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江湖术士】(中)


  薛世纶并没有夸dà其词,萧国成从昨晚开始不停的咯血,虽然所有人都劝他尽快去北港人民医院治疗,可是薛世纶仍然固执己见,萧玫红请来了北港人民医院的专家,可几位专家对萧国成的病情也都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提出的治疗方案无非是对症治疗

  薛世纶认wéi于子良是一位妙手回春的神医,他并不知道真正起到关键作用的人物是zhāng扬

  zhāng扬联系于子良之后,于子良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他没办法,他是脑外科专家,就算他对其他外科门类都算得上精通,但是一听薛世纶就是呼吸科的毛病,他实在帮不上忙,不是他不愿意去,而是去了起不到任何作用何况于子良现在身在美国参加学术研讨,就算他即刻赶回来,恐怕也耽误了病情,于子良认wéizhāng扬自己就能够解决问题,上次薛老的事情就是zhāng扬做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zhāngdà官人听说于子良无法过来,他考虑了一下之后,只能自己亲自前往白岛观邸一号,换成别人,zhāngdà官人未必肯亲自跑这一趟,可生病的是萧国成,又是薛世纶亲自打来的这个电话,zhāng扬认wéi这次是和萧国成搞好关系的dà好契机,虽然他粉碎了泰鸿赵永福的阴谋,但是并不意味着滨海保税区那块地的事情得到了彻底解决,想让萧国成配合自己的计划,就必须和他搞好关系抛开这所有的一切,萧国成是薛老的干儿子单单是这个理由,zhāngdà官人也没理由坐视不理

  zhāng◎扬让周山虎送自己前往白岛,并没有提前和那边联系,中途薛世纶打来了电话,他告诉zhāng扬自己正从京城前往北港薛老也非常关心萧国成的病情幸亏他好歹劝住了老爷子不然薛老肯定要亲自前来北港一趟zhāng扬让■薛世纶放心,只说自己请了一位名医前往白岛给萧国成治病至于这位名医就是zhāngdà官人自己,他并没有透露分毫

  周山虎开车将zhāng扬送到码头,两人买好了船票,直奔白岛而去

  zhāng扬的来访让萧玫红感到意外,zhāng扬向她解释道:“薛叔叔让我帮忙请医生过来”

  萧玫红睁dà了美眸有些诧异的望着周山虎,她认识周山虎,前来的只有zhāng扬和周山虎两个,在她的概念里zhāng扬是滨海市委书记也就是说剩下的这位就是医生了,可他明明是zhāng扬的司机

  周山虎正想解释,却听zhāngdà官人道:“人不可貌相我身边从来都是卧虎藏龙,山虎赤脚医生出身,懂得不少偏方,咳咳咳……”zhāngdà官人今儿原本就有点底气不足这一撒谎,底气越发的不足了

  周山虎满脸通红,臊得,别看他长得黑,可面子薄,比起zhāngdà官人那差的可不是一点两点

  萧玫红看到周山虎的模样,心中就有了回数,她才不相信zhāng扬的鬼话呢,不过zhāng扬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当然不好拆穿zhāng扬的谎言萧玫红道:“我叔叔的情况好像稳定了一些,刚才请了一位气功师过来”

  “啥?”zhāngdà官人闻言一愣,萧玫红居然请来了一位气功师

  萧玫红点了点头道:“气功dà师钱龙先生的dà弟子朱红冠”

  zhāng扬一听就来了兴趣,扭过脸打了个喷嚏道:“那啥,我跟你去看看”

  萧玫红道:“zhāng书记,我叔叔做过治疗之后刚刚入睡,你看……”她的意思很明显,这会儿不方便探望,她也不相信周山虎是什么医生

  此时一名俊俏的小护士慌慌zhāngzhāng从别墅内跑了出来,惊呼道:“萧小姐,先生他……先生他……”她结结巴巴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可是脸上惊恐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萧玫红花容失色,转身就向别墅内跑去,zhāngdà官人也□跟着她往里跑,这下萧玫红顾不上阻止他了

  来到萧国成的房间外,还没有进门就闻到一股腥臭的气息,zhāngdà官人眉头一皱,他示意周山虎不要跟进去,他自己随着萧玫红来到房间内,却见dà床之上萧国■成上身**,身上扎了不少的银针,床头枕边散落了不少暗紫色的血迹

  萧国成牙关紧闭,脸色铁青,周身的肌肉非常紧zhāng,在床边一名身穿白色中式服装的男子正在念念有词,手中银针还在不停往萧国成的身上插落,那男子想必就是气功dà师钱龙的dà弟子朱红冠了

  朱红冠四方面孔,颌下留着三缕青须,脸色微红,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表情写满紧zhāng

  zhāng扬来到床前的这段时间内,朱红冠又是一针刺了下去,萧国成的情况非但没有任何的好转,反而身体不住抽搐起来

  萧玫红看到眼前情景,又是担心又是害怕,低声啜泣起来,她颤声道:“dà师求您救救他”

  朱红冠抬起衣袖在头上擦了擦冷汗,站起身道:“萧小姐不用惊慌,我用独门气功救他”

  zhāng扬低头看了看床边痰盂中的呕吐物,又看了看床头的那些血迹,脸色不由得一沉

  朱红冠不知zhāng扬是谁,看到他突然就闯了进来,圆瞪双目道:“谁让你进来的?不是说过我治病的时候外人不得在场吗?”

  萧玫红道:“他是我叔叔的好朋友”

  朱红冠冷哼了一声,转向萧玫红,表情马上变得和善起来:“萧小姐,你不必慌zhāng,我去拿点工具,马上就来”他举步要走,却被zhāngdà官人一把抓住手臂

  朱红冠愕然道:“你干什么?”

  zhāngdà官人道:“不是气功治病吗?还要什么工具?”

  朱红冠充满倨傲道:“你懂什么?一个门外汉,哪懂得我们功法的精妙,赶紧放开,耽误了萧先生的病情,你负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zhāngdà官人鼻子发痒,一个喷嚏喷了朱红冠一脸

  朱红冠恼羞成怒,满脸通红,现在这zhāng脸真的就像鸡冠子一样了他盯住zhāng扬道:“放开,我不想伤了你”这厮的语气倒是托dà

  zhāngdà官人抽了抽鼻子,阿嚏又是一个荡气回肠的喷嚏,这厮纯粹是存心故意,朱红冠被喷得满脸飞沫,真是狼狈不堪朱红冠正想发作,萧玫红匆匆走了过来:“zhāng书记,你不要wéi难朱先生”单从萧玫红这句话就能够听出她对朱红冠非常的信任

  zhāng扬点了点头,放开朱红冠的手臂

  朱红冠恨恨看了zhāng扬一眼方才离去

  zhāng扬来到门外向周山虎招了招手,低声吩咐道:“给我盯着他,别让这江湖术士跑了”

  周山虎道:“他要是跑我怎么办?”

  zhāngdà官人咳嗽了一声道:“他要是赶跑就给我打狠狠打”

  萧国成这会儿功夫情况变得越发严重,萧玫红吓得花容失色,握住他的手,含泪道:“叔叔,朱先生这就过来,你忍一忍”

  zhāng扬来到床边看到萧国成的样子,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此时萧国成周身肌肉紧绷,因wéi过度紧zhāng的缘故,头颈部的青筋全都暴起,显得极wéi骇人

  zhāng扬盯住他**的上身,他低声道:“你让开”

  萧玫红一怔,马上意识到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她虽然不情愿,可是现在除了zhāng扬以外,她也不知道应该求谁帮助,萧玫红放开萧国成的手

  zhāng扬走了过去,将刺入他身体的银针一根根拔起,示意萧玫红点燃一旁的酒精灯,一边炙烤银针,一边重将针刺入萧国成的肌肤,让萧玫红惊奇的是,随着zhāng扬重将银针一根根刺入,萧国成的情况渐渐稳定了下来,他的周身不再颤抖,紧绷的肌肉也似乎开始放松

  zhāng扬吩咐道:“去给我准备三块冻豆腐,顺便再拿来一口高压锅”

  萧玫红不解道:“要豆腐做什么?”

  zhāng扬道:“你只管找来就是”一旦开始治病,zhāngdà官人就恢复了他的莫测高深,zhāng扬看病的时候不想向别人解释,其实就算他解释了,萧玫红也不会懂

  豆腐这种食材家里是常备的,萧国成本身又是个素食主义者,所以家里并不缺少豆腐,不一会儿萧玫红就拿着几块豆腐匆匆走了回来,没有冻豆腐,已经放在冷冻室了,不过就算深冷冻也得需要时间,她害怕耽搁叔叔的病情,所以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拿来了三块普通豆腐

  zhāng扬接过豆□腐,看到没有冻过,向萧玫红看了一眼,萧玫红道:“没有冻豆腐,我已经让人冻上了”

  zhāng扬道:“你先出去,任何人不要打扰我”

  萧玫红咬了咬嘴唇,她并没有移动脚步

  zhā◇ng扬道:“我想单独wéi萧先生治病”

  萧玫红道:“不,我必须在场”虽然她知道zhāng扬应该不会害萧国成,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zhāng扬也没有继续坚持,摇了摇头,将一块豆腐贴在萧国成的肚脐上,另外两块,一块放在他的心窝,另外一块盖住他的嘴唇,但是并没有封住他的鼻孔,不然指不定要将萧国成给憋死了

  萧玫红看得莫名其妙,她心中暗道,这zhāng扬该不是一个江湖术士?(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