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二章【说走就走】(下)


  周兴mín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你以为他真的这样做,北港的领导层会支持他?还是你以为我会支持他?宋书记会支持他?”

  张扬眨了眨眼睛,他怎么就没想透这个道理呢?如果赵永福敢用这五百亩地制造麻烦,那么他就是和保税区过bú去,也就是和平海过bú去,保税区落户滨海,省长周兴mín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和心血,可以说保税区bú但关系到张扬的政绩,也关系到周兴mín的政绩,在这一点上,他们两人拥有着共同的政治利益,难怪周兴mín会旗帜鲜明的支持他,一旦想通了这个道理,张大官人顿时如释重负,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周兴mín之所以过来bú仅仅是为了调和矛盾,重要的原因是赵永福的所作所为已经触动了他的政治利益,这是周兴mín无法容忍的自己从开始的时候只是为了捍卫滨海的利益而战,他并没有考虑到深层的东西,如果当初把所有的因素都计算完全,那么即便是他对赵永福的挑衅bú闻bú问,赵永福依然无法如愿拿到蔺家角的那块地,周兴mín显然bú会答应

  周兴mín看到这厮好半天没有说话,bú由得好奇道:“你怎么bú说话了?是bú是对我的话很bú服气?”

  张扬道:“周省长,您给我一个胆子我也bú敢啊我在想,如何能够尽快的把保税区建设起来,用成绩说话”

  周兴mín将信将疑地看着他,并bú相信这厮会转变的如此迅

  张扬道:“周省长奠基的事儿我bú搞了,赵永福那边我也可以bú计较,但是,您这次也看到了,北港的这帮领导对我的工作并bú支持滨海虽然撤县改市成功可还得归北港管您支持我bú假,可是您bú可能一天到晚都顾着我的事儿啊,万一您bú在,别人要是给我下绊子,那可怎么办啊”

  周兴mín道:“你说怎么办?”

  张扬嘴巴还没张开呢,就听到周兴mín道:“滨海市委书记还bú过瘾,屁股还没把位子捂热,眼睛就瞅着北港的位子了,你小子是bú是有点太渴了?”

  张大官人嘴巴张的老大原本他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要个北港市常委干干呢,没想到话还没来得及说,周兴mín就已经识破了他的意图接下来的话全都被堵住了,张大官人发现周兴mín的确很厉害,自己的□那点小九九全都被人看穿

  张扬呵呵笑道:“周省长,您误会了我是说,省里给我的拨款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周兴mín道:“你想说的只怕bú是这件事?”

  张扬咧开大嘴唯有傻笑,面◆▲对周兴mín这号人物,还是bú要表现的太聪明的好

  周兴mín道:“你们的规划很好,我拿到省里给大家看看,相信用bú了多久你期待的拨款就会下来,bú过,你小子务必要给我记住,少生事,多做事,别○给我们添乱”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

  周兴mín道:“今天下午我要去江城”

  张扬一听就急了:“别介啊,就算奠基仪式bú搞了,您也bú能走啊,晚上还有焰火晚会呢,我们可什么都准备好了”

  周兴mín笑道:“是滨海撤县改市,你本应该是主角啊,我在这里呆着,岂bú是要把你的风头全都抢走了?”

  张扬道:“周省长,您又bú是bú知道,我这个人从来都是谦虚低调,我bú喜欢出风头”

  周兴mín道:“得,我最受bú了你这种自我标榜的家伙,我本来就没打算出席你们的什么焰火晚会,你们自己搞,我还要去江城考察情况,去看看那边机场的建设情况”

  张扬听到机场sān个字顿时来了精神:“要说这江城机场,我还是正儿八经的开拓者可惜我没有享受到本应属于我的荣耀和奖励,那啥……”张大官人没来及把后面的话说完,因为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到了

  看到张扬在周兴mín这里,杜天野笑道:“张扬也在啊”

  周兴mín道:“你来得正好,他正在跟我标榜他的功劳政绩呢,说江城机场他居功至伟”

  张大官人尴尬道:“周省长,咱bú带这么害人的,我没那么说”

  杜天野哈哈笑道:“这话倒是bú错,江城机场项目的确和张扬的努力分bú开”

  张扬知道人家两位大领导有重要事情要谈,也没好意思多做停留,向两人告辞之后离去

  张扬走后,周兴mín邀请杜天野坐下,杜天野道:“怎么?给这小子上课呢?”

  周兴mín笑了起来:“给他上课有用吗?而且有宋书记这位好老师,我又何必献丑”

  杜天野笑道:“咱们什么时候走?”

  张大官人打心底是bú想让周兴mín走的,qìng典仪式的阵仗已经拉开了,关键的qìng祝仪式在晚上,焰火晚会要突出与mín同乐的主题,张大官人本人来的构想是组织一场领导和群众之间的互动晚会,可周兴mín的日程安排的显然非常紧密,他这次过来目的也bú仅仅是为了参加滨海撤县改市qìng典,顺便还要视察平海北部几座城市的发展情况领导既然做出决定了,就bú是以张扬的意志为转移的事儿,张大官人唯有接受

  其实bú但周兴mín和杜天野要走,其他嘉宾也都没打算参加这个焰火晚会,本来是打算参加的,可是听说周省长马上去江城,所以也都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岚山市委书记常颂、南锡市委书记李长宇都是参加完揭幕仪式就打算离开,张扬听说他们也要走,忍bú住抱怨起来:“我说两位书记大人,这屁股还没把凳子捂热呢,我还没捞着好好跟你们把酒言欢呢,说走就走?”

  常颂笑道:“我过来主要是看看海天和海心,看到他们能够★踏踏实实的在这里工作我就放心了,至于什么揭幕剪彩,我本来就没多少兴趣,焰火晚会谁没看过?我们岚山的年焰火bú知要比你们高出几个档次”

  张大官人一听他这么说可有点bú乐意了:“看bú起人啊,常○tàtàshíshídezàizhèlǐgōngzuòwǒjiùfàngxīnle,zhìyúshímejiēmùjiǎncǎi,wǒběnláijiùméiduōshǎoxìngqù,yànhuǒwǎnhuìshuíméikànguò?wǒmenlánshāndeniányànhuǒbúzhīyàobǐnǐmengāochūjǐgèdàngcì”

  zhāngdàguānrényītīngtāzhèmeshuōkěyǒudiǎnbúlèyìle:“kànbúqǐrénā,cháng书记,那你还非得留下来看完再走,我就bú信,你们能比我们高出几个档次,我可告诉你,我们的焰火一分钱没花,全都是截获的走私货”

  这厮的话引起了一阵笑声,李长宇道:“你小子只图便宜,可千万别忽视●了安全问题”

  张扬点了点头道:“放心,早就做好了万全的措施,两位书记大人,还是多留一个晚上”

  李长宇摇了摇头道:“真bú行,这次是抽出时间过来给你捧场的,在我们的位置上,谁bú是一●摊子事儿,你的心意我们领了,本来碍于面子,是想等周省长走了我们再走,可现在他另有安排,我们刚好可以尽快回去主持工作”李长宇在张扬面前并没有必要伪装,有什么说什么

  张扬听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也bú好继续挽留,点了点头道:“那成,你们走,这么多焰火,我一个人放”

  李长宇笑道:“天下无bú散的宴席,bú过咱们很快就要见面了,五一赵静结婚,我们都去东江”

  张扬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这些老领导老朋友能够在滨海多呆一些时间的,可现实情况并bú允许,和常颂、李长宇道别之后,他找到了杜天野,看着杜天野张扬就气bú打一处来:“我说老杜,没这么干的挖自己兄弟墙角,bú厚道,bú义气”

  杜天野乐得合bú拢嘴:“你小子少把责任往我身上推,是你们自己事先没有搞清楚周省长的日程安排,江城机场就快落成了,到时候会作为七一香江回归,对祖国的献礼,周省长早就说要去视察,我可没把他哄过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老杜啊,你可得帮我说几句好话,周省长对我和泰鸿之间的事情有些bú爽”

  杜天野笑道:“放心,我刚才和他谈到这件事,周省长还是很支持你的,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干,bú过你记住啊,以后尽量把事情做在明处,有些小伎俩就别玩弄了,贻笑大方”

  “嗳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小伎俩,什么叫贻笑大方?”

  杜天野笑道:“你小子别跟我bú依bú饶,你们滨海的事情跟我没关系,对了,我看项书记很bú高兴,你还是琢磨琢磨怎么应付他”

  杜天野说得bú错,周兴mín来到滨海的这段时间,项诚处于极度的郁闷中,昨天北港电视台居然擅自播出了一个针对性很强的宣传片,其中bú但剪辑了部分央视的内容,还阐述了许多观点,请了几名所谓的环保专家来论证钢厂项目对北港环境可能产生的影响项诚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他昨晚看完这个专题之后,当即打电话找宣传部长黄步成把他大骂了一通,央视播这种针对性十足的专题片他们管bú了,甚至东南日报刊载bú利于泰鸿的文章他们也bú好说什么,但是北港电视台是他们的喉舌,在这种关键时刻发出了和领导层bú同的声音,这可bú是小事,在外界的解读会认为他这个市委书记已经失去了对宣传部门的控制,和泰鸿本已紧张的关系也会变得雪上加霜(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