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微妙变化】(上)


  宣传部长黄步成很是郁闷,他一向是听从项诚指挥的,舆论宣传方面最近他还特地召开le会议,强调宣传部门务必要和市领导层保持一致,尤其是在泰鸿建厂shì件上不能发出具有倾向性的信号,不允许他们播出或刊载这类具有影响公众判断的闻,可是他的话似乎没用,黄步成几乎第一时间就想到问题出现在哪里,肯定是出在宣传部副部长、电视台台长颜慕云的身上,一直以来这个女人都表现的有些猖狂,跟自己这个宣传部长并不合作▲黄步成也向项诚反应过几次,可是项诚每次都让他把心胸fàng得宽广一些,其实黄步成明白,项诚之所以容忍颜慕云,还不是因为她的背后有人撑腰

  现在出问题le,项诚马上找自己算账,黄步成感觉到非常的◇委屈,自己早就提醒过他,是项诚有着太多的忌讳,对颜慕云一再宽容,所以才造成le现在的状况,可是黄步成不能说,领导永远都是对的,出leshì情,责任永远都是下属的

  送走le省长周兴民,项诚心中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眯qǐ眼睛望着渐行渐远的车队,他忽然想qǐle一句诗——安能摧眉折腰shì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可是项诚随即又悲哀地想到,自己在权力面前绝没有直qǐ腰杆的勇气,他已经年华不再,他的腰身已经禁不qǐ折腾,周兴民的离去意味着北港范围内,他又重成为政坛权力第一人他又有一段时间不用看着别人的眼色行shì,不用心里明明不开心,还非得要拿捏出一脸的笑容,别人侮辱他的时候,他心里虽然愤怒却要装▲出一脸的荣光只有在越自己的权力面前官员才会低下自己习惯性高昂的头颅,也只有这种时候,他们会进行短暂的反思,但是这时间实在太短暂le

  现在的项诚又已经昂qǐle头,背qǐle双手,市长宫还山出○现在他的身边,低声道:“项书记,晚上的焰火晚会……”

  项诚道:“回市里开会”

  在项诚的表率下,一度热闹的滨海走le个七七八八人一走茶就凉,走的是省长周兴民,凉的是滨海这碗茶

  不过张大官人心态非常的平和其实他早就明白,来le这么多的官员嘉宾,人家都不是冲着自己,而是冲着省长周兴民省长走le滨海对嘉宾的吸引力自然减弱,其他人走倒还好说,项诚率领北港领导层的离去实在做得有些过le,这是公开表明le对这次庆典的不悦

  项诚返回北港之后,马上召开le一个常委会

  每个常委都知道项诚窝le一肚子火,这次周兴民根本就没给过项诚好脸色,显然是对项诚在蔺家角shì件上处置方法的不满,其实现在项诚也想透le其中的道理,保税区虽然建在滨海,可shì实上不仅关系到张扬的政绩,还关系到省长周兴民,自己支持泰鸿的做法显然触怒le他,通过这次的shì情,项诚对泰鸿建厂的shì情明显有些心灰意冷le,不过有些话,他还是必须要说的

  黄步成很不幸成为le项诚首先开炮的目标,项诚道:“昨晚关于大家都看le?滨海撤县改市庆典,全省政要济济一堂,在这种时候,我们北港电视台◇播出le一档这样的节目,其目的不言自明”他的目光落在黄步成的脸上

  黄步成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其实昨晚项诚已经针对这件shì说过他,没想到今天又会拿出来公开讨论,黄步成认为项诚这样做是不给自己留●情面,这在过去很少有,黄步成感觉到很委屈,在昨晚迎接省长周兴民的宴会上,周兴民把项诚晾在那里,是自己勇敢地zhàn出来为项诚解围,患难见真情,自己也因为这件shì被周兴民挖苦le一通,没功劳也有苦劳,想不到项诚根本不领情,现在居然把自己当成le发泄的目标,黄步成道:“项书记,这件shì我并不知情,全都是颜慕云搞出来的,我找过她le,她现在在京城出差,只能等她回来再追究责任问题”

  项诚道:■“步成同志,不要一出leshì情就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我问你,我之前是不是专门强调过,一定要做好闻媒体的工作,务必要让他们做出正确地导向,不可以发表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论”

  黄步成耷拉着脑袋,心★中有些明白le,项诚窝le一肚子的火,他要发泄,电视闻的shì情只不过是给le他一个借口罢le

  在场的常委多数对黄步成都抱有同情心,昨晚项诚在省长周兴民那里吃瘪几乎所有人都看到le,当时那种□情况下,是黄步成勇敢地zhàn出来冒着得罪省长的风险给le项诚一个台阶,这些人自问都没有黄步成那个勇气,在他们看来项诚应当感谢黄步成,却没有想到周兴民离开之后,项城的第一炮就打向黄步成,这也太不近人情◇le有道是伴君如伴虎,市委书记也不是那么好伺候的

  项诚发泄le一通之后,感觉胸中淤积的闷气似乎消散le不少,看到黄步成低着头,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由得又念qǐ他的好处来,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己现在总不能再向他承认错误,最多不说他le,项诚咳嗽le一声道:“这些闻媒体,都是唯恐天下不乱,他们根本不去关心shì情的真伪,他们关心的是shì情有没有闻价值,说出去的话是要承担责任的,当今的时代,是一个信息高发展的时代,老百姓通过电视、报纸这些媒体le解身边的一切,他们往往不加以判断,对媒体会有种盲目的认同,如果媒体丧失leqǐ码的良心,那么就会误导我们的人民,就会造成人民对党的政策的不理解,会造成人民对我们政府部门的不理解,甚至会造成对抗,对于这种无良的闻单位,我们一定要追究责任”

  市长宫还山道:“项书记,我认为这件shì应该追究到人,步成同志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一直兢兢业业,他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成绩大家都看到le,但是宣传工作的特殊性决定le工作中难免会有所疏漏”

  总算有个人为黄步成说话le,项诚也趁机找台阶下:“我也不是否定步成同志的工作,我是就shì论shì,之前我特地强调过,别人我们管不le,但是北港的宣传工作我们一定要抓好,大家都明白,前期我们做le很多的工作,这才把泰鸿请到我们北港,在这里我不想反复强调和泰鸿的合作会带给北港怎样的利益,shì实上,现在我们和泰鸿之间的合作前景已经变得不是那么乐观,我们的电视台播fàng这种专题片,会让北港的老百姓怎么想?会让泰鸿怎么想?”

  黄步成道:“我认为这件shì的背后肯定有原因,有人想破坏北港和泰鸿的合作,最近关于泰鸿不利的闻全都是这个别有用心的人制造出来的”

  宫还山道:“项书记,我认为步成同志说的有道理,我们必须重视这件shì,任何破坏我们和泰鸿合作的行为就是和北港的所有人民为敌”

  党委副书记蒋洪刚听到这里不由得有些想笑,这帮人也就是在会议上发发牢骚,其实谁都清楚这一系列的shì情是谁搞出来的,可没有一个人主动提qǐ张扬的名字,省长周兴民已经旗帜鲜明的顶qǐ张扬,让这帮人乱le阵脚

  蒋洪刚道:“关于和泰鸿之间的合作,我有话说”

  所有常委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蒋洪刚平时在常委会上的发言很少,尤其是在这种敏感问题上,他多数会选择沉默,没想到今天会主动提qǐ这件shì

  项诚点le点头示意蒋洪刚说下去

  蒋洪刚道:“周省长这次过来,态度非常明确,他显然是把保税区的工作fàng在第一位,现在泰鸿集团建设分厂和保税区的建设出现l□e矛盾,我们作为北港的领导层,理当拿出明确地态度”蒋洪刚先把周兴民搬le出来,然后才说他们应该标明态度,分明有些借势的意思

  宫还山对蒋洪刚的这套说辞颇为反感,蒋洪刚的话刚刚说完,他就问道:“◎洪刚同志,你的话我有些听不明白,什么叫明确地态度?我们的态度一直都很明确啊,尽可能的协调滨海和泰鸿之间的矛盾,争取做到共存和双赢”

  蒋洪刚笑道:“宫市长,现实的情况是不可能做到双赢,张扬的态度很明确,他不可能把蔺家角的那块地让出来,泰鸿那边的赵总也表明le态度,他必须拿到蔺家角的那块地才肯在北港建厂,我敢说,最近围绕泰鸿的舆论和两者之间的矛盾有关,作为北港领导层中的一员,我也希望能够消除他们之间的矛盾,争取做到共存,我们也努力过,shì实证明,他们之间的矛盾非但没有消除,反而变得加对立le,或许有些同志认为,我们可以继续做工作,直到他们双方达成谅解为止,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消磨下去何时才是个头?我们的shì业难道就要在这种对立和内耗中持续下去吗?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先拿出态度,要考虑到最坏的一步,我们假设双方的矛盾最终无法调和,那么我们务必要从两者之中做出抉择,孰轻孰重,我们最后要选择谁,fàng弃谁”(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