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围殴】(中)


  张扬回dào车内,常海心道:“怎样?问题解决了?”

  张扬喝了口水,感觉头脑仍然是昏昏沉沉de:“送我去北港日报社”

  常海心点了点头,开车带着他来dào北港日报社,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常海心看dào外面仍在下雨,本想递给他一把伞,张扬却摇了摇头表示不用

  张大官人来dào社长室,轻轻敲了敲房门,不等里面回应,他就推门走了进去

  社长室内有三个人,坐着de是北港日报社de党委书记、社长赵瑞喜,一旁de年纪较大de那个是副总编刘光祥,年轻de那个是广告部主任史小明,几个人看dào外面进来了一个人,都感dào有些诧异,目光齐刷刷望着张扬

  张大官◎人来dào滨海之后,在北港地区de上镜率颇高,尤其是最近两天,因为滨海撤县改市,张大官人de英武形象时常见诸于报端,所以日报社de这几位没费多大力气就把他给认出来了

  社长赵瑞喜是个中年胖子,★◇他咧开嘴笑道:“你是张书记”他de笑容多少显得有些发虚,他和张扬并不认识,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这厮今天找dào日报社为了什么不过看dào张扬今天单枪匹马de过来,赵瑞喜稍稍心安了一些,毕竟这里是自己de★◇他咧开嘴笑道:“你是张书记”他de笑容多少显得有些发虚,他和张扬并不认识,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这厮今天找dào日报社为了什么不过看dào张扬今天单枪匹马dtāliěkāizuǐxiàodào:“nǐshìzhāngshūjì”tādexiàoróngduōshǎoxiǎndéyǒuxiēfāxū,tāhézhāngyángbìngbúrènshí,yòngjiǎozhǐtóuyěnéngxiǎngchūláizhèsījīntiānzhǎodàorìbàoshèwéileshímebúguòkàndàozhāngyángjīntiāndānqiāngpǐmǎdeguòlái,zhàoruìxǐshāoshāoxīnānleyīxiē,bìjìngzhèlǐshìzìjǐde主场,他张扬虽然是滨海市委书记,可论dào行政级别自己也不比他差dào哪里去

  赵瑞喜满脸堆笑道:“你可是稀客啊,快请坐”

  张大官人咳嗽了一声开门见山道:“赵社长是?”

  赵瑞喜点了点头道:“是我”他起身主动伸出手去,想通过握手de方式向张扬示好

  可是张扬压根没有搭理他,将手中de一份北港日报扔在了办公桌上,望着赵瑞喜道:“关于滨海火灾de报道是怎么回shì儿?”

  赵瑞喜早就猜dào他为了这件shì脸上笑容不变道:“我们只是报道闻,并没有什么指向性,是根据shì实说话”

  张大官人一听就乐了,满脸de冷笑,可今天身体有点不配合,他de表情没拿捏dào位呢,接二连三de喷嚏又打了起来,足足打了五个喷嚏这才感觉dào稍稍好了一些,张扬道:“shì实?谁告诉你虹光商场失火是焰火晚会造成de?”

  赵瑞喜道:“记者也经过调查访问……”

  “调查个屁”张大官人怪眼一翻,忍不住爆起了粗口

  赵瑞喜脸上de笑容顿时收敛了,他过去也听说过张扬de名号知道这厮不好对付,可没想dào他素质这么差,自己笑脸相迎,他居然当面爆粗,赵瑞喜道:“张扬同志你注意下自己de说话方式”

  “注意你大爷”张大官人伸手指着赵瑞喜de鼻子骂道:“你他妈什么东西啊?身为北港官方报纸de领导,你懂不懂得尊重shì实,知不知道什么叫实shì求是,当记者就能乱写吗?”

  赵瑞喜压根没想dào这厮翻脸比翻书还快一时间脑子没能跟上对方de节奏,嘴巴张得老大对下级来说,领导被人公然侮辱自己刚巧又在场,这就是表现de机会dào了,副总编刘光祥还好,毕竟年龄摆在那里,见多识广,考虑deshì情比较多,首先掂量了一下自己de份量,究竟够不够格去惹这位张书记可史小明不这么想,他之所以能够当上广告部主任全都是因为社长赵瑞喜de提携,现在终于得dào了表忠心de机会,史小明压根没多做考虑,他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挡在赵瑞喜de面前,怒视张扬道:“你怎么说话呢?”

  张大官人乐了,嗑瓜子嗑出一个臭虫,什么时候蹦出来一个这样de角色,他咳嗽了一声:“滚蛋”

  史小明也是一年轻气盛de主儿,听dào张扬出言不逊,再也按捺不住,加上本来就想在赵瑞喜de面前表现,身手就向张扬de肩头推去

  张大官人虽然今天生病了,可也不把史小明这号人物看在眼里,身体微微一侧,肩头向下一沉,他没动手,因为刚巧这时候感觉又来了,阿嚏一个喷嚏喷在史小明脸上

  话说张大官人今儿是有点恶心,这喷嚏全都冲着人脸过去了,史小明被他打了个猝不及防,不由自主一个机灵

  张大官人喷嚏打完了还有后手,右手抓住史小明de手腕顺势轻轻一带,这一带,史小明就收不住脚步了,蹬蹬蹬蹬,向前闷着头冲了出去,诺大de身躯一下就趴在地上了

  张大官人稍一动作就感觉dào丹田处开始疼痛,他皱了皱眉头,接连咳嗽了几声

  赵瑞喜看dào张扬出手把史小明给放倒了,感觉dàoshì情有些不妙,赶紧拿起电话叫保卫

  史小明摔得虽然难看但是并不重,他从地上爬起来,眼睛都红了,咬牙切齿道:“我操你大爷”人一着急就什么都不顾了,他忘记了对面这位de身份,管他是谁?先操他大爷再说

  张大官人倒是不怕别人操他大爷,因为他家里压根就没有这门亲戚,可他不能由着别人骂自己,看dào史小明再度冲向自己,身躯以左脚为轴逆时针旋转,躲过史小明de一扑,紧接着一个大嘴巴子就赏了过去,打得史小明原地转了两个圈儿

  赵瑞喜和刘光祥都感觉dào有水滴落在脸上,两人下意识地在脸上一抹,一看掌心都是红de,张扬这巴掌可够狠de,连血都抽出来了

  这会儿工夫,北港日报社保卫科de工作人员已经赶dào了,六名彪悍de壮汉身穿清一色de黑色警卫服,手拿橡胶棒出现在办公室外其实这帮保卫并不是特地针对张扬de,报社也是个是非之地,整天报道闻,容易得罪人,整天都有上门找茬de,所以还是很看重保卫科de建设

  赵瑞喜叫保卫科de目de不是打人,虽然张扬很过分,虽然赵瑞喜很想揍他一顿,可毕竟人家de身份摆在那里,滨海市市委书记,赵瑞喜知道自己惹不起,可这里毕竟是他de一亩三分地,我惹不起你,我请你走还不行吗?

  单位领导在单位职工de眼中,往往是拥有无上权威de,尤其是在这帮保安de眼里,他们或许不认识谁是滨海市委书记,但是他们肯定知道赵瑞喜才是这里de一把手

  赵瑞喜道:“张扬同志,我们这里不欢迎你”直dào现在赵瑞喜都保持着相当de克制,他摆了摆手示意几名保安将张扬请出去

  一名保安来dào张扬面前,他身材高大,体态魁梧,比张扬要高出半头左右,宛如半截黑铁塔一样出现在张扬对面,一双眼睛虎视眈眈de盯住张扬:“听dào没有,我们社长让你出去”

  张大官人连续打了两个喷嚏,今儿真是病来如山倒,dào现在头脑都是昏昏沉沉,可没办法,谁让咱敬业呢?带病还得坚持工作

  其他五名保安也围拢上来,那大个保安看dào张扬没啥反应,伸手去推他de肩膀,国人动手都有个习惯,先推推搡搡,往往在推搡之间火气就被撩拨起来,进而会大打出手

  刚才史小明推搡张大官人就被他痛殴,现在来了群保安,张大官人自然也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他今天之所以过来就是闹shìde,张扬正准备故技重施,内息自然而然de从丹田中发出,他不运用内力还好,一用内力,顿时觉得腹部痛如刀绞,张大官人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情况了,在修炼大乘决之后,他对内力de运用已经达dào了一个全de境界,即便是在功力损耗极大de情况下也可以在短时间内得以恢复,即便是他淋雨受凉,即便是他de大乘决即将面临突破,也不至于虚弱道这种地步,这种感觉和走火入魔不同,并非是真气涣散,而是体内拥有无穷力量,可是却没办法动用一分一毫

  张大官人动作上de迟缓直接造成对方推dào了他de身上,张大官人身体一个踉跄,向后接连退了几步,后背撞在办公室de房门之上,蓬地一声,办公室de门板竟然被撞得四分五裂,张扬身后失去依靠,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他de记忆中还没有这么狼狈过,可说来奇怪,他经此撞击,居然觉得体内de疼痛稍稍缓解,似乎舒服了一些

  赵瑞喜看dào张扬被手下保安一把就推出门去,担心他受伤,慌忙道;“别动手,有话好说……”

  张扬弹了弹身上de浮灰,站起身道:“孙子嗳,你再推我一下试试”

  那保安也是个蛮横之辈,听dào张扬骂他,况且他不知道张扬de身份,觉得有社长在此有所依仗,凶神恶煞般冲了上去,照着张扬当胸就是一拳,张大官人不闪不避,承受了他这一拳,这保安出拳很重,所有人都听dào拳头撞击在张扬胸口de声音,极其沉重,赵瑞喜听dào这声音把眼睛都紧紧闭起来了,他知道今天这shì儿麻烦了,张扬再怎么不讲理,今儿也没先出手,是他手下de这帮人出手了,他们都是体制中人,都是国家干部,都是君子,别管真de还是假de,即便是伪君子也应该动口不动手de

  距离十月只剩下不dào六个小时,章鱼在月票榜上de位置依然岌岌可危,不知能否在最后关头保住前十de位置,章鱼送上,其他de全靠大家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