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五章【人死如灯灭】(下)


  张大官人并不全信济shàn的话,济shàn既然时隔zhè么久还能将孟传美认出来,当然不会轻易将那名知青忘了

  zhè场大雨在下午三点左右停歇,乔梦媛不愿母亲留在zhè深山野岭,张扬也考虑到乔振梁已经从京城赶来zhè里,抵达荆山只怕要到晚上了,总不能让他们深半夜的往山上赶,而且孟传美的尸体是必须要带下山的

  张扬和济shàn商量之后,决定趁着不下雨,由他们一起护送孟传美的尸体下山

  依然是张扬背着孟传美,想起上山的时候孟传美还活着,可下山的时候已经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

  乔梦媛不再哭泣,她的眼泪已经流干,整个人仿佛魂灵被抽离出了躯壳,浑浑噩噩的跟在张扬身边

  周山河在最前方引路,济shàn大师跟着一起下山,一路之上诵经不停

  等他们来到了小石洼村,方才知道,小石洼村通往卢家梁的石桥因为山洪垮塌了,今天肯定是修不好了,也就是说,今晚他们必须要在小石洼村过夜

  换成平时倒没什么,可今天张扬背着孟传美的尸体,村子里肯定是不会有人留宿的

  周山河也面露难色,不是他不好客,而是实在没有人会把死人往家里背

  最后还是济shàn提醒了他们,让他们qù陈爱国那里,陈爱国是石洼小学的校长他住在学校里,不过学校后面有一排空房子,可以让他安排一间房临时安置尸体

  陈爱国听说是张扬他们来了,而且一来就给他出了一个zhè么大的难题,虽然感到有些头疼可陈爱国毕竟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他在学校后面临时借给张扬他们一间空房子安置孟传美的尸体

  一切安顿之后,乔梦媛一言不发的守在母亲的尸体旁边,张扬看到她的状况不禁有些担心可现在又不知该怎样劝她

  济shàn和尚留在房间内诵经度

  张扬来到外面向陈爱国表示谢意

  陈爱国道:“张扬,你的确给我出了个大难题,zhè件事要是让村子里的人知道,肯定会过来闹事”

  张扬道:“谁没有犯难的时候,我们本来想走,可惜村口的石桥断了”

  陈爱国叹了一口气道:“你们今晚暂且留在zhè里,等明天桥修好了尽快离开”

  ●张扬点了点头道:“陈校长,你认识孟传美吗?”

  陈爱国听到孟传美的名字显得有些困惑,他摇了摇头

  张扬又道:“你们当年一起插队的知青有没有zhè个人?”

  陈爱国道:“没有你说★得zhè个人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张扬道:“可济shàn大师过见过她”

  陈爱国道:“你是说,死得zhè个人叫孟传美?济shàn师傅过qù见过她?”

  张扬道:“济shàn师▲傅说,她当年曾经到过西山寺,而且是和你们之中的一个知青一起”

  陈爱国听张扬说到zhè里,不禁皱了皱眉头

  张扬道:“还记得过qù我给你看得那张照片吗?”

  陈爱国点了点头道:◇“记得”

  “我已经找出了其中的六个人,可是还有两个”张扬望着陈爱国的面孔,仔细捕捉着他的表情变化

  陈爱国道:“我们下乡插队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你呢,为什么你会对zhè些事如此感兴趣?”

  张扬道:“陈校长,有很多事都存在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我想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陈爱国摇了摇头道:“过qùzhè么久的事情我不想再提”说到zhè里,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喧嚣之声

  却是近百名小石洼村的村民向zhè边走了过来,陈爱国面色一变,他最担心的就是zhè件事走漏了风声,想不到终究还是被村里人知道了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小石洼村的村支书周友亮,张扬上次过来的时候和他也打过交道,知道zhè个人滑头的很,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周友亮大吼道:“陈爱国,你搞什么名堂?怎么把死人弄到我们村里来了?”身后众人纷纷质问起来

  陈爱国道:“桥断了,他们过不qù”

  “过不qù也不能留在我们村子里,啊你有什么权力zhè么做?让一个死人坏了咱们村的风水,你负担得起zhè个责任吗?”周友亮咄咄逼人道

  身后有人叫嚷道:“跟他一个外乡人费什么话,他又不是咱们村的,根本不会为咱们村子里着想”

  “赶他们走坏了咱们的风水,zhè种行为太可恶了”一时之间群情汹涌

  张大官人慌忙走了过qù,他不怕zhè群人,可是今天的确是他们理亏,谁也不愿意别人把死人弄到自己村子里来张扬道:“周支书,你还认识我我是张扬,上次来过的”

  周友亮两眼一翻,zhè厮绝对是个翻脸不认人的角色,他不耐烦道:“少跟我套近乎,我可告诉你,没zhè么欺负人的,你背一死人到我们村子里,是你对不起我们在先,别怪我不给你面子,马上背着那死人有多远走多远,我不管你qù哪里,总之别在我们村子里呆着”

  身后几名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已经叫嚣了起来:“周支书跟zhè孙子废话什么?敢坏咱们村的风水,揍他狗日的”

  张大官人有些火了,麻痹的,zhè帮乡民怎么就不讲道理呢,你以为我想在zhè儿呆着?如果不是洪水把桥冲断了,老子早就离开zhè里了

  周友亮道:“听到没有,赶紧走人,离开我们村”

  陈爱国上前道:“周支书谁能没个难处,今天真的是因为桥断了,所以人家才在咱们zhè里停留,能帮人家一把就帮一把,总不能让死者曝尸荒野?”

  周友亮怒道:“陈爱国你什么意思?有你zhè么帮人的吗?你凭什么把死人抬我们村里?”

  张扬道:“周支书,zhè件事和陈校长没关系我们只是借一间空房子用用,等桥修好了,我们马上就走”张大官人也不想闹事毕竟在zhè件事上站不住理儿

  随同周友亮过来的那帮山民已经忍不住了一个个气势汹汹的要把张扬给赶出qù

  张大官人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动静,却是shí几名山民从后面的小路绕到了孟传美尸体存放的房间,破门而入冲了进qù

  乔梦媛正沉浸在悲痛之中,没想到突然有人闯入,她马上意识到不妙,慌忙扑在母亲的身上

  济shàn和尚看到zhè么多人来势汹汹,赶紧停下诵经,拦住他们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各位施主还请冷静”

  “有什么可冷静的死人就是zhè个和尚给弄来的,他是想坏了咱们村子的风水,想害咱们啊”

  “赶他们走,赶他们走”

  济shàn和尚虽然身躯魁梧,可是根本抵不过zhè么多山民的冲击,有人已经冲到乔梦媛身边,乔梦媛死命护住母亲的遗体,有人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

  室内一片混乱之时,张大官人宛如神兵天将般杀到,他一出手几名闯入室内的山民被他拎小鸡一样扔了出qù,他确信乔梦媛无碍,转身出了房门,随手将房门关闭,再看自己的前方,已经被百余名小石洼村的村民给层层围住zhè些山民的脸上写满愤慨,群情汹涌

  张扬道:“你们想动里面的人,就必须从我的身体上跨过qù,有种的朝我来”张大官人也是动了真怒,他zhè一嗓子震得在场人耳膜嗡嗡作响,刚才张扬一出手就将闯入室内的人扔出来的情景zhè些人也都看到了,对他还是有些忌惮的

  但是小石洼村zhè一方毕竟人多势众,村支书周友亮怒视张扬,他咬牙切齿道:“我不是没给你机会”

  张扬道:“周友亮,我向你保证,明天你就得从村支书的位置上滚蛋”

  周友亮内心一颤,张扬的气势实在太强,周友亮为他的气势所慑,居然有些害怕了

  可zhè帮人中毕竟有不怕的,一名壮实的小伙子已经率先向张扬冲了过qù,他手中挥舞着铁锨,冲着张大官人猛然拍落,zhè厮出手够愣●

  张大官人伸出右手,稳稳将铁锨的末端抓住,微微用力,竟然将那小伙子整个提离了地面,然后用力一抛,将他连人带铁锨扔向人群之中,张扬并不想伤人,所以手下留情不少

  张扬的目光落在门前的石◎碾之上,他指了指那石碾,然后缓缓走了过qù,抬起右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在石碾之上,石碾宛如被炸药燃爆,蓬地一声,四分五裂,石块石粉弥散的到处都是

  张扬的zhè一脚实在太过骇人,原本想勇敢冲上的那帮山民没有人再敢上前

  陈爱国鼻青脸肿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他劝道:“算了,为什么不能帮人家一次?为什么……”

  周友亮指着陈爱国的鼻子怒道:“你又不是我们小石洼村的人,你有什么资格说zhè种话,除了我们小石洼村的人之外,谁也不能随便容留一个毫无关系的死人在zhè里”

  张大官人站在那里,望着周友亮道:“是你自己说的”

  “怎样?你一个外乡人有什么资格留在zhè里?”

  张扬道:“我老家就是zhè里人,我爹虽然死了很多年,可他就是小石洼村人”

  “他是谁?”

  “张解放”

  第三章送上,章鱼总算还上一章了,我还欠七章了三章换来shí八张月票,产出量是不是有点低,那啥,各位再投两张,咱们过了二shí好不好(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