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低调处理】(下)


  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都看贼吃肉,没见贼挨打,乔振梁表面的风光很多人都看到了,可谁又真正看到他背后的辛酸,直到现在乔振梁的心头仍然在不停滴血,为人养女儿的滋味并不好受

  乔振梁在荆山殡仪馆能够将一切安排的如此顺利还要多亏了一个人——荆山市委书记吴明,过去乔振梁担任平海省委书记的时候并不待见吴明,吴明在他的手下也遭到了仕途上的冷遇,几经辗转方才得到了荆山市委书记的位置,不过虽然如此,吴明是不敢记仇的,乔振梁的政治地位是他无法企及的,不用说和他作对如今乔振梁贵为农业部部长,他开口让吴明办事,吴明自然不敢怠慢

  乔振梁来到荆山市殡仪馆不久,吴明就已经闻讯赶来

  乔振梁接到吴明前来的电话,有些不悦,他习惯性地皱了皱眉头,挂上电话向张扬dào:“吴明来了”

  张扬dào:“他是荆山市委书记,您来了,他于情于理都得过来拜会”张扬并不想跟吴明打交dào,起身dào:“乔部长,wǒ还是先回避一下”

  乔振梁点了点头,张扬离去没多久,吴明就到了,他一个人走入了乔振梁所在的贵宾休息室内,进门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悲怆的表情,不知dào的还以为他老娘死了一样

  乔振梁伸出手去,吴明快步迎向他,双手握住乔振梁的手用力摇晃了一下dào:“乔部长节哀顺变”

  孟传美已经进行过死亡登记吴明查出死者的身份并不难

  乔振梁叹了一口气,和吴明一起在沙发上落座,吴明充满关心dào:“乔部长,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乔振梁dào:“wǒ妻子痴迷佛学,之前出家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

  吴明点了点头

  乔振梁dào:“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女儿过去看她,她说想去西山寺烧香,可是没想到这一去竟然走上了不归路……”

  吴明黯然dào:“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乔部长,既然悲剧已经发生还请节哀顺变”

  乔振梁dào:“这件事wǒ们一家都不想过度张扬,你应该明白,政坛上,哪怕是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会有人借题发挥兴风作浪”

  吴明连连点头dào:“乔部长,您是wǒ的老领导,您怎样说,wǒ就怎样做”心中却不免有些懊悔,看来乔振梁是想低调处理这件事,早知如此自己就不来了,这一来反而给自己埋下了一个隐患,万一以后有人利用这件事做文章,乔振梁岂不是要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吴明故意岔开话题dào:“刚才wǒ在外面好像看到张扬的车了”

  乔振梁点了点头dào:“梦媛叫他过来帮忙的,这边离滨海不远”

  吴明也没有多问搞清了乔振梁的态度之后,他决定尽快告辞,这种麻烦还是少招惹为妙,你们老乔家的事儿跟wǒ无关

  张扬去休息室探望了乔梦媛,乔梦媛并没有入睡,只是拿着一张她和母亲的合影呆呆地看

  张扬刚刚走进休息室就接到了林秀的电话,却是孟传美血液中的放射物找到了,初步判定是銫中毒,在环境中这种放射元素很容易被人体均匀吸收,存在于全身软组织中尤其是肌肉中,长期摄入会造成身体的慢性损伤甚至死亡

  林秀提醒张扬务必要检查孟传美身边的常用物品,看看有无放射物的存在

  张扬并没有将孟传美已经死亡的事情告诉林秀,挂上电话,来到乔梦媛身边乔鹏飞看到他过来,起身dào:“张扬你们聊聊,wǒ去看看wǒ大伯”

  张扬点点头,乔鹏飞离去之后,他来到乔梦媛的身边坐下,低声dào:“感觉好些了吗?”

  乔梦媛dào:“这是wǒ妈自己的选择,wǒ改变不了”

  张扬dào:“其实在佛的概念里生死本没有区别,万事万物都有轮回之说,也许孟阿姨现在已经得到了解脱”

  乔梦媛dào:“希望她真的可以得到解脱”她的手轻轻转动佛珠,母亲留下的那串佛珠

  张扬伸出手要来了那串佛珠,那串佛珠通体碧绿,质地细腻,转动佛珠,可以看到其中一颗珠子上刻着两个字——虚幻

  乔梦媛从张扬的举动中感到了一些异常,诧异dào:“这佛珠有什么不对?”

  张扬dào:“没什么,梦媛,这件东西如此珍贵还是wǒ先为你保存,你这两天精神恍恍惚惚,万一失落了岂不是可惜?”

  乔梦媛点了点头,她对张扬是全心全意的信任,她低声dào:“wǒ爸想要即刻将wǒ妈妈火化”她停顿了一下又dào:“wǒ知dào,他是不想这件事对他造成不良的影响,wǒ不明白,wǒ妈都已经死了,为什么他还有这么多的顾忌,为什么不能让wǒ妈安安稳稳的走,为什么还要考虑到外界的感受?”

  张扬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低声dào:“梦媛,其实你爸也有他的难处,孟阿姨死于自杀,这件事如果被外人知dào,让有心人加以利用,还不知dào要制造出怎样的风浪,你也不想孟阿姨死后不得安宁其实这件事在wǒ看来,你爸的做法无可厚非,他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也不仅仅是为了乔家的声誉,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你们”

  乔梦媛dào:“他真正看重的无非是自己的官位罢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叹,乔梦媛显然将母亲的死怪罪到了乔振梁的头上,从张扬的角度来看,乔振梁在这件事上是非常值得同情的,他要忍受孟传美的背叛,内心极度痛苦,在人前还要强颜欢笑,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极大的折磨

  乔鹏举在当天下午来到了荆州市,乔家人在一起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最终决定还是先将孟传美的遗体火化,由他们带回京城,虽然孟传美生前愿望是将自己的骨灰撒入大海,可毕竟孟家还有人在,就算葬lǐ不大操大办,私底下还是要举行仪式的

  乔梦媛虽然不情愿,可最终还是同意了父兄们的提议,遗体火化之时,乔家兄妹都哭得昏天暗地,乔振梁也忍不住流下泪来,着泪水不仅仅是为了孟传美,是为了他们之间彻底了却的孽缘

  张扬本想陪同他们一起前往京城,可是乔振梁婉言谢拒了,孟传美的葬lǐ乔振梁只想在家族内部悄悄进行,不想外人参予

  张扬也明白,自己已经完成了使命,如果跟过去反而会给乔家造成困扰

  张扬和乔振梁一家就在殡仪馆外分手,临行之时又嘱托乔梦媛务必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张扬并没有马上离开荆山,孟传美的遗体虽然火化了,可并不代表着这件事告一段落,他找到了谢志国,让谢志国帮忙检验孟传美留下的这串佛珠

  果然不出张扬的意料,这串佛珠内竟然含有大量的放射物銫成分,孟传美死前,这串佛珠一直都陪伴在她的身边,虽然不知这串佛珠具体陪伴了她多少年,可有一点能够断定,这串佛珠暗藏的放射物銫,对孟传美的身体造成了长期辐射损害送给她这串佛珠的人应该不是无心,可能是存心想要加害于她 ★
  谢志国对检验结果也颇为惊奇,他有些诧异地问dào:“这串佛珠你从哪里得来的?”

  张扬dào:“一个朋友的,他最近身体不舒服,抽血化验之后发现他可能有放射病,所以才想起拿这串佛珠过来■▲检验”

  谢志国dào:“这可能是一起谋杀案,张扬,你哪个朋友?”

  张扬笑dào:“可能是无意中买到的东西,他也不想追究了”

  谢志国知dào这小子不愿说实话,将放在铅盒中的◇佛珠推还给张扬dào:“里面銫元素的含量很高,这种东西具有很强的放射性,会造成软组织损害,长期接触会导致四肢无力,最终甚至会引发放射病导致死亡”

  张扬dào:“wǒ会让他妥善处理这东西”

  谢志国dào:“张扬,wǒ听说你这次过来是给乔夫人治病的?”张扬找林秀帮忙,这件事自然没有瞒过他

  张扬笑了笑dào:“林阿姨都告诉你了?”

  谢志国dào:“这件事不会和乔夫人有关?”他搞刑侦这么多年,张扬的举动瞒不过他的眼睛

  张扬dào:“这事啊,别人不想张扬,wǒ看咱们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谢志国笑了笑dào:“wǒ才懒得管这种闲事,不过利用放射物害人可是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身为荆山市的公安局长,追查一下也是wǒ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有些事咱们心里都明白,你不想wǒ问,wǒ也不想问,不出大事就好”

  从谢志国的这句话,张扬听出他可能了解到的★情况要比自己想象得多,其实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孟传美死在荆山,如果想彻底封锁消息,恐怕没那么容易,乔振梁想要的是掩盖住孟传美自杀的真相,他不想这件事给乔家造成困扰(未完待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