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难免犯错】(下)


  萧国成道:“她辞职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跟我联络,直到我妻子葬礼的时候,她方才出现,不过当时她只是远远望着葬礼现场,我看到了她,因为对妻子的愧疚,我没有zǒu过去和她说话,她也没有zǒu过来,那次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

  张yáng道:“也就是说,这七年中你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萧国成点了点头,低声道:“她从未向我说过任何抱怨的话,也没有流露过对我的恨意,我不但对不起我的妻子,也对不起她”

  张yáng道:“女人很奇怪,她虽然不说,未必代表她不恨你,萧先生,如果想彻底解除你身上的蛊毒,必须要找到你被种蛊的种类,这个刀明君很可能就是其中的关键,萧先生,有没有办法联络上她?”

  萧国成道:“找到她应该不难,这么久以来,我只是刻意回避去关注她的消息”

  张yáng从萧国成的目光中捕捉到一丝难以掩饰的思念,他忽然意识到萧国成仍然zài想念着这个名叫刀明君的女子张yáng并没有点破这件事,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秘密

  重回到客厅内,萧国成邀请张yáng留下共进晚餐,张yáng摇了摇头,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再说今天的身体状态并不好,萧国成也没有坚持挽留,让萧玫红将张yáng送回去

  周山虎还是头一次登上这么豪华的游艇,对一切都表现的相当好奇萧玫红让船员带他去参观,自己则来到张yáng的身边,张yáng站zài甲板上,眺望着远方笼罩zài暮色中的北港目光中充满着迷惘,不知他心中zài想些什么

  萧玫红道:“赶着回去,有急事啊?”

  张yáng并没有否认,他笑了笑道:“顾书记zài滨海,他明晨就要zǒu了,我想陪他好好聊聊”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萧玫红的嘴唇动了动,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问道:“我叔叔当真是中了蛊毒?”

  张yáng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这样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经过这次治疗,可以保证他一个月内不会复发,但是想要彻底清除他体内的蛊毒就必须要找到蛊毒的种类,我对这种秘术了解的也不算太多,听说单单是蛊术就有九九八十一种之多”

  萧玫红叹了口气道:“不知是谁这么恨我叔叔,要是让我知道,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张yáng道:“你叔叔有没有什么仇人?”

  萧玫红摇了摇头双手扶住凭栏道:“我叔叔常说和气生财,他从不和他人结怨”

  张yán■g笑了笑,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萧玫红道:“张书记,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为我叔叔保守住这个秘密,不要将他中了蛊毒的事情向外宣yáng出去”

  张yáng笑道:“放心我不是多嘴之人”
  张yáng回到码头已经是六点,他打了个电话给顾允知方才得知顾养养也到滨海来了,想到这位美丽单纯多情的小姨子,张大官人不由得有些头大,原本想前往顾允知那里的念头顿时打起了退堂鼓

  顾允知却◆让他过去吃fàn,顾养养正zài下厨做fàn,张yáng这会儿回去刚好赶得上

  顾养养这次前来滨海是为了接父亲去回去的,其实她这几天都zài江城,江城制药厂那边最近zài搞品发布会,她这个挂名★◆让他过去吃fàn,顾养养正zài下厨做fàn,张yáng这会儿回去刚好赶得上

  顾养养这次前来滨海是为了接父亲去回去的,其实她ràngtāguòqùchīfàn,gùyǎngyǎngzhèngzàixiàchúzuòfàn,zhāngyángzhèhuìérhuíqùgānghǎogǎndéshàng

  gùyǎngyǎngzhècìqiánláibīnhǎishìwéilejiēfùqīnqùhuíqùde,qíshítāzhèjǐtiāndōuzàijiāngchéng,jiāngchéngzhìyàochǎngnàbiānzuìjìnzàigǎopǐnfābùhuì,tāzhègèguàmíng董事长必须要亲自参予,事实上,顾养养对制药厂的业务也越来越关心,这家药厂本来是她姐姐的物业,胡茵茹虽然主动承担了管理职责,但是顾养养也不好意思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她,胡茵茹也zài尽力扶持她,希望顾养养◇能够早日上手,真正可以承担起管理这个企业的责任

  对顾养养这位小姨子,张大官人打心底有些发憷,顾养养对他一往情深,颇有些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味道,眼里只有他,其他的追求者哪怕条件有○多出色,对她有多好,顾养养连眼皮都不翻一下,zài她心中没有任何人比得上张yáng

  顾养养的一片深情,张大官人心中明白得很,若说顾养养的痴情没有让他心动分háo,那纯粹是谎话,可张大官人始终坚持恪守本分,保持和顾养养之间应有的距离,张大官人表现出的绝情也让顾养养伤心不已

  周山虎将张yáng送到海洋花园别墅,张yáng来到门前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他马上就分辨出这是佛跳墙的味道,顾养养从曹三炮曹老爷子那里学到了一手高妙的厨艺,经过这两年的悉心钻研,厨艺是突飞猛进

  知女莫若父,顾允知对女儿的心思非常明白,养养花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去做菜,并不仅仅因为是要孝敬自己,主要是为了张yáng,女为悦己者容就是这个道理顾允知虽然非常喜欢张yáng,可是zài心底深处早已否决了他和养养之间的可能性,张yáng过去和佳彤有过一段,佳彤离开之后,他和楚嫣然已经修成正果,作为父亲当然不想女儿加入这场háo无结果的情感纠葛之中望着zài厨房内忙碌的女儿,顾允知深邃的双目中不禁掠过一丝忧色

  门铃声响起,顾允知起身准备去开门,顾养养已经从厨房内抢先过去了,一路小跑的来到大门前,拉开房门,张yáng还没有来得及跟她打招呼,鼻子就痒了起来,他扭过头,朝着身后的夜色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顾养养关切道:“张yáng,你感冒了?”她现zài是彻底不叫张yáng姐夫了,这是要和他平起平坐,是要引起张yáng的重视,不要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一般看待

  张yáng吸了吸鼻子,转身朝顾养养笑了笑,却发现顾养养身上还带着围裙,活脱脱一个俊俏的小女仆,虽然是这身打扮,可仍然显得清水出芙蓉,清纯至极,可爱至极,不知是因为zài厨房内劳作的缘故还是因为见到张yáng的原因,俏脸微微有些发红

  张yáng点了点头道:“昨晚不小心淋了雨,有些受凉了”

  顾养养小声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张大官人讪讪笑了笑,他没有和顾养养继续交谈下去,来到客厅内,顾允知坐zài沙发上朝他招了招手道:“张yáng,怎么这么晚?”

  张yáng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最近诸事不利,我zài滨海北港之间来回奔波,忙得焦头烂额”

  顾允知笑了起来,他向顾养养道:“女儿,菜做好了没有?”

  顾养养道:“凉菜早就好了,你们先喝酒”

  张yáng随着顾允知来到餐厅内坐下,他拿起桌上的大明春给顾允知倒上,顾允知听到他接连不断的喷嚏,轻声道:“生病了就留zài家里休息,没必要专门跑过来”

  张yáng笑道:“爸,您来滨海给我捧场,我却整天忙于公事,根本抽不出时间陪你,我这心中惭愧的很”

  顾允知微笑道:“我们爷俩还用得上这些表面功夫吗?我心中明白当然是工作要紧,昨晚火灾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身为滨海市委书记,当然要先把工作做好”

  张yáng道:“现zài我总算明白,福兮祸之所依的真正含义了”

  顾允知道:“任何事都可能发生,既然选择了官场这条路,就不能怕事”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你从来都是一个不怕事的小子”

  张yáng端起酒杯道:“爸,我敬您”

  顾允知喝了口酒,缓缓落下酒杯,他轻声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元和幸子的女人?”

  张大官人内心深处打了一个激灵,他抬起头,表情充满了诧异,顾允知不会平白无故的发问,他既然有此一问,就证明他十有**见到了元和幸子,想起元和幸子和顾佳彤几乎无法分辨的外貌,张大官人的心情顿时纠结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认识,上次我去东江的时候见到了她”

  顾允知道:“她长得和佳彤几乎一模一样”

  张yáng再度点了点头:“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以为她就是佳彤,后来经过调查才知道,她是日本人,和佳彤没有任何的关系”

  顾允知道:“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张yáng没有马上回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顾允知道:“你担心我知道这件事会受到打击,担心元和幸子会勾起我痛苦的回忆?”

  张yáng道:“爸,对不起“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我真是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可以长得如此相像,如果不是右眉间的那颗痣,我根本就分不清她们”

  张yáng道:“我将元和幸子的背景调查的很清楚,她和佳彤没有任何的关系”

  顾允知轻声叹了口气道:“如果佳彤仍然活zài世上,就算她一辈子不认识我又如何,我只想她活着”

  张yáng沉默了下去,zài他心中始终不愿承认顾佳彤已经死去的事实,虽然佳彤乘坐的汽车坠入了尼亚加拉河,可一直以来都没有找到她的尸首

  顾允知道:“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和你一样,一直都没有接受佳彤已死的事实”(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