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心凉了】(上)


  赵瑞喜心中暗道,你什么时候讲过情面?来到我办公室对我破口dà骂,进而dà打出手,现在让我登道歉声明,没门赵瑞喜道:“咱们去市里讲理,看看责任在谁的身上”

  张扬冷笑道:“gēn你这样的用得着讲理吗?赵瑞喜,你别在这儿gēn我死撑,dà家都是明白人,过去我们也没什么仇怨,这篇闻没有人授意你是不敢刊登的,究竟是谁在你背后做文章?”

  赵瑞喜道:“我身为北港日报的社长,发生任何事我都会负责”从这句话就能看出赵瑞喜还是有些胆色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希望你能够负担得起这个责任”他起身要走,这时候程焱东带着高廉明也到了

  程焱东看到袁xiào工在场,多少有些不自然,虽然他这次没想跨界作案,可在这时候出现也避免不了嫌疑程焱东先过去和袁xiào工打了个招呼,袁xiào工看来并没有生气,向程焱东点了点头

  高廉明看到张扬这幅模样,对他来说还是前所未见,走过去道:“张书记,哟嗬,这是zěn么了?什么人这么dà胆子敢打你啊”

  张扬瞪了高廉明一眼,然后道:“廉明,你是律师,帮我写一份诉状”

  高廉明道:“没问题告谁?”

  张dà官人道:“凡是今天刊载滨海火灾闻的,凡是毫无根据胡说八道的,都给我告告他们诽谤罪,我要把这帮诋毁我们滨海领导层的小人全都送进监狱啊……阿嚏……”

  赵瑞喜现在开始有些害怕了,张扬在程焱东那帮人的护卫下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北港公安局长袁xiào工没有马上离去,他有些同情地看着赵瑞喜道:“老赵,不是我说你你低头认个错就行了何苦来哉?”

  赵瑞喜指着自己脸上的掌印道:“你看到没有他来到我办公室,打我耳光,连这我要是都忍了,我他妈还是个人吗?我还有脸活在世上吗?”

  袁xiào工道:“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来的

  赵瑞喜道:“袁局,你这话什么意思?”他发现今◎天袁xiào工好像总是站在张扬的立场上说话

  袁xiào工道:“老赵,我看张扬不是在开玩笑,刚才那个小伙子你知道是谁吗?”

  赵瑞喜摇了摇头,他哪会认识那名小警察

  袁xiào▲工道:“那个是省公安厅高厅长的公子”

  赵瑞喜暗自吸了一口冷气想不到张扬手下的小警察都是dà有来路

  袁xiào工道:“我不是拿人家的背景吓唬你,高仲和拿过美国的律师牌照,张扬让他过来就是要正儿八经gēn你打官司了老赵,诽谤罪不是玩的,我看你连一成胜算都没有”袁xiào工撂下这句话就走了,袁xiào工对赵瑞喜也没什么好感那两船焰火是他送给张扬的,北港日报拿这件事做文章,真要是闹dà了,最后还得追究到他的身上,还好现在已经查明虹光失火是因为有人纵火,袁xiào工内心中也算一块石头落了地

  袁xiào工来到报社dà楼外,看到张扬没走,还站在dà堂那儿,外面风雨下得正疾,张扬显然不是躲雨的,他专门为了等袁xiào工刚才的情形,张扬也看得清清楚楚,袁xiào工明显帮着自己,张dà官人一向爱憎分明,人家对他不好他要以牙还牙,可人家对他好,他也会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虽然张扬心中明白得很,因为那两船走私焰火的缘故,袁xiào工和他拴在了一起,在对待赵瑞喜的问题上有些同仇敌忾

  袁xiào工见到张扬,不由得苦笑道:“张书记,你就不能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

  张扬道☆:“今儿我吃亏了,赵瑞喜居然让人围殴我”

  袁xiào工道:“以你的本事,那几名保安不应该是你的对手啊”

  张dà官人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嘿嘿笑了一声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今儿我……◇◆阿嚏……”

  袁xiào工明白了,敢情这位今天是生病啊,怪不得状态dà打折扣呢,袁xiào工道:“其实根本原因不在报社”他没把话点明,因为dà家谁都不是傻子,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扬已经明白了,真正○的幕后指使者是宣传部,如果黄步成不点头,这些报社不敢乱发这样的闻

  张扬道:“这事儿我得gēn他们掰扯到底……”

  袁xiào工道:“真要是告啊,其实还是有胜算的”

  张扬看了袁xiào工一眼,这厮绝对是只老狐狸,他在挑唆自己千万别就此作罢,要把这件事闹dà,要让宣传部没有脸面

  张扬道:“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是有人故意纵火,我看这件事的背后有阴谋,有人看到我们滨海□现在的荣光心里不舒服,所以放了这把火,想把我烧个灰头土脸”

  袁xiào工道:“需要我帮忙的,只管说一声”

  张扬点了点头,虽然他和袁家兄弟闹过不快,可是袁xiào工这个人为人处世还是◆□现在的荣光心里不舒服,所以放了这把火,想把我烧个灰头土脸”

  袁xiào工道:“需要我帮忙的,只管说一声”

  张扬点了点头,虽然他和袁家xiànzàideróngguāngxīnlǐbúshūfú,suǒyǐfànglezhèbǎhuǒ,xiǎngbǎwǒshāogèhuītóutǔliǎn”

  yuánxiàogōngdào:“xūyàowǒbāngmángde,zhīguǎnshuōyīshēng”

  zhāngyángdiǎnlediǎntóu,suīrántāhéyuánjiāxiōngdìnàoguòbúkuài,kěshìyuánxiàogōngzhègèrénwéirénchùshìháishì相当有一套,还有他们家的那个老四袁xiào商也是很了不得,绝对都是心机深沉的人物

  张扬和袁xiào工分手之后来到了车内,常海心看到程焱东和高廉明过来,开车先走了,她是为了避嫌,不想别人过多注▲意到她和张扬之间的关系

  张扬进入车厢,先打了两个喷嚏,高廉明慌忙把车窗给落下来,对着外面深呼吸了两口

  张扬从纸巾盒里抽出纸巾,先擦了擦鼻子,吸了口气道:“难受死了”

  程焱☆东和高廉明都好奇的看着他,平时张扬给他们的印象都是极其强悍,勇猛无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可今儿这厮居然生病了,而且在北港报社,被一群保安给围殴了,在他们的印象中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高廉明道:“衣服都烂了,张书记,今儿好像吃亏了”

  张扬道:“亏dà发了,我现在手足酸软,说不出的难受”

  程焱东道:“要不我们现在送你去医院”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事情还没办完呢”

  程焱东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张书记听我一句话,先去看病,再重要的事情也得等您把病养好了再说”

  张扬看到高廉明把脸朝着窗外,知道这厮害怕自己传染他感冒,伸手搭在高廉明的肩膀上:“那啥,起诉书什么时候能写好?”

  高廉明道:“今天,今天,我说你能别靠我这么近吗?”

  张dà官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程焱东道:“去医院?”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你们送我去市纪委”

  “市纪委?”

  张dà官人点了点头道:“不错,市纪委我找陈岗告状去”

  陈岗望着眼前的张扬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从来都是见到这厮占便宜,什么时候也没见过他吃这样的亏啊张扬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向陈岗讲了一遍,陈岗听完眉头都皱了起来,他清了清嗓子道:“张书记,恕我直言啊,这事儿好像你们双方都有责任,你应该先去宣传部,而不是直接去北港日报社兴师问罪”

  张扬道:“我找了,我去找黄部长了,人家一推二四五,推了个干干净净,只说这件事gēn他没关系,都是下面人自作主张,所以我才找到……阿嚏……北港日报社”

  陈岗下意识地把身体向后撤了撤,谁也不想被◎别人传染感冒啊他有小辫子握在张扬手里,所以他不敢得罪张扬,陈岗道:“张书记,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把这件事拿到常委会上反应,和各位常委讨论一下,对北港日报这种不负责的行为,一定会拿出一个治理方案”

  张dà官人一听就知道陈岗在耍太极,张dà官人对陈岗原没就寄予太dà的希望,指望他去对付黄步成是不可能的,不过,利用陈岗去恶心恶心赵瑞喜之流还是绰绰有余

  张扬dà闹北港日报社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黄步成的耳朵里,黄步成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赵瑞喜向他诉说这件事的时候,只差没哭出来了,在这件事上赵瑞喜无疑是相当冤枉的,他充其量就是黄步成的一杆枪,此前他和张扬没什么仇怨,可这件事明显把他推上了○风口浪尖,张扬不但打上门来,而且要起诉他诽谤在黄步成面前他忍不住要诉苦要抱怨,因为他是帮黄步成办事,现在出事了,黄步成理当保护他

  黄步成安慰赵瑞喜道:“老赵,你别怕,这件事错不在你”黄步成这会儿心中也有些乱

  赵瑞喜道:“黄部长,我就不知道这世上zěn么有这么不讲理的人物,他跑到我们报社闹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我dà打出手,还……还打我耳光……我这张老脸都丢尽了,以后让我还zěn么面对这些同事,这些下属?”

  黄步成道:“老赵啊,这件事我都听说了,你千万别生气,那个人的素质dà家都知道,这件事不怪你”他先说错不在你,又说不怪你,可不怪赵瑞喜怪谁?难道怪他自己?黄步成可不这么认为,虽然北港各dà报章都刊载了对滨海不利的文章,可那也不是他的意思,那是因为市委书记项诚授意的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