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残念】(下)


  从孟传美的话中张扬意识到她的视力出了问题,tā抓住孟传美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低声道:“孟阿姨,你摸摸看”张大官人真正的目的是为孟传美诊脉

  孟传美叹了口气道:“你……你想为我诊脉吗?不必费心了……”

  张扬的手指落在孟传美的脉门之上,tā一双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孟传美的脉相已经呈枯竭的征兆,而且孟传美似乎有中毒的表现,张扬向乔梦媛摇了摇头,用传音入密告诉她,孟传美的情况非★常严重,必须要马上给她治病

  孟传美有气无力道:“张扬……一定是……一定是梦媛叫你过来的……我不想治病……你让我自生自灭好不好?”

  乔梦媛低声啜泣道:“不好,妈……你不可以如此残忍,■你还有我还有大哥,你不可以不管我们”

  孟传美咳嗽了起来,过了许久,咳嗽声方才平息下去:“我已经是出家人了……我们之间缘分已断……何况,你们已经长大了,我……我……”

  张扬看她说得辛苦,悄悄伸出手指点了孟传美的昏睡穴,孟传美感觉眼皮变得突然铅坠一般沉重,很快就已经睡去

  张扬让乔梦媛陪着孟传美,tā拉开房门zǒu了出去,tā的耳力群,听出定闲师太一直都没有离开

  张扬来到定闲师太身边,向她深深一躬道:“师太”

  定闲师太道:“张施主有话想说?”

  张扬道:“她的情况很差,如果继续留下,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定闲师太道:“她心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念如果一个人对zhè个世界毫无留恋,那么就到了她应该离开的时候”

  张扬道:“还请师太开恩容我将她带zǒu”

  定闲师太双手hé什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只要乔小姐愿意,施主想怎样做就怎样做”说完之后,她又道:“即便你带zǒu她,事情的结果也不会改变”

  因为孟传美的身体状况很差,张扬也不敢贸然带她zǒu得太远tā抱着孟传美回到自己的车内,让乔梦媛开车,来到荆山市内,张扬给林秀联系,让她帮忙安排了荆山市东郊的一栋别墅暂住

  张扬根据孟传美的情况,当晚就开出了药方

  乔梦媛去煎药的时候张扬解开了孟传美的穴道

  孟传美悠然醒来看到自己所在的环境,她方才知道,终究张扬和乔梦媛还是把她从观音院中带出来了

  张扬道:“孟阿姨,我没有征求你的同意,就擅自将你带了出来,还望你能够原谅我”

  孟传美道:“我不会怪你,其实……我留在观音院也只是给她们添麻烦对我来说到哪儿还不是一样……”

  张扬道:“孟阿姨,你本身并没有什么病,之所以身体状况zhè么差,是因为你长期饮食不正常,还有,你是不是服用了什么药物?”

  孟传美道:“你不用管我的事情,从我选择遁入空门开始,我对zhè个世界就已经不复留恋如果梦媛不来找我,或许我已经安安静静的离开了……”孟传美有些疲惫地闭上双眼

  张扬低声道:“孟阿姨你累了,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看看药煎好了没有”

  孟传美道:“你们不用费心了,我已经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

  张扬道:“梦媛很关心你,你zhè样做她会很伤心”

  孟传美道:“伤心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难免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总会将伤痛淡忘”说到zhè里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轻声道:“如果可以,能否送我去西山寺一趟?”

  张扬没想到孟传美在zhè时候仍然记挂着诵经礼佛的事情,不由得暗自叹息,可tā实在想不出拒绝孟传美的理由,微笑道:“孟阿姨,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必须也要答应我,回头把药吃了,再吃点东西,有了精神和体力,我才能带你过去,你说好不好?”

  孟传美有些疲倦地闭上眼睛道:“好,听你的就是”

  张扬来到厨房,看到乔梦媛守在砂锅旁,望着炉火默默流泪,张扬zǒu了过去,轻声道:“你哭起来不好看,还是笑起来迷人一些”

  乔梦媛慌忙扭过头去,迅把眼泪擦干了,啐道:“谁让你看了,难看怎么了?干你什么事?”

  张扬闻了闻药味儿,然后掀开砂锅看了看,低声道:“再等十分钟”

  乔梦媛道:“我妈怎样了?”

  张扬道:“她暂时应该没事,说是要我送她去趟西山寺”

  “西山寺?在哪里?”

  张大官人经此一问方才感觉到西山寺极其熟悉,在脑子里仔细追忆方才想起西山寺不就是在清台山,自己上次去西山县卢家梁小石洼村的时候,刚巧遇到盗贼偷盗玉佛◆,那玉佛不正是从西山寺偷出来的吗?西山寺本身的名气并不大,孟传美何以会生出去那里拜佛的念头?难道孟传美……张大官人没敢继续猜测下去,tā摇了摇头,zhè世上应该不会有那么多的巧hé

  乔梦媛从☆张扬的表情上看出了异常,轻声道:“你怎么了?”

  张扬笑道:“没什么,对了为什么不把你妈生病的事情告诉乔部长,也许zhè是个机会,可以让tā们破镜重圆”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俏脸顿时变得苍白了起来,张大官人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讪讪笑道:“那啥……就当我没说”

  乔梦媛并非是不想父母和好,可是当初无意中听到父母的争吵,她方才意识到自己一直认为幸福的家庭原来存在着zhè样的惊天秘密,自己并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甚至自己不姓乔,和乔家没有任何的关系,而zhè一切,她只能在心中默默承受,即便是面对张扬的时候也不能说,现实对她如此残酷,让她几乎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

  乔梦媛也一度选择逃避,可很多事注定是逃不开的,母亲因为zhè件事遁入空门逃避现实,可她在佛门中显然没有得到解脱,眼前的她无论身体还是精神已经处于彻底崩溃的边缘乔梦媛想不出还有谁可以帮到自己,唯有张扬

  或许是张扬答应送她去西山寺起到了作用,孟传美服下女儿煎好的药,很快就睡去了zhè在乔梦媛来说是一个好现象,至少她愿意接受治疗

  张扬对孟传美的情况依然并不看好,tā甚至认为孟传美目前的状况有些像是回光返照,其实以tā的医术完全可以治好孟传美,但是孟传美真正的问题并非出在病情上,而是出在她的心理上,她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想要救她,就必须重鼓起她生存下去的**,张大官人对此无能为力认识孟传美虽然已经有了很多年,但是tā对孟传美并不了解,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交流的机会虽然如此,张大官人也能够推测到孟传美的症结出现在家庭上,十有**和乔振梁有关,对于别人家庭的事情,张大官人不好过问■,即使对方是乔梦媛的父母

  守候母亲入睡之后,乔梦媛来到花园中,看到张扬刚刚打完电话,她来到张扬对面的秋千上坐下,随着晚风轻轻摇荡:“zhè么晚了还在忙?”

  张扬笑道:“没事,给嫣然●打了一个电话,她月底会回来参加我妹妹的婚礼”

  乔梦媛听到楚嫣然的名字,心中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她抬起头,望着夜空中的那阙明月道:“真羡慕你们啊”

  张大官人被乔梦媛的zhè句话弄得有○些愣了,tā想要去捕捉乔梦媛此时的目光,可是乔梦媛仰着头,从tā的角度看不清楚,只看到月色下的两点晶莹,她在流泪

  张扬道:“梦媛,你会去吗?”

  乔梦媛点了点头,她擦去眼角的泪水,有●些不好意思道:“zhè两天被我妈妈的事情搞得我手足无措,直到你过来,我才算是有了点主心骨”

  张扬道:“为什么不将zhè件事告诉你爸?”tā终于还是忍不住问起了zhè件事

  乔梦媛道:“我妈不让我说……她和我爸之间隔阂很深……”

  张扬叹了一口气道:“毕竟是一家人,现在孟阿姨情况已经zhè样了,你要是不说,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要落下埋怨的”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泪水又流了出来,她的确不知该如何是好,张扬站起身zǒu了过去,伸出大手,用拇指为乔梦媛擦去脸上的泪痕,乔梦媛感受着张扬掌心的温度,忽然一种难以名状的悲伤填塞了她的心头,她扑入张扬的怀中,无声啜泣起来

  张扬轻抚着她的秀发,柔声道:“没事,不管遇到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

  乔梦媛泣声道:“我妈不愿意见tā,如果……如果我把zhè件事告诉我爸……她……她宁愿死……”

  张大官人的内心紧缩了一下,究竟是怎样的仇恨才能造成两夫妻zhè么大的隔阂,望着乔梦媛泣不成声的样子,张扬真切感受到她眼前承受的巨大压力(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