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九章【越变越坚强】(中)


  顾养养本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她眨le眨眼睛,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看错,张扬沉声喝道:“在我身后,不要走开”他向前跨出一步,旋即躬身一拳砸在沙滩之上,正是升龙拳中的龙潜于渊,这一拳的特征是向下发力,■以张扬的境界早就可以zuò到隔山打牛收发自如,张扬从黄沙的流向中已经看出黄沙下藏有玄机

  可是张大官人一拳打出去之后,马上感觉到力不从心,拳头砸在黄沙之上,感觉内息在丹田中奔腾,却无从突破,好■☆像成千上万的人潮拥挤在一个狭窄的出口,谁也冲不出去

  两道沙流已经奔行到张扬脚下,寒光分从左右刺向张扬的腿部

  张扬一把推开顾养养,身体腾空飞跃而起,然后重重落下,借着落下的势头向沙滩◆上踩踏而去

  蓬地一声,黄沙宛如爆炸一般,被震得四处飞射,一个身穿棕色wǔ士服的男子从黄沙内现身出来,手中wǔ士刀一晃,直指张扬的面门,逼人的寒芒让张大官人的双目闪动le一下,凛冽的刀气隔空已经传到le他的身上,张扬面部的肌肤感到森然的寒意

  他向后撤le一步,后方黄沙也是蓬地一声爆裂开来,同样身穿棕色wǔ士服的男子从他的后方挥舞wǔ士刀夹击而至

  张扬身躯一矮,径直向前方撞去,面对两人的前后夹击,他只能选择一个

  张扬所采用的是贴身肉搏的策略,他现在就像一个拥有万贯家财的小孩儿空有一身的内功,可惜无法自如的发挥出来,如果今天只有他一个人,张大官人大可三十六计走为上可是他的身边还有顾养养,他无法后退,只能选择迎上,唯有击败对手,方才能够保证顾养养的安全

  在这样的状况下,张大官人比拼的是判断力和勇气,对方的wǔ器是wǔ士刀,张扬躲开lewǔ士刀用他的身体狠狠撞击在对方的身上,zuò出这样的选择也是无可奈hé的事情,张扬知道自身的功力大打折扣,他唯有利用这种方式表面上看起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是从挨打能够激发体内潜在功力的现象来看,张大官人可以利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方法,激发出内在的功力

  张扬撞在对方的身体之上,宛如撞在一堵坚硬的山岩上虽然是他主动撞击,可似乎张扬受创厉害

  身后那名wǔ士,刀锋指向张扬的后心

  顾养养看到形势危急,根本顾不上自己抓起一把黄沙向那wǔ士面部撒去

  虽然黄沙伤害不le对方,但是也让对方的攻势为之一缓

  顾养养为张扬争取的这片刻时机已经让他成功的恢复le过来张大官人又勇敢地扑le上去,近身相搏对方的wǔ士刀失去le用wǔ之地,那棕衣wǔ士被张扬抱住,他将wǔ士刀插入黄沙之中,双手握在一起,利用坚硬的双肘,狠狠击打在张扬的后心

  蓬蓬之声不绝于耳,静夜之中显得惊心动魄换成平常人早就被砸趴下le,可张大官人遭到如此重击,反而感到体内舒服多le,这击打**的声音仿佛在唤醒他身体内沉睡的力量

  顾养养想要去帮张扬,却被另外一名wǔ士拦住,顾养养也跟着张扬学习le一些wǔ功,出手颇为凌厉,躲过对方的一刀,左手托住对方的肘弯,右拳向对方的软肋横扫而去

  对方的身法奇快,宛如鬼魅般从顾养养面前消失,顾养养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冰冷的刀锋已经贴在她的颈上

  张大官人的后背之上已经被对方捶le无数拳,他非但没有被对方打趴下,体内的力量却变得越来越雄壮,对方雨点般的重击让他的丹田之气为之激荡,开始之时只是一丝丝透出,到最后,宛如大河决堤,雄浑的内息从丹田内奔腾狂涌而出,瞬间充满le他的奇经八脉,张大官人爆发出一声震彻心扉的大吼,居然将那名wǔ士整个抱le起来,一个蒙古摔跤式拧抱反摔,将那名wǔ士倒着摔向自己的身后,那名wǔ士的头部宛如打桩般被深深戳入沙滩之内,只剩下下半截身子还lù在黄沙之外,双腿不停摆动着

  另外那名wǔ士用wǔ士刀紧贴在顾养养的颈部,他的面部被蒙得很严,只剩下一双眼睛暴lù在外

  张◆大官人活动le一下手臂,只感觉到内力生生不息,循环不止,周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力量他冷冷盯住那名劫持顾养养的wǔ士,右手握住le插入沙滩内的wǔ士刀,低声道:“放开她,马上离开,否则,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他的目光宛如无形的利剑直刺对方的内心

  那名wǔ士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目光中已经流lù出深深地惧意他微微动le动wǔ士刀,提醒张扬现在顾养养在他的手里

  张扬眯起双目,摇le摇头,他望着顾养养,两人通过目光的交流瞬间明白le对方的心意,伴随着张扬的一声大喝,顾养养用手臂格挡在刀锋与颈部之间,张扬手中的wǔ士刀化成一道追风逐电的光芒,倏然射向那名wǔ士的面门,wǔ士大骇,慌忙放开顾养养,挥舞wǔ士刀去拨开张扬投掷而来的wǔ士刀

  当啷一声鸣响,wǔ士刀被他拨的改变le方向,虽然避开le要害,但是仍然斜斜刺入le他的肩膀,将他的肩头穿透,说时迟,那时快,张大官人已经快步来到他的面前,双拳雨点般击落在那名wǔ士的胸腹,转瞬之间几十拳已经砸落在那名wǔ士的身上,最后一拳击打在wǔ士的丹田之上,将他的身体打得凌空飞le出去,足足倒飞le十多米,方才重重跌落在沙滩之上,那wǔ士遭受接连重击,胸前肋骨已经被张扬尽数打断,张扬最后的一拳将他的wǔ功废去,如果不是因为恼火他以顾养养为人质,张大官人不会对他下如此重手

  张扬来到顾养养身边,看到她的手臂在挡住wǔ士刀的时候被划破le,张扬点中顾养养的穴道,为她止血,顾养养此时方才感觉到手足酸软,无力地靠在张扬的怀中,张扬搂住她的香肩,低声道:“不用怕,没事le”

  顾养养点le点头,她虽然没说话,但是她却清楚地知道只要张扬在她身边,这世上没有任hé事好怕

  程焱东在十分钟后率领警员来到现场,张扬指le指那两名wǔ士道:“估计是日本人,给我抓起来,以间谍罪,谋杀罪起诉他们”

  将两名wǔ士交给程焱东之后,张扬送顾养养回去,他随身带着金创药,为顾养养敷上,来到门前,顾养养道:“你回去,今晚的事情,前往别对我爸说”

  张扬指le指她身上的血迹

  顾养养伸手道:“把外衣给我”

  张扬马上明白她是想用自己的外套遮住血迹,马上脱下外套递le过去

  顾养养道:“你自己要多加小心,这么多的仇家”

  张扬哈哈笑le起来:“放心,没人害得le我”

  张大官人之所以拥有这样的自信,是因为刚才的那场搏杀让他成功突破le大乘决的瓶颈,直接表现在他已经不咳嗽le,不过仍然还打喷嚏,喷嚏是感冒,和大乘决无关

  张扬离开海洋花园,看到一辆警车在门前等着,程焱东让人将两名wǔ士带走之后,留下来等他,担心他还会遇到危险

  张扬上le程焱东的警车,笑道:“怎么?主动给我当司机?”

  程焱东道:“那两名wǔ士被你揍得不轻,我让人把他们送往le医院,对le,他们应该是日本人”

  张扬皱le皱眉头道:“刚才他们攻击我的时候我就看出来le,两人用得是忍术”

  程焱东道:“日本忍术?不是小说中的东西吗?”

  张扬道:“真实存在,查查他们的资料,找出幕后指使人是谁”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张扬的电话响le起来,他接通电话,对方传来le一个让他既感到熟悉又感到陌生的女声:“张先生,您好,我是元和幸子”

  张大官人微笑道:“元和夫人,这么晚le找我有什么事?”

  元和幸子道:“我找张先生是有事相求”

  张扬呵呵笑道:“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帮上你的”

  元和幸子道:“我在海洋花园对面的和风茶社,张先生可否移步一叙?”

  张扬透过车窗望着对面的和风茶楼,低声道:“看来夫人是有所准备啊”他推开车门走le下去,向程焱东摆le摆手,示意他先走

  元和幸子在茶色的樱花阁内,柔和的灯光勾勒出她美丽的轮廓,她的双眸在灯光下显得变幻莫测,两名黑衣人垂首站在她的身后,从张扬进入房间,元和幸子的目光就没有离开他的眼睛,她并没有站起身,表情平淡如水,此时的神情像极le顾佳彤,每次见到元和幸子,总会勾起张大官人对顾佳彤刻骨铭心的思念,他来到元和幸子的对面坐下,两人四目相对,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几乎在同时lù出le一丝淡淡的笑容(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