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唯一男丁】(下)


  当众人散去,yī切重恢复了平静,陈爱国默默收拾着村民留下的狼藉,张扬回到房间内,看到济善又开始念经度,乔梦媛坐在母亲身边,双目中充满了悲伤和惶恐,她已经被这巨大的悲伤折磨的遍体鳞伤

  张扬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乔梦媛回过头,看了他yī眼,目光中流露出些许的安慰

  张扬知道乔梦媛已经yī整天méi吃东西了,找到陈爱国,在他厨房里下了素面,给济善和尚送去了yī碗,还有yī碗递给乔梦媛,乔梦媛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吃”

  张扬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得面对现实,以后的路不管有多长,我都会陪你走下去”

  乔梦媛的嘴唇动了动,她忽然有要流泪的冲动,可是她流不出,泪水早已流干

  张扬也饿了yī天,回到厨房内,陈爱国炒了yī碗辣椒炒肉,放在灶台上,向张扬招了招手道:“来,yīqǐ吃点”

  张扬手里还端着乔梦媛méi吃的那碗面条,凑到了灶台前,跟陈爱国yīqǐ吃面,两人都méi说话,yī会儿将面条吃了个yī干二净,张扬又盛了yī碗,今天的确有些饿了

  陈爱国吃过饭,将空碗放在yī边,掏出yī张纸,拿出烟草,很熟练的卷了yī个烟卷儿,凑在嘴上点燃,用力地吸了yī口

  张扬望着他脸上的伤痕,有些歉意道:“陈校长对不住今儿连累你了”

  陈爱国道:“méi什么,我只是擦破了点皮”

  张扬也吃完了饭,将空碗放在灶台上

  陈爱国道:“抽烟吗?”

  张扬摇了摇头:“抽烟有害健康”

  陈爱国笑道:“年轻人不抽烟好,我抽了大半辈子了,放不下了”

  张扬道:“其实当年你能够选择返城的,为什么要坚持留下?”这是他心中yīzhí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陈爱国望着张扬道:“我yīzhí都很奇怪,yī个你这样的年轻人为什么对我们当年的事情如此上心,搞了半天,你居然是张解放的儿子”

  张扬道:“我对这个父亲méi有yī丝yī毫的印象”

  陈爱国道:“我们插队的时候,你爹还是yī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对外面的yī切都感到好奇,喜欢和我们知青交流,对城里的事情非常向往,他在村里算得上yī个人物”

  “怎么说?”张大官人听出陈爱国对老爹的评价并méi有多少褒义

  陈爱国道:“他出了名的能打脾气也不太好,当年小石洼村同龄人中méi有不怕他的,不过他对我们知青倒是不错”

  张扬点了点头,对这个从未见过的老爹,他的印象开始渐渐变得清晰了qǐ来

  陈爱国道:“小石洼村地处偏僻,来这里插队的知青只有八个,你背来的那位女士我有些印象……”

  张扬双目yī亮,陈爱国终于愿意坦陈旧事

  陈爱国从口袋里掏出yī张照片,那张照片是yī张合影,张扬也有不过他的那张远不如陈爱国的这张清晰,陈爱国指着照片道:“许常德、董得志、沈良玉、王均瑶、我、陈天重……”

  张扬心中暗自感慨,这六个人自己已经全都查明了,除了可能隐匿身份仍然活在世上的王均瑶和眼前的陈爱国,其他人都已经死了

  陈爱国指了指边上最矮的那个男子道:“他叫闵刚,死的最早,就埋在后面的土岗上,yī次暴雨,小石洼村泥石流把他给埋了,挖出来就已经断气了”

  张大官人暗道又死了yī个看来小石洼村还真是yī块凶地他的目光回到了照片正中的位置,那个和陈天重并肩站在yīqǐ的人物

  陈爱国道:“他叫萧明轩,是我们这群人中最有才气的yī个,你今天背来的那个人,如果我méi记错的话过去应该来找过他,听说是他的对象印象中那女的来过两次,萧明轩对她的态度非常冷淡,后来yī次还是哭着走的”

  张大官人盯着照片上的萧明轩,总觉着这个人的表情神态有些熟悉,可面目轮廓又是如此的陌生

  陈爱国道:“过去的事情,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了”

  张扬点了点头:“谢谢”

  陈爱国道:“那位女士选择来西山寺跳崖,我看她仍然méi有放下几十年前的事情”他长叹了yī口气道:“那段日子,留给我们心中的阴影实在太深,我不想再提”

  张扬仍然注视着照片上的萧明轩,从外表上看,自己从未见过这个人,可是为什么会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八人之中,这个人是最为淡定从容的yī个,这份淡定从容在那样的年代相当的难得,yī群身处逆境的年轻人,yī群风华正茂,命运却突然发生改变的年轻人,在巨大的落差下仍然能够保持这份淡定的不多,许常德做不到,他的脸上充满了沮丧,陈天重看qǐ来也并不开心,虽然每个人都在笑,多数人都带着忧郁,只有这个萧明轩笑得如此淡定从容,不知为何,张扬忽然想到了yī个人,萧国成虽然萧明轩的外貌和萧国成全然不同,但是他们同样拥有淡定从容的微笑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这世上不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陈爱国看到他的神情,有些诧异道:“你想qǐ了什么?”

  张扬笑道:“méi什么”

  回到乔梦媛身边,济善也刚刚吃过饭,张扬悄悄将他叫到门外,夜幕降临,天气已经恢复了晴朗,张扬将那张照片递给济善,指着中间的萧明轩道:“大师记得这个人吗?”

  济善点了点头道:“他就是当年常来寺里的那个知青,对了,就是他带着那位女施主来过……”

  张扬已经可以证实,孟传美和这个萧明轩曾经有过yī段感情,这段感情始于乔振☆梁之前,因为那段特殊的岁月,孟传美和萧明轩的感情也无疾而终,最终méi有修成正果,两人分开之后,孟传美遇到了乔振梁,嫁给他,并为他生下了乔鹏举而就在孟传美安于这种生活的时候,在若干年后遇到了萧明轩,两◆人旧情复燃,最终méi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走错了yī步,孟传美珠胎暗结,怀上了不属于乔振梁的女儿——乔梦媛,当然这yī切源于张大官人的推测孟传美已经死了,她留给乔振梁的是终生无法排遣的羞辱,留给乔梦媛的是无尽的伤痛种种迹象表明,乔梦媛已经知道了自己并非是乔家人的秘密

  张大官人暗自感叹,这世上的事情怎么这么复杂

  济善看到张扬呆呆出神,不禁呼唤他道:“张施主,张施主”

  张扬这才回到现实中来,他笑了笑道:“大师,我有个不情之请”

  济善点了点头道:“张施主请说”

  张扬道:“今天大师告诉我的这些事,可否不要向其他人提qǐ?”

  济善道:“张施主放心,这些事我不会向任何人提qǐ”

  张扬又道:“大师,我想问你yī件事,当年我父亲张解放是yī个怎样的人?”

  济善想了想,并méi有zhí接评价张解放,低声道:“当年那群人过来要烧西山寺,带头的就是你父亲”

  张大官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看来自己的这个老爹的确不是个良善人物

  济善又想qǐ了yī件事:“对了,这次有人捐给了我们西山寺yī笔钱用来修葺寺庙,我怀疑捐款者可能就是当年的那个知青”

  张扬眉峰yī动,这倒是yī个很好的切入点只要调查清楚那笔捐款的来路,自然可以顺藤摸瓜的找到萧明轩究竟是谁

  张扬并méi有等到第二天再去老爹的坟前拜祭,他不迷信,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向陈爱国问明了他老爹坟墓的位置,当晚就摸黑上了土岗,带了yī瓶酒,洒在了老爹的坟前

  人都死了,无论当年张解放是善是恶,yī切都已经化为过眼烟云,张大官人在老爹的坟前★暗暗道:“老爹啊老爹,当年你活着的时候méi干多少好事,帮着许常德助纣为虐,又强暴了沈静贤,生下了苏媛媛,这些事可都是丧良心的大坏事做儿子的不好意思说你,你自己泉下有知,应该要好好检讨yī下了”
  张解放已死去多年,自然不会听到儿子的心声

  张扬借着月光,清理了yī下坟上的荒草,又给分头捧了几把土,老爹当年做得坏事,自己如有机会要尽量弥补,要不怎么说父债子偿呢?

  张解放如果泉下有知,也yī定会有这样yī个儿子感到安慰了

  乔梦媛yī夜未眠,陪伴在母亲的尸首旁,张扬也yī整夜méi睡,给老爹上完坟之后,就默默陪在乔梦媛身边,什么叫患难见真情,就是在别人最需要你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乔梦媛的人生发生了如此剧变,如果不是张扬自始至终守在她的身边,她只怕早已崩溃

  早qǐ送上第yī,章鱼够不够努力?大家该不该给月票?那啥,yīqǐ努力(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