方走去

  顾允知望着元和幸子de背影,直到她de身影消失于暮霭之中方才长叹了一声

  薛世☆纶道:“她和佳彤真de很像”

  顾允知点了点头,心情变得沉重了许多,低声道:“相见不如不见,徒增怀念而已……”

  省长周兴民在晚宴开始之时做了一番激情洋溢de演讲作为祝酒词和众人de兴高采烈作为对比,今晚项诚de整体表现显得非常不在状态如果不是宫还山提醒,他甚至忘记了去向周省长主动jìng酒

  周兴民喝酒很少不过他走到哪里把张扬叫到哪里,他yǒu着充足de理由,张扬是滨海市●委书记,是名至实归de地主,所以让张扬陪酒是应当de,张大官人de管理能力到底怎么样?对此持怀疑态度de人不少,可是如果说张大官人de酒量在平海体制内第一,绝对没yǒu任何人跳出来表示怀疑

  ●张扬今晚为周兴民挡了不少酒,也代了不少de酒,很多人都认为这厮是在拍马屁,可每个人都很羡慕,这年头拍马屁也得讲关系,你想拍未必轮得到你呢再说张扬de酒量那是实打实de实力,就算给你拍马屁de机会,你也没yǒu这种逆天de酒量

  谁都能看出周兴民对张扬de偏爱,虽然张扬是地主不假,这次是滨海撤县改市不假,可项诚才是北港de一把手,陪同左右de那个应该是项诚才对,可周兴民压根没把项诚放在眼里

  通过一件事,这帮官员就能从中解读出很多de奥妙,或许这件事本来就很复杂,或许这件事根本就很简单,但是通过他们de解读,无一例外de变得复杂了

  滨海市委副书记蒋洪刚今晚负责陪同岚山市代表团,他招呼客人de同时,始终在留意现场de一切变化,他看到了周兴民对张扬de偏爱,也看出了周兴民对项诚de冷落,对此de解读是,周兴民在故意疏远项诚,从今天周省长下车伊始就摆明了对项诚不爽,这让蒋洪刚把握到了其中de玄机,未来de北港可能会变天,项诚在领导面前不受宠,就意味着宫还山de前程充满了变数,同样就意味着他de机会来了,蒋洪刚de内心中暗自欣喜着

  宫还山负责接待南锡市代表团,看到周兴民这样对待项诚,他de心中非常de忐忑,由始至终,他都是坚定站在项诚身边de,项诚在北港经营多年,是北港政坛上名副其实de不dǎo翁,但是随着薛老de淡出,平海政坛de老替,项诚de政治地位明显受到了影响,如果说过去de历任领导还看在薛老de面子上对项诚这位老同志保持着几分尊重,那么今天周兴民de表现就是毫无顾忌,这位任省长根本不去顾及老同志de感受,其实他对张扬表现出de偏爱等于在间接上◎给了北港领导层一记响亮de耳光宫还山开始感觉到事情de风向yǒu些不对了,当初搞这个庆典是北港领导层最早提起de,发起人是他们,张扬开始de时候并不愿意,甚至yǒu些勉为其难de意思,可今天主角反dǎ■◎给了北港领导层一记响亮de耳光宫还山开始感觉到事情de风向yǒu些不对了,当初搞这个庆典是北港领导层gěileběigǎnglǐngdǎocéngyījìxiǎngliàngdeěrguānggōngháishānkāishǐgǎnjiàodàoshìqíngdefēngxiàngyǒuxiēbúduìle,dāngchūgǎozhègèqìngdiǎnshìběigǎnglǐngdǎocéngzuìzǎotíqǐde,fāqǐrénshìtāmen,zhāngyángkāishǐdeshíhòubìngbúyuànyì,shènzhìyǒuxiēmiǎnwéiqínándeyìsī,kějīntiānzhǔjiǎofǎndǎo成了他,他们这帮北港领导已经完全沦为配角宫还山de内心不是滋味,相当de不是滋味,他由衷地生出一种为人作嫁衣裳de感觉,早知周兴民这个态度,他们搞这个庆典干什么?这不是吃饱了撑de吗?

  各人心里都yǒu一本帐,要说此时心里最难受de还是项诚,项诚在北港担任一把手这么多年,无论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别人说话谁不得看着他de脸色,就算你周兴民是省长,你今年才不过四十出头,我都快六十de人了,当着这么多de同人,你连一点情面都不给我留啊过去顾书记、乔书记,哪怕是现任省委书记宋怀明,谁见了我不得给我几分面子,你把笑脸全都给了张扬,只留给我一张冷屁股,你周兴民也太目中无人了,牢骚归牢骚,项诚也不得不承认,人家yǒu自大de理由,官大一级压死人,人家级别摆在那里,看不起自己也是没办法de事情项诚自问yǒu薛老做后台,可是周氏家族de政治底蕴又岂是他能够相比de,项诚默默分析着周兴民今天de态度意味着什么?难道周兴民已经决定站在张扬de立场上?

  周兴民jìng了一圈酒,回到自己de位子,轮到省委秘书长阎国涛起身去jìng酒陪同他们deyǒu来自北港de几位常委,项诚是其一,纪委书记陈岗也在场

  项诚端起酒杯,无论他心中怎样不开心,他都得向周兴民jìng酒,必须采取主动,他坐在周兴民de左手,这杯酒刚端起半截还没yǒu来得及说话呢,周兴民那边杯子又端了起来,他找de是右手边de陈岗,周兴民微笑道:“老陈,北港de干部队伍最近出了不少de事情,你们纪委工作要加强啊”

  项诚de酒端起来半截,就这么晾在那里,一张脸憋得通红,很快变得发紫,这么多人都看着了,周兴民明明看到自己端起酒杯了,他根本就是存心故意de,他根本就是要在这么多人面前晾自己,给自己难看项诚端酒杯de手都抖了起来,硬生生给气得

  关键时刻宣传部长黄步成端起酒杯道:“项书记,我jìng您”他看出了其中de微妙之处,患难见真情,关键时刻,他要勇于冲出去给项书记送上一个台阶黄步成虽然鼓足勇气送出了一个台阶,但是他de内心无疑是忐忑de

  周兴民仿佛并没yǒu留意到这边de举动,他和陈岗碰了碰杯,喝了杯酒道:“老陈啊,赵金科跳楼de事件yǒu结果了吗?”

  陈岗想不到周兴民居然这么关注这件事,甚至对赵金科de名字都记得清清楚楚,陈岗不敢怠慢,他恭jìng道:“这件事已经yǒu了初步de处理结果”

  周兴民点了点头道:“对待违法乱纪de官员,一定不能姑息,任何对不法行为de纵容都是对老百姓de伤害,都是对国家de伤害”

  陈岗道:“周省长放心,我会狠抓●干部纪律de”

  周兴民按照逆时针de顺序逐一jìng酒,这样一来项诚就变成了最后一个,项诚一肚子气,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今天这位周省长根本就是要给他难堪

  轮到黄步成de时候周兴民笑了▲笑:“这位是……”

  推荐排在第十六,呃……前十五都能上首页周推榜,俺咋就嫩么悲摧捏?各位看完,投一两张推荐票可否?抱拳多谢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