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心凉了】(下)


  蒋hóng刚道:“必须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不然这件事不会结束”

  黄步成道:“如果真的要找责任人,wǒ肯定是最大的责任人”

  蒋hóng刚喝了一口酒道:“老黄,wǒ今儿多喝了两杯,wǒ的脾气你也知道,心里藏不住事儿你的为人wǒ看在眼里,wǒ很欣赏你,把你当老大哥看待”

  黄步成明知道他说的是假话,可听得心里还是暖烘烘的,这种话,项诚就不会说,或许他会说,只是不屑于说,在项书记的眼里,从来没看起过他黄步成

  黄步成道:“蒋书记,你说虽然咱们平时没怎么深谈过,可是wǒ这心底也一直很欣赏你”他说得自然也不是真话,过去他一直是项诚身边最忠实的追随者,在未来市委☆书记的选择上,他百分百站在宫还山的一方可项诚几次的作为让他心寒,连带着对宫还山也产生了看法

  蒋hóng刚道:“这次zhōu省长过来,透露出一个意思,咱们北港的常委圈子或许会有些变化”他的语气□虽然平淡,可是黄步成却听得心惊肉tiào,有变化是什么意思?就是有可能增加,也有可能减少,大的可能性是减少一个增加一个,如果这句话真的是zhōu兴民透露出来的,那么在zhōu兴民的眼里,最不讨喜的那个人无疑是自己,zhōu兴民摆项诚一道的时候,是自己硬着头皮去给项诚当垫脚石,zhōu兴民当场就给自己甩脸子了

  这次zhōu兴民过来瞎子都能看出他对张扬的力顶,身为滨海市委书记的张扬,跻身北港常委也不算是一件突兀的事情,如果常委中拿掉一个……

  黄步成的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了过去他不会认为首先拿掉的是自己,可是现在这件事明显他理亏,等于他给了别人一个机会,张扬如果在这件事上制造文章,继续把事情闹大,不排除省里介入的可能,事情闹得越大,追究的就越深到最后肯定会追究到自己的身上,以项诚的做派,他是不可能为自己说话的,黄步成越想越是慌张

  蒋hóng刚说完刚才那番话一直在悄悄观察□黄步成的表情变化,他适时说出下一句话:“老大哥,你为人太实在,wǒ是真的不想看到你被人利用啊”

  黄步成一口酒喝了一半,他被呛着了扭过头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咳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他是真心想哭,项诚□太不够意思了他冤枉啊蒋hóng刚的一句老大哥无形之中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得近了一步,黄步成平复了咳嗽拿起纸巾擦了擦眼睛,舒了口气道:“老弟wǒ也不说什么了,你是个明白人,现在wǒ是左右为难啊”

  蒋hóng刚道:“这世上没有谁欠谁的,老大哥,wǒ问你一句话,你觉得人和人之间相处最重要的是什么?”

  黄步成抿了抿嘴唇,他满脑子晃动的都是项诚冷酷的目光,内心中拔凉拔凉的,人和人之间相处最重要的是什么?蒋hóng刚既然问出了这个问题,无疑已经看穿了他此时究竟在纠结什么?

  蒋hóng刚道:“尊重无论高低贵贱,人和人相处最重要的就是尊重,缺少了起码的尊重,那样的关系必然是病态的”

  黄步成望着蒋hóng刚,他的喉结不由自主地抖动了几下,尊重不错,人和人之间相处最重要的是尊重,你项诚对wǒ欠缺尊重,你虽然是市委书记,但是你不能始终对wǒ拿出高高在上的姿态,wǒ也是人,wǒ也需要尊重黄步成端起酒杯:“老弟,为了这句话wǒ敬你”

  两人又喝了一杯,黄步成被项诚撕裂的支离破碎的内心渐渐被酒精的温度弥合了,他低声求教道:“老弟,旁观者清,你帮wǒ出出主意”

  蒋hóng刚道:“下象棋时最常用的方法”

  弃卒保帅黄步成的象棋水准不错,他当然明白蒋hóng刚的意思,可是拿赵瑞喜开刀,他还真有些良心上过意不去

  蒋hóng刚道:“未必一定要把责任人拿下,既然造成了恶劣影响,就要主动去消除这种影响,公开道歉未尝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面子是靠别人给的,越早拿出姿态,越能把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在有效范围内”

  黄步成道:“可是张扬……”他担心张扬不会善罢甘休

  蒋hóng刚道:“张扬那边的事情wǒ来解决”

  黄步成望着蒋hóng刚,他忽然想到自己和蒋hóng刚之间的关系远没到那种他为了自己尽心尽力的地步,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对蒋hóng刚还有利用的价值,比起项诚的态度,黄步成喜欢蒋hóng刚这种,虽然同样是利用,但是一个人可以给他尊重,或许项诚永远不知道尊重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

  张大官人的病情并没有因为在报社和那帮保安的贴身肉搏而有所减轻,在北港奔波了一个上午,下午的时候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喷嚏还是接着打,而且没有好转的迹象,丹田处的疼痛变得越来越剧烈了,他很想修炼大乘诀,理顺经脉,可是他的经脉犹如被人上了一把锁,内息被禁锢其中无法破关而出

  张扬把zhōu山虎叫到了房间里,他提出了一个让zhōu山虎瞠目结舌的要求:“虎子,你打wǒ”

  zhōu山虎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张书记……您说啥◆?”

  张扬指着自己的小肚子道:“这儿来一拳阿嚏”

  zhōu山虎挠了挠头,这才看出张扬不像是在开玩笑

  张扬道:“快”

  zhōu山虎摇了摇头,咧开嘴笑了,他不敢
●?”

  zhāngyángzhǐzhezìjǐdexiǎodùzǐdào:“zhèérláiyīquánātì”

  zhōushānhǔnáolenáotóu,zhècáikànchūzhāngyángbúxiàngshìzàikāiwánxiào

  zhāngyángdào:“kuài”

  zhōushānhǔyáoleyáotóu,liěkāizuǐxiàole,tābúgǎn

  张扬道:“wǒ让你打你就打,这是帮wǒ治病”

  zhōu山虎终于被治病这两个字说服了,他扬起拳头轻轻击中了张扬的小腹,张大官人怒道:“用点力,娘儿们似的”

  zhōu山虎这次用★上了五分力,打在张大官人的小腹上,张扬感觉到丹田一震,痛感立时减轻了一些,他松了口气,点了点头道:“有点样子了,再用力”

  zhōu山虎道:“你没事?”

  张扬点了点头道:“来,用尽全☆力”

  zhōu山虎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前冲一步,一记重拳击打在张扬的小腹上,蓬地一声,张大官人被打得踉踉跄跄的后退,身躯撞击在墙壁上,然后又一屁股坐在地面上

  zhōu山虎吓得慌忙上前去扶他

  张扬却笑着自己爬了起来:“舒服,真他妈的舒服虎子,就这样,狠狠打”

  zhōu山虎确信张扬真的是让自己打他,于是施展浑身解数,拳头如雨点般向张大官人打去,zhōu山虎的拳脚本来就有些基础,后来跟在张扬的身边经过他的点拨,也是进步神,普通人根本禁不住他的三拳两脚,可眼前这位是张大官人,他打在张扬身上,拳头打得越重,张大官人越是眉开眼笑,嘴里直叫舒服,他绝不是伪装,zhōu山虎的重击之下,他的丹田似乎终于张开了一条细缝,内息从丹田之中透入经脉,不过这种方式起到的作用毕竟有限,到最后张大官人没事,zhōu山虎先累瘫了,土狗一样伸着舌头,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哭丧着脸,上气不接下气道:“张书记……张哥……wǒ叫您张大爷行吗……您别让wǒ打你了……wǒ就快累死了”

  zhōu山虎累得半死,反观张大官人却是越来越精神了,不过这厮仍然觉得差点劲儿,叹了口气道:“虎子,wǒ白指点了你这么久,你武功咋就没多少提升呢……阿嚏”

  zhōu山虎歇了一会儿方才有力气说话:“张书记……wǒ从没见过您这样的,喜欢被别人打……wǒ现在算是明白了,怎么报社的那几个保安能够近了您的身,敢情……你是故意啊……”

  张大官人虽然感觉舒服了一点,可仍然没有恢复到正常的那种状态,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坐下,此时常海心打电话过来询问他的病情

  张扬道:“好多了,你别担心,休息休息就会没事”

  常海心小声叮嘱道:“别再忙着工作上的事情了,你请两天病假好好休息一下,晚上你来北港,wǒ照顾你”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随后又是一连串的咳嗽,电话那头常海心不禁有些担心:“你赶紧请假,好好休息听到了没有,要是你病出什么好歹,wǒ可怎么办?”

  张扬道:“没事,就wǒ这身子骨,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这边刚把电话挂上,那边手机又响了起来,却是市委副书记蒋hóng刚打来的,张扬接通电话,听到蒋hóng刚爽朗的大笑声,笑声过后,蒋hóng刚方才道:“张书记,听说你今天被人打了”

  张大官人打了声喷嚏,抽出纸巾擦了擦鼻子道:“蒋书记,您不厚道啊,知道wǒ被人打了你还这么高兴?”

  蒋hóng刚道:“苦肉计”在他看来,张扬玩的是苦肉计

  张大官人道:“天地良心,wǒ真不是苦肉计,今儿是真生病了,被人围殴了一顿”他没撒谎,不过也没说○实话,他的本意没想玩苦肉计,可今儿不知生了什么毛病,被别人打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张大官人暗忖,wǒ今儿不是犯贱,皮痒?(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