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残念】(上)


  元和幸子出现在这间茶餐厅并非偶然,她来到北gǎng之后一直居住在金色gǎng湾的总统套房内,最近一段时间,她忙于考察北gǎng和滨海一带的投资环境,并和萧国成就未来的合作展开了一系列的谈判

  萧玫红向元和幸子招了招手,她起身向张扬笑道:“我来为你介绍一位朋友”

  张大官人淡然一笑,不等萧玫红介绍,已经率先将手向元和幸子伸了出去:“元和夫人,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元和幸子微微一笑,她将白嫩的柔荑送入张扬的手中,张扬轻轻一握,元和幸子明显感觉到这厮掌心传来的热力和那份恰到好处的力度,不知为何她的内心也随着张扬的这意味深长的一握而泛起了些许涟漪

  元和幸子古井不波的双眸很好的掩饰了她内心的波动,轻声道:“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张书记”

  张扬放开她的手,故意向她的身后看了看,表情显得有些诧异道:“今天夫人没带保镖过来?”

  元和幸子道:“北gǎng的治安很好,没必要带这么多跟班身后跟的人太多,chángcháng会被人误会是贵国的干部”元和幸子毫不客气的回敬了张扬一句

  张大官人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看来国内干部跟班多已经国□际知名了,连日本人都知道了

  萧玫红道:“一起喝茶”

  张扬抬起手腕看了看道:“我还有事得先走一步,你们聊”

  其实张大官人内心中倒是渴望能和元和幸子多呆一会儿,可是他又清醒地▲意识到这种想法是危险的,元和幸子不是顾佳彤,他之所以产生那种想法是因为他始终无法放下对顾佳彤的思念

  每次见到元和幸子,张扬的心情多少都会受到一些影响走出金色gǎng湾大酒店,上午的阳光在他的眼里似乎也变得黯淡了许多,整个街道似乎笼上了一层灰色张大官人的脑子里回忆着一幕幕的往事回忆让他的思想从现实中抽离出去

  直到手机铃声将他惊醒,张扬拿起电话,这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喂”

  电话那头传来乔梦媛的声音:“张扬我要你帮我……”她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充满了惶恐与不安

  张大官人周身的神经顿时紧绷,他低声道:“别怕,你在哪里?”

  乔梦媛泣声道:“我在荆山……我妈妈她……”她低声哭泣起来

  张扬道:“你不用怕,我马上就过去,你把地址告诉我”

  乔梦媛抽抽噎噎的将自己所在的地址说清,原来她的母亲孟传美自从遁入空门之后辗转选择了荆山观音院修行,乔梦媛这次去探望母亲,方才发现母亲的状况极差,她想要送母亲去医院治疗,可是孟传美坚决不从,这些天是滴水不进,分明已经断了生念一心求死了乔梦媛不敢将母亲的情况告诉家里人,如果她那样做,等于将母亲逼上绝路,她想来想去也只有张扬能够帮助自己所以才给他打来了这个电话

  张扬对乔梦媛的事情格外上心,他安慰乔梦媛不要慌张,自己马上就过去,挂上电话,张扬马上给滨海市长许双奇打了个电话,其实他出门无需许双奇的同意,只是交代一声去向罢了

  许双奇现在对张扬的事情是不闻不问,即便是他想问也问不了,他没有和张扬斗下去的能力,别说是他,即便市委宣传部长黄步成又怎样?惹了张扬,最后还不是乖乖道歉了事张扬要出门,爱去哪儿去哪儿,走得越远越好

  张扬跟许双奇打招呼,只是出于礼貌,他压根没把许双奇放在心上,许双奇虽然在背后小动作不断,可是以此人的能力翻不出什么太大的风浪因为不知道自己这次要去几天,张扬又打电话给cháng务副市长董玉武,最近他有意扶植董玉武,增强董玉武的权力,以此来制衡许双奇,目前至少在滨海范围内,董玉武压根不买市长许双奇的账

  虽然是短暂离开,张扬也有数不清的事情要交代,等他把所有的事情交代完,手机已经没电了,张扬换了块手机电池,驱车向江城的方向驶去

  前往荆山必过江城,荆山和江城相邻,确切地说,是和春阳相邻,隔着清台山,春阳县在清台山以东,荆山在清台山以西,当初张扬在春阳的时候就曾经去过那边,想起清台山,张大官人不禁想起自己在黑山子乡当计生办代主任的事情,一切都恍如昨日,却似乎遥不可及,张扬将自己的人生分成了好多部分,第一部分当然是大隋朝那会儿,不过他基本上已经将那段过去埋葬,那段时光属于张一针,而并非属于张扬

  来到九零年代,他将黑山子那段时光单独huá分成了一个阶段,不知为何,他总觉着那段时光最为单纯快乐,甚至最为幸福,他没有现在的官位,没有现在的权力,甚至没有现在的头脑和见识,但是他活得简单,人只有在经历之后方才发现,原来活得简单才是一种快乐

  张大官人现在也是快乐的,但是他同样拥有了越来越多的烦恼,位置越高,责任越重,他现在想得不仅仅是自己,还有滨海的老百姓,还有他的亲人,还有他的爱人

  乔梦媛的一个电话,他就二话不说长途奔袭到荆山,张扬依然未变,但是他知道自己还有其他的牵挂,责任使然,他的身上拥有着太多的责任

  张大官人这次的荆山之行并不顺利,他中午甚至没有来得及吃一顿饭,就启程前往荆山,因为担心孟传美有事,张大官人急着赶路,干脆将这顿中午饭省了,别看他武功高强,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到了两点多钟肚子开始叽里咕噜的叫唤了

  张扬在江城三环路上随便吃了碗面,耽搁了大概十五分钟,可就是这十五分钟,让他刚巧遇到了清台山隧道大堵车,在漆黑的隧道中整整堵了三个小时,交通方才疏通完毕,其间乔梦媛打了几个电话,可隧道内没有信号

  张扬离开隧道之后,没多久就接到了乔梦媛的电话,乔梦媛的声音非cháng的焦急,她不知道张扬堵车,还以为他没有马上过来呢

  张扬解释了自己的◆情况,其实乔梦媛有事,他恨不能插上两只翅膀飞过去,可现实中的情况谁也预想不到

  因为这场塞车,张扬来到荆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他将车沿着盘山公路直接驶上了荆山,观音院位于荆山后山,张◆扬到达的时候,庵门紧闭,五点半的时候观音院就闭门谢客了

  张大官人不敢硬闯,给乔梦媛打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儿,看到乔梦媛从观音院的侧门走了出来,一双美眸哭得红肿,张大官人看到她如此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非cháng怜惜,上前道:“梦媛,阿姨怎样了?”

  乔梦媛咬了咬樱唇,黯然道:“你跟我来”

  张扬跟着乔梦媛走入观音院内,之前玛格丽特前来观音院烧香的时候,张扬曾经和楚嫣然一起来过这里,记得这里的主持定闲师太还是林秀的朋友

  张扬问起定闲师太,乔梦媛道:“她是我妈妈的师父”

  两人来到后院,进入房间之前,乔梦媛忽然握住张扬的手道:“张扬,我求你一件事,这次无论你用怎样的方法,都要救我妈,我想你将她从这里带走,这里的条件太差,对她的康复不利”

  张扬握着乔梦媛的纤手,感觉她手上的皮肤很凉这两天,她想必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她不走,我就点她的穴道,将她强行带走,就算念佛,也要等身体养好之后再说”

  两人走入孟传美养病的房间内,室内灯光昏黄,一名灰衣老尼坐在床边低声诵经,却是定闲师太正在为她的弟子祈福听到有人进来,定闲师太睁开双目,她看到张扬双手合什道:“施主来了”

  张扬恭敬道:“麻烦师太了”

  定闲师太轻声道:“你们好好劝劝她”定闲师太起身离去

  张扬来到孟传美的床边,借着昏黄的灯光望去,看到孟传美也穿着一身灰布衣服,过去的满头青丝剪得干干净净,脸色蜡黄,昔日保养得当的皮肤,如今也宛如枯萎的花朵,整个人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竟似老了十多岁,昔日的中年美妇,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气若游丝的老妪

  看到孟传美这幅模样,张扬也觉得心酸,他低声道:“孟阿姨”

  孟传美涣散的目光几经努力方才落在张扬的脸上,她努力辨认着张扬的轮廓,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舒了一口气道:“张扬……是你吗?”

  张扬点了点头:“是我”

  孟传美道:“我看东西……很模糊……想不到……你会来看我……”(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