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江湖术士】(下)


  张yáng暗自吸了一kǒu气,银针隔着豆腐刺入萧国chéng的脐周,轻轻捻动,然后拔去银针,再用同yàng的方法zài另外两块豆腐覆盖的地方刺入做完这一切之后,张yáng以手掌平贴zài萧国chéng的小腹之上,掌心将豆腐盖住,催动内力,他的内力虽然不能像平时那yàng随心所欲,可是经过周山虎的一顿痛殴之后,多少恢复了一些元气,阴煞修罗掌的寒气无声无息地灌注于那块豆腐之上,很快萧国chéng肚脐上的豆腐便凝结chéng为硬邦邦的一块,随后奇怪的现象发生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豆腐的底部开始发黑,到最后,除了顶部仍然是白色,其他的部分已经全部变chéng黑色,而且颜色从底到上方逐渐递减

  张yáng将那块变黑的豆腐利用塑料布包起,扔入高压锅中,随后逐一zài另外两块豆腐之上施加功力

  萧玫红zài一旁看得目瞪kǒu呆,她从头到尾都zài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知道张yáng应该不是zài玩游戏,这yàng的景象,绝非用江湖术士这四个字就能解释的,原本软嫩的豆腐,经过张yáng的手掌相贴,全都chéng为了硬邦邦的冻豆腐,而且豆腐的颜色也几乎变chéng了黑色

  当啷一声,张yáng将最后一个硬邦邦的豆腐块扔入高压锅内,萧玫红有些好奇地想伸手去拿,却被张yáng喝止,张yáng道:“还想好好活着就别碰它”

  萧玫红慌忙把手给缩了回来

  张yán◎g要来一个kǒu罩,遮住萧国chéng的kǒu鼻然后起身道:“让他休息一会儿,我想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他就能苏醒过来,高压锅里的豆腐加上水去厨房炖上一个小时,然后扔掉,高压锅也不要再用了”

  萧●◎g要来一个kǒu罩,遮住萧国chéng的kǒu鼻然后起身道:“让他休息一会儿,我想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他就能苏醒过来,高压锅里的豆腐加上gyàoláiyīgèkǒuzhào,zhēzhùxiāoguóchéngdekǒubíránhòuqǐshēndào:“ràngtāxiūxīyīhuìér,wǒxiǎngyòngbúletàijiǔdeshíjiān,tājiùnéngsūxǐngguòlái,gāoyāguōlǐdedòufǔjiāshàngshuǐqùchúfángdùnshàngyīgèxiǎoshí,ránhòurēngdiào,gāoyāguōyěbúyàozàiyòngle”

  xiāo玫红望着张yáng将信将疑,再看叔叔躺zài床上仍然一动不动,不过表情似乎比刚才祥和的多

  张yáng去洗手间洗净了双手,接连打了几个喷嚏,这才想起朱红冠的事情来

  来到别墅的前院,看到朱红冠躺zài草地上已经是鼻青脸肿,周山虎就zài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他,果然不出张yáng的意料,这厮借kǒu去拿东西实际上是想趁机离开,没等他走远就被赶来的周山虎抓了个正着,两人争执起来,因为张yáng事先交代过,周山虎才不管三七二十一揪住朱红冠狠揍了一顿,张书记交代,无论如何都得拦住他,必要的时候可以出手而且要狠狠打

  朱红冠躺zài草地上连爬起的力气都没有了,哼哼唧唧道:“你们等着我师父不会放过你们的……”

  听到这厮kǒu出狂言,周山虎抬脚zài他屁股上狠踹了一记朱红冠明白出声还要挨打,只能忍气吞声的闭上嘴巴

  张大官人来到朱红冠面前,低头看着他,还没说话呢,又觉得鼻痒,嘴巴一张,朱红冠看出势头不妙,慌忙捂住面孔,将张大官人随着喷嚏而来的飞沫挡住

  张大官人吸了吸鼻子,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晃了晃脑袋道:“朱红冠,你给我老老实实交代,你对萧先生做什么■了?”

  朱红冠道:“我什么都没做……”

  张yáng向周山虎使了个眼色,周山虎马上明白了,走过去,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打得朱红冠七荤八素,眼冒金星这一巴掌也彻底摧垮了朱红冠的心理防■线,他惨叫道:“别打我,我什么都没做,我……我就是想来骗点钱……我根本不会什么气功,我师父的本事我连一chéng都没学到,我错了,我错了……”

  张yáng指着朱红冠的鼻子道:“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点道行也敢出来行骗,我看你师父也是一个江湖术士”

  朱红冠哭丧着脸道:“求求你放过我,钱我全都退给你们”

  此时萧玫红走了过来,刚巧看到眼前的情景,将朱红冠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不由得有些怒气,这朱红冠实zài是太可恶了,行骗居然骗到了他们的头上,要知道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如果因为他的问题,延误了叔叔的病情,那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损失

  萧玫红冷冷道:“你就等着坐牢”

  朱红冠可怜兮兮道:“萧小姐,您大人大量就饶了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萧玫红冷哼一声,再不理会他,她向张yáng轻声道:“我叔叔醒了,他想见你”

  张yáng点了点头,和萧玫红一起返回别墅,身后朱红冠仍然zài不断哀嚎,张yáng听得好笑,他低声道:“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个江湖术士?”

  萧玫红道:“我也是没办法了,请来的医生都对我叔叔的病情束手无策,有人建议我尝试一下气功治病,就帮忙推荐了这位钱龙大师的弟子,我想凭钱龙大师的声望,他的大徒弟应该很有本事,谁曾想这个人居然是个大骗子,如果不是张书记及时赶来,恐怕我叔叔的病情就完全被耽误了”

  张yáng笑道:“病急乱投医,这件事怨不得你”

  萧玫红俏脸之上写满内疚,她轻声道:“对了,我叔叔究竟得的什么病?”

  张yáng道:“他根本就不是病”

  “不是病?”萧玫红诧异道

  萧国chéng听到张yáng这么说也是同yàng诧异,他苏醒没多久,脸色并不好看,非常苍白,眉宇间隐隐透出黑气,蒙zài脸上的kǒu罩仍然没有取下来

  房间的窗户已经全都打开,○室内原本腥臭的味道已经被鲜的海风洗涤一空

  张大官人咳嗽了几声,点了点头道:“不是病”

  萧国chéng道:“我每年都会咳嗽很长一段时间,也找过很多呼吸科的专家,这些专家的水平都是世界☆一流的,他们对我的咳喘全都束手无策”

  张yáng道:“因为他们没有找到你发生这种症状的真正原因”

  萧国chéng道:“张书记可以为我解释吗?”

  萧玫红道:“张书记,zài看到你出手之前,我从没有想到豆腐可以治病,而且那豆腐会zài你的掌下一会儿就变得硬邦邦,黑乎乎”

  张yáng笑道:“那可不是我的缘故……阿嚏”

  萧国chéng道:“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yáng道:“zài我给你们做出解释之前,我希望你们答应我一件事,今天我zài这里所做的一切,所说的一切,你们必须要为我严格保守秘密,除了我们之外,不可以向任何人透露出去”

  萧国chéng和萧玫红同时点了点头

  张yáng道:“萧先生你并不是生病,你之所以变chéng这个yàng子,是因为有人zài你的体内种了盅毒”

  “种盅?”

  张yáng点了点头:“这种奇怪的蛊术过去曾见于湘西和苗疆,当地有一些少数民族掌握这种神秘的方法,最常见的一种就是,zài端午节时候,取各种各yàng的毒虫放置于陶罐之中,先zài罐kǒu垫一张纱布,然后盖好盖子,zài夜深人静之时,zài十字路kǒu挖一个深约二尺五寸的土坑,将套管埋下去,任其互相残杀,历经七七四十九天将陶罐取出,最后只有一种毒虫幸存,把这幸存的毒虫闷死后,和其他毒虫连同自己的头发一起晒干,然后研chéng粉末,贮存zài香炉内,这就变chéng了香炉蛊,zài养蛊人的心中,香炉蛊是有灵魂的,对之虔诚,不敢有丝毫怠慢,平时都将香炉蛊放置zài养蛊人的床头地下,农历每个月的初九晚上凌晨时分,养蛊人虔诚的捧着香炉前往野外孤坟,点燃三支香插入香炉内,然后面向西方,默默诵念咒语,反复九次,然后回还,中途不得回头,回家之后将香炉蛊放于原处,月月如此,不得有误,这里面还有一个关键,点香拜炉的时◎候一定不可以让外人看到,否则蛊就不灵了,会出来作祟,而一般人如果不巧遇到了养蛊人zài点香拜炉,必须用大喝声震住养蛊人,不然自身会中蛊毒,往往七日必死”

  张大官人的这番话让萧国chéng叔侄★◎候一定不可以让外人看到,否则蛊就不灵了,会出来作祟,而一般人如果不巧遇到了养蛊人zài点香拜炉,必须hòuyīdìngbúkěyǐràngwàirénkàndào,fǒuzégǔjiùbúlíngle,huìchūláizuòsuì,éryībānrénrúguǒbúqiǎoyùdàoleyǎnggǔrénzàidiǎnxiāngbàilú,bìxūyòngdàhēshēngzhènzhùyǎnggǔrén,búránzìshēnhuìzhōnggǔdú,wǎngwǎngqīrìbìsǐ”

  zhāngdàguānréndezhèfānhuàràngxiāoguóchéngshūzhí■听得目瞪kǒu呆,两人都觉得张yáng说的实zài是太不可思议,萧国chéng低声道:“你是说我中了别人的蛊毒,可是我并没有遇到过别人点香拜炉”

  张yáng道:“如果你是误打误撞的遇到,说不◆■听得目瞪kǒu呆,两人都觉得张yáng说的实zài是太不可思议,萧国chéng低声道:“你是说我中了tīngdémùdèngkǒudāi,liǎngréndōujiàodézhāngyángshuōdeshízàishìtàibúkěsīyì,xiāoguóchéngdīshēngdào:“nǐshìshuōwǒzhōnglebiéréndegǔdú,kěshìwǒbìngméiyǒuyùdàoguòbiéréndiǎnxiāngbàilú”

  zhāngyángdào:“rúguǒnǐshìwùdǎwùzhuàngdeyùdào,shuōbú▲定你早就死了,现zài看来,你有两种可能,一是被人种蛊,二是被中蛊者感染,萧先生有过去苗疆的经历吗?”

  萧国chéng摇了摇头

  萧玫红道:“张书记,刚才那三块发黑的豆腐,难道就是你◇所说的蛊毒?”

  张yáng道:“萧先生这次的病情实际上就是蛊毒发作所致,我之所以选择豆腐,是因为豆腐本身是食材,对蛊虫有吸引力,豆腐的质地疏松,便于蛊虫侵入,我要冻豆腐的原因,是想利用低温使★蛊虫的身体麻痹,不至于扩展到其他的地方”

  萧国chéng道:“难道我的病还有传染性?”

  张yáng道:“你本来没事,但是我用针刺破了你的穴道,等于zài你经脉上开了孔,蛊虫就顺着这☆gǔchóngdeshēntǐmábì,búzhìyúkuòzhǎndàoqítādedìfāng”

  xiāoguóchéngdào:“nándàowǒdebìngháiyǒuchuánrǎnxìng?”

  zhāngyángdào:“nǐběnláiméishì,dànshìwǒyòngzhēncìpòlenǐdexuédào,děngyúzàinǐjīngmòshàngkāilekǒng,gǔchóngjiùshùnzhezhè些孔洞爬了出来”

  “可是刚才那个朱红冠也zài我身体上刺了许多下,那我周围的人岂不是危险了?”

  第二章送上,月票开局不利,章鱼已欠三,只求不被前面甩开太远,大家有月票的接着投,希望今天能够过一千张(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