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偶遇】(下)


  可既然遇到了,就不好意思不打招呼,袁孝商微笑着走了过来:“张书记,这么巧?”

  张yáng笑道:“是很巧啊,你怎么想起来疆餐厅吃饭?”

  袁孝商将妻儿介绍给张yáng认识,张★yáng看到袁孝商的儿zǐ如此可爱,笑着摸了摸袁光大的头顶他向袁孝商道:“这位是我的老领导,今天来北港出差,我特地请她吃饭”

  袁孝商向秦清笑了笑,他抢着把帐给付了,张yáng也没跟他客气,他◎们一起走出了餐厅,袁孝商的妻zǐ带着儿zǐ去取车,袁孝商停留了一下,向张yáng道:“张书记,咱们有段时间没一起坐了,这个周末祁山会过来,有没有时间,咱们好好聚聚,聊聊天怎么样?”

  在袁家兄弟中,张yáng对袁孝商的感觉还算不错,知道这个人头脑够用,再加上袁孝商先提起了祁山,有这层关系,张yáng也不好意思拒绝,他点了点头道:“好啊”

  袁孝商正想告辞,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尖叫,几个人同时抬头望去,却见一辆黑色别克商务车停在那里,袁孝商的儿zǐ袁光大被两名壮汉拖上了汽车,他的妻zǐ扈明艳被人推倒在地

  一瞬间的功夫,别克商务车已经向远方疾驰而去

  袁孝商的yǎ■n睛都红了,他大吼一声就追了上去

  张yáng看到势头不妙,他将车匙扔给了秦清,也kuài步追了上去那辆别克商务已经cóng停车场拐下了坡道

  袁孝商虽然启动比张yáng较早,可是他的□■n睛都红了,他大吼一声就追了上去

  张yáng看到势头不妙,他将车匙扔给了秦清,也kuài步追了上去那辆别克商务已经cóng停njīngdōuhóngle,tādàhǒuyīshēngjiùzhuīleshàngqù

  zhāngyángkàndàoshìtóubúmiào,tājiāngchēshírēnggěileqínqīng,yěkuàibùzhuīleshàngqùnàliàngbiékèshāngwùyǐjīngcóngtíngchēchǎngguǎixiàlepōdào

  yuánxiàoshāngsuīránqǐdòngbǐzhāngyángjiàozǎo,kěshìtāde■度却比张yáng慢上许多,张yáng没有沿着道路奔跑,他直接斜插到坡道上,cóng坡道护栏上一跃跨了过去落在地上的时候,那辆别克车已经cóng他的身边掠过

  张大官人一个箭步窜上前去然后以惊人■的力量弹跳而起,身体成功趴伏在别克车之上

  车内的几名绑匪压根没有想到张yáng的度会这么kuài,听到车顶发出沉闷的声响猜测到张yáng已经落在了车顶上司机猛然一个急刹车,试图将车顶上的张yáng甩出去

  张大官人的双手就像长了吸盘,牢牢钉在车顶之上

  别克商务车再度急奔行起来

  轮胎和地面摩擦出刺耳的鸣响声,一股橡胶焦糊的味道极其刺鼻

  一柄军刀自下而上穿透了车顶,冰冷的刀锋贴着张yáng的身边刺了出来

  以张大官人的能力想制服车内人并不难,但是他毕竟有些投鼠忌器,袁孝商的儿zǐ袁光大还在对方的手里,如果万一伤害到那孩zǐ,岂不是得不偿失

  别克车急加之后随之又是一个急刹车,张yáng的身体借着惯性向前滑去,他的身体下滑到挡风玻璃的位置,一拳将挡风玻璃就砸得粉碎,然后他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度cóng破碎的前窗进入了驾驶室

  坐在副驾上的一名男zǐ掏出军刀,恶狠狠向张yáng的胸口刺去,张大官人抓住他的手腕,只一下就将他的手腕骨骼拧断,将军刀抢了过来司机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握刀向张yáng的颈部扎去

  狭窄的空间内任你再高明的武功都施展不开只能采取贴身肉搏的战术,张yáng利用抢下的那柄军刀迎上,刀锋交错,迸射出数点火星

  张大官人一磕之后,随即反手一扎,军刀狠狠刺入对方的右侧肩膀,痛得那司机惨叫一声,张yáng弃去军刀,然后一掌砍在他的喉结之上

  车内的一名虬须壮汉,一手抓住袁光大,一手拿着军刀指着袁光大的咽喉:“放……放下武器……”

  张yáng一把将刺入司机肩头的军刀抽了出来,血淋淋的军刀cóng他的手掌中飞了出去,钉入那名虬须大汉的额头,袁光大那孩zǐ这会儿吓得早已晕了过去,幸好如此,他方才没有看到yǎn前这一幕血腥的场面

  张大官人短时间内接连击倒了三名劫匪,他抱起已经晕过去的袁光大,此时失去控制的别克车驶上了北港市区的鸿雁桥,先碰撞在一辆面包车上,然后改变方向,向桥梁边缘撞去

  张yáng拉开商务车的车门,此时商务车撞开桥梁护栏,车头向上冲去,两个前轮都已经腾空而起,张大官人抱住袁光大,在车辆冲出桥梁的刹那跳了出去,他利用身体为这孩zǐ作为缓冲,倒着倒在了桥梁之上刚好看到那辆别克商务车冲出桥梁,呈抛物线状飞向半空然后栽落在河水之中

  一辆刹车不及的桑塔纳撞击在张yáng的身上,张大官人用身体护住了袁光大,避免这孩zǐ被撞伤

  秦清和袁孝商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刚巧看到这惊心动魄的场面,秦清一颗心提到了嗓zǐyǎn,她看到那辆桑塔纳撞在了张yáng的**上,yǎn泪已经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袁孝商惨叫道:“光大……”

  周围的汽车都停了下来,现场的情况非常的混乱,那桑塔纳司机下车后吓得手足无措

  此时看到张yáng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他摇了摇头冲着那司机骂道:“混蛋,你丫不长yǎn睛啊?想谋杀吗?”

  秦清听到张yáng的声音,方才知道他没事,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唇,两行热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袁光大这会儿也苏醒过来,他眨了眨yǎn睛,一脸茫然,并不知道自己的性命在这段时间内已经在生死之间游走了几回

  袁孝商大声呼唤着儿zǐ的名字拼命朝他们跑了过来

  张yáng将袁光大放下,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顶道:“去”

  袁光大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大声叫着爸爸,奔跑了过去,扑入袁孝商的怀中,父zǐ两人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扈明艳也随后赶到,看到儿zǐ被成功救下,哭得泣不成声

  袁孝商将儿zǐ交给妻zǐ,他红着yǎn睛来到张yáng的身边,张大官人现在多少有些灰头土脸,可在周围人的yǎn中他现在的形象无比光鲜

  袁孝商握住张yáng的手臂道:“张书记,谢谢……”除了谢字他不知应该说些什么,今天如果不是张yáng,后果不堪设想,这份人情他就算结草衔环也无法偿还

  张大官人却淡然一笑,轻声道:“换成谁都会这么做”

  张大官人不是活雷◎锋,可这厮绝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主儿,冲出去救人的时候出于本能,他没有想过太多的事情

  袁孝商的儿zǐ在北港市中心被人公然劫持,这绝对不是小事,袁孝商的大哥是北港公安局局长袁孝工,这种涉及到劫持★人质的大案本来就足以引起警方的重视,何况被劫的还是局长的亲侄zǐ

  袁孝工来到现场的时候脸色铁青,无论劫持者是谁,都是对他这个公安局长权威的挑战,连他的侄儿都会被人公然劫持,可见北港的治安已经恶劣到了何种地步

  袁孝工了解情况之后来到张yáng的身边,应袁孝商的一再恳求,张yáng只能在现场接受了医生的临时体检,否则他早就一走了之了

  袁孝工首先向张yáng表达了谢意,如果说过去他主动和张yáng缓和矛盾是出于利害的考虑,这次他已经是真心真意的感激张yáng,很少有人拥有这样的勇气,以张yáng的身份地位,人家根本用不着巴结自己,可是张yáng冒着生命危险cóng绑匪的手中抢下了袁光大,也保住了袁家的血脉

  张yáng道:“袁局,这件事你别跟我客气,我都说过好几遍了,换成谁都这么做,真不是我矫情,关于这件事我得求你给我帮帮忙,救光大的那点事儿千万别对外宣yáng了,我不想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

  张yáng道:“没什么可是的,真要是把这件事宣yáng出去了,很多人又说我别有用心了,市里万一让我再去做见义勇为报告,我头都要炸了”

  听他这样说,袁孝工忍不住有些想笑,他发现张yáng的身上有很多真性情的地方,袁孝工转向鸿雁桥,目前正在紧张的打捞中,按照张yáng的说法,车内有三名绑匪,如果那三人没能cóng车内逃出,今■天就是三条人命,袁孝工道:“我尽量保密,但是你的证供肯定少不了”

  张yáng道:“不宣yáng就好”

  袁孝工道:“身体怎么样?”

  张yáng活动了一下手臂道:“没问题,真▲想把我这身zǐ骨给撞坏,必须得开辆坦克车过来”

  袁孝工笑道:“过去别人都说你张书记能打,现在我是相信了”

  张yáng道:“我不但能打,还特别禁打车撞都没事”他起身道:“我先走了,需●要配合的地方只管给我电话,我怕麻烦,回头那帮记者就来了,我要是整天在版面上占着,领导们岂不是颜面无光了?”

  袁孝工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轻声道:“张书记慢走,改天我再当面致谢”

  张yá■ng摆了摆手,挤出人群回到他的坐地虎内,秦清确信他没事之后一直将车停在远离人群的地方等着他,张yáng一回来,她就启动了汽车,将车开到无人的海滨,方才停下车,一头扎入张yáng的怀中,紧紧拥抱着他的身躯道:“你混蛋,为什么总是这样不要性命,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第二章送上,现在出去吃饭,章鱼是不是很敬业?(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