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围殴】(下)


  那边zhāng扬跟保安已经乒乒乓乓的干上了,以zhāng大官人的武功本应该秒杀那名保安才对,可是真实的情况却非如此,tā和那名保安就像两个贴身肉搏的莽夫,拳打脚踢全无章法,甚至可以说zhāng大官人明显处于劣势,tā打出一拳,那名保安往往会还击三拳,何况这边一打,其tā五名保安全都冲了上去,六个人围着zhāng扬一顿痛尅,连刚才被zhāng扬推倒的史小明这会儿也围了上去,tā出拳比任何人都要狠,有仇不报非君子,现在抓到了机会,一定要一雪前耻

  zhāng大官人开始还还击两拳,到最后根本就只剩下招架了,这厮主要是护脸,脸是一个人的门面,zhāng大官人得护住这首要的部位,zhā◇ng扬不是傻子,如果双拳难敌四手,tā走人就行了,可是这厮压根没有走的意思,虽然丹田处疼痛,可是xiǎng走的话,谁也拦不住tā,奇怪的是,对fāng的拳头落在tā身上,让tā感到非常的舒服,似乎每捱●▲一拳,疼痛就减缓一分,说穿了,zhāng大官人现在根本就是找挨揍

  zhāng大官人在这儿舒坦着,几名打人的都累了,一旁赵瑞喜也冲上来劝阻,tā怕闹出大事,这几人趁机住手,一个个站在那里喘着粗◎yīquán,téngtòngjiùjiǎnhuǎnyīfèn,shuōchuānle,zhāngdàguānrénxiànzàigēnběnjiùshìzhǎoāizòu

  zhāngdàguānrénzàizhèérshūtǎnzhe,jǐmíngdǎréndedōulèile,yīpángzhàoruìxǐyěchōngshàngláiquànzǔ,tāpànàochūdàshì,zhèjǐrénchènjīzhùshǒu,yīgègèzhànzàinàlǐchuǎnzhecū

  zhāng扬看到这帮人不打了,tā反倒着急了,瞅准机会一把将赵瑞喜的头发给揪住了,可没xiǎng到赵瑞喜戴得是假发,这一把将假发抓了下来,露出光秃秃一个脑袋目的并没有达到

  赵瑞喜又羞又恼,转身xiǎng跑,zhāng大官人岂能让tā跑了,zhāng开臂膀就将tā抱住压倒在地上

  那群保安已经累得够呛本来是xiǎng住手算了,一看到社长又被zhāng扬给制住了,一群人一哄而上,围着zhāng扬再度揍了起来

  zhāng大官人把脸埋在下面,后背躬起,这群人的多数攻击都落在tā的后背上,蓬蓬蓬重击**的声音不绝于耳,zhāng大官人感觉到丹田随着这拳打脚踢的攻击微微震动震动的异常舒服,疼痛也似乎缓解了许多,只可惜这帮人的力量实在太小

  副总编刘光祥看得暗暗心惊,真要是打出人命来这事儿可就大发了,tā上前劝说道:“别打了,别打了,都是自己人……”要说这厮劝架都不会劝,什么叫自己人?自己人能闹成现在这出局面?

  刘光祥的话显然没起到任何作用这帮人仍然在那里缠斗

  此时外面已经围了一群人,这边的打闹声把报社的人几乎都吸引过来了,常海心也来了,她虽然在车内等着可是看到不少人往楼上跑,就知道出事儿了zhāng扬今天过来就是兴师问罪的,以zhāng扬的脾气保不齐就会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如果在平时常海心肯定不会担心,zhāng扬强悍的战斗力她是清楚的,可今天不同,今天zhāng扬身体状态不好,她担心zhāng扬会吃亏,suǒ以赶紧推开车门赶了过去

  社长办公室门口已经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几乎连插脚的空都没有,有好事者已经拨打110报警了

  常海心根本挤不进去,只有干跺脚的份儿,目前的情况下她也只能打电话,她给程焱东打电话,因为她知道zhāng扬现在几乎成了北港公敌,这边的人不可能向着tā,程焱东听说zhāng扬在北港日报跟人家干起来了,真是哭笑不得,这厮都是市委书记了,怎么就不顾及身份呢?tā让常海心不用害怕,自己马上就到其实程焱东深知远水解不了近渴的道理,即便是现在tā赶过去,也未必来得及救火

  最先赶到的还是北港警fāng,当地派出suǒ的听说闹事的是滨海市委书记,赶紧给上头汇报,zhāng扬在北港公安系统现在可是大大的有名,当初tā带着滨海公安局的干警跨界办案,把北港警fāng弄得灰头土脸,xiǎng不到tā居然敢只身打到北港日报社

  几名警察好不容易才把混战的双fāng分开,zhāng大官人前suǒ未有的狼狈,身上的衣服也被人扯烂了,鞋子也被人拽掉了一只,还好tā把脸护得不错,经历了这场混战,zhāng大官人出了一身汗,气喘吁吁,不过身体倒是舒服多了

  北港日报社社长赵瑞喜比zhāng扬加狼狈,假发被zhāng扬早就给抓掉了,脸上挨了几巴掌,手指印还没有褪去,刚才一群人混战的时候,tā被压在最下面,差点没被压得闭过气去

  相比而言,那群保安倒没多少损失,就是体力透支,感到有些累,不过xiǎng起刚才把zhāng扬痛揍了一顿,累点也值得让tā们奇怪的是,zhāng扬虽然狼狈,可表情上没有任何的痛苦成分,事实上zhāng扬经过这场混战比起刚才舒服多了,不过tā还是xiǎng打喷嚏,站在那里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此时常海心从人群中挤了进来,递给tā一zhān◆g纸巾,zhāng大官人撮了撮鼻子,常海心望着zhāng扬的狼狈模样又是心疼又是好笑:“zhāng书记,你没事?”

  zhāng扬道:“没事咳咳咳……”

  外面警笛声阵阵,却是北港市公■gzhǐjīn,zhāngdàguānréncuōlecuōbízǐ,chánghǎixīnwàngzhezhāngyángdelángbèimóyàngyòushìxīnténgyòushìhǎoxiào:“zhāngshūjì,nǐméishì?”

  zhāngyángdào:“méishìkékéké……”

  wàimiànjǐngdíshēngzhènzhèn,quèshìběigǎngshìgōng安局长袁孝工亲自赶到了,派出suǒ把事情反映给分局,分局听说关系到zhāng扬这位太岁爷,不敢擅自做主,又禀报了局长袁孝工,suǒ以袁孝工亲自赶来了

  袁孝工让随同tā前来的警察把那帮围观者驱散,当事人一个都没走,袁孝工看了看zhāng扬,又看了看赵瑞喜,心中暗自奇怪,以zhāng扬强悍的战斗力,今儿怎么落得如此狼狈?tā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不苟言笑:“怎么回事?”

  赵瑞喜气得脸色惨白:“tā……tā……tā跑到报社闹事……还……”

  zhāng大官人用一个响亮的喷嚏将赵瑞喜的话打断,tā冷笑道:“赵瑞喜啊赵瑞喜,我过来跟你好好谈话,你居然纠集一帮保安来打我,行啊”

  赵瑞喜辩白道:“我……我没让tā们打你……”tā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袁孝工明白了七八成,tā浓眉一拧,怒吼道:“把tā们给我抓起来”抓得是那群保安,袁孝工做事非常的老到,你们两人怎么闹,回头有领导解决,可是这几名保安也太不开眼了,跟着闹什么?还tā妈打人?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身份

  几名保安叫起屈来,有人扯着嗓子叫道:“我们只是执行命令……”

 ★ 赵瑞喜的脸发青了,这tā妈什么话,什么叫执行命令?我让你们把tā赶出去,我可没让你们打人,tā内心中隐隐觉着这件事有些不对了,本来应该都是自己的理儿,可闹到现在自己反倒没了道理

  几名保安全●部被带走,办公室内只剩下tā们几个了,袁孝工叹了口气道:“赵社长、zhāng书记,你们俩这是上演的哪一出啊?都是领导干部,也拿出点觉悟来,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谈?非得大打出手,让别人看笑话?我都替你们臊得慌”袁孝工的这番话说得不偏不倚

  赵瑞喜道:“是tā找到我这里闹事”

  zhāng扬咳嗽了一声道:“我抽你的心都有”事实上刚才混战中tā已经抽了赵瑞喜几个耳光zhāng扬指了指那份北港日报道:“赵瑞喜啊赵瑞喜,你丫安得什么心?虹光商场的火灾和焰火晚会有什么关系?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你就在这儿制造谣言,误导群众,还tā妈把这次火灾跟福隆港火灾等同起来,你tā妈憋着劲儿害我是不是?还说我的焰火是走私货,还tā妈提议要追查到底,搞清楚我的焰火来源,我掘你们家祖坟了,你这么恨我?”

  袁孝工听到zhāng扬的这番话,马上明白这件事的由来了,tā本来还xiǎng保持中立,可xiǎngxiǎng那焰火是自己送给zhāng扬的,赵瑞喜这么干等于把tā们两人都坑进去了,袁孝工忍不住道:“赵社长,你这么干就不厚道了,闻媒体说话也要负责人的,滨海火灾的事情已经有了初步的结果,是人为纵火,和焰火晚会没有任何的关系,北港日报是北港的喉舌,老百姓对你们的信任度很高,你不能误导群众啊,你这么做,影响是很坏的给zhāng书记造成的困扰是很大的,zhāng书记找你谈都是客气,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诽谤罪

  赵瑞喜没xiǎng到袁孝工也向着zhāng扬说话,tāzhāng口结舌,一时间不知说什么了

  zhāng扬道:“赵瑞喜,今天你让人围殴我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但是报■◆纸上胡编乱造,诋毁我们滨海的名誉,我不能这么算了”

  赵瑞喜道:“你xiǎng怎么着?”听袁孝工说火灾和焰火晚会无关,赵瑞喜已经信了八成,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tā唯有死撑到底

  zhā◆ng扬道:“还我清白,还我们滨海领导层一个清白,在北港日报头版头条上刊登道歉声明,承认你们的那篇报道是胡编乱造,妖言惑众”

  赵瑞喜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如果tā真的这么干等于把北港日报多年积累的声誉彻底断送,以后谁还会相信tā们的闻报道,这是赵瑞喜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zhāng大官人咳嗽了几声:“那好,我今儿把话撂在这里,我不是没给你机会,现在给了你机会你不要,就别怪我不讲情面”(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