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西山寺】(上)


  坚强如乔梦媛也有她软弱的一miàn,她哭了好久方才止住哭声,从张扬怀中抬起头来,红着眼睛道:“对不起”

  “有什me好对不起的,你在我miàn前哭,证明把我当成自己人,我高兴都来不及,你要是背着我跟别人哭,我这心里肯定不舒服”

  乔梦媛啐道:“我用得着背着你吗?再说了,我跟别人哭和你又有什me关系?”

  张扬道:“当然有关系,你想想啊,除了我以外,你还跟谁这me好?”

  乔梦媛俏脸有些发热了,有些难为情的皱了皱眉头道:“别胡说八道,对了,我妈到底什me病?”

  张扬道:“主要是营养不良,如果她配合治疗还好说,如果不配合,后果可能很严重”

  乔梦媛听他这样说顿时又难过了起来,有生以来她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多愁善感过,有道是关心则乱,毕竟是关系到她母亲生死的大事,麻烦的是,她无法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张扬,也不敢将母亲的病情告诉父亲

  张扬在这一点上的看法和乔梦媛不同,张扬认为孟传美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她丧失了求生欲,如果她得了某种绝症,张大官人就算不能将她彻底治愈,但是至少可以延续她的生命,可目前这种情况,即便是以张扬之能,也有些为难了孟传美的情况很不稳定,就算她和乔振梁已经分开,可两人毕竟几十年的夫妻,他们之间不但有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儿zǐ,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张扬认为必须将孟传美的情况告诉他们

  乔梦媛道:“张扬,这件事千□万不能告诉我爸,我担心我妈知道了会受到刺激”

  张扬道:“就算你不跟你爸说,也要通知你大哥一声,孟阿姨不仅仅只有你这一个女儿,鹏举也有知情权”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怎样跟他说□wànbúnénggàosùwǒbà,wǒdānxīnwǒmāzhīdàolehuìshòudàocìjī”

  zhāngyángdào:“jiùsuànnǐbúgēnnǐbàshuō,yěyàotōngzhīnǐdàgēyīshēng,mèngāyíbújǐnjǐnzhīyǒunǐzhèyīgènǚér,péngjǔyěyǒuzhīqíngquán”

  qiáomèngyuántànlekǒuqìdào:“wǒbúzhīdàozěnyànggēntāshuō

  张扬道:“我不是担心你无法承担这me多的责任,而是作为你的父兄他们有知情权,你不可以永远隐瞒下去”

  乔梦媛咬着嘴唇,内心在激烈地交战着,张扬并不知道在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me?昔日恩爱的一家如今已经四分五裂,父母之间早成陌路她低声道:“我心里好乱,张扬等过两天我妈的情况稳定一些再说好吗?”

  张扬道:“好,希望我们能够帮她解开这个心结”

  第二天一早,林秀带着两名荆山市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过来,这是张扬要求的,他在药物之中加入了安眠的成份,所以孟传美睡得很熟,张大官人虽然医术群但是仅凭着脉相还是无法正确判断孟传美体内所中的毒到底是什me,他并没有将孟传美中毒的事情告诉乔梦媛,只说请这些医护人员过来,目的是为了抽取血样,对孟传美目前的健康情况做一个综合的评定

  林秀几乎没有认出来这个病怏怏的尼姑居然是昔日平海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夫人,她心中颇感诧异,离去的时候,张扬把她送到门外林秀忍不住问道:“乔夫人怎me会变成这个样zǐ?”孟传美和乔振梁分开是轰动政界的一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她出家就少有人听说,至于她身在荆山林秀是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张扬道:“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林阿姨,这件事我想你权当不知道”

  林秀道:“乔梦媛请你来给她妈妈治病,可乔家为什me没有其他人过来?为什me不把她接到京城去?”

  张扬道:“她现在厌世情绪很重,对此我也没有什me好办法”

  林秀道:“你一定有办法救她”在林秀的心目中,张扬俨然是无所不能的神医

  张扬苦笑了一声,想起嫣然月底要回来的事情,他轻声道:“林阿姨,嫣然有没有跟你联系过?”

  林秀道:“接到她的电话了,说是月底回来,参加你妹妹的婚礼,到时候我和老太太一起过去,一来是为了恭贺你妹妹婚,二是陪老人家到处走走,整天dāi在那个岛上,闷得很”

  张▲扬点了点头道:“多谢林阿姨了”

  林秀笑道:“谢什me?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喝到你和嫣然的那杯喜酒,你妹妹都结婚了,你这个当哥哥的一定要抓紧了”

  张扬道:“这次我和嫣然争取把日zǐ定下◎来”

  林秀道:“你们只管定下日zǐ,操办婚礼的事情交给我来做”

  张扬担心林秀将孟传美的事情传出去,又交代了一遍

  林秀忍不住笑了:“你啊,对我还信不过,放心,我记住你刚才的话,权当一切都没发生过,你只管让乔夫人在这里安心养病,所有的一切我来安排”

  张扬对林秀的办事能力是清楚的,她之所以能够得到玛格丽特的器重和喜欢,和她这方miàn的能力有关,张扬又道:“血样化验的结果一旦出来,马上通知我”

  林秀道:“好等你有时间,去我家里坐坐,我们家那个儿zǐ对你可是崇拜的很,后天回家,知道你来了肯定高兴”

  张扬笑了笑,林秀和谢志国的儿zǐ谢晓军从小就崇拜自己,张扬也点拨了他一些功夫一直缠着张扬要拜他为师,张扬有感于他的诚心,再加上上次嫣然回国的时候帮忙说情,于是就把谢晓军收为了徒弟,平时谢晓军没少跟他电话联络张扬道:“我在滨海也是一摊zǐ事儿,这边稳定下来,我就得回去,希望能够抽出时间”

  林秀道:“只要你想去,时间一定能够抽得出来”

  张扬道:“成,晓军回来了让他给我电话”

  林秀笑着摆摆手道:“我走了,乔梦媛对你好★像很依赖啊”这话说得多少包含着另外一层意思

  林秀走后,张扬转过身去,看到乔梦媛从别墅里miàn出来了,他笑着迎了过去:“怎样?阿姨醒了?”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今天精神似乎好了一些◆

  张扬和乔梦媛一起来到房间内,孟传美已经醒来,今天精神果然很好,居然坐了起来,双目望着窗外听到张扬和乔梦媛的脚步声,她并没有回头

  张扬笑道:“孟阿姨,今天精神好了许多”

  孟传美道:“我看任何东西都是朦朦胧胧……”

  张扬走了过去,来到她的miàn前

  孟传美道:“我看得到你的影zǐ,看不清你的容貌”

  张扬安慰她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孟传美其实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健康情况,她轻声道:“张扬,你还记得昨天答应我的话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记得,你今天还没吃药?”

  孟传美道:“我想今天就去西山寺”

  乔●◎梦媛反对道:“妈,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允许,不如等你恢复了再说”

  孟传美斩钉截铁道:“我等不了这me多时候,等会儿你们就带我过去”

  张扬向乔梦媛使了一个眼色,现在的孟传美非常的偏执◎,他们最好顺着她的性zǐ去做事,一旦激怒了她,形势只会变得越发恶劣张扬道:“西山寺位于清台山上,那里汽车是无法直接到达的,孟阿姨,你想去也可以,必须先吃药,还要吃早饭,不然怎me有力气上山呢?”

  孟传美道:“就算是我吃饭,我也走不动,张扬……辛苦你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自苦笑,看来孟传美已经有了准备,今儿说什me都要上山,那西山寺位于清台山西麓,海拔要在一千二百米,她想要到达那里☆,只能有人背她上去,眼前最合适的人选只有张扬,孟传美虽然眼睛看不清了,可心里却明镜似的

  张扬对孟传美也是尊敬的很,谁让他惦记人家闺女来着?这就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女婿背丈母娘原本就是责无旁贷◎的事情,不过张扬和乔梦媛之间至今还没发展到那种关系

  孟传美又道:“张扬,你的本事我是清楚的,昨晚我为何睡了这me久?一定是你在药里动了手脚”

  张大官人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孟阿姨,我哪有那个胆zǐ,再说了,我敬您都来不及,哪敢害您?”

  孟传美咳嗽了一声道:“我知道你是想帮我,可是真想帮我就带我去西山寺一趟……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听到孟传美的话,张扬心中一怔,孟传美坚持去西山寺绝非是兴之所至,这西山寺中说不定隐藏着她心中的秘密,孟传美的话语中几度流露出她不久于人世的意思,难道孟传美真的已经厌倦了这个世界?

  乔梦媛看到母亲如此坚决,也不敢继续反对,守候母亲将药喝完了,然后又喂她吃了一碗米粥,虽然只是吃东西,孟传美也似乎耗尽了全身的力量,她喘息道:“你们两个若是骗我,我今天就死在……你们的miàn前……”

  张大官人道:“孟阿姨只管放心,我从来都不说谎话,那啥,您吃饱了,总得给我们一点时间吃饭,我只有填饱了肚zǐ,才能把您给送到西山寺,您说是不是?”

  乔梦媛和张扬关上房门出来,来到客厅,乔梦媛忍不住又落下泪来,她颤声道:“张扬,我总觉得我妈很不正常,她……她该不会是……”(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