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江湖术士】(上)


  蒋洪刚道:“有没有时间,我找你聊点事儿”

  张扬道:“我刚从北港回来,现在病的不轻,咳咳……两盒纸巾都被我用完了”他隐然猜到蒋洪刚想干什么,十有**是想当说客,所以先把蒋洪刚下面想说的话给堵住

  蒋洪刚笑道:“那好,就在电话里说,张扬,我也不瞒你,我是为了北港日报的事情找你的,你yào是觉得我有资格说几句,我就多说两句,你yào是不想听,就当我没打过这个电话”

  □蒋洪刚这么一说,张扬不想听也得听了,他笑道:“蒋shū记,您把我当外人了,有什么话直说,我能答应你的都答应你,我yào是不能做到的您也别为难我,您看行吗?”

  蒋洪刚道:“成,北港日报的事情的□确是报社不对在先,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出面给他们点压力,让他们在报纸上刊登道歉声明,并将虹光商场失火的真实情况向社会说明,至于相关媒体单位的负责人,我让他们单独向你道歉”

  张扬道:“蒋shū记,其实这些人不是重点”

  蒋洪刚笑道:“你的意思是他们的背后还有人指使,依着你的意思,难道一定yào追jiū下去,非得让黄步成出来解释清楚?”

  张扬道:“他yào是知情,就是明知故犯,我这个人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别人都欺负到我头顶上来了,我总不能窝窝囊囊的装孙子”

  蒋洪刚道:“追到他身上难道就能找到主yào责任人?或许另有其人呢”蒋洪刚委婉dì点明了事情的真相

  张扬何尝不明白蒋洪刚已经将矛头直接指向了市委shū记项诚,其实这次的事情绝对是项诚授意,否则黄步成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直接挑战自己的底线,在张扬看来这次应该杀鸡儆猴既然你黄步成甘心当项诚的一条●恶犬,我今儿就好好打打你这条看门狗让你主人项诚看看

  蒋洪刚虽然隔着电话看不到张扬的样子,但是他能够推测到张扬此时的心情,张扬应该是下定决心yào对黄步成出手了,换成过去,蒋洪刚或许会觉得黄步■●恶犬,我今儿就好好打打你这条看门狗让你主人项诚看看

  蒋洪刚虽然隔着电话看不到张扬的样子,但èquǎn,wǒjīnérjiùhǎohǎodǎdǎnǐzhètiáokànméngǒuràngnǐzhǔrénxiàngchéngkànkàn

  jiǎnghónggāngsuīrángézhediànhuàkànbúdàozhāngyángdeyàngzǐ,dànshìtānénggòutuīcèdàozhāngyángcǐshídexīnqíng,zhāngyángyīnggāishìxiàdìngjuéxīnyàoduìhuángbùchéngchūshǒule,huànchéngguòqù,jiǎnghónggānghuòxǔhuìjiàodéhuángbù成的死活和他无关,可现在不一样了,自从省长周兴民来滨海之后蒋洪刚的内心中燃起前所未有的希望,项诚过去之所以在北港政坛屹立不倒,和薛老在背后的支持有着相当大的关系,现在薛老已经隐退其影响力和过去不可同日而语

  平海政坛也几经变换,如今已经形成了以宋怀明为核心的领导层,省长周兴民背景深厚,是被高层普遍看好的年轻干部,这两个人和项诚之间的关系都很一般而周兴民这次前来滨海,已经明显流露出对项诚的反感,项诚虽然看好宫还山,虽然竭力想把宫还山树立为他的接班人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北港市委shū记的任命也不是项诚说了算的

  蒋洪刚想保黄步成是有目的的一直以来项诚在北港领导层内都拥有着绝对的领导dì位,这从历次的常委会上就能够看出每每项诚做出提议,都会多数票通过常委之中和项诚走得最近的有两个,一个是市长宫还山,还有一个就是黄步成,黄步成这次的遭遇蒋洪刚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黄步成对项诚忠心耿耿,可是项诚却对他如此绝情,明明是他授意利用虹光火灾这件事给张扬舆论上的压力,可是当事情真正闹出来之后,项诚甚至连一句话都不肯替他说,这样的行为怎能不让人心寒

  事实上黄步成正处于最困难的时候,虽然他目前的这种境况是他自己咎由自取,但是却激起了蒋洪刚的一点点同情,官场之上这种同情很难演变成为实际支持行动的,除非产生同情的同时又发现了可以利用的契机

  雪中送炭蒋洪刚现在yào做的就是这件事,他对黄步成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这个人懂得知恩图报,当然,这并不足以成为蒋洪刚帮助他的理由,真正的原因是,蒋洪刚急于扭转自身在北港领导层内部的弱势,他必须yào采取联盟的策略,也只有这样,才能撼动项诚在北港的位置

  长久以来蒋洪刚一直在等待着机会,周兴民这次来北港,让他看到了绝佳的机会,他现在yào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尽早确立自己的阵营,为将来和宫还山的最终决战做准备黄步成在他的眼中无疑成为了应该被团结的对象,所以蒋洪刚才主动找上了张扬

  蒋洪刚等着张扬说话,可张扬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半天,蒋洪刚终忍不住率先开口道:“在政坛上能够走多远,并不是看一个人的敌人有多少,而是yào看他的朋友有多少”

  张大官人听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想笑,蒋洪刚yào保黄步成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今儿他是厚着脸皮找自己yào人情来了,张扬道:“蒋shū记是自己的意思还是别人的意思?”他这句话问得很坦白,到底是项诚派你来的,还是你自己主动过来找我的?

  蒋洪刚意味深长道:“雪中送炭总比锦上添花yào好得多”这句话等于他向张扬表明了态度,是他自己yào拉黄步成一把

  话说到这种dì步,蒋洪刚的意图已经很明朗

  张扬本来的确做好了yào对付黄步成的打算,可是蒋洪刚出面说情,他自然yào给蒋洪刚几分面子,一来蒋洪刚是北港市委副shū记,二来,正如蒋洪刚所说,项诚才是这件事的背后主谋,黄步成只是项诚的帮凶,将黄步成打掉,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而项诚可能会因此加仇恨自己,说不定会彻底将他激怒,这对张扬目前的工作开展是不利的

  出于这样的考虑,张扬决定做个顺水人情,给蒋洪刚一个面子,他呵呵笑道:“蒋shū记,这件事就按照你说的办”

  蒋洪刚听张扬终于答应放过黄步成,也是打心底舒了一口气,他轻声道:“张扬,这件事我记下了”

  张扬道:“我只是希望他以后不yào再跟我作对才好”

  蒋洪刚微笑道:“放心,就算我无法让你们成为朋友,我可以保证他不会成为你的敌人”蒋洪刚这番话说得信心满满,他认为通过这件事,自己和黄步成的关系可以突飞猛进,而黄步成也不会继续甘心被项诚利用,官场上永恒的只有利益

  张大官人又不断咳嗽了起来,蒋洪刚关心道:“张扬,yào保重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张扬叹了口气道:“原本我以为自己的本钱还不错,可现在发现,那啥……阿嚏”

  张大官人的这个喷嚏打得荡气回肠,连电话那边的蒋洪刚都感觉到心头剧震,他又叮嘱了张扬几句,这才挂上了电话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算盘,张大官人◎也是如此,他这次之所以兴起对付黄步成的心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中了黄步成的常委位置,不过现在张大官人的心态已经比起当初好了许多,凡事不能操之过急,饭yào一口一口的吃,官yào一级一级的做,对他来说,◇当务之急是将滨海这座城市经营好,等城市经营好了,一切就会变得水到渠成

  张大官人正在盘算他的未来大计的时候,傅长征进来给他送药,张扬吃完药,量了量体温,他的体温仍然在三十九度以上,对于自己目前的症状,这厮也找不到有效的办法,所开的药物也都是清热去火,张扬知道自己的病根还是在内功上,他正处于突破的边缘,在无法做出最后突破的时候,身体很难恢复到正常状态

  傅长征看到张扬的病情仍然没有缓解,他劝道:“张shū记,您去休息,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张扬点了点头,正准备起身去休息的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张扬无奈dì摇了摇头道:“看来我应该关机了”说话的时候却仍然忍不住看了看电话,想不到这个电话居然是薛世纶打来的

  薛世纶的电话张扬不敢怠慢,他马上接通了电话薛世纶的声音显得颇为焦急:“张扬,你在哪里?”

  张扬道:“上班”只说了两个字就接连打了三个喷嚏●

  薛世纶道:“你萧叔叔突然生了急病,咳出了好多血,我们请医生过来,可是医生对他的病情全都束手无策,你能不能帮我将于教授请来为他治病?”薛世纶之所以想起于子良,是因为当初他父亲就是通过张扬的介◎绍,由于子良进行换血的,具体的内幕薛世纶并不清楚,本来他也能直接给于子良打电话,可是做生意的人考虑事情很是全面,他害怕自己请不动于子良,所以想通过张扬,他认为凭借张扬和于子良的关系,说动他过来帮萧国成◇治病一定没有任何问题

  张扬道:“好我马上跟他联系”

  薛世纶焦急道:“一定yào快,国成的情况很严重”(未完待续)

  
///◇◇治病一定没有任何问题

  张扬道:“好我马上跟他联系”

  薛世纶焦急道:“一定yào快,国成的情况很严重”(未完待续) zhìbìngyīdìngméiyǒurènhéwèntí

  zhāngyángdào:“hǎowǒmǎshànggēntāliánxì”

  xuēshìlúnjiāojídào:“yīdìngyàokuài,guóchéngdeqíngkuànghěnyánzhòng”(wèiwándàix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