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二章【收敛一些】(中)


  袁孝兵和袁孝农两兄弟走后,袁孝工继续留了下来,他还有重要事情和四弟袁孝商商量,在袁孝工心中最看重的就shì这个四弟,袁孝商刚才又去看过儿子,现在儿子已经安然入睡,袁孝商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自从儿子被劫持的那刻开始,袁孝商的内心就一直处于纷乱之中,他顾bú上考虑太多其他的事情,现在冷静下来,他开始分析这件事发生的原因

  袁孝工低声道:“你觉得谁最可néng做这件事?”

  袁孝商道:“我们兄弟并没有多少仇家,我反复想过,这件事可néngshì竞争对手在做”

  袁孝工的手指轻轻敲击了一下桌面道:“你shì说……”

  袁孝商道:“我怀疑shì丁家,可shì我们目前并没有证据”

  袁孝工沉吟片刻方才道:“如果他这么做,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处”

  袁孝商道:“这些年,我们抢了他bú少的生意,丁高山这个人我还shì有些了解的,他表面上对我们一团和气,好像相安无事,但shì这个人的野心很大,做事bú择手段”

  袁孝工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低声道:“孝商,有句话我一直都想问你们,钱到底要有多少才néng满足?你们才néng感到幸福?”

  袁孝商想了想道:“大gē,过去我一直都以为钱越多越好,而且无论多少钱都无法令我满足,可发生了今天的事情,我忽然发现,钱未必代表着幸福我很害怕,直到现在我都感到恐惧就算我赚到了再多的钱,可shì如果我失去了家人,那么我永远也bú会感到幸福”

  袁孝工道:“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度,我们兄弟从困苦之中熬到现在,付出了多少努力多少艰辛,只有我们自己心中清楚现在我们钱有了,权也有了我们还需要什么?”

  “大g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我们抹去身上的那些污点”

  袁孝工摇了摇头道:“bú可néng,一旦沾上污点,就shì一辈子的印记,永远都抹bú掉孝商我只shìbú想你们出事,bú像你们越陷越深”

  袁孝商道:“经过这件事,我坚定了移民的念头,其实我从去年年初就开始办理,我准备投资移民去澳洲”

  袁孝工道:“走如果可以你们全都走,结束这边的一切,在事情没有变坏之□前离开”

  袁孝商道:“这些年我们兄弟赚得钱已经够花了就算shì光大的下一代也够了”

  袁孝工抬起头,向后枕靠在椅背上:“孝商,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造化,并非shì我们néng够安排的◆

  袁孝商道:“大gē,我会暂停一切生意”

  袁孝工道:“你们生意上的事情我bú管,但shì现在有人处心积虑的想要对付你们,所以停下来未尝búshì一件好事”

  袁孝商道:“●其实现在我反倒有些羡慕孝学,虽然他只shì一个书呆子可shì他活得比我们要踏实,我只有三十多岁可我却患上了失眠的毛病”

  袁孝工叹了一口气,他当然néng够理解四弟为何而失眠这些年来,他们承受◆▲的精神压力shì巨大的袁孝工对四弟很放心,知道他懂得怎样去做,这次的劫持事件给他们兄弟敲响了警钟,老四已经开始筹划退路了,这也shì他的精明之处

  袁孝商道:“大gē,二gē那边你还得多提醒他●一下,他最近被那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很多话都听bú进去”

  袁孝工有些厌烦的摇了摇头道:“bú提他,这个bú争气的东西,早晚会坏在女人手里”

  袁孝商道:“无论他们怎么想,我已经准备退出了”

  袁孝工又叹了一口气,虽然心中感到bú舍,可shì他却明白,四弟的选择shì最为明智的,人的一生bú可néng永远处于波峰之上,在落入波谷之前离开,绝对shì理智的选择,他低声道:“这次的事情你们尽量bú要私下调查,我们占尽了道理,动用法律手段shì最好的途径”

  袁孝商道:“我明白,这次如果没有遇到张扬,光大肯定被人劫走了”

  袁孝工道:“咱们欠他一个人情,张扬这个人很bú简单,无论背景还shìnéng力都shì人一等的,就算我们无法成为他的朋友,也决búnéng成为他的敌人”

  袁孝商道:“谁成为他的敌人都会寝食难安”

  项诚最近也患上了失眠的毛病,昨晚一整夜都没睡好,清晨来到办公室,一个人呆呆发愣,直到市委副书记蒋洪刚过来找他,他方才回到现实中来

  蒋洪刚一眼就看出项诚的精神bú好,脸色有些发黄,眼里布满血丝,蒋洪刚道:“项书记昨晚没睡好啊?”

  项诚道:“人年龄大了,睡眠就变得bú好了,你还年轻,shìbú懂我的苦衷的“

  蒋洪刚笑了起来,项诚比他也就shì大了八岁,年轻?蒋洪刚可bú认为自己年轻

  项诚道:“笑什么?bú赞同我的这句话?”

  蒋洪刚道:“项书记身体一直都bú错啊,最近可néngshì工作太忙,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

  项诚叹了一口气道:“烦心的事儿也挺多”

  蒋洪刚笑道:“有什么烦心的事情跟我说说,让我帮您分忧”

  项诚并没有提起因什么而烦心,其实蒋洪刚也shì让他心烦的因素之一,最近蒋洪刚开始变得越来越bú听话,发生这种变化shì省长周兴民来过之后,蒋洪刚似乎找到了靠山,整个人如同打了兴奋剂一样的高调起来,居然敢在常委会上跟自己唱反调,项诚道:“洪刚啊,最近我要去省里开会,你要把家里的工作主动承担起来“项诚的这番话说得很模糊,没说具体工作,只shì让蒋洪刚承担起来,承担什么?就算项城走了,也从没轮到过蒋洪刚当家,对此,蒋洪刚心里明白得很

  蒋洪刚笑道:“项书记只管放心,我会做好份内的工作”他的意思也很明白,你丫别膈应我,我把自己工作干好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我要shì多管,你只怕要bú高兴了

  蒋洪刚也没想让项诚高兴,他今天来找项诚shì有目的的,和项诚虚情假意的寒暄了几句之后,他话锋一转,提起了昨晚袁孝商的儿子被劫持一案,虽然张扬想低调处理,可shì那件劫持案件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项诚并没听说,一大早没人告诉他这件事项诚听蒋洪刚说完bú禁皱了皱眉头道:“真shì讽刺,公安局长的侄子都被人劫持了,省里整天说我们北港治安差,现在都没话好说了?市中心公然发生劫持绑架案,他袁孝工shì怎么维持社会治安的?连自己侄子的安全都búnéng保障,还谈什么保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蒋洪刚道:“我听说当时刚巧张扬在场,shì他出手救了袁光大那孩子”

  项诚从鼻息中哼了一声道:“这个张扬还真shìbú简单呐,哪里有危险他就出现在哪里”他这句话可没有丝毫夸奖张扬的意思

  蒋洪刚道:“我问过他,他说bú知道”

  项诚道:“社会上的传言bú可信,现在我们的干部队伍中出现了一种很bú好的现象,bú经证实的东西到处传播,这shì一种很bú负责任的态度”

  蒋洪刚听出项诚明摆着在说自己,他笑了笑道:“项书记,还有一件事已经证实了,萧国成答应拿出五个亿投资保税区建设”

  项诚愣了一下,他马上想起昨天张扬找自己要钱的事情来,自己把这件事给推了,想bú到张扬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拉到了投资,如果一切属实,这厮的本领可真shìbú小,可项诚马上又想到,张扬和萧国成应该没这份交情,他究竟shì利用什么方法打动了萧国成?

  蒋洪刚道:“张扬这小子真的很有本事啊,有了五个亿的资金,保税区项目就可以正式启动了”

  项诚马上意识到蒋洪刚今儿shì故意来气自己的,据他的了解,蒋洪刚和张扬之间目前走得很近,蒋洪刚应该清楚张扬找自己要钱遭到推托的事情,萧国成答应投资保税区,为什么只有蒋洪刚知道,说bú定这件事就shì张扬透露给他的蒋洪刚shì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告诉自己,现在的北港已经búshì他néng够一手遮天了,他赞同的事情未必可以全部通过,他反对的事情也未必会寸●步难行

  张扬自从来到滨海之后就在bú停挑战者他的权威,这种现象在张扬担任滨海市委书记之后变得越发明显了项诚道:“保税区有省里支持,只要上头资金及时到位,建设自然bú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sh☆ì我始终觉得可惜,我们没有néng够留住泰鸿这个钢铁龙头企业啊”

  蒋洪刚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既然鱼和熊掌bú可兼得,我们只néng选择有发展前景的一个”

  项诚微笑道:“洪刚啊,你好像很欣赏张扬?”

  蒋洪刚点了点头道:“这样年轻有为的干部当然值得欣赏,项书记,我最近听到消息,说让张扬进入常委层的呼声很高”(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