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微妙变化】(下)


  萧国成说完这番话咳嗽了起来,他咳了好半天,方才平息下来掏出纸巾擦了擦嘴唇又道:“其实北港港以南的那块地适合做企业,如果你真的从发展考虑,应该重考虑一下自己的选择”

  赵永福道:“滨海的那五百亩地我们什么时候签合同?”

  萧国成笑了笑,低声道:“永福兄,知道蔺家角的地为什么会拿不下来吗?”

  赵永福望着萧国成,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萧国成道:“问题不是出在张扬身上,而是出在上头,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周兴民非常看重保税区计划,看得出他要利用这次的机会大gàn一场,官场中人,最在意的就是政绩,也就是说,滨海已经被他视为自己的政治鱼塘,他必然要从中捞出大鱼,你建设分厂的计划和他的利益刚好发生了冲突,所以他才会出面力顶张扬”

  赵永福道:“国成,你把问题看得很清楚”

  萧国成微笑道:“从旁观者的角度看问题总是清晰一xiē,永福兄,我想多问一句▲,你要滨海的那五百亩地,究竟有什么规划?”

  赵永福道:“我不方便说”他并不是不方便说,而是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规划

  萧国成道:“永福兄,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有xiē事我不瞒你,元和家族◇提出用两亿元收购我手里的那块地”

  赵永福皱了皱眉头,他意识到萧国成把这件事告诉他另有深意赵永福道:“你动心了?”

  萧国成道:“金钱对我来说从来都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一块当初只用了不到两百万元拿下的土地,如今已经飙升到两亿,证明什么?证明保税区绝对是大手笔,而且平海必然会将此列为重点项目,滨海的发展不可限量”

  赵永福感觉自己的内心如同被针扎了一样他并不是因为萧国成的这番话●而是因为他仿佛看到了张扬春风得意的样子每次看到张扬,他总是忍不住想起自己死去的儿子,那个寄托自己太多期望的优秀孩子,虽然赵永福已经明白并不是张扬直接杀害了他的儿子,可是他却始终认为张扬难以撇清责任,如☆果不是和张扬的争执,儿子或许就不会落到那种下场

  赵永福长久的沉默让萧国成感觉到有xiē歉意,他解释道:“永福兄,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那块地……”

  赵永福微笑着打断萧国成的话道:“你不用为难,那块地我已经fàng弃了,既然我已经决定fàng弃在北港开设分厂我要那块地又有什么用处,而且两亿的价钱我也承受不起”

  萧国成道:“即便是两亿,我也不会转让给元和家族,你如果fàng弃了这个念头我会亲自投资开发这块地”

  赵永福的目光重投向远方雾气笼罩的海面:“我不再关心滨海的任何事情了”

  无论领导们是走是留,已经定下来的庆典计划是不会改变的,尤其是公开宣布的焰火晚会,不过张大官人还是做出了少许调整,比如他原本要在蔺家角搞的那个奠基仪式,本来的目的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向泰鸿示威,同时也把省长周兴民拉到自己的阵营里加重自身的砝码,可省长周兴民识破了他的意图,把他批评了一通,在保税区的问题上,周兴民已经明确表示会站在他的这一边既然如此,就没有了搞奠基仪式的必要

  这次滨海撤县改市的庆典已经深深刺激到很多人的神经了,过犹不及,现在继续往敌人的伤口上撒盐似乎没什么必要,所以张扬悄悄让常海天取消了奠基典礼

  周兴民走后,各地市的领导人也随之离开,原本热热闹闹的滨海顿时显得清净了许多,如果说省长周兴民的离开是另有安排,其他地市级领导的离开是忙于公务,那么北港这帮领导人的离开就让人很不理解了,滨海是北港的一部分,而滨海这次撤县改市的庆典,还是在北港领导人的要求下才张罗起来,别人走倒还罢了,北港几位市常委仿佛约好了一样,齐齐缺席了滨海当晚的焰火晚会

  市长许双奇、宣传部长王军强都打了电话,来到张扬办公室的时候,两人的表情都显得有xiē不自然

  张扬道:“军强同志,晚上的焰火晚会准备的怎么样了?”

  王军强道:“一切准备就绪了,可是项书记他们……”接下来的话他没说,而是用眼睛看了看许双奇

  许双奇道:“我刚刚打过电话,项书记他们回市里有重要安排,晚上的焰火晚会就无法出席了”

  张扬道:“那肯定是出大事了,否则北港市常委不可能集体缺席,老许啊,你没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许双奇心说,出什么事你自己心里不清楚?还不是被你给得罪了?你丫坏事都gàn完了,现在在这儿开始装无辜了,一年轻人,怎么心眼儿就这么多呢?许双奇心眼儿也不少,这货是个政治老妖,即便是级别不高,资格那是绝对够老的,张扬来了这么久,许双奇跟他争来斗去,心中对他也算是有xiē了解了,这次省长周兴民过来,对张扬的态度他都看在眼里,明显这位滨海市委书记要比北港市委书记受宠的多,项诚就是因为这件事生气许双奇因此而产生了深的认识,自己根本不是张扬的对手,要斗也得是项诚这种级数的才有资格和张扬交手,有了这样的心态,许双奇自然不会产生和张扬斗下去的**,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拿鸡蛋碰石头这样的蠢事儿,他才不会去gàn

  人一旦在心理上屈服,就会在不经意中流露出示弱的表现,许双奇的脸上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恭谦,他低声征求张扬的意见道:“张书记,既然领导们都走了,你看这个晚会还搞不搞?”

  “搞当然要搞”张扬毫不犹豫道,他看着许双奇:“咱们这个焰火晚会本来就是为老百姓办的,与民同乐,让滨海老百姓能够分享到撤县改市的荣耀和喜悦,领导们不是重点,他们在不在,我们这个焰火晚会照旧举办”

  许双奇和王军强离开张扬的办公室之后,王军强道:“许市长,要不,您再跟市里联系联系,看看项书记他们……”

  许双奇呵呵笑了一声道:“算了,打多少电话都是白费功夫,还是按照张书记说的办,与民同乐”

  许双奇他们走了没多久,团市委书记常海心就来到了张扬的办公室,她眼圈有xiē发红,看得出刚刚哭过

  张扬看到她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阵怜惜,走过去,把房门关上,张开臂膀将常海心揽入怀中,在俏脸上轻吻了一下,柔声道:“怎么哭了?”

  常海心心中有所顾忌,这里毕竟是办公场合,她有xiē不好意思地挣脱了张扬的怀抱道▲,xīnzhōngbúyóudéyīzhènliánxī,zǒuguòqù,bǎfángménguānshàng,zhāngkāibìbǎngjiāngchánghǎixīnlǎnrùhuáizhōng,zàiqiàoliǎnshàngqīngwěnleyīxià,róushēngdào:“zěnmekūle?”

  chánghǎixīnxīnzhōngyǒusuǒgùjì,zhèlǐbìjìngshìbàngōngchǎnghé,tāyǒuxiēbúhǎoyìsīdìzhèngtuōlezhāngyángdehuáibàodào:“哪有,刚才送我爸走,他特煽情,搞得我鼻子有xiē发酸”

  张扬笑道:“马上五一了,你不又可以回家了?”

  常海心道:“你这么想我走啊?”

  “哪能呢,我巴不得你日日夜夜都陪在我身边呢”张大官人勾起常海心的下颌,对着她的樱唇啄了一下

  常海心啐道:“你啊,这里是办公室,要保持距离懂不懂?”

  张扬笑着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小常同志,你找我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

  常海心道:“还不是今晚焰火晚会的事情,省领导走了,市领导也不给面子,咱们今天准备的那xiē贵宾席位,大半都要空缺下来,稀稀落落的空出一大片,就算上电视也不好看啊”

  张扬道:“这还不好办,去社会福利院,把孩子们请过来看焰火表演”

  常海心笑道:“救数你的鬼主意多,大家都说,你这次把北港几位领导全都给得罪了,所以人家才不给你面子”

  张扬道:“我不需要他们给面子,爱来不来,他们不来,我还省得浪费粮食呢”

  常海心道:“对了,这次清姐怎么没来?”

  张扬也有xiē奇怪的挠了挠头道:“我也纳闷着呢,她本来说好了要来,可到现在都没见人影儿,人不来电话也没一个,我还没顾上给她打电话呢”

  常海心道:“还是打一个”她向张扬告辞,这次的庆典活动由市委宣传部和团市委联合操办,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张大官人却走过来,揽住她的纤腰,大手落在她的**之上,将她的娇躯向自己怀中贴近了一xiē,常海心含羞仰起俏脸,让他灼热的唇吻住自己,直到吻得她就快窒息,张扬方才fàng开她,低声道:“我想你了”

  常海心感觉他紧贴自己部分的变化,娇声道:“今晚的事情忙完,我给你电话……”

  张大官人会心一笑,这才fàng常海心离去,这厮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原地转了一个圈,做官也是讲究境界的,他现在算得上公私兼顾游刃有余(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