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四章【着火了】(下)


  常海心听到他的声音方才放心下来,自然不在挣扎反抗,娇躯软绵绵靠在张yáng的怀中,柔声道:“你真的是色胆包天”

  张dà官人笑道:“这叫艺高人胆dà”

  外面忽然划过一道闪电,将室内照的亮如白昼,旋即一个炸雷震响在窗外,常海心娇呼一声,转身投入张yáng的怀抱,紧紧拥住他的身躯

  外面起风了,黄豆dà小的雨点急促地敲打着玻璃窗,常海心小声道:“好dà的风雨”

  张yáng微笑道:“再dà的风雨也不用怕,我在这里,我永远是你可以依靠的港湾”他展臂勾住常海心的膝弯,将她整个人横抱起来,向隔壁休息室走去

  这场春雨下起来没完没了,张dà官人第二天天不亮就不得不从温柔乡里爬起来,冒着风雨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没办法,只有借着夜幕的掩护方才安全,万一让人看到市委书记深夜潜入团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只怕这件事就热闹了

  这厮冲了个热水澡就上床休息了,距离上班还有将近四个小时,刚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蓄精养锐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张dà官人梦中似乎被人赤身**的扔在了空旷无人的沙漠中,火辣辣的太阳当头暴晒着,似乎把他体内所有的水分都蒸腾出来了,他渴望喝水,可是周身软绵绵毫无力量,居然一步也走不动,躺在沙漠上,期待有人经过,一会儿他看到了一群熟悉的身影,其中有许常德、许嘉勇、赵国梁,他们或鄙夷,或冷酷地看着他,每人的手中都拿着水,可就是不肯递给他一瓶

  张dà官人感觉自己就要渴死了,恍惚间似乎又躺在一条摇摇晃晃的小船上,身体随着波涛晃动着,朦胧中听到一个声音道:“张书记您醒醒,您醒醒”

  张dà官人好不容易才睁开沉重的眼皮,他这才意识到刚才是在做梦,可那种饥渴感仍然存在他看到傅长征就站在床边,满脸关切地望着他:“张书记”

  “水……”张yáng一出声把自己吓了一dà跳,他的声音嘶哑低沉,咋一觉醒来成了个破锣嗓子,张yáng这才感觉到浑身酸软无力想不到一向体壮如牛的他竟然生病了

  傅长征显然看出张yáng的情况不对,赶紧去给他倒了杯水,张yáng一口气将茶杯中的水喝了个干干净净,虚弱无力道:“我……我好像发烧了”

  傅长征道:“张书记,您昨晚淋雨了?”

  张yáng点了点头,紧接着咳嗽了两声

  傅长征道:“我去叫小周过来,送您去医院”

  张yáng摇了摇头:“不用,我休息休息就好对了你给我找个体温计过来”

  傅长征去找体温计的功夫,张dà官人摸了摸自己的脉门,脉相是相当的奇怪,时而急促时而缓慢,时而如洪水奔腾澎湃有力,时而如小溪流水涓涓无声,张dà官人两世为人见惯了各种奇怪的脉相可像自己这么奇怪的还是头一次见到,他仔仔细细的想了想昨晚发生的一切除了和常海心昨晚激情四射的三度春风,就是冒雨潜回自己的办公室,可凭借自己的身体素质,这根本不会有什么问题,怎么会生病呢?而且一病就那么严重,张yáng越想越糊涂,傅长征给他送体温计过来,他让傅长征给自己保密,不要把他生病的事情透露出去

  量了量体温,居然烧到了39.5°C,傅长征惊呼道:“张书记,高烧啊,您可禁不住这么烧,咱们得赶紧去医院”

  张yáng道:“我没事,那啥……你给我找个体温计过来”

  “呃……”

  张dà官人看到傅长征一脸诧异的表情,这才意识到体温计正在他的手上呢,这会儿脑子糊里糊涂的,八成是被热糊涂了张yáng笑了笑,坚持下了床,脚沾在地面上,如同踩着棉絮一般,软绵绵的,发不出力量,他知道自己这次病的不轻

  傅长征看到他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慌忙上前去搀扶他,张yáng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先去洗手间洗漱完毕,然hòu来到自己的办公桌旁坐下,拿出纸笔,写了一付药方交给傅长征,让他去给自己抓药,煎好hòu带回来

  傅长征还是建议他去医院,可张yáng执意不去,傅长征只能作罢

  傅长征离去之hòu,张yáng闭目养神,试图从丹田中提起气息驱散内热,可稍一运功就感觉到丹田处宛如刀割,痛得他苦不堪言,张dà官人只能放弃,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脑海中回想着dà乘决所记载的纲要,沉下心想了一遍,结合dà乘决中的内容,张yáng忽然悟到,自己已经到了突破的关口,dà乘决修炼也分为多个阶段,dà乘决修炼和寻常功法不同,每一次境界的突破也●和寻常武功不同,张yáng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修炼到了五重境界,随着境界的提升,突破也变得越来越难,每次突破都如同破茧成蝶,刚刚破茧的蝴蝶却是最为孱弱的,张dà官人也是如此,这次的突破如同dà病一场,以他的能力本来可以平安度过这次突破,可是刚巧昨晚他又在纵欲之hòu淋了夜雨,一场dà病就这么得上了

  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张yáng看到是常海心的电话,他接通之hòu,还没说话就先咳嗽了起来
◎   电话那头传来常海心关切的声音:“你生病了?”

  张yáng道:“没生病,咳咳……就是有些咳嗽……”

  常海心听到这嘶哑的声音几乎不相信这就是张yáng,马上道:“我去看你”
  张dà官人还没把不用说出来,那边就已经挂上了电话,这厮唯有无奈摇头

  电话刚刚放下没多久,房门就被轻轻敲响,傅长征又走了进来,他把药方交给了周山虎,自己留下一来可以照顾张yáng,二来可以帮助他应付工作上的事情傅长征道:“张书记,王部长来了,您见不见?”

  张yáng道:“见,当然要见……咳咳……”

  傅长征叹了口气道:“我看您还不如休息呢”

  张yáng摆了摆手示意他让王jun1强进来

  王jun1强进来看到张yáng的样子,马上就知道他生病了,王jun1强没学过医,可是张yáng这次病容写在脸上,面色苍白,眼睛发红,鼻子也有些发红,嘴唇干裂,跟昨天的精神焕发相比明显换了一个人王jun1强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他没顾上说事儿,关切道:“张书记,您怎么了?”

  张dà官人现在的嗓子跟公鸭似的:“那啥……昨晚淋了场雨,有点受凉了……阿嚏……”这厮赶紧抽出一张纸巾捂住鼻子

  王jun1强道:“去医院看过了没有?”

  张yáng点点头,觉得头昏昏沉沉,鼻子发痒,眼睛总想流泪他擦了擦鼻子道:“找我什么事?”

  王jun1强将手中的报纸递给他,这是一份今天出版的《北港日报》,首页上刊载的就是昨晚滨海发生火灾的事情,让张dà官人恼火的是,报道中直接指出发生在滨海的这场火灾是焰火晚会,防护措施不利而造成的,文章中还提起了今年年初福隆港的火灾,似乎把两者的性质等同了起来,最hòu还把焰火的来源点明了,说这些焰火都是张yáng通过关系弄来的走私没收品,根本没有质量保证张yáng不看则已,一看不由得勃然dà怒,他将报纸狠狠摔在桌面上,刚想说话,鼻子又痒了,扭过头接连打了三个喷嚏,这才舒服了一些,缓了口气道:“北港日报是咱们北港的官方报纸,怎么可以……无凭无据……咳咳……就刊载这种不负责任的报道?”

  王jun1强道:“不但是北港日报,晚报和晨报也都这么写,我看,这次北港的媒体是统一了口径,对我们口诛笔伐,现在麻烦了,老百姓都觉着是我们的焰火晚会引发了这场火灾”

  张yáng怒道:“还没调查出结果呢,他们怎么就发布这种言论?简直是毁谤,我找黄步成去……”说到激动之处又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王jun1强道:“张书记,您别生气,养病要紧,我先走了,必须通知咱们滨海的媒体,不能人云亦云,跟着胡说八道”

  张yáng点了点头道:“你去,上面的事情我来处理”

  王jun1强这边刚走,常海心就赶了过来,看到张yáng的样子,她不由得担心起来,拉起张yáng想送他去医院,张dà官人笑道:“别拉拉扯扯的,这里是办公室,你觉得这世上还有比我厉害……的……阿嚏……医生吗?”

  常海心道:“知道你医术厉害,可是医者不能自医,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她伸手摸了摸张yáng的额头,惊声道:“好烫,张yáng,听我话,赶紧去医院,打一针退烧针再说”

  张yáng道:“退烧针哪有乱打的?你去冰箱,里面傅长征刚帮我冻了冰块,装在袋子里我敷一敷”

  常海心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去冰箱里拿了冰块,装在袋子里用毛巾裹了敷在他额头上(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