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低调处理】(上)


  桥梁第二天仍然没有修好,可张大官人无论如何不能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半夜的时候就接到了乔鹏飞的电话,他陪同伯父乔振梁已经赶到了西山县,张扬让他们暂时在县城等待,第二天一早过去

  小石洼村的村民也不想孟传美的尸体继续留在这里,他们在维修桥梁方面还是尽心尽力的,虽然当晚没有将桥修好,可他们还是想方设法的找来了一条船,目的只有一个,要把不属于小石洼村的死人给送走

  天蒙蒙亮,周山河已经代表村里过来通知张扬,找到船了,他表达的yì思很明显,希望张扬能够带着尸体尽快离开这里

  张扬向陈爱国和济善和尚道别之后,背着孟传美的尸体,带着乔梦媛离开了小石洼村

  经历了这一夜的哀思,乔梦媛终于冷静了下来,她的情绪也平复了许多

  两人来到河边,看到一条破破烂烂的木船停在那里,张扬的叔爷爷张士洪居然也在那里,他的身边跟着两名壮实的中年人,说起来都是张扬的堂叔

  张扬背着孟传美来到张士洪的面前,张士洪叹了口气道:“孩子,昨晚村里闹腾了一夜,谁都不愿yì一个外乡人死在这里,桥虽然没修好,可是船找来了,你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不是当爷爷的不想留你,而是这次情况tè殊,这尸体也不能在这里久留啊”

  张扬点了点头知道张家和村里的其他人家想必因为容留死者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张士洪最终也选择了让步其实张扬也没想赖在这里,只是桥塌了,乔梦媛的情绪又很不稳定,总不能在那样的情况下继续赶路,留在小石洼村略作调整,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

  张扬道:“爷爷,这次的事情给您添麻烦了,等这件事过去以后,我会回来看您,那啥我就在滨海市工作,你们村的周山虎现在就跟着我干,您要是能抽出时间,可以去滨海做客”

  张士洪笑着摇了摇头道:“乖孩子你的心yì我领了,可我哪里都不想去,这么大年龄了,不知哪天就走了,等我死的时候,你能过来送我一程,我就满足了”张士洪的孙子辈中都是女孩子,张扬现在是唯一的一个男丁,乡里人对这一点看得很重,谁都希望自己死的时候有个孙子送终

  张扬点了点头:“爷爷您一定长命百岁”他不再多说,告辞离开

  他的两个堂叔负责撑船把他们送到河的对岸,撑船的那个是张士洪的小儿子张战备,张扬应该叫他八叔,张战备道:“大侄子,我听说虎子就在你那儿工作?”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啊,他目前在市委当司机”

  张战备道:“我最◆近要去北港那边搞建筑,要是去找你,你可别把我忘咯”

  张扬道:“八叔只管去,到滨海市委找我就行”

  两人来到河对岸张扬和乔梦媛向他们告辞,背着孟传美继续向卢家梁走去,来的时候他们是乘坐▲▲周山松的农用三轮车,走的时候却只能步行,时间已经是清晨五点多钟天空却没有放亮的迹象,山路泥泞很多地方都有山石塌方的景象

  张扬知道乔梦媛心情不好,也没有主动找她说话,两人就这样默默在山路上走着□,乔梦媛望着白布包裹的母亲,又望着大步前行的张扬,她的双目不由得湿润了,她忽然yì识到张扬在自己的生命中已经占有了无可替代的位置,如果没有他,她甚至不知自己应该怎样活下去

  “张扬……”

  张扬听到乔梦媛沙哑的声音,他停下脚步,转过身

  乔梦媛将额头抵在他的胸膛上低声啜泣

  张扬柔声道:“好好的,哭什么?”

  乔梦媛道:“我……我……”她的内心中充满着感动

  张扬低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

  世事无绝对,张大官人今天并没有等到他希望的彩虹,却迎来了另一场凄风苦雨,他们离开小石洼村的时候,陈爱国给他们准备了一些塑料布,张扬用塑料布将孟传美的尸体包裹好,又让乔梦媛顶着另外一块塑料布,张大官人自从完成大乘决的突破之后,身体素质又恢复了昔日的强悍健壮,这点风雨自然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卢家梁,来到张扬的越野车前,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张扬将孟传美的遗体放好,递给乔梦媛一条毛巾,乔梦媛接过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怆然道:“去西山县和我爸他们会合”

  乔梦媛的话刚刚说完,乔鹏飞又打来了电话,他们在西山县等得焦急,担心张扬他们途中出事

  张扬接过乔梦媛的电话,向乔鹏飞说明了情况,那边乔振梁接过了电话,他向张扬道:“张扬,我们在西山县红星招待所,你们途中一定要小心”

  张扬道:“乔部长,放心”

  乔振梁又道:“梦媛怎么样?”

  张扬道:“还好”

  一个小时后,乔振梁总算见到了女儿,此行过来的只有他和乔鹏飞两个人,来到荆山之后,他们也没◆有和当地的领导联系

  乔振梁上了张扬的越野车,他来到乔梦媛身边,展开手臂,搂住了她的肩头,方才yì识到女儿全身都是湿的,他充满爱怜道:“梦媛,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

  乔梦媛的目光望着白布包裹的母亲,轻声道:“爸,我妈死了……”

  乔振梁点了点头,他用力咬着嘴唇,伸手想去揭开孟传美脸上的白布,可最终还是放弃了

  见到乔振梁之后,张扬才知道他们的下一站是荆山市火葬场,乔振梁已经决定,马上将孟传美的妻子火化

  张扬是一个外人,他没有任何的发言权,可乔梦媛却非常反对,她低声道:“爸,我哥还没有回来,难道你不让他见我妈最后一面?”

  乔振梁道:“梦媛,我没有让他来这里,让他直接前往京城,你妈火化之后,我们马上前往京城,将她埋葬在那里,这也是你爷爷、你舅舅他们的yì见”

  乔梦媛道:“为什么要这么仓促?我哥今天晚些时候就能赶过来,为什么不让他见我妈最后一面?”

  乔振梁道:“梦媛,你难道不想你妈妈早点安息?她这个样子,怎么可以再让你哥哥见到……如果他问起你,你该怎样向他解释?”

  乔梦媛道:“欺骗难道我们家里剩下的就只有欺骗?为什么不能将一切说出来?为什么始终在逃避?这对我们公平吗?”

  乔振梁望着女儿,他唇角的肌肉剧烈抽搐着

  乔梦媛含泪摇头道:“不可以,我哥有权利见自己母亲的最后一面,我妈的心愿也不是葬在京城,她说过,如果有一天她老去,让我把她的骨灰洒在大海里……”

  乔振梁终于屈服了:“那也要先把你妈妈送到殡仪馆,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让人给她好好整理一下,不能让你哥见到她这个样子”

  张大官人一直都没有参与到他们父女的对话中,但是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乔振梁由始至终都没有去看孟传美的遗容,看来死亡并没有能够消除他们夫妻之间的深深隔阂

  安顿好孟传美的遗体,张扬劝乔梦媛暂时去贵宾室休息

  乔梦媛和乔振梁父女之间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乔梦媛的手里一直牢牢握着那串佛珠,乔鹏飞陪着乔梦媛去贵宾室休息

  乔振梁和张扬站在走廊上,乔振梁望着张扬点了点头道:“张扬,这两天真的麻烦你了”

  张扬道:“您跟我不必客气,乔部长,有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

  乔振梁点了点头

  张扬道:“之前我曾经让人抽取了孟阿姨的一份血样,为她jìn行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可是血样的检查结果证明她似乎受到了某种放射物的辐射,到现在还没有查出真正的原因,您知道谁想害她吗?”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道:“她一心向佛,应该没有仇人”他想了想又道:“关于你孟阿姨的死,我希望你不要对外面多说话,你知道的,人言可畏,我不想这件事被有心人利用,只想你孟阿姨能够安安静静的离开”乔振梁之所以这样说,是考虑到乔家的声誉,如果孟传美自杀的事情传出去,肯定会对乔家的声誉造成影响

  张扬道:“乔部长放心,我不会乱说话”

  乔振梁叹了口气道:“梦媛那边你多开导开导她,这孩子因为她妈妈的事情对我也产生了一些误会,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和她交流了”

  张大官人能够体谅乔振梁的难处,孟传美给他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连养育多年的女儿都不是他亲生的,换成普通人恐怕早就疯狂暴走了,可乔振梁考虑到家族的荣誉,自身的名誉,不得不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将这一切都默默承受起来乔振梁之所以急于火化孟传美的尸体,其目的也是想尽量封锁消息,将这件事的影响控制住

  求点月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