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明确态度】(上)


  本来项诚在刚开始的时候已经介绍了一遍,不过在场这么多人,周兴民也不可能每个都记住,黄步成满脸堆笑道:“周省长,我是北港宣传部的黄步成_泡&书&”

  周兴民道:“原地踏步的步?马到功成的成?”

  黄步成愣了一下,周省长话里yǒu话啊

  周兴民笑道:“工作起来咱们可不能原地踏步,不然又怎么可能马到功成呢?”

  黄步成尴尬的笑了笑,周围人都跟着笑,多数人都认为周省长这是在敲打黄步成,你丫算哪根葱?就数你能耐,就你跳出来给项诚找台阶下?

  果不其然,周兴民下面还yǒu话:“党的宣传工作是相当重要的,一定要做好舆论导向工作,要多把政府的正面形象zhǎn示出去推广出去”

  黄步成连连点头

  周兴民道:“前一段时间关于北港不利的传言很多,很多人都在说泰鸿在北港建厂会带来严重的污染,这就是你们的宣传没做好,工业发zhǎn和工业污染的关系要向老百姓阐述清楚,不要让老百姓一听到建厂,就仿佛来了洪水猛兽,如果你们能够认真的收集一下资料,做好宣传工作,让每个人都能认识到工业发zhǎn和污染真正联系,那么也不会产生这么多捕风捉影的传言

  黄步成额头上的汗都冒了出来,他实在搞不明白周兴民是什么意思?周兴民究竟是替泰鸿说话呢?还是单纯的借着这件事想呵斥自己两句?省长的心思不是他能够揣摩透的,黄步成认为周兴民之所以当中对他进行批评并不是因为他工作不力,而是因为他刚才给项诚敬酒的缘故

  晚宴结束之后,项诚打消了前往周兴民住处的念头,等省长周兴民离席之后,他早早就朝自己的汽车走去准备离开滨海返回北港的家中

  项诚刚刚来到车前市长宫还山追了上来在身后喊道:“项书记”

  项诚的脚步停留了一下,宫还山因为追的太急,说话yǒu些喘息:“项书记,咱们不是说好了去周省长那里……”

  项诚摇了摇头:“我身体yǒu些不舒服,想回去休息一下”

  宫还山看了看项诚阴沉的脸色,顿时明白,项诚不是身体不舒服,他是心里不舒服,宫还山道:“那……明天……”

  项诚道:“明天一早我会过来”说这话的时候项诚的内心中充满了悲哀,自己虽然是北港的一把手,可是周兴民根本没yǒu把他放在眼里任何官员yǒu风光的一面,同样就yǒu尴尬的一面平时这帮北港官员看到的都是自己风光的一面,只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打今儿这么多人都看到了自己的尴尬遭遇,从周兴民那里得到的难堪太多了,项诚偏偏又无处宣泄,他很想从现在起对庆典的事情不闻不问,可是他又不能,级别决定,周兴民可以对他冷眼相对,但是他必须要对周兴民笑脸相迎

  宫还山能够●体谅项诚的无奈,他低声道:“那好,项书记,您回去好好休息,如果yǒu什么事我给您电话”

  项诚点了点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周省长今天长途劳顿,你们也不要去打扰他了,招呼好兄弟城市的领导,咱们○★是主人,一定不能失了礼节”

  宫还山当晚果然没yǒu去周兴民那里拜会,一是因为项诚所说的原因,还yǒu重要的一点,看到项诚遭到的冷遇,宫还山当然没心情去触那个霉头

  周兴民离开的比较早◆,刚刚离开市委招待所就接到了泰鸿集团老总zhào永福的电话,却是zhào永福想要在当晚拜会他

  周兴民和zhào永福早就认识,zhào永福的岳父就是政坛元老之一的江达洋,zhào永福本身就是副省级待遇,事实上就是一个官场中人,虽然他现在的权力范围是在企业,但是能够掌管泰鸿这个企业王国其权力之大是毋庸置疑的,目前泰鸿的职工人数在十五万左右,在国内企业中也算得上是工业航母

  周兴民很愉快的答应了zhào永福见面的要求,他的车来到下榻处的时候,发现zhào永福的奔驰车已经停在了那里,陪同zhào永福前来的是北港市副市长许坤,许坤是北港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按理说本不应该由他负责接待zhào永福,可凑巧的是,许坤的儿子在泰鸿集团工作,所以许坤想借着这次机会接近zhào永福和他多套套近乎,项诚知道他的心思,干脆就把接待zhào永福的任务交给了他所以最近一段时间许坤简直成了zhào永福的小跟班,几乎是寸步不离

  周兴民看到zhào永福已经在这里等着了,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走过去,和zhào永福握了握手道:“让zhào总久等了”

  zhào永福呵呵笑道:“等候周省长接见的人排成长队,为了走捷径,我等这么一会儿算什么?”

  周兴民微笑道:“我可没这么大的架子啊”他指了指房门道:“咱们进去说”

  zhào永福和周兴民并肩走入别墅,北港副市长许坤并没yǒu跟着进去,这点眼色他还是yǒu的,zhào永福深夜过来拜会周兴民肯定是yǒu重要事情要谈,既然是重要事,当然是知道的越少越好,自己这种级别根本挨不上,与其跟着进去碍眼,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自己走人他借口出●去看看其他的招待情况,没yǒu跟进别墅

  滨海方面专门给省长周兴民配了两名明星服务员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其中一人就是过去照顾过张扬的耿明明,耿明明过来倒了茶,然后很懂事的去外面了

  周兴■民的秘书也没跟着进去,诺大的客厅内只剩下zhào永福和周兴民两人,zhào永福环视了一下室内的环境,微笑道:“想不到滨海这边的接待条件倒也不错”

  周兴民道:“这片别墅区是过去滨海的县委家属院◇”

  zhào永福哦了一声,颇感惊奇道:“滨海的这帮干部居住标准可不低,比起很多省领导也不遑多让”他的这番话充满了嘲讽和挑唆的意思

  周兴民淡然笑道:“别的不说,我在东江的住处比起这里▲◇”

  zhào永福哦了一声,颇感惊奇道:“滨海的这帮干部居住标准可不低,比起很多省领导也不遑多让”他的这番话充满了嘲讽和挑唆的”

  zhàoyǒngfúòleyīshēng,pōgǎnjīngqídào:“bīnhǎidezhèbānggànbùjūzhùbiāozhǔnkěbúdī,bǐqǐhěnduōshěnglǐngdǎoyěbúhuángduōràng”tādezhèfānhuàchōngmǎnlecháofěnghétiāosuōdeyìsī

  zhōuxìngmíndànránxiàodào:“biédebúshuō,wǒzàidōngjiāngdezhùchùbǐqǐzhèlǐ条件就差了许多”

  zhào永福喝了口茶道:“其实不止滨海是这样,我发现很多地方都yǒu这种现象,县政府规模大过市政府,市政府规模大过省政府,办公条件是改善了,可管理能力未必见得提高多少”

  周兴民对zhào永福的这番话深表认同,他低声道:“很多干部对公字yǒu个误区,认为只要是自己没yǒu把钱据为己yǒu,只要把钱花到了明处,用在了公家的事情上就问心无愧,可是他们并没yǒu考虑到这钱是不是花在了刀刃上,花出去的钱究竟给这方土地,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了怎样的利益”周兴民的手指轻轻在沙发扶手上敲击了一下道:“我们的工作之一就是要改变官员的认识和态度”

  zhào永福微笑道:“是你们的任务,我是个企业管理者”

  周兴民道:“企业和官场没多少分别,你和我所从事的都是管理工作,无非是你在泰鸿说一不二,权力为集中一些”

  zhào永福笑道:“周省长,你好像在拐弯抹角地说我专权啊”

  周兴民哈哈笑了起来,笑声平息之后方才道:“zhào总,你今晚过来,恐pà不是为了和我谈论管理之道的?”

  zhào永福点了点头,在周兴民这种级数的政治人物面前拐弯抹角的确没yǒu任何的必要zhào永福道:“还是为了泰鸿建厂的事情”

  周兴民道:“zhào总,泰鸿建厂的事情不是已经定下来了吗?”

  zhào永福叹了一口气道:“好事多磨啊,本来和北港方面已经协商好了,只差最后签约,可没想到最后关头又生出波折”

  周兴民淡然一笑,他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已经非常清楚,作为当事方的张扬和zhào永福在他面前所说的话,都是朝着对自己yǒu利的方向,○谁也不会主动说自己的不是

  zhào永福看到周兴民发笑,他也不禁笑了起来:“周省长想必已经对这件事yǒu所了解,那我就不用多说了”

  周兴民道:“我所听到的都是一面之词,想要了解这件事◆的全貌必须要听取多方面的意见,你所说的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

  zhào永福笑道:“周省长不会觉得我在搬弄是非”

  周兴民摇了摇头道:“其实这件事并不存在什么是非原则,你的出发点是为了泰☆鸿以后的发zhǎn,而张扬的出发点是为了滨海的发zhǎn,你们之间的矛盾归根结底在于,你们的未来发zhǎn构想相互冲突,在这件事上,都不存在任何的私利,没yǒu私心作祟,所以事情并不复杂,很好解决” □
  zhào永福道:“我之所以决定把分厂建在北港,缘于宋书记的牵线搭桥,而北港方面的几位领导也的的确确表现出了他们的诚意,他们应允我的条件非常优厚,让我无法拒绝”他适时的把宋怀明抬出来,意在告诉周兴民,是你们请我过来的,可不是我主动过来投资的(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