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明确态度】(中)


  周兴民道:“仅仅是因为他们的优厚条件,赵总不会将北港作为建厂的最终选择地,你是一位在国内赫赫有名的企业家,你的每一步经营都算得很准,你看中的是北港便利的地理位置和周边成熟的佣工条件,来北港你可以减少矿石的运输成本,可以降低企业的人工开支,赵总,你承不承认,在北港设立分厂无论对北港还是对泰鸿来说都是一件双赢的事情,既然是合作就得双方获利,这世上没有人甘心去做赔本的买卖”

  赵永福呵呵笑了起来,周兴民上来就道破实质,这就是领导水平的差距,北港那帮领导在赵永福面前始终都显得抬不起头来,他们将赵永福看成财神爷,在心理上就对赵永福敬畏有加,生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人家,这么一大笔投资鸡飞蛋打泡-书_)对赵永福提出的条件,基本上不去拒绝,事实上在北港领导看来,赵永福也没提出太过分的条件

  周兴民不同,他一上来就指出合作建厂是双赢,而不是shuí占了shuí的便宜,周兴民在赵永福面前强调双方合作,就等于把大家摆在一个公平的位置,婉转地告诉赵永福,你来北港投资建厂是经营需要,是为了赚钱,并不是过来支援灾区奉献爱心

  如果在其他人面前,赵永福或许早就抛出撤资的威胁,可是在周兴民面前,如果说出这种话肯定会贻笑大方

  到了赵永福这种层次,见到什么人说什么样的话已经是最基本的sù质赵永福道:“周省长,你说得对,大家合作的目的就是共赢,在北港建厂,我们经过了长期调查多方论证为此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劳动最终才选定在蔺家角建厂北港市领导层一开始就答应了下来,可是在张扬那里我们却遇到了阻碍”

  周兴民道:“他反对你们也可以理解,你想想,如果在你们的厂子里划分出一块修建保税区,你愿不愿意?”

  赵永福已经察觉到周兴民对张扬的偏重非常的明显,他开始意识到蔺家角的事情不容乐观,周兴民十有**站在张扬的立场上赵永福道:“周省长,今晚的闻你有没有看?”

  周兴民微微一怔,不知赵永福现在提起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意思?

  赵永福道:“我来之前看了今晚的北港闻里面专门播出了一个针对泰鸿的专题”

  周兴民的目光多少显得有些诧异,根据他了解到的情况,北港领导层对赵永福是相当友hǎo的正是他们对泰鸿建厂的渴望,才造成了他们和张扬之间的矛盾北港闻代表着北港的宣传动向,是牢牢掌握在北港领导层手中的,如果赵永福所说的属实那么证明北港领导层内部也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

  赵永福道:“周省长,前两天央视的今日焦点中就针对我们泰鸿过去的一些情况作了一期专题,我承认其中报道的一些事情曾经发生过,但是我们泰鸿现在已经完全改观了,尤其是在工业污rǎn方面,我■们所做出的改变是巨大的,为了改善工业污rǎn状况,我们付出了大量的财力和人力,这三年,我们在污rǎn方面投入的经费是最多的,我们在南武的厂区,现在是绿树环抱,青草茵茵,过去污rǎn的小河也已经重变得清○澈见底,我敢说,目前我们厂区的空气比南武城区的空气还要hǎo,shuí说我们是污rǎn大户?那都是旧观念,旧印象”

  周兴民笑了起来,他顺着赵永福的话反问道:“shuí说你们是污rǎn大户了?如果宋书记认为你们是污rǎn大户,又怎么极力促成泰鸿和北港的联姻?”

  赵永福道:“不瞒你说,最近一段时间,我的心情是极度郁闷的,针对我们泰鸿的流言蜚语层出不qióng,周省长,我赞同你刚才说的话,泰鸿来到北港,并不是来占北港的便宜,也不是去施舍北港,而是要谋求共赢声誉对企业来说意味着生命,我无法容忍这些在背后诋毁我们声誉的行为”

  周兴民道:“赵总,既然大家都想着共赢,都想着把这次的合作顺利推向成功,那么就应当冷静下来,放下彼此的敌对和成见,寻找双方共同的利益所在,也只有这样,才能回到正确的轨道上”

  赵永福道:“我对北港并无敌对,对滨海也是,如果说我们有矛盾,那么矛盾所在就是在蔺家角”

  周兴民道:“赵总,实不相瞒,在来此之前我就很关注这里发生的情况,本来我这次可以不来,省里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但是考虑到这边发生的事情,我感觉到自己还是有必要亲自来一趟,和你们hǎohǎo的谈一谈”

  周兴民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稍作停顿之后继续道:“我过去是学工业出身的,对于钢铁行业也算得上是有些了解,随着时代的发展,工艺的进步,钢铁企业的污rǎn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是距离所谓的零污rǎn还有很远的一条路要走,工业上的事情,我在你这个专家面前就不用班门弄斧说得太多,可是对城市的规划发展方面,我有一些心得,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滨海保税区的规划,如果没看过,●我建议你应当去hǎohǎo看看,他们的规划做得很hǎo,很有开拓性,我可以说,把这份规划放在全国甚至世界的范围内,也算得上一流,如果他们的这份规划能够得以实现,无论对滨海、对北港还是对整个平海都拥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我这样说,并不是说泰鸿建厂的事情就不重要,但是我们的事业最重要的是规划,可以相互促进,可以相互依存,但是绝不能相互影响”

  赵永福道:“周省长认为我们泰鸿的存在影响到了北港的发展”他的话并没有说完,言外之意就是,你如果这么认为,我大可以另外选地方去建厂房,没必要在你们平海一棵树上吊死

  周兴民道:“都很重要,我无法判断保税区和泰鸿哪个重要一些,保税区存在于构想之中,只◎有一个规划,而泰鸿是实实在在可以看到的价值,在我心中,前者意味着美hǎo的未来,后者意味着踏踏实实的现在,我们必须要脚踏实地,不然会摔跟头,我们同样要把目光盯着前方,不然十有**会走错路,两件同样重要●的事业,未必非得要摆在一起”

  赵永福微笑道:“周省长是在告诉我一山不容二虎”

  周兴民呵呵笑道:“应该说保税区和泰鸿分厂的辐射力带动力都很强,我想让你们保持一些距离,才能产生大的效益,大的影响力,也能让你们各自都拥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发展,两个大个子非得要去抢同一碗饭,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一个吃饱了一个饿着,也可能是两人都只吃了个半饱,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碗摔烂了,shuí也没饭吃,全都饿着肚子,明明是一家人,旁边还有很多碗饭,为什么不能把目光投向别的地方?”

  赵永福道:“周省长,你的意思我明白,蔺家角容不下泰鸿和保税区同时存在,那么在你心中,究竟属意shuí?”赵永福问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已经猜到了答案

  周兴民道:“我只能从城市发展的角度上来说,如果泰鸿在蔺家角设立分厂,以后你们的发展空间会很小,因为城市注定是要发展的,北港会发展,滨海也会发展,即便是泰鸿拿到了蔺☆家角地块,周围的发展空间也必定会因为城市的成长而不断受到挤压,最终你们这个企业面临的是什么?是再建分厂,重复投入,这对一个企业来说并不是一件hǎo事”

  赵永福没说话,周兴民所说的无疑是事实,●他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制定下了步步为营的方法,先拿下蔺家角,然后再利用手中的筹码争取从北港市政府那里获得多的土地可是他的第一步就受到了挫折

  周兴民道:“和现在相比,我重视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美hǎo的明天而准备着,没有人可以永远在这个职位上永远呆下去,我不行,你也不行,总有一天会有人接替我们的位置,我们党的事业就是接力赛跑,一棒一棒,薪火相传,想让我们的国家保○持高而稳定的发展,就必须要确保我们的这一棒少犯错误,这样后来者才可以将精力hǎo的投入到前进中,而不是去纠正我们曾经犯下的错误”

  赵永福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周省长的话真是振聋发聩啊”

  周兴民道:“我只是说出来和赵总讨论,在管理上,你可是我的前辈,我有很多需要向你学习的地方”

  赵永福道:“不敢,不敢周省长,你的话我会hǎohǎo考虑的”

  周兴民笑道:“我还是希望泰鸿能够顺利落户北港,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深入下去我在此可以向你承诺,我会在可能的情况下提供给泰鸿最大的便利,政策一定会是让你满意的”

  还差八张月票冲上两千张,求诸君成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