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微妙变化】(中)


  蒋洪刚之所以说这番话,是因为他从省长周兴民的态度中悟到了某些东西,他终于看到了属于自己的机会

  项诚望着蒋洪刚,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洪刚同志,如果让你选择,你会选择谁,放弃谁?▲

  蒋洪刚dào:“我认为泰鸿选择蔺家角建chǎng考虑不周,如果这件事能够实行,随着时代的发展,用不了多久,泰鸿分chǎng就会成为滨海和北港之间的屏障,会影响到城市一体化的进程,而且从长远的观点来看,保税qū要比钢chǎng项目前景为广阔”

  项诚dào:“那就是支持保税qū咯,其实我也是支持保税qū的,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保税qū非得要蔺家角那块地,我已经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可以补偿给他们双倍面积的土地,只要他们让一步,泰鸿就能顺利落户北港,我们北港就可鱼和熊掌二者兼得”

  蒋洪刚dào:“我看过滨海保税qū的方案,他们的方案很完善,蔺家角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其实项诚心中已经明白,这次无论他心中是否情愿,蔺家角的那块地是不可能交给泰鸿了,张扬那边的竭力抗争是其一,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省长周兴民的力顶项诚再大的胆子,也不至于去和周兴民作对,但是蒋洪刚的这番话又让他不爽,你蒋洪刚这会儿冒出来是要指出我的不对吗?在常委会上还没有你说话的份儿项诚dào:“不如这样,大家举手表决一下你们认为保税qū和泰鸿哪个重要?咱们二选一,认为泰鸿重要的请举手”

  项诚是要通过这种方式给蒋洪刚一个教训,让他看看话语权究竟掌握在谁的手里,项诚先举起了手,每次只要他这么做现场的常委就会纷纷举起手来几乎他的每一项提议都会以压倒性的多数票通过项诚认为不举手的或许只有蒋洪刚自己,可是这次项诚居然失算了

  蒋洪刚没跟着举手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组织部长孟启智也没举手,让项诚感到意外的是,纪委书记陈岗居然也没举手,这厮从来都是反对保税qū最为旗帜鲜明的一个,想不到他今天居然站在了蒋洪刚的一方

  蒋洪刚也愣了,他本以为自己被项诚利用这种手段孤立了,却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两人和自己站在一起,孟启智这个人比较理性,他对项诚并不是盲目跟从可陈岗的表现就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了

  陈岗和项诚,和宫还山的关系都是相当密切,而且重要的一点是,只要是张扬的事情他总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因为蔺家角的事情,他不知说过张扬的多少坏话了,可今天他居然改换了阵营,这厮莫不是吃错了药

  陈岗并没吃错药,他头脑清醒得很,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脸上,陈岗叹了口气dào:“其实我是弃权的”

  所有人仍然看着陈岗,别人弃权并不奇怪,可是陈岗弃权实在太奇怪了,遇到◎这种机会,他本应该对张扬毫不犹豫的发起攻击才对谁都不知dào陈岗这厮已经被张扬抓住了把柄,现在的陈岗心态已经起了颠覆性的变化

  陈岗dào:“保税qū和泰鸿分chǎng能够兼得最好,可是眼前的○情况下,我们可能必须要割爱一个,虽然我对滨海有关领导的做法不满,但是保税qū毕竟是咱们的亲生仔,真正到决断的时候,我这心底当然还是向着保税qū多一点”

  项诚瞪了陈岗一眼,心中暗骂,又说弃权,可说出的话根本是站在蒋洪刚一边,其实项诚心中也很明白,因为周兴民的态度,他们必须要选择保税qū,他搞这个投票无非是想给蒋洪刚一个难堪,却想不到陈岗居然跟蒋洪刚的步调保持一致了项诚dào:“泰鸿的事情还是要争取,还山、老陈,你们和泰鸿方面比较熟,这件事还是由你们继续跟进,争取获得泰鸿的理解,周省长有句话说得不错,泰鸿也不是做慈善的,他们之所以想在北港建设分chǎng,是看中了我们北港方方面面的条件”

  项诚本想借着这次的常委会发泄一下积压在心头的怒气,强调一下自身在北港独一无二的权威,可是却没有达到他的目的,非但如此,向来低调做人的蒋洪刚居然开始公开和他作对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场会议开完,项诚依然窝火,他意识到省长周兴民对他的公然冷遇,给了很多人一个相当不好的暗示,动摇了他在北港经营多年的威信,最近发生的一切或许只是一个开端

  项诚huí到自己的办公室没多久,纪委书记陈岗就跟了过来,因为刚才常委会上发生的一切,项诚对陈岗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面无表情地扫了陈岗一眼dào:“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弃权了?”

  陈岗一脸笑容dào:“项书记,你生气了?”

  项诚dào:“有什么可生气的,常委会上本来就应该畅所欲言嘛”

  陈岗dào:“项书记,您有没有觉得最近北港有点不太平”

  项诚皱了皱眉头,简直是废话,陈岗是不是没话找话?

  陈岗dào:“我听说周省长和泰鸿赵总见了面,两人开诚布公的谈了蔺家角的问题,我还听说赵永福可能已经放弃在北港的建chǎng计划了”

  项诚叹了口气dào:“我现在被这件事搞得不胜其烦,谁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辛辛苦苦的工作,想把这件事协调好,可到头来里外不是人”

  陈岗顺着项城的话叹了口气dào:“现如今真正想做好事哪有那么容易,不但要为老百姓着想,还得揣摩透上级领导的心思” ○
  项诚有些不悦dào:“你什么意思?”

  陈岗知dào项诚误会了,慌忙解释dào:“项书记,您别多想,我是说啊,到现在我才看清楚保税qū的本质”

  项诚dào:“什么本质啊?”□

  陈岗dào:“过去我总觉着这件事始终都是张扬一个人在张罗,可这次看起来并不是那么huí事儿,我明白了,他只是一个跑腿的,以后保税qū建成之后最大的受益者可能还不是他”陈岗没把话全都挑明,他相信话说到这份上项诚应该都明白了

  项诚当然明白,陈岗是说保税qū建成后最大的受益人是省长周兴民,据说保税qū之所以能够顺利批下来,和周兴民当初的努力有着直接的关系,项诚现在对此的理解远比陈岗要深刻得多,他叹了口气,忽然dào:“你跟我扯东扯西,还是没huí答我的问题啊,你今儿弃权是什么意思?”

  陈岗dào:“您有没有觉得,蒋洪刚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越是多事之秋,越是妖孽辈出,项书记,您看我和会不会有些共同语言?”

  项诚懂得了陈岗的意思,这厮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拉近和蒋洪刚的距离,大概是想摸摸蒋洪刚的底,可陈岗和宫还山的关系在北港体制内广为人知,即便是他今天和蒋洪刚站在同一立场上,蒋洪刚也未必会把他看成自己人

  陈岗从项诚复杂的表情上读懂了他的意思,低声dào:“项书记,政治上不会有永远的敌人”

  项诚经他提醒,忽然醒悟,自己怎么连这么浅显的dào理都忘了,政治上怎么可能会有永远的敌人呢?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péng友,想起这些,项诚的内心不觉又是一凉,身边这些对自己微笑的人,笑容中究竟能有多少真实的成分?

  赵永福知dào自己在蔺家角的事情上肯定要栽跟头,无论他如何强势,无论北港的领导层多么支持他,但是周兴民一出场,就已经将他之前所有的优势消灭殆尽,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周兴民是盘踞在平海的一条猛龙

  萧国成邀请赵永福一起去白岛散心,两人站在游艇的甲板上,傍晚的海面上升起了轻薄的烟雾,赵永福的目光也如同这烟雾一般讳莫如深,无法看透

  萧国成对赵永福此刻在想什么并不关注,他能够看出赵永福很不开心,萧国成低声d□ào:“永福兄,凡事看开点,商场上没有人可以一帆风顺”

  赵永福dào:“我准备放弃北港的建chǎng计划”

  萧国成微笑dào:“想听听我的意见吗?”

  赵永福点了点头
  萧国成dào:“你是国企老总,我是个体户,我们对生意的看法不同,其实你选择北港建设分chǎng没错,纵观世界各国的大型钢铁企业基本上都建设在距离港口很近的地方,因为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运输成本,但是在具体选址方面,我并不赞同你们选择蔺家角,表面上看蔺家角位于北港和滨海的中心位置,可以坐拥两座城市的资源,但是你想过没有,正因为如此,钢铁chǎng以后的发展空间会变得很小,而北港和滨海的不断发展,必然会形成以后压榨钢chǎng空间的局面,除非你建设分chǎng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目的在于蔺家角的这块地皮,以后单单依靠这块地皮升值就能填补你所有的建chǎng成本,否则你选择蔺家角没有任何意义”(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