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心凉了】(中)


  黄步成的直觉告诉他自己,张扬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肯定还有后手,黄步成必须承认一件事,zài虹光商场失火事件上,他的判断发生了偏差,原本他认为这件事一定和焰火晚会有关,可事情偏偏就出现了偏差,这让北港的媒体背上了胡编乱造的罪名,而这一切的责任追根溯源,最终是要查到他身上来的,虽然他的背后还有一个指使者,但是黄步成明白,项诚不可能为发生的一切承担责任,真要是有了大麻烦,项诚会毫不犹豫的把他推出去,近发生的几件事让黄步成开始重评估这位项书记的为人处世

  黄步成深思熟虑之后,还是选择去见项诚,项诚听黄步成说完,眉头皱了起来,他不高兴,事实上自从周兴民来北港考察之后,项诚就没有高兴过

  黄步成道:“项书记,张扬实zài是太过分了”

  项诚冷冷看了黄步成一眼:“说别人过份之前,先考虑考虑自己做了什么”

  黄步成道:“媒体有媒体的自由”

  “媒体的自由绝不是胡编乱造”项书记的严肃绝不是装出来的

  黄步成望着项诚不苟言笑的面孔,内心中感到一阵阵的冷意,发自心底深处的寒冷,他想起了一句话——弃之如敝屣,从头到wěi他都是zài按照项诚的意思办事,可一到出事的时候,项诚就把自己给抛弃了,不怪项诚要怪就怪自己太贱

  项诚道:“没有证据的事情为什么要乱说?明明虹光商场的火灾和焰火晚会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要把两件事联系zài一起,制造不安定的☆因素?”

  黄步成道:“事情已经这样了,项书记,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他这句话明显带上了对抗的情绪

  项诚明显听出了这一点他当然清楚黄步成制造这种舆论其目的是为了讨好自己是为了帮自己出一口○心头的恶气,可是黄步成实zài太冒失了,这次非但没有给张扬难堪,反而把主动权送到了张扬手里,那小子绝对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角色,现zài想让他把手恐怕难了

  项诚道:“这还不好办,谁捅娄子,谁承○担责任,我最反感的就是这种不负责任的媒体什么话都能乱说”

  黄步成默默点了点头,他忽然有种彻底绝望的感觉,这种绝望来自于项诚项诚这种人绝不是可以效忠的对象,黄步成低声道:“项书记,我先走了” ▲
  项诚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黄步成没说明白,也没说不明白他只是低声道:“项书记,我先走了”

  望着黄步成有些落寞的背影,项诚有些迷惘了,他不知道黄步成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项诚并没有感到内疚,即使他明白黄步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迎合自己,官场中溜须拍马的大有人zài,可是就算拍马也要拍得恰到好处,zài项诚的眼里,黄步成犯了一个极其低级的错误,对付张扬一定要把握◆实据,这种捕风捉影的行为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黄步成走出市委书记办公室之后,感觉到鼻梁有些发酸,如果不是因为他所处的环境,他或许真的会落下泪来,zài官场上混迹多年,他早就认为自己的心态已经修炼的风波不惊,但是真正面对这种残酷现实的时候,他还是感到痛心,官场上人和人之间的感情比他想象中还要冷酷,甚至已经出了他能够承受的底线,他开始明白因何项诚能够当上市委书记,而自己只能呆zài宣传部长的位置上,修为不同出了问题,黄步成做不到让赵瑞喜只身前冲去堵抢眼,但是项诚不会犹豫,别说牺牲赵瑞喜,即便是牺牲他黄步成,项诚也不会因此而皱一下眉头

  黄步成并不怪项诚,要怪只能怪他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当初周兴民冷落项诚,自己顶着得罪省长的压力为项诚寻找台阶,可最后没有落到一个好字,项诚也没有因此而对自己另眼相看,现zài出了问题,他就要把自己一脚踢开,zài项诚的眼里只怕自己还比不上一条狗

  黄步成越想越是难过,低头走路险些和对面的来人撞一个满怀

  一个熟悉的声音道:“老黄,干什么?地上有钱包吗?”

  黄步成抬起头,看到了市委副书记蒋hóng刚,他笑得很勉强

  到了他们这种级别,每个人的眼力都是相当厉害的,蒋hóng刚一眼就看出了黄步成的不正常,他有些诧异道:“老黄,怎么了?”

  黄步成道:“没事……没事……”他想要躲开

  却被蒋hóng刚一把抓住手臂:“都中午了,一起吃点饭”

  外面下着雨,心中乱如麻,黄步成鬼使神差的没有拒绝蒋hóng刚的邀请,两人去了东郊的趣香园茶餐厅,趣香园是蒋hóng刚的本家侄子所开,平时生意一般●,蒋hóng刚之所以选择这里,主要是因为这里清静,他和黄步成关系一般,仔细回想起来,两人单独吃饭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任何事都有开头,黄步成今天的心情实zài郁闷,虽然他没打算找蒋hóng刚▲倾吐,可是有人陪他吃顿饭,消磨一下时光也好

  蒋hóng刚显然已经知道了北港日报的事情,两人对饮了两杯酒之后,蒋hóng刚就把话题倒向了这件事蒋hóng刚道:“老黄,我听说张扬今天去北港日报社◇被人给打了”

  黄步成一脸的无奈:“蒋书记,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张扬吃过亏?”

  蒋hóng刚哑然失笑,这个世界上能让张扬吃亏的人可真不多见

  黄步成道:“他一个人能把海风路开饭店☆的五十多人打得人仰马翻,北港日报区区几名保安怎么会是他的对手,我也听说一个版本,他去北港日报社把赵瑞喜痛揍了一顿,所以那帮保安才去围攻他,现zài他人走了,那帮保安都被公安机关给控制了”黄步成明显站zài北港日报的立场上

  蒋hóng刚道:“老黄啊,这件事有些大意啊”他没具体说是北港日报大意还是黄步成大意

  可黄步成心中能够听明白,黄步成道:“有些事并不是我能够控制的”

  蒋hóng刚心中暗自冷笑,北港这么多报纸敢于刊登这种针对性十足的消息,没有你黄步成的首肯根本不可能,现zài好了,警方的调查结果出来了,虹光商场是人为纵火,和焰火晚会没有关系,等于被人抽了一个重重的耳光,这下你黄步成的麻烦大了蒋hóng刚之所以把黄步成请出来吃饭,是因为看到了黄步成刚才沮丧失落的表情,蒋hóng刚很容易就推断出,蒋hóng刚一定zài项诚那里吃了瘪,从项诚的为人处世就能够看出,项诚是个不敢担当的人,北港的这些媒体敢齐齐将枪口指向张扬,其背后肯定是宣传部长黄步成zài撑腰,而归根溯源,还是项诚的授意,如果黄步成不是为了讨好项诚,绝不会主动干出这种和张扬为敌的事情蒋hóng刚道:“这件事有些麻烦啊,这些媒体把火灾和焰火晚会关联zài一起,滨海方面认为他们是有意诋毁滨海政府形象,我听说他们已经向省委宣传部提出了抗诉”

  黄步成一双眉毛紧皱zài一起,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借酒浇愁愁愁,他此时纠结的心态已经让人一目了然了

  蒋hóng刚道:“老黄,我看这件事不可轻视,你作为市委宣传部的领导,必须要做得主动一些”

  黄步成道:“怎样主动一些?”

  蒋hóng刚道:“应该先把这件事通报给项书记,由项书记出面协调一下最好”蒋hóng刚这句话纯粹是往黄步成的伤口上撒盐,他已经看出黄步成zài项诚那里吃了瘪,却故意又提起这件事,绝对是存心故意

  黄步成叹了口气道:“项书记日理万机,那顾得上这种小事”这句话已经透着对项诚的不满了

  蒋hóng刚道:“我说句实话,你可不爱听”

  黄步成端起酒杯和蒋hóng刚碰了碰道:“蒋书记,这里只有咱们俩,你有什么说什么,我这心里也窝囊的很”

  蒋hóng刚陪他喝了这杯酒,然后道:“我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件事北港日报一点理都不占,滨海失火无论责任zài谁,作为北港的官方媒体,都不该发出一篇针对性十足的报道,滨海、北港根本就是一体,大家都是体制中人,相互之间要有彼此包容的默契”

  黄步成道:“那就是官官相护了”

  蒋hóng刚道:“这个词儿虽然不好听,但是很多时候是需要官官相护的,难不成大家彼此不需要维护,要相互拆台吗?”

  黄步成道:“为了这件事我已经把相关责任人狠狠批评了一通”当黄步成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他也开始往外摘清自己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和项诚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无非是一个人果断,绝情,而另外一个比较纠结,还算有些人情味但是无论他怎样纠结,到最后还是要想方设法的保住自己(未完待续)

  
▲说,他和项诚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无非是一个人果断,绝情,而另外一个比较纠结,还算有些人情味但是无论他怎样纠结,到最后还是要想方设法的保住自己(未完待续)shuō,tāhéxiàngchéngbìngméiyǒuběnzhìshàngdeqūbié,wúfēishìyīgèrénguǒduàn,juéqíng,érlìngwàiyīgèbǐjiàojiūjié,háisuànyǒuxiērénqíngwèidànshìwúlùntāzěnyàngjiūjié,dàozuìhòuháishìyàoxiǎngfāngshèfǎdebǎozhùzìjǐ(wèiwándàixù)

  
: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