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唯一男丁】(上)


  张大官人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大声的说出生父的名字,虽然他不知道这位亡父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可有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亲爹是荆山市西山县卢家梁乡小石洼村的村民,他的祖籍也在此,张大官人没说谎,如果不是今儿形势特殊,他不会主动承rèn这件事

  张大官人的一句话把现场所有人都给震住了,周友亮上下打量着张扬,这一百多号山民之中有很多都rèn识张解放,有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这张扬的眉目之间的确和张解放有几分相似

  人群从中间散开一条路,一个白hú子老头从中走了出来,他叫张士洪,张家在小石洼村是大户,张士洪在这个家族中德高望重,相当于族长般的人物,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张解放的三叔,在他这一支中本有四兄弟,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还健在,张士洪望着张扬,嘴巴动了动,白hú子撅了撅,他低声道:“你叫什么?”

  “张扬”

  张士洪又道:“你娘叫什么?”

  张扬道:“徐立华”

  张士洪听到张扬说出徐立华的名字,心中已经确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确是张解放的亲生儿子,张士洪摇了摇头,感慨道:“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在找你,可是和你娘失去了联络,想不到啊想不到,解放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张扬道:“您是……”

  张士洪道:“你爹是我亲侄子他从小就是跟着我长大的”

  张大官人这才知道眼前这位是自己的叔爷爷张扬道:“爷爷,您老是我爷爷”

  张士洪被他的两声爷爷叫dé心花怒放,他抓住张扬的手,望着张扬的面孔一时感触万千,竟然老泪纵横了:“解放啊解放,咱们老张家有后了”

  张大官人听dé有些糊涂,怎么叫老张家有后了?他并不知道,张家到了张解放这一代男丁兴盛,张士洪四兄弟一共生了十五个男娃,可说来奇怪大概是老张家这一代把所有的生男运气都用完了,到了张解放这一代,十五个兄弟生下的全都是女孩子,不算张扬一共生了四十二个孩子,其中两个男娃都在幼年时夭折,第三个养到了十五岁也下河洗澡淹死了,活下来的全都是女孩子,都知道张解放还生了个男孩子,可张解放一死,徐立华带着张扬和老家人断了联系,谁都不知道张家这个唯一的男丁去了哪里,甚至都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活在这世上,在小石洼村张家过去一直都很强势,可随着这一代沦为巾帼军团,老张家在村子里的地位也是直线下降,村支书这么重要的位置也被周家人把持了

  村支书周友亮压根没想到张扬会是张解放的儿子,如此说来这小子真能算dé上是小石洼村人,他咳嗽了一声,也走了过去,这会儿周友亮又换了一副面孔:“我说大侄子,原来你真是解放的孩子,过去我和你爹可是最好的朋友那啥,你虽然是咱们老家人,也不应该把个死人背到这里,那啥,我说你能不能把尸体弄到外面去你们可以住在村里……”

  张扬不屑道:“刚才你说过什么?我既然是小石洼村人,我多少就能做点主不就是借间房子吗?有道是借死不借生,咱们做点好事积点德不行吗?”

  周友亮道:“你什么意思?”他转向张士洪道:“老爷子,这事儿你看着办”

  张士洪把张扬拉到一边:“张扬,今儿这事是你不对,你不能把死人弄到村子里来,你看看这……”

  张扬道:“爷爷,我跟您这么说,死了的是我亲人,里面哭dé是我女朋友,您老懂不懂?”

  张士洪听到这里:“你对象啊?”

  张扬没承rèn也没否rèn,张士洪道:“那就是咱们自家人了,自家人的忙不帮咱们还算一家人吗?”他转向周友亮道:“周支书,这件事是我们老张家的事,跟其他人没关系,学校后面的这几间破屋也不是公家的,说起来都是划给我们张家的宅基地”

  张老爷子挥了挥手道:“大家都散了,我们张家的事情,不需要这么多看热闹的”

  周友亮听明白了,他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如果这厮好走就算了,可这厮走的时候,低声来了一句:“jué户头”

  别人听不到,张大官人却听dé清清楚楚,他向张士洪道:“爷爷,他说你jué户头是啥意思?”

  张士洪气dé浑身发抖,这可不是张扬存心挑事儿,周友亮的确这么说了,张士洪怒吼道:“三狗子,你给我站住”张老爷子一生气把周支书的小名都给叫出来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周友亮一张脸憋dé通红,这老东西也太不给面子了,居然当着这么多村民的面这么叫自己

  张士洪白hú子一撅一撅,他指着周友亮道:“三狗子,你给我说清楚,谁是jué户头?你说谁是jué户头?”

  周友亮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这老头儿耳朵如此敏锐,自己说dé这么小声居然都被他听了个清清楚楚,周友亮这货也够蠢的,他只要坚称自己没说,这次或许就混过去了,可他偏偏来了一句:“我没说你,你心惊什么?”

  要说张士洪也是周友亮的长辈,可张家自从张解放那一代普遍生闺女开始,比起周家气势上就明显弱了一筹,在村子里处处被姓周的压制,张士洪身为张家的带头人,憋这口气已经憋了很多年了,一个村子里,两个大姓之间矛盾可不少,过去张士洪被骂jué户头不止一次,今儿有人有提起这件事,老爷子仇旧恨全都涌上心头,他忽然冲了上去,扬起手来,结结实实给了周友亮一记耳光,这一巴掌打dé那个清脆

  周友亮被打懵了,张大官人也被这出其不意的一巴掌给弄愣了,这位叔爷爷抽人耳光的时候不见半点老态,稳准狠,对要素的把握真是炉火纯青,联想起自己喜欢大耳刮子抽人,敢情这玩意儿也□是家族遗传

  张士洪公然给了周友亮一个耳光,然后指着周友亮的鼻子骂道:“三狗子,你欺负我们老张家没人是不是?你看清楚,这是我孙子,我张士洪的亲孙子,jué户头?你才jué户头,你们全家都jué◆户头”这老爷子闹事的能力也非同一般

  老周家那边不愿意了,马上有人站了出来,张家也是大户,虽然年青一代只有张扬一个男丁,可张大官人jué对是以一当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强势人物,张大官人双眼一瞪:“怎么?跟我们老张家斗,周友亮,你是单打独斗还是一窝蜂上来”

  张大官人一出声,那边周家人害怕了,谁都知道自己的身体没有石碾子坚硬,人家踢石碾子跟踹豆腐似的,真要是出手,倒霉的只有周家人

  陈爱国又站出来说和道:“算了,算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乡里乡亲的,千万别红脸”

  周友亮恨恨瞪了张士洪一眼,其实他也理亏,张士洪打他这一巴掌活该,谁让他嘴贱来着?周友亮暗自腹诽,这村的支书是我,跟我过不去,以后有的你们受了

  陈爱国目睹这件事的全部发展,感觉事件的发展也是一波三折,谁都不会想到张扬居然是小石洼村人,还是张解放的亲生儿子张老爷子站出来力挺他的这个孙子,自然不会再有人拿死人说事儿

  亲情这种东西非常的奇妙,虽然张家人和张扬都没有见过面,可今天第一次见面,短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变dé相当亲热,张扬还有十一个在世的叔伯,张士洪将家里的亲戚介绍给他rèn识,还要将张扬叫回家rènrèn家门,吃顿饭

  张扬委婉谢jué了老爷子的好意,毕竟他不放心乔梦媛一个人在这边,担心小石洼村还会有人过来闹事

  张士洪道:“张扬,你别怕,你的事情就是咱们张家人的事情,谁敢来闹事就是跟咱们老张家作对”

  张扬道:“爷爷,今天我就不过去rèn门了,毕竟我阿姨刚死,不能把晦气带给你们,等过几天我再过来专程rèn门”

  张士洪看到他坚持只能作罢,张士洪道:“张扬啊,你还没有去你爹坟前看过?”

  张扬点了点头,这次他过来,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去张解放的墓前祭扫一下,无论这个亲爹当年活着的时候造了多少孽,可毕竟是他亲爹,为亡父扫墓也是应该的

  张士洪指着学校后方的小土坡道:“他就埋在那边的岗子上,明儿让你六叔陪你去祭拜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道:“爷爷,我回头自己过去”

  张士洪道:“天黑了,就别去了,你爹晚上出来闲逛,看到你跟着你回来就不好了”

  张扬笑了笑,老爷子迷信的很

  第四章送上,章鱼还欠六章,写东西很多时候还需要灵感的,谢谢大家对我的忍耐,也谢谢大家对我长久以来的支持,章鱼只要条件许可一定会多多,还请大家对我再多点宽容,收尾阶段,不好写,四了,应该多些月票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